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酒后那些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春满四合院 作者: Cardinal Min
2021年6月25日 (个人随笔,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啊!婚姻的烦恼!我们可以把这些可爱的人儿据为己有,却无法掌控她们的各种欲望。” — 莎士比亚《奥赛罗》

(一) 多情却被无情恼

想了很久,怎么用一个词精准地概括我老婆:公共资源。

结婚七年多,我才后知后觉地领悟到,她这样的女人,谁娶了都免不了戴上一片青青草原在自己头上。

老婆是我大学学妹,贪杯好饮、酒后乱性那些事,我知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入学那年我大三,正忙着实习,就不怎么住学校了。室友当时去了迎新会,半夜给我发了张照片:“给你看个好东西”,图中女生半裸,肩带掉了只用手臂托着文胸和俩沉甸甸的大奶,鬓发凌乱看不清脸,“大波浪、挺能喝,周末速回,组个酒局让哥几个都爽爽。”

我一口答应,没想到周五晚上老板打电话,让我第二天去公司接收一份文件,拿到后马上送去他的郊区别墅。虽然是跑腿活,但处理敏感文件,还能去老板家,算是“自己人”才能有的美差。我也没多想,发了条消息让他们玩得尽兴,就又错过了。

如今想来真是肠子悔青,谁知道她后来成我老婆了呢?连着两次失之交臂不说,室友他们到底上没上老婆,我也一直耿耿于怀。婚后室友怕我记着这事,还特地请我喝酒,借着醉意说他当时都是吹牛逼呢,照片是他前女友的,后来第二次我没回,就没组成局。但有次老婆喝高了却说漏嘴,讲我大学那几个朋友酒品奇差,两个人轮流灌她一个新生姑娘,害她平生第一次喝断片,睡了一天才醒,感觉人都散架了。

为什么室友要骗我呢?后来老婆频繁应酬和出差的时候,我就常常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她独自在外,会不会被别的男人灌醉了上下其手,甚至骗上床为所欲为?会不会趁她四肢无力不能反抗,把她强奸甚至轮奸?每次她半夜甚至凌晨回家,非但没有通宵和宿醉的倦意,反而脸色红润,神情又是一派天真,究竟是傻白甜的她断片后不知道自己被干得容光焕发,吸满阳刚的精气;还是演技高超的她察觉到我的默许,肆无忌惮地酒酣耳热,然后张开双腿迎接熙来攘往的裙下之臣?

可能两者都有吧。老婆清醒的时候真的很聪明,一双明媚的眼睛能一眼看出男人们私下里那些龌龊的小九九。但我觉得她并不反感,而是沉醉于此。她乐于看着男人们为了博她一笑,机关算尽、一掷千金。酒精只是她放浪形骸的借口。

这么多年看着风情万种的老婆游走在狂蜂浪蝶之间,我一直不敢细想,也不敢说破,我害怕失去她,我一味纵容她;而她却在一次次酒精的麻痹、精液的浇灌,和男人的耕耘下,愈发得变本加厉、水性杨花。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二) 一片春心对酒浇

终于邂逅老婆是那年的年末了。正值大选换届,导师平步青云,学院特地开了酒会庆祝。我负责在门口迎来送往,有一印度裔老头拉着导师谄媚地说着话,旁边跟着个中国女孩好像有点微醺,面若桃花,杏眼迷离,最重要的是毛衣下胸口涨鼓鼓的,再加上紧身牛仔裤勾勒出柳腰圆臀,梨形身材,算得上近年流行的“安产型”美人。我上前搭话,聊了几句发现原来这就是室友说的大一学妹,遂十分好奇,因为美国法律规定21以下不能喝酒,而且穿这么随意,怎么这老头还带她来酒会?

