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操过的丝袜骚货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丝袜骚货,个子170左右,短裙,看到她的腿我就受不了了,我草,丝袜,还是肉丝,要知道她整体的搭配是清纯的那种感觉,可是搭配一条肉色连裤袜,就显得非常淫荡了。

通过朋友介绍我知道了她叫解宋雨,这个才高中毕业的肉丝骚货。我通过许多方法,终于知道了她的联系方式,于是这天我叫这骚货出去玩,目的自然就不用说了。我本以为这货今天不会穿丝袜出来,没想到啊,老天爷还是挺疼我的,她居然穿着肉色连裤袜,两腿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我的老二早就抬头了。

我把她叫上车,「我们去哪啊?」她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还不知道已经落入了我的魔掌之中,我把车开到一个昏暗的巷弄里,她有点不安的问:「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说:「这是我家一间很老的房子,你跟我进来拿点东西。」

她尽管有点不安,但是还是跟我走了过去,我心里暗想:这里可没有什么我家的老房子,这里只有你满是我精液的子宫了,哈哈。

她不紧不慢地跟我走着,心里还不知道她将要被我的大鸡巴征服呢,我看走的也出不多了,我立马回头摀住她的嘴。她的眼睛里露出惊慌的神情,显然已经明白了我要干什么,我威胁她道:「不许叫,要不然你觉得不会活着从这条巷子中走出去。」

她眼里满是恐惧的点点头,我一只手摸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摸着她的丝腿,哦,她的丝袜腿简直太美妙了。

她满是恐惧的说「你不要强奸我好么?我可以给你钱」

「钱?你看老子是像缺钱的样子吗?老子就是要操死你这个骚货,操,麻痹的外表那么清纯穿一条肉色丝袜,摆明了让人家来操你,老子这就成全了你」

她眼里满是泪水的颤抖着,估计是吓的够呛,也可能是因为我那隔着丝袜的手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她那小骚穴,她的身子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解宋雨是属于那种略微丰满型的骚货,我摸着她的丝袜大腿,一路滑到小腿,然后由摸回去,她那骚的不行的脸上挂着泪水,更是增加了我想操想她的欲望,我看着在月光下反光的肉丝,我用钥匙上的小剪刀剪开了她内裤的两侧,这样就能不用脱丝袜就能把她的内裤抽出来了,我看着下半身只穿着丝袜的解宋雨说:「把鞋子脱了」

她流着泪的眼睛里满是疑惑,没有马上脱了。

「操,难道你想死么?赶紧给我脱了。」

于是她把一只嫩脚从鞋子里褪了出来,我看着反着银光的肉丝脚,再也压不住内心的兽性,马上捧着舔了起来。她的脚略微带一点汗味,剩下的全是淡淡的兰花的香气。

她还真是一个骚货,被我舔着脚微微的娇喘起来,我褪下她的裙子和上衣还有胸罩,她可能觉得下身有条丝袜的原因,两只手捂着胸部。

我扇了她一巴掌道:「操,你这个婊子,难道还没有觉悟么?」

于是翻来覆去的扇了她十几巴掌,然后开始强吻她,刚开始这个骚货还是有一点反抗,后来竟然主动把舌头伸到了我的嘴中,我摸了摸她的阴部,居然已经湿透了。

我对她说:「蹲下!」

她似乎还有一点矜持,不过这点矜持也不如我的巴掌来的实在,于是这个骚货妥协了。

我解开腰带,拿出我的大阳具,从认识这个骚货的那天开始我就为这天做准备,一直没有洗澡,她蹲下闻见我大鸡吧的味道竟然有点想咳嗽的意思,我立马对我这几天的成果很是满意。

我说:「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她还是没有动,可能是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于是我又扇了她几巴掌,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一只手捏住她的鼻子,她无法呼吸,自然就张开嘴巴,我就一插到底,然后迅速的抽查起来,次次深喉,她的脸红了起来,然后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屈辱,只是因为我插的太深了。

我把大鸡吧抽了出来,然后她开始咳嗽起来,我等她缓过来。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知道该怎么做了,于是开始自主的舔起来,那口活别提多棒了。

刚开始还好,到了后来她逐渐被我雄性的荷尔蒙所迷惑,自己哼哼起来「嗯~嗯嗯~」加上剧烈的喘息声我立马有了想射的冲动,我看着她的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骚穴,我知道是时候了。

我把她拉起来,看着她美丽的肉丝反着淫光,心想这么美的一双肉丝撕破了就太可惜了,于是我开始用龟头隔着丝袜摩擦她的阴部,让丝袜上沾上我的前列腺液。

我这么一摩,解宋雨这个骚货就受不了了,开始往后撅屁股(她两手扶着墙,我从背后插的)可是我偏偏不插进去,急的解宋雨不行,她回过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道:「刚才你这个骚货不是很有骨气么?这么了?想要了?」

她默默的点点头。

「想要就拿出想要的样子来。」

「哥哥,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老子怎么知道?」

「妹妹想要哥哥的那个。」

「操,哪个,你这个骚货说明白了。」

「妹妹想要哥哥的大鸡吧」

我隔着肉丝一下就插了进去,解宋雨大声的叫了起来,但想到这里还有人住,就压抑自己的呻吟,一只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还是哼哼唧唧的。丝袜大大的增加了摩擦的力度,爽的我不行,但是我看到解宋雨那样我又很不爽。于是我加大了力度,想让这个骚货叫出来。

「操,骚货,你不叫,老子偏偏操的你叫。」

于是这个骚货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叫了起来:「嗯~嗯嗯~哥哥……你……好……厉害……鸡巴好大……给我……」

「操,你这个骚货还叫我哥哥,叫自己妹妹,你有没有被操的觉悟?」

「啊……好爽……爽死我了……老公……亲亲老公……我……错了,我是骚货……哦……嗯~你……快操死我这个……小骚货啊!」

在丝袜和这个骚货的叫声下,爽的我是不行。

「嗷……老公……再快点……再快点……把我这个骚货草上天……我快不行了……好爽啊……老公的……鸡巴好厉害,我的小骚屄……哦……嗯~快被……操……烂了……」

我知道在丝袜的作用下磨的解宋雨的小骚屄也很爽,甚至透过薄薄的肉丝我看见了解宋雨的小骚屄已经被我操的红肿了,大阴唇翻了起来。可是,这个骚货还是不停的要,我的兽欲爆发了,加大了速度。

「啊……救命啊,操……死人……骚货要被老公的……大……鸡巴操死了,啊啊啊……」解宋雨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于是惊动了四周的人。

这里是老房子,住的都是些退休的老人,大家都打开门来看,于是看到了我正在猛操这个骚货,可是没看多久就被自家的老婆子拉了回去。

「大家……别走啊……啊啊啊……快看我这个骚货啊……好爽啊……」

「操,没想到你这个骚货这么骚,老子一个人还满足不了你这个骚货。」

「嗯~我是骚货……我是骚货……我想要别人操啊……哦哦……」

这时候我发现有一家人没关门,是一个老头,我明白了,估计是早年丧妻,老头自己一个人。我大声道「老头,老看着多不过瘾啊?不想过来爽爽?」老头听见我的话眼睛当时直冒绿光,我心想:我操,这货年轻的时候估计比老子我很能操。老头颤颤巍巍的走过来,不知道是老了还是激动的。

