我由儿子调教成淫妇

我叫Lily,脸蛋儿,长头髮,身高五尺一吋,体重120磅,四十多岁,我的三围是38D-30-38,双腿白晢,臀部浑圆高耸,一对乳房丰满尖挺,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

儿子24岁,他是一个很健壮的男人。人说老来从子,我在30岁时已离婚,开始和儿子双依为命,我很爱我的儿子,我们两个都是性慾非常强烈的人,自三年多前开始就时时靠自慰来解决我的性慾,儿子是个很宽容的男人,他从不对我提什麽要求,也从不在意我与其他男子过分接触。有时我和其他男人谈话时带点风骚,甚至身体的接触,他也没有反对。

我和儿子的两人生活一直过得很快乐。一天,儿子遇上车祸昏倒,他的同事立即把他送往医院,经医治后身体各方面基本上没有问题,但……他在性事方面却出了问题,他不能时时勃起,就算能勃起也不长久。看医生,医生说是神经性失调,如果受到合适的刺激,是可以恢复的。

于是为了儿子的性前途,我们母子一起观看一些三、四级的色情影片,儿子甚至要我模仿色情片中女演员的淫蕩动作,我起初有点难为情,但为了爱我的儿子,也为了享受性爱的乐趣,他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开始时对他都有些刺激,还有点帮助,但后来效果对他的作用并不太大。反而那些集体性交、户外裸露、全裸打野战的镜头却看得我骨酥肉肉麻、脸红耳热,更使我心蕩神驰、心痒神往,久而久之我的色慾难禁,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儿子的情形每况愈下,于是我又从一些影带上学着,给他跳脱衣舞,初时也能令他的阳具勃起,但很快他便软下来,依然弄得我到喉不到肺。

一天晚上,儿子叫我给他跳脱衣舞,他把厅中的灯光调较到很昏暗,但他没有拉上窗帘。

「儿子,你还不拉上窗帘?这样会给人看到妈妈的。」

「我就是想给人看到我性感下贱的妈妈啊,这样会使我很兴奋的。」

儿子要我做什幺我都迁就他的,我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直至脱至清光为止,我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厅中,窗外的灯光和厅中昏暗的灯光交映照着我赤裸的肉体,儿子还要我正面对着窗户,好像要让人看清楚我乳房阴户似的。或许会有人窥看到我赤裸的肉体的,我感到自己的脸很烫身很热,这时儿子阳具坚挺。他告诉我当我在脱衣时他幻想着我穿得很性感的在户外,然后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最后一丝不挂的裸露,这样的幻想使他非常兴奋。那天他在厅中的沙发上抽插我的阴道。

以后的几次都是这样的做,最初他也有点起色,但多做几次之后,情况便不理想。儿子对我说幻想始终是幻想,总不能令他的阳具持久勃起,有时又半软不硬。他希望幻想能成真,要求我穿得非常性感暴露的出外。但我始终有点害羞,怕陌生男人那种色眯眯的眼光。我顶多穿一些低鬆濶领口的上衣或背心之类,半截裙顶多离膝四至五吋。

「你不怕我穿得太性感暴露吗?」我问他。

「不会,你穿得越少越暴露越好,甚至全裸更好。我会好兴奋。」

「你不怕你妈妈给人家看蚀了吗?」

「我絶不介意别的男人看啊,妳的身材这幺好,越多人看越好啊。」

「人家摸我、揩我油怎幺办啊?」

「好啊,我很喜欢看到别人摸你,甚至……」

「甚至什幺?」我一听儿子这样说也猜到十分八分,心蔔蔔的跳。

「甚至你被人强姦和轮姦啊!」

「我是你妈妈呀,怎可以看着我被强姦呢?」但我那种心痒痒被撩惹起来。

「真的,每当我幻想你和另外的男人姦淫,我就开始兴奋,想到你的手捉着那男人又长又粗的阳具把玩,带它进入你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你的阴道时,我就兴奋得不得了。」

「唔,很难为情啊。」儿子说得我也心思思起来。

「怕什幺,以后你愿意和哪个男人做爱就去做,你愿意什麽时候和人做爱就什麽时候做,我一定不会不高兴,你做得越贱我会越兴奋。」

「哎呀!我是你妈妈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别生气,别生气,我也是为了我们好嘛,幻想始终不是真实,如果来个真的,我想我或者能借此回复的,况且,我也知道你压抑得辛苦,也想让你有个解脱嘛。」

这后一句倒正说中了我内心最隐秘的慾望,如果真的可以帮助他,我做什幺也无所谓,想到这裏,我的气也消了。

「好吧,儿子,你要我怎样做都可以。」

「以后无论你与哪个和多少个男人做爱也好,只要你回来告诉我,让我知道,哪我是会很兴奋的。」

「但如果真的这样做,我感到好羞耻,自己好淫贱啊。」

「真的,妈妈,我一想起我家有一个淫蕩的女人,我就会觉得好兴奋。」

「那我就给你做一个淫贱的女人,但我只是为了你。」

一个周五的早上,儿子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说是给我买的,让我试一试。

我从床上爬起来,由于我是裸睡的,全身一丝不挂,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烦,于是直接将裙子穿在身上,效果还不错,是一件丝织连身短裙,下摆很短,离膝有约十吋,我知道这样的裙子穿着要特别小心,否则很容易走光的。谁知儿子叫我就穿这件裙子上班。