老婆不好意思地说,本来她就是去教授办公室问作业问题,结果糟老头非拉着她不让她走,还说带她去大场合见见世面,来了又非要让她陪自己喝几杯。我笑笑,附耳跟她说:“等下你就跟着我走,保证这阿三不会说什么。”她身上很香,不是香水,像是少女的体香,听我说完她眼睛亮亮地看着我,好奇的神色、满是清纯的模样,摄人心魄。

我到导师那打招呼,见他面色不虞,就把他从阿三过分热切的攀谈中解救出来,然后嬉皮笑脸地指指老婆,说碰到了朋友,先走一步。导师看了眼阿三的背影,低声跟我说,这个人风评差,少接触。我还等着后话呢,导师却神色复杂地看一眼老婆,板着脸闭口不谈了,让我要滚赶紧滚。后来听几个研究生说,这人钟爱女学生,尤其是中日韩的亚裔女生,经常在办公室动手动脚。但因为给分松,老婆大学四年选了好几门他的课,为了成绩也是豁出去了。

送到宿舍,老婆看看我,问我想不想进去再喝一杯。我想到室友说她好上手,一推就倒,顿时性欲勃发。进门见衣柜上玲琅满目的酒瓶,其中一瓶上居然还挂着个黑色的bra,看罩杯得有DD(欧美尺寸,老婆当时34DD,换算一下大约34E);她不好意思地看我一眼,问我喝什么。

那天晚上我只在她的攻势下坚持了半小时,然后就在洗手间吐得眼冒金星,唯一记得的是老婆扶着我,胸口若有若无地蹭在我的手臂上,眼睛笑得弯弯的像月牙,可爱极了。后来她还经常拿这事嘲笑我,说当时就是想请我喝酒谢谢我帮她脱身,但我色眯眯地看她,明显是会错意了;于是她玩心大起,想给我个教训,特意让我喝快酒,其实那天晚上但凡我再多坚持一会儿,她就是我的了。

自此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老婆的酒量,但是善游者溺,也正是因为过于自信,来者不拒,老婆步入职场来往的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遂有了后来这么多酒后意外。

还有就是,到现在我都觉得,宿舍酒瓶子上挂着的文胸,和室友发给我的"前女友照片"里一模一样。

(三) 谁为风露立中宵

后来我们有一阵子没碰到,我上班她上学,偶尔会发消息聊几句,也并不暧昧;倒不是我们之间不来电,而是我工作日都很忙,她呢,一到周五晚上就消失一整个周末,想必是非常享受大学派对生活了。

大四的时候我搬回学校,因为以前也是运动员,就住在兄弟会长租的小别墅里。除了这群神经大条的肌肉男实在有点吵之外,算是学校附近最好的房子了。

再遇老婆是初秋周末的晚上。我当时通宵赶开题报告,煮好了咖啡正准备上楼,看见两个橄榄球队的美国佬一左一右架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生,小黑裙下黑丝长腿、脚步虚浮,身材却是丰满诱人,两个白腻的半球就这么露在外面。虽然妆色已经花了,我认出了她。

当时我真的完全可以上去阻止他们的。如果女生如果喝醉了没有“consent”性行为,在这里完全可以被当作强奸罪起诉;这哥俩多半也就耸肩一笑,去party上再捡一个回来就是。

但其中一人的话刺激了我:“…真是极品…听说她有个亚洲男朋友,就在我们学校,这人是得多白痴?(He must’ve been an idoit)”

一种复杂的情绪油然而生。我何必皇上不急太监急呢?就在我愣神的当口,老婆就这样被带进了他们的双人宿舍,门重重地在我面前关上。我仿佛被定了身一样,鬼使神差地走不动路,就在客厅里傻站着,死死地盯着那扇门。

大学宿舍的隔音效果很差的,不刻意压低声音,基本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里面先是床晃动的声音,嘎吱嘎吱了一会儿,可能是有人突然用力,床架一下撞在墙上,“咚”地一声,紧接着就是木头不停地撞击墙壁,力道之大,像是整栋楼都在晃。然后就是女人的尖叫,甚至不是尖叫,就是嚎哭。

整个楼都被惊动了,都打开门看热闹。他们隔壁也住了个大四的,估计今晚一样得通宵看书,跑出来怒气沖沖地捶了几下门。女人的嚎哭立马止住了,像是嘴里被什么东西塞住,变得低沉哀怨。那锤门的老哥都气笑了,听着这婉转呜咽的淫声浪调,不是一样没法专心学习?