老头走过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解宋雨腿上的肉丝,快速的解开腰带,拿出他的宝贝。我一看,好家伙,起码20多公分啊。

「老头,行啊,挺牛逼啊。」

「呵呵,还好还好。」老头不好意思的说着,但是行动上这个老淫狼丝毫没有放慢的意思,拿着自己的鸡巴往解宋雨的丝袜屁股上磨。

「啊……好爽,老鸡巴也好爽,好热啊……嗯……鸡巴好烫……嗷……」

由于我正站在后面操这个骚货,老头估计也觉得用鸡巴磨她的屁股很费劲,于是脱下了解宋雨的平底鞋,搬着解宋雨的丝袜脚就给他足交。

「啊……啊……脚脚,我……的脚脚……好爽啊,快……再快点……嗯~嗯嗯~再快……」

骚货解宋雨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可是由于老头搬着她的脚时间太长了,再加上基本上操的她也没有力气了,解宋雨转过身去给老头口交。

「啊……啊啊……鸡巴……好粗……好大……好长……好……香啊……哦……」

我一听接着就不操了,「操,难道老子的鸡巴不好么?」

解宋雨当时眼泪都快下来了「老公别停,快操我,我错了,老公的鸡巴最棒了……我是骚货……我想要鸡巴啊……老公……老公……快操我的小骚屄啊,快点,我不行了……」

我猛的又插了进去,这时候丝袜早就已经操破了,解宋雨也已经高潮了四次了。我特别喜欢听口交的时候口水与鸡巴吸吮的声音,估计老头也是,于是老头忍不住射了解宋雨一嘴。老头并没有拔出来,解宋雨回味无穷的给老头舔干净鸡巴。可能是老头憋了太久了,解宋雨都来不及往下咽精液,顺着嘴巴流了出来,我一看这样我也收不了了。

「操,骚货,老子要射了!!!哦」

「老公……亲亲老公……射给我……快……射进……我这个骚货……的子宫……」

我一听,精关再也忍不住了,一松,滚滚浓精射了进去。这个时候,解宋雨已经爽的翻白眼了,流着眼泪,伸吐着舌头,嘴巴也已经听不出说的什么了。

「呃……呃……好……烫……精液……烫,呃……呃……」

突然,解宋雨如同解放一般发出一声呻吟,「啊……」

我一看原来她失禁了,尿液连同射进去了精液都如开闸的洪水般泄了出来,甚至连老头射进她嘴里的精液也咕嘟咕嘟的从嘴巴里冒了出来。

她失禁完了就昏死了过去,我把这个骚货拖上车,心想:以后有个肉丝骚货玩了。

回来的几天里我都没有再去找解宋雨,因为那天晚上操的她实在是够呛,她的骚屄已经红肿的几天不能再操了,于是我就放了这个骚货几天假。当然我在她临走时没有忘了拍下照片威胁她,毕竟安全第一嘛。

但是再者几天里我却无聊的够呛,因为尝到了第一次强暴肉丝的甜头那种感觉实在是无法形容,于是想起了中学一个叫滕伟的骚货。她的名字可能比较像男的,但是她却是以个实实在在的骚货。也许是她的父母想让她像男人成功才取了这个名字,而她也的确有像男人的地方--身高。这个骚货身高也有170多,比解宋雨还要高,但是也要比解宋雨还要骚。

这天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于是给她打电话。

「喂。」

「喂?你哪位啊?」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原来是你啊,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我心里想,不是想操操你的肉丝大腿么?嘴里却说:「没空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么?」

她道:「我说不行了么?」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怎么样?这个周末有时间么?」

「嗯,有的。」

我又说道:「那好,这个周末你来找我吧,周六早上10点吧。」

「嗯,行,那就先再见喽。」

终于到了周六,她来到我家,我算准了时间,装作再修车,躺在车的下面。

其实车子哪里有什么问题,我只不过想实施我的计划而已,前戏必须要做充足。

「你先等一下,我先修好车,很快的。」

「嗯」她轻轻的答应一声。

却不知道我躺在下面看着她的肉丝美腿,短短的裙子,薄薄的高亮肉丝,我最喜欢这种高亮的了,反着淫荡的光芒,诱惑着我,还有那双露着脚面的平底鞋。我心里暗想:我操,骚货就是骚货,穿tm平底鞋都这么骚,等会我会不会精尽人亡啊。

趁着她不注意,我一下子抓住她的一只脚,脱下平底鞋,从车下滑了出来,然后把她按到车上,疯狂的舔舐她的丝袜脚。果然这个货够骚啊,丝袜脚比解宋雨的美味不知道多少倍,其实解宋雨的已经很美味的了,没想到滕伟这个骚货的脚更香。

滕伟没见过这个阵势,一脚就踢了我的脸,然后慌张的就想跑开,我哪能让她如愿以偿呢?当时她的丝袜脚还在我的手中,我顺势一拉,她就跌倒在地上,我心里一惊:我操,这骚货的丝脚这么滑啊,差一点就失手了,差点让她跑掉。

我趁着她跌倒的机会顺势拉上了车库的卷帘门,心想,这下你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了。

我拿起洗车的水枪,开始朝着倒在地上的滕伟喷,她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估计是吓的已经不会说话了。看着她腿上的肉丝,我心里有些不忍,心想:哎,这么好的一双肉丝就要毁了,不过没关系,幸好我早提前买好了肉丝。

于是我开始朝着滕伟身上喷水,但是没喷多长时间我却发现这个骚货竟然抽搐起来,我心想:坏了,她怕是有什么病吧,可别出人命。

谁知道我刚关了水,她却用极骚极魅的呻吟说:「别停……别停……我快丢了……我快……丢了……快,拿水枪射我……射给我啊……」

我操,还真是骚到骨头里啊。于是我就开开水枪,主要瞄准她的脸还有两个奶子还有肉丝下面的骚屄,没过多久,她不动了,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

这个骚货高潮后就昏了过去,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去,把她的身体擦干,然后给她穿上衣服,我觉得穿着衣服再脱去才有那个感觉,当然为了省劲我没有给她穿内衣,这时候,她醒了。

「你麻痹的,你还敢拿水冲我?」她说着,上来就开始打我巴掌,上来直接把我打蒙了。

我心里道:这是什么情况?我当然不能吃亏,接着反扇她,我一扇她,她就不说话了,我心想也不能打过了,等会还得操她呢,我得节省点体力,谁知道她又开始打骂,我知道了,她是有轻微的受虐倾向。好,你不是有受虐倾向么,我虐不死你。