「好哇,但我得先把内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妳不穿内衣直接穿这件裙子。」

「那怎麽行,别人一定会看出来的。这裙子这麽透,别人会看到我下面的!」

「我就是想这样,求求妳。妳不是说我要你怎样做都可以的吗?」他苦苦哀求。

唉,我只好答应下来,直接穿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丝袜,但我仍然觉得很荒唐。儿子说今天和我坐地车去上班。他又说我们分开上车,他在旁看着我。

当我一来到车站,我已感到好多好多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我想周围不少男人能够很容易地通过我光滑的衣服曲线看出我裏面没有穿内衣,一对突起的乳头将胸部尖尖地顶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线暴露出没有穿底裤的事实,我似乎感觉到,几根阴毛已经穿过丝质短裙而钻了出来。

进了车厢,人很挤,没有空座了,大家都互相挤压着,而我刚好找到面对座位的一个空位站着。我站立的位置附近没有扶手柱,我只好伸高手拉住上面的吊环才能够站稳,但糟糕的是同时把短裙的下摆提得更高,几乎将我整个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着的那个男人眼裏。

我逐渐发现,随着车子的摇晃,他总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体看,我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已看到我的阴户,我突然觉得自己双脸通红,同时又感觉到周围有些男人有意无意地挨在我身上各个部位,更有人装作无意的用手肘划过我的胸前尖挺的乳头,我羞愧难当,但又毫无办法。尤其是下面的那个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体,但我却不敢看他。

想着自己赤裸而修长的大腿甚至连交彙处最隐秘的私处都完全坦蕩地暴露在一个陌生的男人眼前,觉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车厢裏,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极度的紧张下我感到了一种意外的刺激,我好像变成了那些性爱小说的女主角,这时我突然觉得下体变得潮湿,我湿了,我觉得慢慢地有液体正流出体外。糟糕,我拚命加紧自己的双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来被别人看到了,那将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发生了:我清晰地感觉到,臀部不再贴着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麽人的衣裤上。天呀,有人从身后将我的短裙下摆掀起到了臀部上面!我本想看看儿子在何处,但似乎不见到他的蹤影。突然一只温暖宽大的手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麽办?怎麽办?我大惊失色,心跳骤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那只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来回抚摸。我脑袋一片空白,片刻后才稍微恢复思考:他在我身后,车厢裏人很多,他又紧贴着我,我下体发生的事应该不会有别的人看到,如果叫起来,会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没有穿内裤,换一个地方,说不定路上会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许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车了。忍一忍吧!我不敢回头看那个人,我忍受着那只肆无忌惮的手在我的身体上游动,同时抑制着私处强烈的淫水外流的冲动。

我感觉到那只手移动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后有一根手指从我股间探入,摸索我的阴户,我全身一阵颤慄,双腿发软。不行,太过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可完全没想到,也许是我的软弱纵容了那个家伙,那只手竟然从侧面直接从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吓得面无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个男人能够清楚地见到那只抚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为我见他正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面色通红地紧盯着我的下体。我立即缩回腹部,让裙子下摆遮住那只罪恶的手。但没防备他另一只手已经顺势插入了我的双股间,直顶着我的阴道口,我惊恐不已,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当众在姦淫一样,我呆呆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那只手有节奏地动起来,并且轻轻地探进了我的阴道,上下抽动着,而我的阴户越却来越多水,我简直羞死了。最初的厌恶感已经被现在无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双颊绯红,那是因为性的高涨而兴奋,下体已经淫水泛滥,顺着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后厥起,好让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时无法抑制地左右摆动。我简直已经没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来。

后来那只手离开了,我感到一阵空前的空虚。好在终于到站了。我急忙拉好衣裙,赶快下车,我已顾不及在走上电动电梯时会不会走光的题,我只想儘快赶到公司,但我发觉又有另一个问题,因为裙子的质料轻薄,如果我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太大步的话,裙摆会摆得很厉害,会更加暴露我没穿内裤的阴户,于是我只得小心加紧双腿慢慢的走。最要命的是从地车站走回公司的路途,由于我白晢修长的双腿已几乎完全暴露,再加上早上阳光直接照射本是很透的衣裙,使到裙子好像透明似的,我就有如全裸的在街上走着。经过的途人都向我投以诧异的目光,我虽然感到脸红耳热,但内心却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觉。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到洗手间,清洁淫水淋淋的阴户。抚摸着自己湿漉漉的阴户,才想起已经多时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

其实自己应该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女性,从小女孩开始就是那种别人认为该怎样便怎样很听话的女孩子,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自己现在的丈夫,所有对性的知识也基本上都来自他,两个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终扮演一种被动的角色。丈夫的性能力也不错,基本上两个人以前的性生活还算和谐的。