好在这俩人并不持久,没过几分钟,就没动静了。等门开了,居然有好事者开始鼓掌,两个醉鬼拎着酒瓶出来,演员谢幕似的对着楼道里的掌声鞠躬,摇摇晃晃地走出别墅,嚷着要去喝下一场。其中有个狗崽子经过我,居然还拍了拍我的肩,说你们中国的婊子真骚,我们学校是应该鼓励种族多元化。

我已经魔怔了,没反应过来,直到他们出门,才感到他们刚才俨然一副征服者的腔调讥讽我,当时就怒不可遏。

这时人都已经散了。我立马推开他们的房门,只见老婆玉体横陈地躺在床上,两腿张开无力地垂在床边,被操得圆圆的逼洞就这样正对着门口,根本合不拢。此时此刻她就是一个泄欲的工具,用完了被随手一扔,门都不锁,任何一个路过的男人都可以进来干她,可以把她换成任何一个姿势随意玩弄,然后射在她温热的子宫里,射在她丰腴的大胸上,射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射在她已经被精液浸湿了的长筒黑丝袜上。

看来他们刚才没内射。

我不忍心把她真的留在这儿当一夜的肉便器,帮她把裙子拉下来,也来不及看她有没有别的东西落下,搂着她上楼回我屋。她其实一点都不沉,身子特别软,尤其那是盈盈一握的柳腰,一双匀称的大长腿,真不知道这身材她到底怎么长的。

后来老婆倒是和我说起,上学的时候因为胸大,班里的男生调戏她,甚至初恋还pua她,说她这么大胸穿什么都显得淫荡,所以感觉很自卑,一直想瘦下来。(我觉得这段经历某种意义上也塑造了老婆,从此她极度渴望男性对她身体魅力的认可,她现在习惯性的酗酒出轨,不只是逐步加深的生理需求,也是根深蒂固的心理需求)

后来她天天晚上去健身房,结果练了半天,腰腹没了赘肉,反而显得胸更大了。说这话时,她还用手掂了掂自己的乳房,说最近好像又变大了,感觉bra勒得紧,是不是得有F了。

我差点脱口而出,你他妈的天天晚上被人抓着奶子操,不大才怪。最后还是憋回去了,而是非常隐晦地跟她讲道理:“酗酒会影响雌性激素,尤其是孕酮激素的分泌,你少喝点就不会再大了”。

显然酒是不会少喝的。老婆的对策是重返健身房,以及干脆不穿胸罩,贴乳贴。这可惨了我,本来她晚上酒局就多,如今得空了还要去健身房,哪还有时间温存?我一个有妇之夫还要被判“无妻徒刑”不说,十点关门的健身房,她十二点才回家,说是运动完了要在那洗澡。我说可以把我的桌球房给她改成健身房,她也不要,觉得健身房器材全,而且大家一起运动有气氛,教练也专业。

恐怕是专业丰胸吧?我感觉她说到教练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避开了我。妈的。

至于晚上回来发现乳贴不翼而飞之类的小事,我都已经麻木了。

有一天她喝酒回来,又开始去翻她不愿意戴的bra,对着镜子照。我问怎么了,她说,有个朋友讲她的胸最近有点下垂。气得我直接把她剥光了摁在衣帽间的软凳上干,她一边“嗯啊嗯啊”小猫一样轻轻地叫,挠得人心痒痒,一边还眼神无辜地回头问我,怎么突然这么想要。那天她特别敏感,直接被我操瘫了,哆嗦着连喷了三四次,人体喷泉似的,害得我第二天叫人来换地毯。装修工人闻着那股淫靡的骚味,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

她喷水的时候分明还往外淌着白浆,我光顾着爽了,也没看清楚是白带还是精液。反正不是我射的。

(四) 贾氏窥帘韩掾少

话说回来,n年前把老婆捡回宿舍那晚上,我做了回一夜七次郎。

到现在仍然依稀记得,我把她放在床上,两条黑丝长腿间浓密的纤毛被先前的淫水濡湿,贴在耻丘上,像天鹅绒一样光泽亮丽。阴唇阴蒂粉嫩得令人意外,因为充血显得特别重大肥厚;用手指轻轻分开,还能带起几根晶莹细线,露出里面无数光滑的肉芽,层层凸起、峰回路转,微微张合时还在不自觉地涌出更多的水。