于是我找来一根绳子,把她捆到椅子上,然后开始给她放黄片,全是肉丝的,然后我就转身离开了,她似乎知道了什么,大喊道:「你干什么的?回来啊,赶紧回来啊~」

我能回去么?可能么?哼,你不是受虐么,我就好好虐虐你,我出了门找了几个朋友喝酒,哈哈。

等着我回去,她已经快不行了。两只眼睛里的泪都快流出来了,身子在椅子上扭啊扭的,我掀开她的裙子看看了,淫水已经泛滥成河了。

她看到我回来了,大声道:「你怎么才回来啊~快来,快来操我,我不行了,我的小骚屄痒死了,快拿你的大鸡吧捅我,快啊……」

她嗲声嗲气的说,我心想,这有受虐倾向的就是不一样,不和解宋雨那个骚货似的,上来就这么直接,既然你这么直接,我不上不是显得不好了。

于是我解开她的绳子,也解开了我的裤腰带,掏出鸡巴,她立马就跪下开始舔我的大鸡吧,可是刚才我还没惩罚够呢。于是,我在她的嘴中撒尿了。

滕伟这骚货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于是呛了一下,咳嗽起来,我立马把尿撒到她的脸和头发上,等这骚货咳嗽完了,我还没撒完,可能是因为酒喝的比较多。滕伟意识到我还有尿,于是立马用嘴巴含住了我的鸡巴,开始喝我的尿,我看着她的喉咙一下一下的,而且她抬起头,用非常淫荡的眼神看着我,小香舌还不停的舔过我的龟头。

我操,我正尿着尿呢,她居然用舌头舔我的马眼,那感觉就像全身过了一遍电流一样,爽死我了。

这时候我的尿撒完了,滕伟立马脱了衣服,只穿着肉丝还有露着脚面的平底鞋,单膝跪地,两条又长又直的肉丝美腿诱惑着我,这时,她一手摸着自己的奶头,一手摸着自己的骚屄说:「老公……人家的小屄屄湿的好厉害啊~你看看人家的淫水都和洪水似的了~你快看看嘛……都是你害的,绑着人家让人家看黄片,还让人家喝尿,特别是还让人家穿这么性感的肉丝,人家忍不住了啦~你快操我这个小骚屄好不好嘛~」,滕伟不亏是骚屄,比解宋雨厉害多了。

于是我和操解宋雨一样,隔着丝袜把鸡巴插进了滕伟的屄里,滕伟不亏是骚货,我刚进去她就大叫起来:「啊……进来了……老公的大鸡吧进来了……好硬……好粗哦……啊!!!!老公,大鸡吧老公……亲亲老公……操我的老公……你慢点啊,人家的穴穴快……被你……操烂了……嗯~嗯~不,快点,还是……快点操我,啊!!!!哦……嗯……嗯……不要……停,不……要停……人家好爽啊!!!!」

我听了这些话,精关一下子就守不住了,立马就射进了滕伟的子宫里。

滕伟却急了,「啊?你怎么能射呢?赶紧给老娘硬起来,快点再来操我,我的小穴还痒着呢……」

可是今晚上我喝了太多酒了,有点头痛,也累了,于是就没搭理她,谁知道她却从桌子上顺手拿起我前几天喝完留下的酒瓶(660ml的那种)自己往屄里塞了进去,抽插起来。

我一看,酒瓶上面细的那一部分已经完全进去了。她一遍抽插还一遍大叫:「啊……你怎么这么硬啊……哦哦哦……嗯……而且……好长啊~啊!!!还这么冰……好……舒服……以前从没试过这种感觉……啊!!!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啊!!!!!」

接着,滕伟就全身抽搐了,很显然,她已经高潮了。

我刚才从没见过这样玩的,于是用dv录了下来,并用这个威胁她以后在我需要的时候必须要穿着肉丝让我操,她无力的点了点头。

这时,我拿起她刚才插屄用的酒瓶,里面居然有半瓶的淫水,我说:「滕伟啊,你怎么流了这么多啊,爽不爽啊?」

她有气无力的答道:「当然啊……」

我看了看手中瓶子里的淫水,晃了晃,只见淫水挂在了瓶壁上,我知道,这是好淫水,质量上乘。于是,我二话不说,仰头喝了一小半,滕伟看我这样,又来了精神,又要让我操她。虽然说我有点累了,可是喝了滕伟的淫水我瞬间感觉精神好了不少,于是对她说:「好,不过你先换上衣服,当然内衣还是不要穿,而且还得穿丝袜。」

「不用你说,这我知道。」

「那好,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嗯」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点了,我把滕伟带上车,向目的地前进。当然,滕伟是不知道目的地是什么的,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会喜欢的。

到了一个桥洞的下面,我打开车门,一脚把滕伟踹下了车,「啊!!!」滕伟痛的大叫了一声,却不知道吵醒了在桥洞下面睡觉的乞丐,这个桥洞平时都会住着一些无家可归的乞丐,所以我把滕伟带到这里来,满足一下她的受虐倾向。

乞丐用晚上捡垃圾用的手电照了一下,发现是一个大美女,而且腿上的肉丝在手电的照射下反射着淫荡的光芒,乞丐的眼睛立马就直了,但是看到我在旁边,却没敢动。

我说道:「你想干什么尽管做好了,我只不过是一个观众。」

我这句话说罢,彷佛看见了乞丐眼中的绿光。乞丐一下子就朝着滕伟扑了过去,滕伟吓的大叫起来,这一叫,把剩下的乞丐全吵醒了,一共7个。

扑向滕伟的那个乞丐冲上去就抱着滕伟亲了起来,肮脏的舌头直往滕伟的嘴里伸,滕伟一遍挣扎一遍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时,其他乞丐也赶了上来,有的摸腿,有的摸胸,有了脱了滕伟的平底鞋舔起她的肉丝脚来。

这时,一个乞丐掀起滕伟的裙子说道:「我操,兄弟们,这娘们真是骚啊,没穿内裤啊!」

摸胸的那个乞丐说:「连奶罩都没带啊。」

这彻底的激发了乞丐们的兽欲,他们三下五除二就把滕伟的衣服脱了,当然丝袜没有,他们虽然是乞丐,但也知道丝袜是美的,于是开始操起滕伟来。

滕伟骑在一个乞丐的身上,这个乞丐把他那肮脏不堪的鸡巴插入了滕伟的骚屄中。

他们虽然知道丝袜是美的,却耐不住性子,把丝袜哪里撕开了个洞,而另一个则从后面插入了滕伟的屁眼儿,滕伟当时爽的翻白眼了都。

「啊啊啊!!!太……刺激……啦!!!」她张开嘴大叫,又一个乞丐顺势插入了她的嘴中。

这时有两个乞丐站在后面把玩起滕伟的肉丝玉足来,他们用滕伟的丝袜脚摩擦他们的鸡巴,滕伟显然也非常受用,嘴巴发出「嗯嗯……唔……唔……哼哼……」的呻吟来。

最后那两个乞丐见没地方玩了,站在两侧想拿起滕伟的手,让滕伟用手给他们撸,谁知道滕伟没等他们拿起她的手,自己动起手来。

这样,滕伟一个人正好和7个乞丐玩了起来,而我在旁边用dv拍了起来。

滕伟翻着白眼,嘴里「嗯嗯……啊啊……唔……唔……」不知道发出什么声音。

我问滕伟:「这些人操你这个骚货够不够啊?」

滕伟的嘴巴此时含着乞丐的鸡巴,舌头却已经伸出了嘴外面,围着乞丐的鸡巴打转,口水和前列腺液混合着乞丐鸡巴上的灰顺着滕伟的嘴角流了下来,「哦……了……哦……了……」(够……了……够……了)。