但自从他有事以来,两人的性交不能得到痛快的感觉,而且我还要用种种方法去挑逗他,而他也会时常抚摸我、刺激我,加上那些色情影带使我有一些疯狂放纵的慾望,我隐约感到体内那种隐秘的被压抑已久的慾望已经似乎无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车上的经历,说实话除了羞愧外,内心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骄傲。其实在帮助刺激丈夫的过程中,我已经学会了怎样才能够诱惑男人,只是以前仅是对自己的丈夫,而现在是在一些陌生的男人面前。

四十多岁的女人,虽不是一朵开放最美丽的玫瑰,也许,自己能够寻找新的机会来满足自己?儿子不是希望我穿得性感暴露吗,他不是叫我与其他男子做爱吗,不,这怎麽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爱着丈夫的,但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能回复雄风,不一切都没事了吗?医生不是说只要有合适的刺激是可以恢复的吗?只要能帮到他,有什麽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净了下身,习惯性地想穿内裤时才发现今天已经没必要了,对着镜子仔细检查一下仪容,现在才真正明了为什麽自己让那麽多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样出现在同事们面前,他们会怎麽想自己呢?哎,总是要上班的呀!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我们办公室算我一共五个人,有我的闺中密友Maybo,Dick、Mark和经理C.K.。除了C.K.,年纪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们也总拿我当大姐姐看待。因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较随便。

平常都和他们谈笑风骚,偶尔他们也会吃吃我豆腐,或者大家在玩笑时,也会有些肌肤接触,我非但不在意,有时稍稍过了位,我都由得他们。平日我上班的衣着也只止于低鬆阔领口的上衣或背心,半截裙则最多离膝四、五吋,但他们已眼前一亮。因为这些上衣一但俯身或弯腰都是很容易走光的,半截短裙坐下时会拉高了裙摆,不但暴露了我白晢修长的双腿,也容易走光哩,所以他们总要找机会来凑近我,我想他们是想一窥我衣内的春光,而我也不计较,任得他们。

因为今天来的迟了,他们已经早都来了。我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赶紧直奔自己座子坐下来,才敢擡起头说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Dick凑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句:「Lily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别乱说话!」

Dick是今年才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小毛头一个,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Maybo也从后面跑过来小声跟我说:「妳死呀!穿这麽性感!」

「性感一点怕什麽,还怕有人吃了我呀!」

「还是你厉害,平常就怎麽一点没看出来呢?」

「开玩笑呢,实在是没办法呀,一会儿才好好跟你说。」

整个一个上午,我动都没动一下,连洗手间都忍着没上。但因为坐下后,短裙自然拉高,整个白皙赤裸的长腿都暴露在办公室众人的目光裏,而我的阴户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让我浮起联想。我也发现几个男人总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对面,眼光总不离我的大腿,我只好把双腿交叠起来,这样他们就不会看到我的阴户,但却使臀部又暴露给他们,真烦人,但又谁叫自己穿得这幺性感?

快到中午了,我始终要上洗手间,刚好Maybo也在那裏。

「Lily姐,妳今天到底怎麽了?那麽性感啊?」Maybo笑眯眯地问我。

平常我俩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话不谈,我也曾经告诉过她我儿子「那方面」有些不行。于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给她讲了,当然略去了在公车上的那一段。

Maybo装作很懂的样子说:「这我知道,妳儿子这种叫窥淫癖。有些男人就喜欢女人穿的越少越好,好让自己一饱眼福。」

「这是怎样讲呢?」

「那些男人通过窥看或者幻想来满足自己。」

「怪不得他要穿得性感暴露出外,今天又叫我和他分开上车,他说在旁看着,但我又找不到他,那是说他是看着别人佔我便宜呀。」

「对啦,就像我有时候做白日梦一样,偶然想到一些很淫的事,自己也会觉得很兴奋呀!」Maybo的脸有点红。

「但是这样我觉得自己像个坏女人了,别人会觉得我挺淫蕩的。」

「对了,问题就在这裏,」Maybo突然跳了起来,「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妈妈在厨房是个主妇,在外面是个贵妇,在床上是个蕩妇。可你儿子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贵妇,他会觉得非常自卑,并且压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现了这种反常的要求。」

「妳觉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麽事呢?」我开始觉得Maybo分析得有一点道理了。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讲一个男人的妈妈故意穿得非常性感,当着他的面前和自己儿子的一群朋友调情甚至做爱,而他自己竟然感到兴奋无比,后来大家一起去参加一些那种很多人一起乱交的聚会。就是说,他的妈妈越淫乱,他自己反而觉得越兴奋。也许,你儿子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

我意识到Maybo有些兴奋了呢。

「如果我变成了那样一个女人,那别人都会怎样看我呀!」

「妳不是一直想帮你儿子的吗?也许这真的是一个机会呢。况且,我看今天他们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Maybo的话使让我想起今早公车的荒唐事,脸红起了。不过又觉得Maybo讲得有道理,儿子不是想我做个蕩妇吗,如果真的能够帮到儿子,就算自己暂时变得淫蕩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时,一切恢复正常也不迟呀。

Maybo觉得打动了我,更加来劲了:「妳刚好可以顺势试一试呀,更色些,更蕩些,也许,顺便也可以自己真的过过瘾呐!」

「妳个小丫头胡说八道!你再乱说,小心我拿你家Sam来开刀。」话一说出口,我就感到玩笑开得过头了。Sam是Maybo同居的男友。

可Maybo不仅没恼,还笑眯眯地问我:「你要用就拿去呗,没所谓啦。不过,你只不知道我们家Sam为什麽得我爱?」

「我怎麽会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他的那裏特别的大!」

Maybo色咪咪地看着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现在的女孩子呀!

