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强奸女童军少女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今天的学校郊外步行活动,走到山顶上,看到学校设下了一个休息点,从一人手中接过一杯水。

是一个身穿蓝色制服,头戴着帽的女童军,从她身上的带子,可看出她可是一个资深女童军。

我接过她的水,手不少心触到她白滑的指尖,我心中立刻出现触电的感觉,看到她水亮的眼睛,长长乌黑的秀发,制服把她的乳房刻划出来,而下身的裙,也较为短,我看着她,心中不禁再想起她身穿制服时的诱人样子。

我走前特意站到一旁观看着她,她和数个同学一同坐到石级上,短短的制服裙更把她的双腿更为特出。

她小心翼翼地坐下来,双腿紧紧的交叠起来,但她那女童裙制服的裙子也实在太短了!

在我耐心,仔细一看,就看到她不小心露出穿了传统少女白色的内裤,我的阳具不禁硬起来了。

那时她开始和身边的同学嘻戏,身体动作开始大起来,弄得她要经常把双腿张开来以稳着坐姿。

此刻,除看到白白的美腿,和那若隐若现的内裤,不,那少女的裙内春光,现在便不停地一幕接着一幕的在我眼前展现了,弄得我的肉棒胀硬得像要撑破裤子。

她真是吸引,那裙内春光再加上一身制服诱惑,以春光来伴着吃便当的我看得感觉很难受,更使我兴奋!我已试过了很多人,就是没有试过女童军,所以今天这个机会,绝不可放过!

我依在石后,探头一看,看到一众女童军正在收拾物品。我慢慢走到那里的杂物房,拿了一条行山绳,以为干一回的事情作准备。

我再走回树林内,她们在点算物资时,发觉少了一些东西。

「佩仪,你在这里找找看吧!我们要先下山。」说罢,一众人便离开了,把她留在山顶上。

哈!我走运了,天注定有人会好好的安慰我的阳具,阳具一定要插入女童军的少女蜜穴里!

她正手中拿着手帕,不断揩擦着面上的汗珠。在四周找找,在看看有没有真的留下甚么,而我跟到在杂物房附近,我便冲前左手按口右手拉腰。

佩仪忽然觉得有人从后面伸手抱住了自己,脖子被轻吻几下。

「你……」

她刚要说话,就觉得对方的重要部位隔着制服直接贴在屁股上重重地摩擦,便极力反抗,手舞足动,但所有都被我所控制,给挡下来了。

「别急啊……」

我在偑仪的耳边低声说着,手指微微用力,掐住少女颈上阵阵跳动的动脉。

我把她拖行到树林中,沿路立刻拿出行山绳,把她的双手都紧扣着。她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意思。我捉着她双手,走到树林的中心,把她双手缚在树上。

「你是谁?你想做甚么?」走到树林内,她看着我大骂,看到她已很紧张,全身渗满了微汗。

「哈哈!谁说你今天穿得如此诱人!」

少女体香和润滑肌肤已经把我的欲火彻底翻了起来,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脖子,我大口大口的亲吻着她的香唇,舌头在她的口内打圈,她想反抗,但手被绳子缚着,动弹不得,双腿更被我打开的按着,更是动不了。

「你长得漂亮极了,刚才山上看到妳后,我便想着要好好地跟妳亲近亲近啊!」

我吸完她的口水后,我就慢慢地贴近她的耳边,用手撩开她的长发,缓缓地含住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地咬着,挑动少女的神经。

「小朋友!快让我高兴高兴!你敢咬你死定了!」把裤子脱下,拿出阳具在她脸上拍打。

我的男性象征就正对着她,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我把阳具插进她的口,她极力合着口,但我很快便能打开她。我站着,手按着树,然后阳具在她口内前后抽插。她媚头紧皱的,整个娇躯便被我的抽动带动得摇晃起来。

她眼泪立刻流下来,在含着阳具的口中哭着。

「求求你!别这样!」

我打了她一把,然后再逼令她主动为我口交。

戴着童军帽,拨开香香的头发的她含着我的阳具前后摇动,秀美的脸庞显得很痛苦,但我却是如此兴奋,我更逼令她用舌头磨擦我的龟头,她也照办。龟头的刺激越来越大,我快忍不住了,我立刻加速抽插,回报着在她口内射精。

「呀!好腥!」

精液在她口中射出,使她极为痛苦,她立刻转过了身,然后立刻把精液吐走。

我一手把童军上身制服扣子都解开,偑仪只觉得胸前一阵凉快,白色少女胸围便露了出来了。我就摸上她的胸围解开背后胸围扣,然后在揉弄她娇嫩的胸脯。

佩仪无奈的看着我,看着我如何玩弄她,却无济于事,只有不断的发出悲苦的呻吟声。

「不要抱着我,不要抚摸我!」

我的嘴去吸住她的乳房,伸舌玩弄着她的小乳头,原来偑仪的胸部是如此的敏感,脸色通红喘着气,「不要这样,这样我会受不了…啊!」

而同一时间,我也拉开她的制服裙,拨开其内裤,她正想用脚踢我,但我抢先的一双大手的抚摸着。

「哦……啊……」想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我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小穴里挖扣。

不断冲击着女童军妹妹的生理极限,当手指扫着她鲜嫩无比的阴部,轻轻的画圆,手指头就感觉到一阵湿热,粉脸绯红的少女本能的挣扎着,但双脚也没有力了。

我再把头伸到她两腿之间,用口在她的阴道上吸吮,舌头在她阴蒂上打圈,以乎是初经人事的女童军妹妹发出了一声声诱人的呻吟,我看到她那小内裤,被刚才一弄,已微微湿了一小片。

看着她那拥有着天使脸孔、魔鬼身材般的身体连扒开的童军服被缚在树上,我忍不到了!