「爽不爽啊?」我问道。

这时,滕伟还没来得及回答我的问题,这7个乞丐竟然全射了。

「奥……浪啊……奥浪……啊!!!!(好……烫啊……好烫……啊!!!!)说完这句,她竟然反着白眼伸着舌头浑身抽搐起来,我知道,她又高潮了,而乞丐们也没有停止的意思,每个人都玩了一遍她身上的七个地方,一共射了七七四十九发才没有力气回去睡觉去了。

我知道,我这个新的肉丝骚货玩具回去得清洁检查一下才能再用了。

回到家里之后,我非常的后悔,不应该让那些乞丐去操滕伟的。因为这几天我又没有肉丝骚货操了,想到这里我就郁闷的不行。

就在这天我上街,碰到了一个朋友,张晨晨,她穿着一个黑色的纱的短裙,但不是透明的那种,上身是普通的t恤,脚上穿着一双厚底的黑色人字拖,披肩才长发,戴着一副眼镜,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我往她脚上一看。我操,穿人字拖还穿丝袜啊,肉丝啊。由于是晚上,马路上车辆的灯光打过来,我都能看到肉丝反射的淫光,我的小弟的头就抬了起来。

「是你啊,好久没见了啊。」她说道。

我说:「是啊,很久不见了。」

「怎么,有时间没?喝一杯的?」

我心想,我操啊,主动约我去喝酒啊,这种事我可不能错过。

由于离酒吧不远,于是我们就步行了。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聊着,突然我说道:「你怎么穿人字拖还穿丝袜啊?」

她却微微抬起一只脚,由于是拖鞋,就好像她挑着一样,说:「怎么样,我的丝袜好看么?我啊,太喜欢丝袜了,滑滑的,穿上别提多舒服了,但是穿拖鞋穿黑丝又怕别人看出来,所以只好穿肉丝了,没想到你还是看出来了,呵呵。」

她笑的很淫荡,我看她的脚尖眼睛都直了,接着我们继续走着,我稍微慢她一点,在后面看着她的肉丝小脚丫,她的个子不算高,脚丫自然也属于小巧精致型的。

因为是晚上1点多了,街上也没有人,我实在是压制不了我的欲望,也不想喝不喝什么酒了,直接从后面蹲下,抱住了她的丝袜腿,开始上摸下摸,「晨晨,好久不见你的腿好漂亮啊,还穿上这么性感的丝袜,好漂亮,我受不了了。」

「哎呀,你……别摸啊……现在还是在街上呢~啊……你摸……的我好舒服啊……嗯……」

我心道,这也太敏感了吧,我只是摸摸腿和脚啊。

「晨晨,我记得你以前不穿丝袜啊,怎么现在开始穿了啊?」

「舒服……啊……主要……原因是,有一次……我去酒吧……穿了丝袜……结果……被轮奸了……啊……好舒服,你快点摸……我的……脚……我发现……穿着丝袜让人摸……我……都会高潮啊……」

我又摸了几下,不摸了,道:「走,我们先去喝酒吧」

谁知道,张晨晨却不干了,我还没等站起来,她的一条腿就盘到了我脖子后面,压着我的脸贴上了她的肉丝腿。

张晨晨说道:「不行,你快摸我……快点……我不行了,刚才都要丢了,你却不摸了,你怎么这么欺负人家呢……快摸我嘛……」

我让她背靠着电线杆,然后我用脸蹭她的阴部,然后手从她的丝袜大腿一直摸到脚,张晨晨就开始嗯嗯啊啊的不停地叫了起来。

「老公……你摸的人家可爽死了……哦……我的丝袜脚……滑不滑啊……亲亲老公……啊!!!你……别舔我……的那里啊……哦……嗯……好舒服……」

「别舔你的哪里啊?」

张晨晨说完别舔我就不舔了,看看等等你怎么求我舔。

「亲亲老公,快舔舔啊……舔……我的……快啊……舔我的骚屄……我痒的不行了……嗯~老公,你的舌头……好……棒……」

这时,我感觉有淫水渗了出来。「你这个骚货,隔着内裤和丝袜淫水都渗出来了,你老是说,今天晚上传着肉丝出来是不是要勾引人轮奸你啊?」

「嗯……我是……骚货……我就是……想让人……轮奸我的……老公……啊……好舒服……淫水流出来了……淫水流出来了啊……」

我用小剪刀剪开了她内裤的两侧,从丝袜中把内裤抽了出来。然后我自己也脱下裤子跪在地上用继续舔她的骚屄,没有了内裤的阻碍,淫水想开了闸的洪水一样,而张晨晨的肉丝脚已经从那双厚底黑色人字拖中褪了出来,用她的肉丝脚尖摩擦着我的鸡巴,我的马眼已经分泌出前列腺液了,慢慢的湿透了张晨晨那只美丽精巧的肉丝小脚。而我此时正品尝着从那蜜穴中流出的琼浆玉液,张晨晨的淫水真的很香甜,所以我舔的就更卖力了。

「嗯……老公……你的……舌头怎么……这么……厉害啊……嗯嗯……嗯……啊……老公……你的鸡巴……好热啊……又热……又硬……还流出那么多……暖和的水水……啊……啊……我不行了……老公……我要丢了……我要丢了……」

说罢,张晨晨开始抽搐起来。

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我依然隔着丝袜舔舐她那流出来了甜甜的淫水,突然张晨晨叫了起来,「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我尝到了一股咸咸的味道,然后竟然喷涌出来,这个骚货竟然失禁了,这可是圣水啊,我长大了嘴巴接着,还不时的用舌头隔着那已经被淫水和尿浸湿的肉丝舔一下张晨晨这个骚货的阴蒂,每次我的舌尖滑过张晨晨的阴蒂的时候,她都会抽搐一下,而且还喊着一些语无伦次的话。

我抬头看了张晨晨一眼,她竟然已经爽翻白眼了,舌头也已经像狗一样吐到了嘴的外面,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你还真是只小母狗啊,不仅伸舌头,都在电线杆下尿尿了。」

「呃……呃……我是……小母狗……啊……我是主人的小……母狗……我是……亲亲老公的……小……母狗……」

等张晨晨缓过劲来,我们这才去了酒吧。这真是个好地方,看美女的好地方。

我们点了一杯酒慢慢喝着,等到付钱时才发现,她竟然忘带了。

「你还请我喝酒呢,怎么连钱也不带,是不是就穿着肉丝出来让人操完你再请你啊?」

我说道,张晨晨委屈的点了点头,我心中顿时郁闷无比,还他妈真是这样啊。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我拿起手机,把上次滕伟在我家用酒瓶插自己骚屄的那段视频给张晨晨看了起来。