「哎,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过我真的觉得你讲的有些道理,我想试一试,可心裏真的又没底。」「我说呢,不妨豁出去。是啦,平常我俩那麽好,如果要帮忙,只管说一声。」

那小鬼又说得我心如撞鹿。

中午吃了饭,他们几个打牌,我才懒得理他们,就自己看看书。突然电话响了,是找Maybo的。

这边Maybo在接电话,那边就使劲在催:「快点快点,煲什麽粥!」

Maybo只好悄声求我:「帮忙顶一顶,这个电话蛮重要的,求妳了!」

「唉,帮妳一次吧!」我只好代替Maybo上了牌桌。

没一会Maybo接完电话后向C.K.说有急事要请半天假,说完拿起手提袋使走了,我就只好一直顶下去了。实际上我不爱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这次也不例外。没多久我们就输得一塌糊涂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刚好也快上班了。

「干活了,干活了!」我站了起来。

「急什麽,输了的还没有惩罚呢!」C.K.叫了起来。

「糟糕!」我心一惊,按老规矩,输了的,男的得作俯卧撑,女的得作仰卧起坐,平常Maybo输了都是我帮她压腿的。可今天怎麽办?穿的又这麽少,Maybo又不在。

「嗯,Maybo不在,没人帮我压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愿赌服输,哪能使赖呢!Maybo不在我们帮你压腿!」三个人立刻叫起来。

「别闹了,今天真的不行,下一次补给你们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为什麽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红了脸,悄声地说。

「Lily姐,妳告诉我们妳到底哪裏不方便,如果确实有道理,我们也不会太为难妳!」

可我总不能告诉他们,因为自己没有穿内衣怕穿梆吧。

我只好说:「人家今天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体都不舒服呢,这样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个,好吧!」

还不等我说话,C.K.和Mark就跑到我身后,一人一个胳膊抓住我,Dick则弯下腰提起我的双脚,三个人就把我提了起来。

「放下我,你们干什麽!」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

C.K.说:「我们只是想让妳做你该做的。」

三个人将我放在沙发上,Dick和Mark各压住我的一只脚,C.K.则站在旁边準备数数。看来是没办法逃掉了,愿赌服输吧,早做早完。

刚做了两个,我就发现气氛不对,Dick和Mark双脸发红,呼吸紧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身,而C.K.则蹲在我身旁。

我坐起来时才看到,由于刚才四个人打闹,短裙皱了起来,下摆现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丰满的大腿完全展现在他们面前,而Dick一只手抓住我的脚踝,而另一只手已经放在我的小腿上,而C.K.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着。

我突然想:当自己躺下去时,他们是不是会看到自己的阴户呢?现在我这样几乎可以说在下半身全裸的情况下被三个男人审视着,早上在公车中所出现的感觉又一次浮出脑海。

我突然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迷糊,不知道该作些什麽,只是机械地做完了二十个仰卧起坐。我甚至不清楚这段时间裏他们又对我做了些什麽。

当我比较清醒一些时,我发现自己自己的短裙已经被掀起到了腰,自己白皙修长的双腿及黑色浓密阴毛的饱满阴户都一览无余地坦露着,而六只感觉各异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处游走。

我本来觉得他们太过分了,本想推开他们,但那种被摸抚的感觉又很刺激,我正在犹豫之际,这时一阵麻痒从下身传来,天啊!Dick居然在舔我的私处,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Dick将我的整个私处含在嘴裏,从阴阜传来的刺激更强了。

「啊……」我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样他们会以为我是默许了。

这时C.K.把我衣裙的拉鍊拉开,我已无法抗拒,任由他们把我的衣裙脱了下来,因我没有穿胸罩内裤,我便是一丝不挂的全裸在六只贪婪的眼睛之下,我一对丰富尖挺的大奶子、黑色浓密阴毛饱满的阴户、浑圆高耸的臀部和白皙修长的双腿,完全裸露无遗地呈现在他们的眼底下,任由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呆

我由儿子调教成淫妇

我叫Lily,脸蛋儿,长头髮,身高五尺一吋,体重120磅,四十多岁,我的三围是38D-30-38,双腿白晢,臀部浑圆高耸,一对乳房丰满尖挺,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

儿子24岁,他是一个很健壮的男人。人说老来从子,我在30岁时已离婚,开始和儿子双依为命,我很爱我的儿子,我们两个都是性慾非常强烈的人,自三年多前开始就时时靠自慰来解决我的性慾,儿子是个很宽容的男人,他从不对我提什麽要求,也从不在意我与其他男子过分接触。有时我和其他男人谈话时带点风骚,甚至身体的接触,他也没有反对。

