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戒不掉偷情的瘾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凌晨,我被老公推醒,发现自己一身冷汗,老公正举着他的手满脸惊愕望着我。他手上一圈红红的烙印,嘴里委屈地嘟囔着,睡得好好的你干吗咬我,还咬这么重?我吁了一口气,低声说:「我大概做噩梦了。」

他不耐烦地安慰了我几句,又睡了。而我却再也睡不着,回想着刚才梦里的情景,我梦见老公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他很凶地说不要我了,接着是公公婆婆跟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梦里的场面一定是夸张的,但那份惊慌却是真实的,恐惧爬满了我的全身,而这恐惧,来源于三个字--婚外性。不是老公的,而是我的。

听起来不可思议,我一方面深深地害怕失去老公,一方面却忍不住去找婚外性,我觉得我骨子里就是一个分裂的女人。

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自己也一直在想。我老公是脑外科医生,年纪轻轻就评上了副高,他温文尔雅,无可挑剔,我不可能丢了他去爱别的男人。我们没有孩子,两个人的生活也不成问题,住的房子尽管位置偏,交通也不是特别方便,但布置得温暖干净,我精心费力去搜集装饰品把房间点缀得熠熠生辉,怎么看都是一个温馨平静的家。

如果硬要为我的行为找点理由的话,那就是他是个做事很有原则的人。比方说,他认为过度的夫妻生活是对身体的严重摧残,包括我们新婚的时候。我从开始不好意思向他提出要求到后来习惯了这样的频率。但如果说他满足不了我的话,我觉得也不是,我并不是贪心的女人。

我第一次找性伙伴,是2006年。起初,是一位闺中密友打电话请我帮忙,说让我到她家去跟她老公说,前一晚她住在我家。她干什么去了我心知肚明,但我还是帮了她这个忙。我煞有介事地编造了一个故事,她老公信了。事后女友请我喝茶,我一开始劝她来着,我说她老公人不错,以后别玩火了,没想到她哈哈一笑,反问我和老公一个晚上有几次高潮,听得我瞠目结舌。我有过高潮,但是从没有连续几次的体验。那次,女友「教育」了我一番,说这也太亏了吧,难道女人就不该有高质量的性?

结果,从那天开始,「高质量」就像一只认路的猎狗,在我脑海里盘旋。我赶了它几次,但最终它都不屈不挠地回来了,我知道我的心已经野了。最初,我是试着去改变老公,网络上和杂志上都有形形色色的「御夫」之术,我真试了,却发现根本没用。我暗示过他也明示过他,他也努力「配合」,但似乎他感到别扭,我也感到别扭。最好笑的一次是,我穿着真丝睡衣,站在阳台上,对他招手,他却跟我说:「小心着凉,去穿衣服!」就直接进书房上网了,只剩下我坐在沙发上,狠狠地吃了3块巧克力、一个苹果……

痛定思痛,我终于觉得,要把一个人的习惯跟剥橘子皮一样剥下来是不可能的。我不是能委屈自己的女人,当婚姻无法再给我满足,我就需要一点跳跃的颜色。

没多久,我就找了第一个婚外性对象,是我们公司的同事,一个帅气稳重的未婚男子。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晚上加班,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于是去吃夜宵,喝了点酒,他把我送回家,我让他上楼来,我老公那天在医院通宵手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绝对没喝醉,事后我仔细地打扫房间,还喷了一点空气清洁剂,我不断对自己说,只要没把心放进去,就不算对不起老公。

之后我们秘密来往了一段时间,最后他有了女朋友,我们就心照不宣地分手了。但那次给我的感觉相当好:毕竟是第一次出轨,时时刻刻都提防丈夫和同事们看出端倪,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到现在,他已经结婚了,我们还在一个公司,见到了还会互相打声招呼。我也没有任何不安,我想我天生是可以把身体和感情分开的女人,也许我爱自己永远超过爱男人吧。