谁知道,张晨晨只是看了一眼,脸色竟然立刻潮红起来,马上拿起刚才喝剩下的空酒瓶,隔着肉丝就往自己的屄里插。我一看这情况,立马把她扶上吧台,同时拿起酒吧中的麦克风。

「大家注意了,今天我出售一种特别的酒,保证好喝,现在,我就请大家亲眼观看这酒的酿造过程,大家看看谁想买啊?」

这时,大家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过来。张晨晨穿着厚底黑色人字拖和无内肉丝,坐在吧台上。

这时我已经叫dj关掉了音乐,全场鸦雀无声,我把麦克风放到张晨晨的屄那里,张晨晨拿着酒瓶,伴随着着一声「咕唧」的声音酒瓶进去了,紧接着就是「啊……啊……这感觉……果然不一样啊……冰凉的……酒瓶……它真的是……

好硬啊……啊奥!!!我不行了啊!!!!「

现场只剩下无数吞咽口水的声音和如狼般的眼神,还有音响中发出的「咕唧,咕唧,咕唧,滋滋滋……」的声音,当然,还有张晨晨的淫叫声。

「老公……你快……给我拍下来……快……我以后……要每天都看……哦……嗯嗯……丝袜……丝袜磨的……骚屄好爽啊……啊啊啊!!!」

她这么一说不要紧,全酒吧的人都拿出手机拍了起来,张晨晨看见那么多闪光灯在闪,就忍不住了,「啊!!!啊!!!!啊!!!!!!啊!!!!!!

丢了!丢了!!丢了啊!!!!!!「

声音一浪大过一浪,最后发出「啊……」的一声,淫水就喷进了酒瓶中,但是我知道这还是不够的,于是把酒瓶拔了出来,又插进了张晨晨的尿道中,然后开始揉她的阴蒂。

才揉了两下,张晨晨就就惊呼出来,「老公,你……啊啊啊!!!!!!」

淫水和尿液足足灌满了一酒瓶。

我们把酒给了酒吧的老板,而老板则答应我们以后来都免费,张晨晨非常满足的和我离开了酒吧。

离开酒吧之后,我和张晨晨准备坐公交回我家,好让我继续的操这个骚货,我们上了车。

今天车上的人非常多,几乎就是人挨人了,公交车慢慢的走着,途中有些人下车了,这时车才显得宽敞了一些,由于人少了,人们也能看见下面了,于是几乎车上的人都看向了张晨晨的那双丝腿。由于在酒吧的时候张晨晨的肉丝已经被撕开了,而且她也没穿内裤,所以这时候人们都能看见淫水和尿顺着她那反着淫光的肉丝腿上流下来。于是有几个人忍不住了,慢慢的凑到了张晨晨的身后,把手放到了她的丝袜屁股上,摸了几下,然后顺着摸到了逼,轻轻了挑了她的阴蒂一下。

谁知道这一下不要紧,由于昨天晚上玩的太猛了,张晨晨现在敏感的不行,所以一下子就尿了出来,哗啦啦的,这时整个车厢都安静了,人们都顺着声音看向的张晨晨。这一尿出来不要紧,又很多人都忍不住了,过去摸张晨晨的丝袜腿和丝袜脚。

这时有一个18,19岁的小男孩脸红的跑过来说:「姐姐你腿上和脚上穿的那是什么啊?我看见了怎么jj涨的好难受。」

这时张晨晨两只手拉着车里的拉环扶手,我从前面抱着她的两条腿,她的两只脚已经悬空了,正好在小男孩的脸前,张晨晨满脸潮红的说:「小弟弟……姐……姐,这个叫做丝袜,啊……,你……喜欢……姐姐的丝袜么?啊……啊……嗯……你们摸……的我……摸的……我好爽啊!!!!嗯~」

在看这个小男孩点头如捣蒜,说道:「喜欢,喜欢,我喜欢死姐姐的丝袜了,姐姐,我的jj好难受啊,怎么办啊?」

这时已经有人忍不住了,掏出了鸡巴开始插张晨晨,她的屁眼也已经被人占据,甚至连膝盖后面也被鸡巴占据了,我看着膝盖后面张晨晨大腿与小腿之间的的鸡巴进进出出,心里暗道:哎,这个地方我还没玩,就被人占了。

「啊……啊……,你们……你们……你们的大鸡吧插的我好爽啊!!!!我……啊……我要……快点给我……快点……给我大鸡巴!!!我要升天了啊!!!!啊~」

张晨晨被插的正爽,嘴里喊着语无伦次的话,没有理小男孩,小男孩这时已经难受的把手伸进了裤子里,拨弄起自己的鸡巴来。

我看到说:「小弟弟,不要害羞么,脱下裤子来吧,你看这么多大哥哥都脱下来了,来,脱下来,哥哥教你怎么让jj不涨了,好不好?」

小男孩脸红的点了点头,我把张晨晨的一条腿放的低了些,让她的脚正好对着小男孩的鸡巴,然后和小男孩说:「来,把jj放到姐姐的脚底下。」

小男孩听话的把鸡巴放了进去,然后我让他自己把张晨晨的拖鞋托住了,这样就能把鸡巴夹在脚底和拖鞋之间了。

「来,看见哥哥们怎么动了么?把拖鞋拖住了,自己动动试试。」

「嗯」小男孩轻声答应道。

小男孩抽插了没几下,就浑身颤抖,面色通红的和我说:「哥哥,好舒服啊!」

我微笑的点点头,这时,小男孩已经爽的不行了,他的双腿呈内八字了都,一只手拖住张晨晨的拖鞋,一只手抱着张晨晨的丝袜小腿,嘴巴也开始舔张晨晨的丝袜,我心道:不愧是人类的本能啊,小孩什么都没经历过第一次就知道怎么玩。

「哥哥」这时已个声音打断了我,「哥哥,想尿尿,jj里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了。」

小男孩浑身颤抖的说。我一听,立马把张晨晨放了下来,让她像狗一样趴着,好不耽误别人操她,然后把小男孩推到了张晨晨的面前,她二话不说就自己把小男孩的鸡巴含在了嘴里。

「奥……乐……奥乐特鸡趴(好热的鸡巴),嗯!嗯!嗯……」张晨晨含着鸡巴说道。

「哥哥,不行了,不行了!!要尿出来了,怎么办啊?」

我道:「没事,你尿就可以了。」

「可是……在姐姐的嘴里……」

「没关系的,要不你看看姐姐让不让你尿?」

张晨晨一听这话,以为我不让小男孩射在她的嘴里,于是拚命的吸,生怕小男孩不在她嘴里射了。

「哦哦哦!!!」

小男孩终于忍不住在张晨晨的嘴里射了,张晨晨想,这是处男的精液,我得喝了啊,可是谁知道,这时候,她竟然高潮了,浑身抽搐起来,脚尖也绷直了,翻起来了白眼,吐着舌头,口中的精液还没来得及喝下就吐了出来。