我和儿子的两人生活一直过得很快乐。一天,儿子遇上车祸昏倒,他的同事立即把他送往医院,经医治后身体各方面基本上没有问题,但……他在性事方面却出了问题,他不能时时勃起,就算能勃起也不长久。看医生,医生说是神经性失调,如果受到合适的刺激,是可以恢复的。

于是为了儿子的性前途,我们母子一起观看一些三、四级的色情影片,儿子甚至要我模仿色情片中女演员的淫蕩动作,我起初有点难为情,但为了爱我的儿子,也为了享受性爱的乐趣,他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开始时对他都有些刺激,还有点帮助,但后来效果对他的作用并不太大。反而那些集体性交、户外裸露、全裸打野战的镜头却看得我骨酥肉肉麻、脸红耳热,更使我心蕩神驰、心痒神往,久而久之我的色慾难禁,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儿子的情形每况愈下,于是我又从一些影带上学着,给他跳脱衣舞,初时也能令他的阳具勃起,但很快他便软下来,依然弄得我到喉不到肺。

一天晚上,儿子叫我给他跳脱衣舞,他把厅中的灯光调较到很昏暗,但他没有拉上窗帘。

「儿子,你还不拉上窗帘?这样会给人看到妈妈的。」

「我就是想给人看到我性感下贱的妈妈啊,这样会使我很兴奋的。」

儿子要我做什幺我都迁就他的,我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直至脱至清光为止,我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厅中,窗外的灯光和厅中昏暗的灯光交映照着我赤裸的肉体,儿子还要我正面对着窗户,好像要让人看清楚我乳房阴户似的。或许会有人窥看到我赤裸的肉体的,我感到自己的脸很烫身很热,这时儿子阳具坚挺。他告诉我当我在脱衣时他幻想着我穿得很性感的在户外,然后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最后一丝不挂的裸露,这样的幻想使他非常兴奋。那天他在厅中的沙发上抽插我的阴道。

以后的几次都是这样的做,最初他也有点起色,但多做几次之后,情况便不理想。儿子对我说幻想始终是幻想,总不能令他的阳具持久勃起,有时又半软不硬。他希望幻想能成真,要求我穿得非常性感暴露的出外。但我始终有点害羞,怕陌生男人那种色眯眯的眼光。我顶多穿一些低鬆濶领口的上衣或背心之类,半截裙顶多离膝四至五吋。

「你不怕我穿得太性感暴露吗?」我问他。

「不会,你穿得越少越暴露越好,甚至全裸更好。我会好兴奋。」

「你不怕你妈妈给人家看蚀了吗?」

「我絶不介意别的男人看啊,妳的身材这幺好,越多人看越好啊。」

「人家摸我、揩我油怎幺办啊?」

「好啊,我很喜欢看到别人摸你,甚至……」

「甚至什幺?」我一听儿子这样说也猜到十分八分,心蔔蔔的跳。

「甚至你被人强姦和轮姦啊!」

「我是你妈妈呀,怎可以看着我被强姦呢?」但我那种心痒痒被撩惹起来。

「真的,每当我幻想你和另外的男人姦淫,我就开始兴奋,想到你的手捉着那男人又长又粗的阳具把玩,带它进入你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你的阴道时,我就兴奋得不得了。」

「唔,很难为情啊。」儿子说得我也心思思起来。

「怕什幺,以后你愿意和哪个男人做爱就去做,你愿意什麽时候和人做爱就什麽时候做,我一定不会不高兴,你做得越贱我会越兴奋。」

「哎呀!我是你妈妈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别生气,别生气,我也是为了我们好嘛,幻想始终不是真实,如果来个真的,我想我或者能借此回复的,况且,我也知道你压抑得辛苦,也想让你有个解脱嘛。」

这后一句倒正说中了我内心最隐秘的慾望,如果真的可以帮助他,我做什幺也无所谓,想到这裏,我的气也消了。

「好吧,儿子,你要我怎样做都可以。」

「以后无论你与哪个和多少个男人做爱也好,只要你回来告诉我,让我知道,哪我是会很兴奋的。」

「但如果真的这样做,我感到好羞耻,自己好淫贱啊。」

「真的,妈妈,我一想起我家有一个淫蕩的女人,我就会觉得好兴奋。」

「那我就给你做一个淫贱的女人,但我只是为了你。」

一个周五的早上,儿子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说是给我买的,让我试一试。

我从床上爬起来,由于我是裸睡的,全身一丝不挂,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烦,于是直接将裙子穿在身上,效果还不错,是一件丝织连身短裙,下摆很短,离膝有约十吋,我知道这样的裙子穿着要特别小心,否则很容易走光的。谁知儿子叫我就穿这件裙子上班。

「好哇,但我得先把内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妳不穿内衣直接穿这件裙子。」

「那怎麽行,别人一定会看出来的。这裙子这麽透,别人会看到我下面的!」

「我就是想这样,求求妳。妳不是说我要你怎样做都可以的吗?」他苦苦哀求。

唉,我只好答应下来,直接穿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丝袜,但我仍然觉得很荒唐。儿子说今天和我坐地车去上班。他又说我们分开上车,他在旁看着我。