已经不记得具体在哪读到过一句精辟的形容,大概是说:阴道里肉褶看似是用来阻挡龟头的屏障,实则和女人的衣服一样欲盖弥彰,纯属挑逗男人性趣,为了生育而设计的绝佳刺激工具。

看着老婆哪怕是烂醉得失去意识,都无时不刻散发出的媚态,我早就精虫上脑、鸡巴硬得发涨了,一下压在她软绵绵的娇躯上,一口气怼到底,像是捅进了水帘洞一样,“咕叽”一下滋出了淫荡的水声,登时感觉自己的阴囊都被打湿,顺着大腿往下流。

即便是刚被两根大白屌双飞过,老婆的逼还是很紧致,而且异常的温暖、湿润、柔软,仿佛一池春水,任你兴风作浪、翻江倒海,她暖和的阴道总能完美地包裹在鸡巴上,轻轻地摩擦龟头上的每一处神经末梢,加之源源不断地分泌着润滑的爱液,再粗再长的鸡巴也能一寸寸地被慢慢吞进去。

我伏在老婆身上不断地上下耸动。只见她闭着眼睛,脸上泛起胭脂色的红晕,又热又甜的吐息带着果味的酒气拂过我的面颊和胸口;两条羊脂白玉般的大腿本能地勾上我的腰,不自觉地打开到最大的角度,好迎接我最深最重的沖刺;已经是一片水渍的大腿内侧啪啪啪地拍打在我的胯部。

第一次射精的时候可能动作太大,把她弄醒了。一开始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后来看清是我趴在她身上喘气,立马搂着我的脖子,一个熟练的翻身把我换到下面,扶着我刚射完还挂着精液的鸡巴,对准她还在滴水的骚逼,一屁股坐了下去。我托着她的两瓣圆臀,一边回应着她激情澎湃近乎疯狂的索吻;我能感受到她在笑,应该好看极了。

老婆那天晚上被那两个徒有尺寸的半吊子废物勾起了真火,倒是激出了难得一见的榨汁机天性。她坐在我上面一口气来了三发:鸡巴还没软下去,就直接用阴道夹紧了继续套弄;阴唇滑过肉棒,从根部到顶部,又从顶部回落到根部,跳楼机一样的不断反复,阴道口的粘稠淫液甚至在大力碰撞下泛起了泡沫;等感觉到我恢复了硬度,又转换模式,开始前后摆动腰部,阴道裹住肉棒,翘臀摩擦睾丸,再用花心顶在龟头上不断研磨,春潮带雨,务求第一时间把新鲜的精液吸进子宫。

那一幕真是永生难忘,也是我可以吹嘘一生的骄傲。后来我通过各种渠道听说老婆在外酒后滥交的风闻,但我自信没有一个人能像我那天晚上一样激发出她如此放浪、生动的纯粹魅力。累坏了的她在我身上睡着了,我的鸡巴就这么留在她身体里,真想就这样待到地老天荒。

迷迷糊糊睡到早晨,她问我能不能帮忙去楼下洗一下衣服,我答应了,临走给她一条干净的浴巾,让她沖个澡清理一下。等从洗衣房回来,洗手间的门大开着,她光着身子,一条细腻雪白的大光腿踩在梳妆台上,拿我的面霜当成身体乳擦。看到我回来,也不知道是用了我的面霜,还是被我看清了大开的门户,她露出一副呆萌娇憨的羞态。后来我每发觉到一些被戴绿帽的小痕迹,老婆都是这个表情。