「呃……呃……呃……啊……啊……啊!!!!」于是我拿着皮带,拴住了张晨晨的脖子,她像狗一样抽搐着跟我下了车……

我好不容易将张晨晨拖回了家,一到家门口,发现站着两个人,一个叫邱爽的骚货和一个叫苏晓晓的骚货,邱爽穿着穿短裙帆布鞋和藏蓝色的连裤丝袜,而苏晓晓则是热裤黑色高跟加肉丝。邱爽是外表很骚的那种女人,她的一颦一笑都透露着她骨子里的骚气,而苏晓晓则是很冷漠的,但是我知道,只要用点手段,她不会比邱爽这个骚货骚的差多少的。

「你们在等我?」

「对啊,啊!!!」邱爽发现了我身后牵着的张晨晨,吓得叫了出来。

「晨晨,你没事吧?你怎么了啊?」

我站着没有说话,只是绕过他们把家门开开,走了进去,这时候,张晨晨的真的像狗一样扑到了邱爽身上,抱着邱爽的腿就进了屋,而我也眼尖手快,看到张晨晨扑倒了邱爽,我就从苏晓晓背后一把抱住,把她拖进了屋。

邱爽也是被十几个男人操过的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而且她骨子里的骚性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干她了,所以一进屋,她就立刻变了个人。

「亲爱的……你要干什么啊,把人家拖进屋里来……」

「操,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么?你这个骚货,老子想上你很久了。」

这时张晨晨已经和我换了过来,把苏晓晓按倒在地,吻着她的嘴,而苏晓晓则挣扎起来,张晨晨肉丝上的精液也弄了苏晓晓一身,苏晓晓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对张晨晨说:「小母狗,这骚货就先交给你了,我去玩玩邱爽这个贱逼的。」

张晨晨听了我的话,连忙把手伸进了苏晓晓的衣服中,摸起她的奶子来。而我则拉着邱爽进了另一个房间。

一进房间邱爽就自己脱了帆布鞋,然后迅速的把我按在床上,我心想:这他妈是谁要干谁啊?我一把把她推开,「贱货,给我换上肉丝,我今天不操死你这个骚逼」

说着我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肉丝,而邱爽脱丝袜的速度那叫一个快,而且换上的也很快。

「你快点来操人家的小骚逼……快点嘛……」

于是我掰开邱爽的丝袜腿,隔着丝袜就插了进去,邱爽「啊!!!!」的一声大叫,我的大鸡巴就全部插了进去。

丝袜的摩擦力摩擦的我和邱爽都很爽,而且邱爽不愧是邱爽,我只抽插了几下她的淫水就完全的把丝袜的裆部浸透了,我知道这淫贱的骚货在我还没插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湿了。

邱爽的肉丝腿也盘上了我的腰,双手拦着我的脖子,「大鸡巴亲亲老公……好……爽啊!!!好……爽啊!!!啊!!!」邱爽大声叫道。

「你这个骚逼,你叫邱爽是不是求着别人让你爽啊?」

「是……是……我就是啊!!!我就是……求着别人……让我……爽啊!!!啊!!!哦哦……好爽……鸡巴……鸡巴……给我啊!!!给我大鸡巴……嗯嗯……我要……我要啊……我要大鸡巴啊……插到底了啊!!!哦哦哦……」

我摸着邱爽36d的大奶子,她的奶子在我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贱货,你的奶头怎么变得那么硬了啊,嗯?快点告诉我」

「老公……大鸡巴……老公……我的奶头……好硬啊……嗯……好爽啊!!!」

她边说着,我的手指不断的挑弄着这个骚逼的奶头,而且加快了鸡巴抽插的速度,这时的丝袜已经被我操破了,而且我一加速,邱爽这个骚逼也受不了了。她的肉丝美足已经绷直了,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声音也没有刚才那么大声了。

「呃……呃……老……公……我要……死了啊……你……又骚又贱……的爽爽……要死……在老公的……鸡巴下了啊……」这时候邱爽的身体也开始不断的扭动了。

我一看她这是快不行了,于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啊!!!啊!!!杀人了!!!大鸡巴老公杀人了!!!!我要被大鸡巴操死了!!!啊!!!!好爽啊!!!好爽啊!!穿着丝袜被操好爽啊!!!老公要操烂我这骚逼小母狗的丝袜逼了啊!!老公!!老公!!啊啊啊啊啊啊!!」

邱爽这时终于不行了,大声的喊了起来,盘在我腰上绷直的丝袜美足跟着大腿不停的颤抖抽搐着,两只手不断了在我背上乱抓,好像想要抓住什么,可是什么也抓不住。

逼里的淫水伴随着鸡巴的抽插「噗呲,噗呲」的轻喷出来,而邱爽这个淫贱的骚逼也已经失禁了,她的尿浸湿了我的床单。

「啊啊啊啊啊!!!!老公啊!!!我的丝袜逼啊!!!」

说完邱爽就高潮了,浑身抽搐着,而且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口水也流了出来,而我这时也把鸡巴抽出来插入了邱爽的嘴中,射了出来。

「呃……呃……好好……喝……好好喝……精液啊……」

这时我捡起了邱爽扔在地上的藏蓝色丝袜,塞进了邱爽的逼中,道:「等会换上你的藏蓝色丝袜我再操你这个小贱逼,现在我出去看看晓晓那个骚逼被我的晨晨母狗调教的怎么样了。」然后把翻着白眼抽搐的邱爽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等我走出房间发现苏晓晓已经不行了,她半蹲在桌子前,然后双手爬在桌子上,两条肉丝大骚腿张着,张晨晨则坐在地上,用酒瓶插入了苏晓晓的丝袜逼中,随着酒瓶的抽插发出「噗呲,噗呲」声音。

「呃……呃……不……行了……我不行了……晨晨……你……放过我吧……好爽啊……」苏晓晓反着白眼说道。

看来张晨晨真的很喜欢我用酒瓶插她,连对付苏晓晓这个骚货她都用上了。

张晨晨一看我出来了,马上就不管苏晓晓了,也顾不得站起来,狗一样的爬到了我的面前,「老公,我受不了了,你也操操我这个是我骚逼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低头看见晨晨已经换上的新肉丝上已经满是淫水和尿的痕迹,分不清是她的还是苏晓晓的,我说道:「小骚货,怎么这么骚啊,都湿成这样了,是你的还是苏晓晓那个贱货的啊?」

张晨晨怕我不操她了,马上就喊道:「是我的!!!是我的!!!亲亲大鸡巴老公,是我这个小母狗流的啊!!!」其实还真是她自己的。

我低头看了张晨晨一眼,「你的厚底黑色人字拖呢?穿上,你不知道你这个贱货穿肉丝然后穿上厚底人字拖会骚的不得了了么?」

张晨晨听我说完这话,马上就站了起来,跑到门口穿上了她的人字拖,然后用很骚的声音对我说道:「老公,你的小骚逼母狗已经换上了,你赶紧用大鸡巴来惩罚我吧,我要亲亲老公的大鸡巴。」

我看了满脸潮红,已经站不稳的苏晓晓一眼,而苏晓晓这时也看向了我,但是出于她那仅存一点的自尊,她什么都没有说。

我心里道:小贱货,等会我就让你求着我操你,看到时候你还会不会这么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然后,我脱下裤子走向了我的肉丝骚货母狗张晨晨。