有了第一次以后,我很快又有第二次、第三次,我终于体会到了所谓的「高质量」。而那时,我也从生疏到熟练,渐渐学会了不问对方的真实姓名和职业,只要确保安全、健康,我才不管他们有没有房子车子儿子妻子。但好笑的是,偏偏有些男人喜欢吹嘘自己,非要跟我夸口说他是什么身家,喜欢他的女孩儿有多少,每当此时,我就特别恶心。我觉得男人特别无聊,明明是想要女人的身体,却偏偏又希望你能对他有某种精神上的着迷,而真的当女人流露出过火的迷恋时,他们又开始摆架子把你吓走。

我就遇到这么一档子事情,对方是我的老同学。2007年春节,我回湖南娘家的时候碰上他的,他见到我以后就不住口地夸我漂亮、有气质等等。我确实挺虚荣挺恶俗,就是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然后用肌肤之亲来验证。完事后,因为是老同学,所以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抽身就走,我们聊了会儿天。他开始给我倒起苦水来,说他老婆长得不好、没素质,脾气也不好,他们的性事不和谐等等。我跟他说,你跟我说这干什么,我们只是性伙伴的关系。他急了,要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还问我难道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我说,有了感情就会纠缠不清。他很吃惊的样子,说我不可能这么冷血、这么随便,还问我的老公是不是很「衰」?我顿时觉得血往头上冲,背起包把门一摔就走了,出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好荒唐,家里有那么好的老公我还干吗要做那种事情?

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对老公出奇的好,不断地给他买东西,变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我有一次看到商场里有他喜欢的那个牌子的衬衣,875元一件,我一口气给他买了3件不同颜色的,又给他买了两条领带。回家后老公看着账单心疼地说:「你买这么多干吗啊?」我说:「你喜欢就好。」

那段时间,我感到和老公又回到了新婚的甜蜜,我们的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涨,甚至还出去做了一次短途旅游。我原本打算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一定做个本分的妻子,再也不胡闹了,可是,那样的生活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月。

我觉得,自己像坐上了旋转木马,转来转去,我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毅力戒掉偷情的瘾。后来,我一度找到了一种自以为不错的模式,那就是网络。我化名去一些两性的论坛发帖子,有聊得来的加为好友,进行视频,或者发暧昧短信。我安慰自己:这样的行为没有实际的身体接触,不算对不起老公。

可时间一久,我发现,那种虚拟的感觉无法替代真实的相拥。所以,当一个叫风之痕的网友一连和我见面几次之后,我终于没能抵御住那份诱惑。在欲望和良心之间,我永远会选择前者。

一切都如以前的翻版,所不同的是,风之痕没有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些男人一样,在事后吹嘘,而是在我走进旅馆的时候,他就点起一支烟,冷静地告诉我:「我不管你结婚没有,也不问你的来历,希望我们明白成年人的游戏规则,你能接受吗?」他看我的眼光就像一次谈判,哪里像是要进行一次亲热。我忽然觉得胸口堵得慌,接下来的整个过程,我感觉索然无味。

一个星期后,有一个叫「我等你」的id来加我qq,我加上了。聊了几句后他就问我什么时候方便,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我回了一句「无聊」,他接着说:「别装了,谁不知道你寂寞。」我追问下去,才知道是「风之痕」介绍他认识我的。我大怒,立刻在qq上给「风之痕」留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没多久,他回复说,你是什么人,我就当你是什么人。我对着屏幕,愣了一分钟,骂道:去死吧!然后,把他们两个都拉进了黑名单。

我无比伤心,却又不得不面对,也许他们只是说出了我一直回避却真实存在的--我的所作所为已经在他们眼里打上了「人尽可夫」的标签……我问自己,不是不在乎吗,不是无所谓吗,不是只想要单纯的身体快乐吗?为什么我会愤怒,我会失落?