我从后面一下把她摁在镜子前插了进去,让她看着自己是怎么被操的。她挣扎了两下,就迅速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自觉地把屁股抬高,腿翘到台面上好让我进得更深,还沖着镜子里的我笑,回头吻我;丰满的乳房像是一对灌满水的气球一样旋转跳跃。”你怎么还能这么硬啊?”“你的屁股好白”,我尚有几分得意地答道,这种随时随地就能把她骑在身下驰骋的感觉让人不自觉地膨胀,想将她一直占有下去。反正,像极了爱情。

又来了两次,从洗手间干到沙发再干上床,感觉自己真的一滴不剩了,我下楼给她拿烘干的裙子和内衣。回来的时候她男朋友打来电话,我看着她平静地套上丝袜,示意我帮她拉好裙子,一边英语日语夹杂着和男朋友诉说昨晚在闺蜜家girl’s night通宵玩闹,手机没电了。

我居然又硬了,把她的裙子掀起,内裤撩到一旁,从后面抱着她的腰不管不顾地公狗一样挺身狂干,她娇嗔地回头看我一眼,继续不紧不慢地讲电话。等挂断了,我问她,她故作洒脱地告诉我是东京大学来美国的一个交换生,高高帅帅的六本木花花公子,来玩一学期就要回去,俩人注定是露水情缘,但我觉得她明显是动情了。

果然,第二年东大高富帅回国,她申请了早稻田的交换项目也跟着去了日本,没想到对方早有家里安排的未婚妻等着。而我毕业后做了导师的助理,正好前往日本访问。大半夜接到电话的我从赤阪直奔她在下井草的宿舍,把哭得梨花带雨的老婆操了一夜。当晚为了哄她上床真是什么话都说了,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真和她确定了关系,从东京回纽约后因为时差和工作,基本上和她就像以前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但我确认她那一阵子和东大前男友还是一直有联系的;大概是他的未婚妻在新娘修行的时候,他就在操我未来的老婆。直到她回美国和我同居,才断了联系,我俩倒是过了几个月没羞没躁天天打炮的生活。后来她毕业,我被父母逼迫回国,又被催着成家,就求婚了。

再后来结婚,正值樱花季,时隔一年我带她重返东京玩。前男友得知了她新婚蜜月,想约我们和他妻子一起去巨蛋看MLB新赛季揭幕战。老婆问我,我同意了。

想象中老婆前男友的政治联姻对象应该是温婉知性的大和抚子,结果却是前卫大胆的东京时尚女郎,和老婆的穿搭也惊人的相似:运动背心,超短网球裙,敞胸棒球衫,尽情地显露胸前的双球和匀称的大腿,像是有意一比高下;我老婆丰满、珠圆玉润,他老婆高挑、性感新潮。有两个如此亮眼的女伴,饶是我们坐在一垒正对内野的VIP席位,都引起了周围男士们的频频侧目。

刚过几局,换投手,老婆站起来说要去买热狗吃,前男友立马站起来说这么大的体育场怕老婆迷路,陪她一起去。我默不作声,倒是前男友的老婆惊讶地看我一眼。

王牌投手上场,对方打线立刻感受到压力,上了代打,王牌对王牌,“梆”地一棍直接击球出外野,home run。大家起立欢呼,我却在一片欢腾中深感悲凉:在偌大球场的某个角落,我的新婚老婆也在被代打一次次地攻上本垒吧。

但最精彩的还在后面。日本妹子看我面色不对,一言不发地坐着,也不见她有任何事先的表示,竟直接拉着我的手,在众目睽睽中直沖上面一个包厢,居然说是她家赞助的,随时能用。现在我已经忘了她的身体触感如何,小穴怎么样,甚至都不记得她长啥样了,只记得外面铺天盖地的喧嚣中,这个姑娘跟我轻轻地说了句,“ha ya ku(搞快点)”,然后我俩低着身子捂着嘴巴,在全场最安静的包厢里速战速决了一发。快射的时候,她死死地抱住我,中出了。

我从来没有和老婆说过这件事。仔细想想也是,她是心甘情愿地被渣男骗炮,满不在乎地给刚交换过结婚誓言的老公戴绿帽;日本妹子多半只是发泄对自己被老公劈腿、被包办婚姻、甚至是日本男权社会的不满,报复心居多罢了,倒不是我如何玉树临风、器大活好、为国争光;但是那一刻,我真挺喜欢日本妹子的,可敬可爱。