正在我脱下裤子走向张晨晨的时候,邱爽从屋里走了出来,我看了一眼就惊呆了,因为邱爽穿上了白色的丝袜,我道:「贱货就是贱货的,怎么穿上白丝了呢?好,这次我就操你操个够,看看你还骚不骚。

「张晨晨一听这意思是我不操她了,马上就委屈的不行,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很快速的走向沙发,拿起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连裤袜,褪下满是尿液和淫水的肉丝穿上了新的黑丝。」

怎么了小骚货,你也是等不及让我操你了是吗?「张晨晨疯狂的点着头。

然后邱爽和张晨晨相视一眼对方说道:「我是白丝大贱货邱爽(我是黑丝小骚逼张晨晨),我们是主人的小母狗~~」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好玩的办法,说道:「既然你们是小母狗,我就让你们变成真正的小母狗。」

说着我就领出了一只德国黑贝,张晨晨和邱爽看到后吃惊的张大了嘴,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兴奋。

我一下就把黑丝张晨晨踹倒在地上,正处在发情期的黑贝看见了直接就爬到了张晨晨的背上,挺着粗壮的公狗鸡巴就插了进去,大家都知道狗的鸡巴上有个凸起的,插进去除非是射了,否则是拔不出来的,张晨晨拚命的在黑贝的鸡巴下挣扎着「啊!!!救命啊!!!我不…..我不是…真的想让公狗干啊~~~嗯嗯~~~啊啊啊!!!」可是狗怎么会听得懂,依然继续抽插着,而且频率比人可快多了,「好….爽…..好爽啊!!!简直….哦~~简直~无与伦比!!!啊啊啊!!!」当然我也不能闲着,我看向了白丝贱货邱爽,这个小淫逼看到张晨晨被狗操,蜜穴不觉分泌出了淫水,我道:」白丝爽爽,你的丝袜怎么湿了呢?不是刚换上的吗?」谁知道我刚说完,这个贱货马上跪下脱下我的裤子舔我起我的鸡巴来,我低头一看,问道:「爽爽,你的水晶底高跟鱼嘴鞋是什么时候换上的啊?我怎么没有看见啊?」「老公~~老公~~大鸡巴老公,求求你,快点操我吧…..我的丝袜逼受不了了,求求你把又粗又硬的鸡巴插进来好不好~~」我一听这个话就受不了的,马上隔着邱爽的白丝插了进去。

「哦哦~~进来了~~进来了~~又粗又硬的…..鸡巴…..好热….好热的鸡巴啊~~我要…快点给我~~我要….我要鸡巴~~」邱爽的白丝美腿盘上了我的腰,随着我的抽插,邱爽盘在我腰上的丝袜腿不断地颤抖着,涂着透明指甲油的美丽小脚趾也绷直了,「老公….亲亲大鸡巴老公,快….再快点….再快点….我的丝袜逼受不了了啊!!!」我明显的感觉到邱爽的骚逼在丝袜的包裹下一抽一抽的,伴随着我的抽插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丝袜和淫水带给鸡巴的阻力。

邱爽那36d的奶子也在我的抽插下不断的颤抖着,粉红色的奶头骄傲的挺立着。

反看张晨晨那边,她已经被狗操的不行了,而德国黑贝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张晨晨只是用膝盖跪在地上了,手已经撑不住了,任由黑贝的大鸡巴在她那黑丝包裹着的小淫逼里进进出出,而我看到此时张晨晨的表情马上硬的不行了,她反着白眼,吐着舌头,美味的涎水已经不受她控制的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浑身抽搐着,美丽的丝袜脚上一只拖鞋也已经不知去向,从她的黑丝上和地上的淫水看她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了,嘴里也已经喊不出什么「呃….呃…..爽…..从来…没有这么…爽…..狗狗好…厉害……黑丝…..肉丝…..白丝灰丝…..我以后要天天穿丝袜被操啊…..啊!!!啊!!!啊~~~」伴随着一声呻吟,张晨晨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看着张晨晨这骚屄的样子,我更是忍不住了,只能把全身的欲火全部发泄到邱爽这个贱逼身上。

邱爽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和玉足在白色丝袜的包裹下呈现出美丽的粉红色,还有那穿在她骚蹄子上的水晶底鱼嘴高跟鞋。

「老公~~亲亲大鸡巴….老公….我的丝袜….我好喜欢丝袜…..我要人人都来操~~~操我…用力操我….操我的…丝袜逼…..操我的….丝袜腿….操我的丝袜脚啊!!!!啊!!!啊!!!啊!!爽死我了!!大骚逼…我是…大骚逼….大骚逼邱爽快被老公操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说着,邱爽抽搐起来,我已经把鸡巴从她的丝袜逼中拔出来了,而她还是在不停的抽搐,我看了一眼,白色丝袜逼那里已经被我操了一个洞,而此时她的逼彷佛在和我说话一样一张一合的。

我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一根烟,插入了邱爽的逼中,用打火机一点,立马就着了。

「行啊,骚逼爽爽,你的逼还会抽烟呢,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喝酒啊?」说完,我立马拿出一瓶啤酒,打开之后就把瓶口塞进了邱爽的逼中,往里面灌了进去。

酒瓶进去的瞬间邱爽刚要说话,她以为我会是像对滕伟和张晨晨那样用酒瓶操她,可惜她错了,话到嘴边还没有说出了,就变成了爽的不行的淫叫「噢!!噢!!!爽死了!!爽爽要爽死了啊~~~」刚停止抽搐的身体又开始抽搐起来,而且这次更明显,彷佛溺水一样,拚命的抽搐着,而邱爽下面的骚逼显然也很厉害,一瓶酒很快就被她的逼给喝了个干净。

而没有了酒的酒瓶我也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还在邱爽的逼中不断的抽插着。

等着邱爽这个贱货快高潮的时候,我一下子把酒瓶从她的逼中拔了出了,而啤酒也伴着尿液喷射出来,看着带着白色泡沫的啤酒从邱爽的逼种喷射出来,我立马用一个杯子接了一杯。

「也不知道是张晨晨造的酒好喝还是你这个贱逼酿的酒好喝,我来尝尝」说罢,我一饮而尽。

那味道,果然不错,骚到了极点。

此时邱爽已经昏迷了过去,当然不是受折磨,而是因为太爽了大脑极度兴奋而受不了昏迷的,但是我也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意思,我把她一扛,然后把张晨晨和苏晓晓反锁在了家中。

出门前我还特意又带了几条颜色各异的丝袜以备不时之需。

我开着车把邱爽这个贱货带到了上次乞丐们操滕伟的地方,然后把她扔下了车,乞丐们这次看到我又带了一个女人来眼睛直放光,而且是一个只穿着白丝的骚货就更别说了,我把带着的那些各种颜色的丝袜系在邱爽的脖子上,然后一脚把她踹向乞丐们。

「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别给我玩死了就可以,早上我来接她,下次还有更好的骚逼。」