当我一来到车站,我已感到好多好多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我想周围不少男人能够很容易地通过我光滑的衣服曲线看出我裏面没有穿内衣,一对突起的乳头将胸部尖尖地顶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线暴露出没有穿底裤的事实,我似乎感觉到,几根阴毛已经穿过丝质短裙而钻了出来。

进了车厢,人很挤,没有空座了,大家都互相挤压着,而我刚好找到面对座位的一个空位站着。我站立的位置附近没有扶手柱,我只好伸高手拉住上面的吊环才能够站稳,但糟糕的是同时把短裙的下摆提得更高,几乎将我整个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着的那个男人眼裏。

我逐渐发现,随着车子的摇晃,他总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体看,我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已看到我的阴户,我突然觉得自己双脸通红,同时又感觉到周围有些男人有意无意地挨在我身上各个部位,更有人装作无意的用手肘划过我的胸前尖挺的乳头,我羞愧难当,但又毫无办法。尤其是下面的那个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体,但我却不敢看他。

想着自己赤裸而修长的大腿甚至连交彙处最隐秘的私处都完全坦蕩地暴露在一个陌生的男人眼前,觉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车厢裏,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极度的紧张下我感到了一种意外的刺激,我好像变成了那些性爱小说的女主角,这时我突然觉得下体变得潮湿,我湿了,我觉得慢慢地有液体正流出体外。糟糕,我拚命加紧自己的双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来被别人看到了,那将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发生了:我清晰地感觉到,臀部不再贴着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麽人的衣裤上。天呀,有人从身后将我的短裙下摆掀起到了臀部上面!我本想看看儿子在何处,但似乎不见到他的蹤影。突然一只温暖宽大的手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麽办?怎麽办?我大惊失色,心跳骤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那只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来回抚摸。我脑袋一片空白,片刻后才稍微恢复思考:他在我身后,车厢裏人很多,他又紧贴着我,我下体发生的事应该不会有别的人看到,如果叫起来,会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没有穿内裤,换一个地方,说不定路上会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许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车了。忍一忍吧!我不敢回头看那个人,我忍受着那只肆无忌惮的手在我的身体上游动,同时抑制着私处强烈的淫水外流的冲动。

我感觉到那只手移动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后有一根手指从我股间探入,摸索我的阴户,我全身一阵颤慄,双腿发软。不行,太过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可完全没想到,也许是我的软弱纵容了那个家伙,那只手竟然从侧面直接从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吓得面无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个男人能够清楚地见到那只抚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为我见他正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面色通红地紧盯着我的下体。我立即缩回腹部,让裙子下摆遮住那只罪恶的手。但没防备他另一只手已经顺势插入了我的双股间,直顶着我的阴道口,我惊恐不已,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当众在姦淫一样,我呆呆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那只手有节奏地动起来,并且轻轻地探进了我的阴道,上下抽动着,而我的阴户越却来越多水,我简直羞死了。最初的厌恶感已经被现在无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双颊绯红,那是因为性的高涨而兴奋,下体已经淫水泛滥,顺着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后厥起,好让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时无法抑制地左右摆动。我简直已经没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来。

后来那只手离开了,我感到一阵空前的空虚。好在终于到站了。我急忙拉好衣裙,赶快下车,我已顾不及在走上电动电梯时会不会走光的题,我只想儘快赶到公司,但我发觉又有另一个问题,因为裙子的质料轻薄,如果我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太大步的话,裙摆会摆得很厉害,会更加暴露我没穿内裤的阴户,于是我只得小心加紧双腿慢慢的走。最要命的是从地车站走回公司的路途,由于我白晢修长的双腿已几乎完全暴露,再加上早上阳光直接照射本是很透的衣裙,使到裙子好像透明似的,我就有如全裸的在街上走着。经过的途人都向我投以诧异的目光,我虽然感到脸红耳热,但内心却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觉。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到洗手间,清洁淫水淋淋的阴户。抚摸着自己湿漉漉的阴户,才想起已经多时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

其实自己应该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女性,从小女孩开始就是那种别人认为该怎样便怎样很听话的女孩子,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自己现在的丈夫,所有对性的知识也基本上都来自他,两个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终扮演一种被动的角色。丈夫的性能力也不错,基本上两个人以前的性生活还算和谐的。

但自从他有事以来,两人的性交不能得到痛快的感觉,而且我还要用种种方法去挑逗他,而他也会时常抚摸我、刺激我,加上那些色情影带使我有一些疯狂放纵的慾望,我隐约感到体内那种隐秘的被压抑已久的慾望已经似乎无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车上的经历,说实话除了羞愧外,内心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骄傲。其实在帮助刺激丈夫的过程中,我已经学会了怎样才能够诱惑男人,只是以前仅是对自己的丈夫,而现在是在一些陌生的男人面前。

四十多岁的女人,虽不是一朵开放最美丽的玫瑰,也许,自己能够寻找新的机会来满足自己?儿子不是希望我穿得性感暴露吗,他不是叫我与其他男子做爱吗,不,这怎麽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爱着丈夫的,但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能回复雄风,不一切都没事了吗?医生不是说只要有合适的刺激是可以恢复的吗?只要能帮到他,有什麽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净了下身,习惯性地想穿内裤时才发现今天已经没必要了,对着镜子仔细检查一下仪容,现在才真正明了为什麽自己让那麽多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样出现在同事们面前,他们会怎麽想自己呢?哎,总是要上班的呀!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我们办公室算我一共五个人,有我的闺中密友Maybo,Dick、Mark和经理C.K.。除了C.K.,年纪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们也总拿我当大姐姐看待。因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较随便。