我二话不说抓住她一直乱踢的双腿,将它分在别搭在我的肩膀上以免她把双腿夹紧,随即一下把内裤拉到大腿间,再抽着她那双外露出女童军制服裙外的大腿并向上屈,发硬的龟头就抵住她尿尿的地方。

「喔!你!停啊!」

她感觉到小穴被火热坚硬的东西顶到,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可还是本能地拼命扭着腰肢想闪避,想要挣脱。

「……嗯……不要……啊……绝对……不……要……啊……不要啊!我还有男朋友的……」偑仪如泣地诉说着。

「哈,男朋友的比我大吗?」

佩仪咬着下唇忍受着失身的剧痛,眼泪已不由自主地流出,紧张的看着我粗大的阴茎正逐少逐少地进入自己的体内,自己的阴唇更被大大的撑开,勉力吞下男人的阴茎。

「痛…痛啊…好痛!!……会…痛……好痛………停手!!」

龟头正一分一毫的深入她的体内,感觉一阵热热的紧紧的感觉包围着我的肉棒,最后被阴道内一度柔软的薄膜所阻止,她不是说她有男朋友吗?

「喂,你仍是处女吗?」

「不要……我以前没有……」

自己的清纯,只想要跟喜欢的男生发生,不想被强暴,更不想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但少女知道只要再来一下,为男友纯洁的身体永远也不可以挽回了。

「求求你~不要啊!让我走……我不会说出去的……」

就在她说到一半时,我突然用力一挺,我整条阴茎狠狠轰破处女膜直入花心,也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啊啊……痛啊……救命……啊……」

佩仪咬紧了牙根,眼泪不断的落下,整个身体轰得整个向上,头部不断的摇摆,胸前那双尖挺的乳房,正被带动得有节奏地跳跃着,下体一丝处女鲜血沿着阴户口流落地上。

「真不愧是处女啊……好紧……哈哈…」

动作逐渐加快,在少女矜持的花房中肆意地掠夺着,践踏着,将手在女童军妹妹乳房上揉着,乳房上面的乳头在我的揉捏下慢慢地发硬了,身体不断的抖动。

「啊……呜……恩……不要这么快呀……啊……别让我太痛苦……啊……痛死我了……呜……」

尤其是被强奸,没有习惯下体那硬物的进入,没有新的淫水流出,原先阴道内分泌又已经干涸,令佩仪先前所体会到的性感快意完全都被吹跑了,这样的性交更没有快感可言,只有咬着牙承受着色狼的狂风暴雨,痛苦地呻吟着,哭喊着。

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一边还夹杂著求饶声,「啊……求你……不要再进来……到我的深处……不要……顶紧我……!」

反之我就越是兴奋,因为干涩的阴壁令小穴变得更加狭窄;刚口交射精的阴茎本身已降底敏感度,被紧紧夹着的滋味啊,肉棒的冲刺更急更密,持续地向童军制服下的嫩穴进攻。

我更一招接着一招,抱起她的娇躯,然后放手,因为加上她的体重,令每一下的抽插,都形成猛力的挺进,龟头都狠狠的捣在子宫上。

在我猛烈的抽插下,少女的下体也越来越痛,她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双手紧紧搂住我,哭喊得越发惨了。

「啊……哎呀……痛啊……不要……不行啦!快把我放下啊!不要这么用力啊……轻点呀……求求你啊……」

佩仪哀号着,阴道缺少了润滑,每一下的抽出插入,更令她痛入心脾。

看着她长长乌黑被干得开始散乱的秀发上的童军帽,被扒开诱人的水蓝色童军服披散纷飞随身飘扬,大小有致的双乳连少女胸围随着我的抽插上下摇动,那一双令人垂涎欲滴白晰美腿,白袜上擦得发亮的小黑鞋子随着抽插晃动,阳具顶端和在她细少的阴道滑动,要射的感觉开始强烈。

「不啊……不要射在里面……我求你……你已经占有了我……放过我……那样我会怀孕的……不要……不可以……啊……」

她只想保住最后的低线,她的头部不停地摇晃着,不断扭动身体的要摆脱,使劲的想把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的恶魔推开。

「你现在爽不爽啊?」

「呜呜…好爽…呜…呜呜……好爽……所以请拔出来吧!拔出来吧!不可以在内里射啊……呜呜……不要这样……射在里面……呜呜……」

只觉得快感绵绵不断地从她的体内传来,终于,提着美少女童军的水蓝色童军制服下的白滑大腿一挺到底,马眼一松,滚烫的精液直冲佩仪的花心,第一时间获得了我射精的讯息。

「啊————呜……没了…这次我没了…」

感觉到对方阴茎不断像脉博的跳动,佩仪发出绝望地哀号,嘤嘤地哭泣着,两行清泪不断涌出。

佩仪被撑开了近十五分钟的阴唇,终于又合拢了,依然如处女一样紧夹着。

但精液很快流了出来,混合着处女血丝的精液呈粉红色,不断流出,提醒着佩仪,自己刚刚被这个男人夺走了少女的贞操,已不再是处女之身了。

看到她扒开的女童军制服,我深深感受到我已经完全占有她的身体。她在哭,在无助的看着四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