我转过身向车子走去,而这时我听到了邱爽的喊声「不!!不要啊!!求求你们!!啊~~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啊~~~我的丝袜….我的丝袜脚啊~~~妈妈….妈妈….快来救救我啊!!!啊啊啊!!!」显然是乞丐们比上次操滕伟卖力的多,但是很快就听不到了邱爽这个骚货的叫喊声,我知道那是乞丐们把鸡巴插到了她那和逼一样骚的小嘴中。

回到家中,苏晓晓已经被张晨晨这个骚货调教的差不多了,她又骚又贱的内心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此刻,她正在黑贝的鸡巴下呻吟着,「我也是….我也是…大骚逼啊~我比你骚晨晨还要骚!!!啊!!啊!!!好爽….爽….我比贱爽爽还要贱!!!!哦~~嗯~~太舒服…了」苏晓晓穿着肉丝和尖头细高跟在狗的鸡巴下呻吟扭动着,而张晨晨这个骚货则穿着黑丝和人字拖跪在他们后面,舔着狗的鸡巴和苏晓晓的逼,苏晓晓流出的淫水和黑贝分泌的水一起被骚晨晨喝了下去。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我也没有操这两个骚货就回到房间去睡觉了,第二天一早,我开车来到了乞丐们聚集的地方。

乞丐们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邱爽一个人躺在草地上,邱爽两条修长的美腿上的白丝已经换成了黑丝,哦,不对,原来是两双丝袜,黑丝里面还有一双肉丝,而其他颜色的丝袜都塞进了她的骚逼和屁眼中,上面覆盖的精液已经让丝袜看不出是上面颜色了。

邱爽的嘴里还咕嘟咕嘟的冒着精液,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乞丐们操她操的不过瘾,又从周围叫了几号人去操她。

现在邱爽的胃里面全是精液,吃精液已经吃到饱了。

我心里万分无奈,哎…这个骚货也得休息几天才能玩了。

过了几天,邱爽这个骚货总算恢复过来了,于是我让她穿上了黑色细跟尖头高跟鞋,还有超薄的肉色丝袜,还有黑色的小西装和短裙,一副ol的模样。

带着她来到了郊外,然后拿出相机,开始对着这个骚逼拍了起来「对对对,姿势再骚点,很好,不错,屁股撅一下,嗯,把裙子撩起来,操,邱爽你这个贱逼竟然不穿内裤只穿丝袜,自己隔着丝袜摸自己的逼,很好。」

「老公,我求求你,快来操我吧,我受不了了,丝袜磨的我的下面好难受啊,你看看,水都流出来了,丝袜都湿了呢~」我一看,还真是。

不愧是骚货,自己摸了自己几下淫水就像洪水一样了。

这时我也不管了,直接脱下裤子插了进去「进来了~~进来了~~老公的大鸡巴进来了,好爽~~好爽啊~~嗯….哦…..邱爽…邱爽在….和老公….打野战啊!!!大家快….快来…看啊….邱爽的骚逼~~流淫水了!!啊!!啊!!老公,大鸡巴操死…我…操死我啊!!我就是骚逼!!我就是….贱货…我就是…小母狗啊!!快点!!快点操死我啊!!」我从后面用力的对着邱爽的骚逼抽插,还不时的用手抽打她丝袜包裹的美臀,每次拍打邱爽都会呻吟一声「哦~~啊~~啊!!啊!!!嗯~~嗯~~」她越叫我就越用力的抽打,「老公~~别打了….疼啊!!疼!!哦!好爽~~」虽然她嘴上说着不让我打,喊着疼,但是每打一下邱爽的骚逼都会不自觉的抽搐一下。

我把这个贱货平躺着放在草地上,开始正面的操她,把邱爽两条纤细修长的肉丝美腿架在了我的肩上,伴随着我一下一下的抽插,邱爽穿着脚上的高跟鞋也随着我的频率不断的晃动。

我用相机拍下了她淫荡的表情和被丝袜包裹住的美腿。

「老公…大鸡巴…大鸡巴老公…爽爽,爽爽的丝袜逼啊!!!啊!!!好爽啊~~嗯~~快点操我,我是大骚货!!我是大骚货!!!我是大骚货邱爽!!!人人都可以….都可以….啊!!!啊!!!操的丝袜骚货….我是人人都可以操的….丝袜骚货啊!!啊!!啊!!啊!!」邱爽这个骚货喊着就高潮了,一只玉足上的高跟鞋已经不知去处了,涂着透明指甲油的小脚趾已经绷直了,两条被肉色丝袜包裹住的美腿盘在我的腰上不断的抽搐,我知道这个贱货已经高潮了,这个骚逼吐着舌头,嘴里的涎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不断的翻着白眼「我是…大骚货….我是大…骚货…邱爽是大骚货….邱爽的丝袜逼…大家都来…..都来操啊!!!我是大骚货啊!!!我是大骚货!!!」这时我把鸡巴从邱爽的丝袜逼中抽了出来,然后对着她的嘴抽插起来「咕叽…咕叽咕叽…嗯~~嗯~~」鸡巴在邱爽的嘴中进进出出和邱爽的口水撞击发出的淫荡的声音,而邱爽的舌头也伸了出来围着我的鸡巴打转,简直爽的不得了。

我又拿起了相机,拍下了邱爽那淫荡的脸和那反着淫光的肉丝美腿。

再这个骚货的口中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我终于忍不住了,把浓浓的精液射进的这个贱逼的喉咙中,而她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咕嘟咕嘟的喝了进去,只留下一小缕精液沿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老公,精液好好喝哦,我以后每天都要穿着不同的丝袜让人操,每天都要喝精液。」

「你这个骚货,是不是恨不得让人操死你啊,你这个丝袜贱逼,每天除了穿丝袜就是穿丝袜,看我不操死你。」

说罢,我用刚射完的鸡巴又插进了邱爽的逼中。

「啊!!啊!!操我…操我…我要啊!!我要~~我要..大鸡巴..给我啊…给我大鸡巴啊…老公~~邱爽快~~快被你操死了!!我要被操死了啊!!我要穿着丝袜被….老公的….大鸡巴…操死了~~啊啊啊!!!」喊着邱爽这个骚逼又高潮了。

我把邱爽独自扔在了路边,说道「我先回去了,这里离公路也不远,怎么回去就看你的了。」

说着我走上了车,开着车走了。

直到3天后邱爽才回到了我家,我看着这个骚货,身上穿着一身连体的黑色丝袜,上面不知道布满了多少的精液,而我给这个贱逼开门的时候,她还在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奶子。

后来她说我才知道,我走后她来到了公路上遇到了一伙人,看着她淫荡的肉丝美腿和她流着精液的小嘴,不由分说就操了她,并且把她带回了市区的家中,可是这个贱货不停的要,这几个人竟然吃不消了,于是才放了邱爽这个骚货回来,我一看这个情况,心里顿时凉了,他们把这个骚货调教成了这样,我该怎么办呢,这几天这个黑丝骚逼不得把我搾干啊。

于是我开始了炼狱般的操邱爽的生活…..

文章评价:(目前尚未评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