平常都和他们谈笑风骚,偶尔他们也会吃吃我豆腐,或者大家在玩笑时,也会有些肌肤接触,我非但不在意,有时稍稍过了位,我都由得他们。平日我上班的衣着也只止于低鬆阔领口的上衣或背心,半截裙则最多离膝四、五吋,但他们已眼前一亮。因为这些上衣一但俯身或弯腰都是很容易走光的,半截短裙坐下时会拉高了裙摆,不但暴露了我白晢修长的双腿,也容易走光哩,所以他们总要找机会来凑近我,我想他们是想一窥我衣内的春光,而我也不计较,任得他们。

因为今天来的迟了,他们已经早都来了。我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赶紧直奔自己座子坐下来,才敢擡起头说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Dick凑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句:「Lily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别乱说话!」

Dick是今年才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小毛头一个,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Maybo也从后面跑过来小声跟我说:「妳死呀!穿这麽性感!」

「性感一点怕什麽,还怕有人吃了我呀!」

「还是你厉害,平常就怎麽一点没看出来呢?」

「开玩笑呢,实在是没办法呀,一会儿才好好跟你说。」

整个一个上午,我动都没动一下,连洗手间都忍着没上。但因为坐下后,短裙自然拉高,整个白皙赤裸的长腿都暴露在办公室众人的目光裏,而我的阴户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让我浮起联想。我也发现几个男人总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对面,眼光总不离我的大腿,我只好把双腿交叠起来,这样他们就不会看到我的阴户,但却使臀部又暴露给他们,真烦人,但又谁叫自己穿得这幺性感?

快到中午了,我始终要上洗手间,刚好Maybo也在那裏。

「Lily姐,妳今天到底怎麽了?那麽性感啊?」Maybo笑眯眯地问我。

平常我俩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话不谈,我也曾经告诉过她我儿子「那方面」有些不行。于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给她讲了,当然略去了在公车上的那一段。

Maybo装作很懂的样子说:「这我知道,妳儿子这种叫窥淫癖。有些男人就喜欢女人穿的越少越好,好让自己一饱眼福。」

「这是怎样讲呢?」

「那些男人通过窥看或者幻想来满足自己。」

「怪不得他要穿得性感暴露出外,今天又叫我和他分开上车,他说在旁看着,但我又找不到他,那是说他是看着别人佔我便宜呀。」

「对啦,就像我有时候做白日梦一样,偶然想到一些很淫的事,自己也会觉得很兴奋呀!」Maybo的脸有点红。

「但是这样我觉得自己像个坏女人了,别人会觉得我挺淫蕩的。」

「对了,问题就在这裏,」Maybo突然跳了起来,「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妈妈在厨房是个主妇,在外面是个贵妇,在床上是个蕩妇。可你儿子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贵妇,他会觉得非常自卑,并且压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现了这种反常的要求。」

「妳觉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麽事呢?」我开始觉得Maybo分析得有一点道理了。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讲一个男人的妈妈故意穿得非常性感,当着他的面前和自己儿子的一群朋友调情甚至做爱,而他自己竟然感到兴奋无比,后来大家一起去参加一些那种很多人一起乱交的聚会。就是说,他的妈妈越淫乱,他自己反而觉得越兴奋。也许,你儿子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

我意识到Maybo有些兴奋了呢。

「如果我变成了那样一个女人,那别人都会怎样看我呀!」

「妳不是一直想帮你儿子的吗?也许这真的是一个机会呢。况且,我看今天他们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Maybo的话使让我想起今早公车的荒唐事,脸红起了。不过又觉得Maybo讲得有道理,儿子不是想我做个蕩妇吗,如果真的能够帮到儿子,就算自己暂时变得淫蕩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时,一切恢复正常也不迟呀。

Maybo觉得打动了我,更加来劲了:「妳刚好可以顺势试一试呀,更色些,更蕩些,也许,顺便也可以自己真的过过瘾呐!」

「妳个小丫头胡说八道!你再乱说,小心我拿你家Sam来开刀。」话一说出口,我就感到玩笑开得过头了。Sam是Maybo同居的男友。

可Maybo不仅没恼,还笑眯眯地问我:「你要用就拿去呗,没所谓啦。不过,你只不知道我们家Sam为什麽得我爱?」

「我怎麽会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他的那裏特别的大!」

Maybo色咪咪地看着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现在的女孩子呀!