我开始莫名地害怕失去老公,今年我已经29岁了,到2008年9月,我和老公结婚也满3年了。3年来,他从来不知道我在外面的事情,在他眼里,我一直是乖巧、听话的,衬衣的扣子都不会当众解开第三颗。可是最近,我的脾气开始越来越暴躁了,因为我发现自己正在老去。

第一次看到眼角有皱纹的时候,我无比惶恐,抱回家一大堆眼霜面膜,还找茬和丈夫大吵一架。我常常恨自己是个女人,当男人40岁甚至50岁,还可以英俊潇洒,但我无法想像自己40岁时的样子。现在我去酒吧,那些男人更多的会向20出头的小姑娘搭讪,而不是我,我怕有一天再找不到中意的情人,而老公也会离我而去。

有一天,我在家洗澡,手机响了没听见,后来老公回家,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我一下子火了:「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就安个监控器啊!」他呆呆地看着我,问我哪里不对劲儿,我火更大了,把台灯和手机都摔在地上,开始数落他,说他时常晚回来、睡觉磨牙等,那都不过是些无中生有、鸡毛蒜皮的事情。说着说着,我哭起来,又温柔地抱住他道歉:「老公对不起,是我脾气不好,错怪你了。」前后判若两人的行为,别说老公吃惊,就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2008年3月,公司举行10周年庆典活动,很多人都带了家属来参加。酒会前,我精心打扮了自己,穿了一身黑色的晚礼服,银色高跟鞋,又找专门的化妆师化了妆。可无论我怎么收拾都比不过公司里那些年轻的女孩儿,虽然她们只穿着简单的裙子,也不化妆,可那皮肤嫩得能弹出水来。酒会是自助餐,当我挽着老公取餐的时候,边上的小姑娘对我说:「你老公不错,人长得帅,工作又好。」我竟然没好气地脱口而出:「拜托你讲句像样的应酬话好吗?真老土!」小姑娘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我这才意识到,怎么自己能说出那样的话呀?那天回家后,一向文雅的老公对我怒目而视:「你最近越来越没素质了,损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那以后,办公室里的同事在我面前说话都小心翼翼,有什么活动也不主动叫我参加了。而我晚上回到家里,开始无缘无故地查老公的电话,一旦看到不熟悉的电话号码,我就感到紧张,既怕他有外遇,又怕我的行为被他知道。愧疚、暴躁和不甘寂寞纠缠在一起,让我时而疯狂时而神经质时而像只温柔的绵羊。

没多久,我的一个远房表妹大学毕业,想来北京闯闯,我妈说让我多照顾着点,我就帮她在我们那栋楼里租了一个小间。等安顿好她之后,我看着她那张年轻光洁的脸,心里居然莫名地不安起来。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老公,她是不是很漂亮,老公随口应了一声。我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你对她动心不?老公看看我,丢下一句:你有病!

我大概真有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就在「五一」长假前,老公单位发了米面油等一些生活补助,满满地搁在家里。当时是我自己提出的,送一桶油一箱牛奶给表妹,不过那天我们因为有点事情要办,也没立刻送去,后来,因为忙别的事也就耽搁了。

5月18日是周五,一想着第二天就是周末了,我打算加会儿班把手上的事情做完了,然后轻轻松松过周末。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恰好在电梯里碰到表妹下来买东西,她跟我说:「姐,谢谢你们送的东西。」我一愣,才意识到老公已经把东西送去了,可为什么他早不送晚不送,偏偏在我不在家时给她送去?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要乱想不要钻牛角尖,但回家后,还是忍不住对老公质问了一番。老公说:「不是你叫我送的吗?我以前忘记了,今天看到她想起来了,就这样。」我又问老公:「你怎么看到她的?你去她家还是她来我们家?为什么要鬼鬼祟祟背着我?」老公终于恼怒了,骂了我一句「神经质」。我们大吵了一架,气头上,我冒出一句:「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又不是没有人要!」他敏感地问我这话什么意思?我这才突然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都乱说了什么,于是跑进书房关上了门。

隔天,我不得不主动向老公道歉,说当时那是气话,费了很多口舌才让他相信。虽然表面上我们算是和解了,可是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哄我宠我了,受不了的我又开始和他冷战。其实,我心里很虚,我还真怕他不要我了……我难道真的老了,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没自信了?

为了证明什么,我特地去找了以前的一个情人,和他亲热之后,我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之后想找个人倾诉,可他却急着要回家,说是答应了陪老婆吃饭。

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我站在大镜子前审视自己的身体很久很久,想起一句王菲的歌词:「时间是怎么样爬过了我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看着自己脖子上已有些松弛的皮肤,号啕大哭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