「哎,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过我真的觉得你讲的有些道理,我想试一试,可心裏真的又没底。」「我说呢,不妨豁出去。是啦,平常我俩那麽好,如果要帮忙,只管说一声。」

那小鬼又说得我心如撞鹿。

中午吃了饭,他们几个打牌,我才懒得理他们,就自己看看书。突然电话响了,是找Maybo的。

这边Maybo在接电话,那边就使劲在催:「快点快点,煲什麽粥!」

Maybo只好悄声求我:「帮忙顶一顶,这个电话蛮重要的,求妳了!」

「唉,帮妳一次吧!」我只好代替Maybo上了牌桌。

没一会Maybo接完电话后向C.K.说有急事要请半天假,说完拿起手提袋使走了,我就只好一直顶下去了。实际上我不爱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这次也不例外。没多久我们就输得一塌糊涂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刚好也快上班了。

「干活了,干活了!」我站了起来。

「急什麽,输了的还没有惩罚呢!」C.K.叫了起来。

「糟糕!」我心一惊,按老规矩,输了的,男的得作俯卧撑,女的得作仰卧起坐,平常Maybo输了都是我帮她压腿的。可今天怎麽办?穿的又这麽少,Maybo又不在。

「嗯,Maybo不在,没人帮我压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愿赌服输,哪能使赖呢!Maybo不在我们帮你压腿!」三个人立刻叫起来。

「别闹了,今天真的不行,下一次补给你们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为什麽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红了脸,悄声地说。

「Lily姐,妳告诉我们妳到底哪裏不方便,如果确实有道理,我们也不会太为难妳!」

可我总不能告诉他们,因为自己没有穿内衣怕穿梆吧。

我只好说:「人家今天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体都不舒服呢,这样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个,好吧!」

还不等我说话,C.K.和Mark就跑到我身后,一人一个胳膊抓住我,Dick则弯下腰提起我的双脚,三个人就把我提了起来。

「放下我,你们干什麽!」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

C.K.说:「我们只是想让妳做你该做的。」

三个人将我放在沙发上,Dick和Mark各压住我的一只脚,C.K.则站在旁边準备数数。看来是没办法逃掉了,愿赌服输吧,早做早完。

刚做了两个,我就发现气氛不对,Dick和Mark双脸发红,呼吸紧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身,而C.K.则蹲在我身旁。

我坐起来时才看到,由于刚才四个人打闹,短裙皱了起来,下摆现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丰满的大腿完全展现在他们面前,而Dick一只手抓住我的脚踝,而另一只手已经放在我的小腿上,而C.K.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着。

我突然想:当自己躺下去时,他们是不是会看到自己的阴户呢?现在我这样几乎可以说在下半身全裸的情况下被三个男人审视着,早上在公车中所出现的感觉又一次浮出脑海。

我突然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迷糊,不知道该作些什麽,只是机械地做完了二十个仰卧起坐。我甚至不清楚这段时间裏他们又对我做了些什麽。

当我比较清醒一些时,我发现自己自己的短裙已经被掀起到了腰,自己白皙修长的双腿及黑色浓密阴毛的饱满阴户都一览无余地坦露着,而六只感觉各异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处游走。

我本来觉得他们太过分了,本想推开他们,但那种被摸抚的感觉又很刺激,我正在犹豫之际,这时一阵麻痒从下身传来,天啊!Dick居然在舔我的私处,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Dick将我的整个私处含在嘴裏,从阴阜传来的刺激更强了。

「啊……」我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样他们会以为我是默许了。

这时C.K.把我衣裙的拉鍊拉开,我已无法抗拒,任由他们把我的衣裙脱了下来,因我没有穿胸罩内裤,我便是一丝不挂的全裸在六只贪婪的眼睛之下,我一对丰富尖挺的大奶子、黑色浓密阴毛饱满的阴户、浑圆高耸的臀部和白皙修长的双腿,完全裸露无遗地呈现在他们的眼底下,任由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呆

換母俱樂部

PART I第一章 (前言)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

漂亮妈妈爱淫荡

我叫王思佳今年五岁了,是个可爱又淘气的男孩子。我在金苹果幼稚园上学,我可聪明了,今天的我又学会了老师教给我们的拼音。其实我最厉害的是能从一数到一百。别的小朋友还做不到,这是我最骄傲的。

人夫的堕落

QQ传来的消息声让陆嘉宁回过神来,最近因为单位的事忙了很久,陆嘉宁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上网了。

我被徒弟操

我叫陈玉,今年35岁了,在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做机械加工。我有个徒弟叫小正,19岁了,身体长得很结实,个头也长得和我差不多,是一个漂亮的大小伙子了。

领导的玩偶

(一)糊里糊涂当了领导的情人入职四个月,刚刚过实习期,上个月所在分公司的老总说带我出国学习,同一批进公司的就我有这个资格。

從白領美女到抽水馬桶的涅盤幻化之路

邁克爾喜歡用小弟弟在小mm裡劇烈摩擦的感覺。他使勁的操著那些在他身下的那個女人,即使不是那麼的雅觀。桑迪不管那麼多,只要能滿足她的慾火就好。邁克爾不是最好的那個,但他是她的老闆,而且對她也不錯。另外,作為一個三十無歲的男人,他仍然擁有完美的身型和良好的性愛技巧。

强迫曝光

白丽是个单身模特儿。模特儿的圈子是非常复杂的。它和电影界差不多,同样是表演为生,同样要以美丽、清新做本钱,也同样的每天要接触许多奢侈、豪华的人和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