我们战战兢兢地快速收拾完回到了座位,倒是真正的奸夫淫妇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老婆在学校时一直吃长效避孕药,但是婚后想备孕就停了。果然,回国到家之后,老婆没来例假;又过了一个多月,开始有妊娠反应。

(五) 红杏枝头春意闹

老婆生产前和生产后真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在学校里刚睡在一起的那会儿,老婆的洞口特别紧窄,尤其是第一炮的时候,哪怕出了很多水,鸡巴大一点的,想直接滑进去几乎不可能,得不停地转圈摩擦、打湿龟头和阴埠,然后用力塞进去;进入之后满满的肉褶一圈圈地缠住龟头,抽插时生出巨大的刺激和吸力,一旦临近高潮,阴道口箍得肉棒生疼,甚至经常能卡住因为快要射精而膨胀到极点的龟头。

婚后生过孩子了嘛,老婆的阴道就变得又热又滑,而且更敏感、易高潮,反而是愈发极致的感官体验。高潮的时候不再是整个阴道收缩、挤压鸡巴、吸出精液,而是肿大的阴唇和肉芽在阴部的不断痉挛下暴风般的席卷整个龟头敏感地带。如果非要打个比方,就像是绞毛巾一样,整个阴道裹着鸡巴开始绞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用细小光滑的肉褶搓,最后伴随着海量的滚烫淫液,连续刺激鸡巴射精。

我没试过传说中的高速真空吸,但是我感觉,和老婆膣交比口交爽得多,想要快射了拔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大部分时候是真的拔不出来或者来不及。所以和她打炮,如果不想要孩子,最好的办法还是戴套,但在外面喝多的时候,老婆哪能管这么多呢?所以有了孩子后,老婆又开始用长效避孕药,倒是让她能喝得尽兴、玩得放心了。

老婆生完孩子没几个月就复职了,在某银行的投资部,有好几个月几乎天天要去陪酒。一开始我以为顶多就是逢场作戏被揩点油,这个行内太正常了,银行券商企业请我吃饭,也经常有姑娘坐我怀里喝交杯酒。

但时间长了,有好多次老婆晚上喝太多、路都走不了,被送回家的时候,情况明显是不对劲的。有天,有检察院的朋友 — 可能纯粹是出于男人们的猎奇心态 — 私下里给我拍了份案卷,说某投行主管因为在饭桌上强奸实习生被抓了,结果审讯完之后简直骇人听闻:这狗东西不光对实习生、管培生下手,还拿着上亿的特殊预算,养着一群美女专门伺候领导和客户,号称x市最牛皮条客。

我一看名字,这不我老婆的主管???某行投资部???

后来也听到了很多风言风语,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情,证实了我的想法。虽然没有捉奸在床,但是我在宿舍一夜后,再次看到了“案发现场”。

我那时候还在政府办公室工作,直属领导是张处,大领导的秘书,俗称“二号首长”。老婆的主管刚进去那一阵,领导们人人自危,颇有些风声鹤唳的感觉,都不太出席公务应酬了。有天下午,张处过来和我们讲,大领导晚上要和我们这些小年轻一起吃个饭,算是团队建设;老婆也破天荒地跟我说,晚上她不出门,让我早点回。

酒酣饭饱,大领导看我们要去唱歌,怕我们当着他面放不开,知情识趣地说先走了,张处就让我去送大领导回家。大领导是一个人来本市赴任的,老婆孩子都没跟来,可能难得晚上没有应酬和公务,一个人待着怪无聊的,居然叫我一起进去喝茶下棋;有好几次都觉得,大领导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长,是我想多了吗?

等出来的时候,都快月上中天了,手机上好多消息:

22:36:56 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喝得多嘛?
22:39:05 老婆:未接来电
22:40:17 老婆:未接来电
22:41:30 老婆:张处说你醉了,吐好多,你别再喝了,我马上出门现在来接你
23:05:41 老婆:我到了,你人呢?怎么消息都不回一个?哪个包厢?
23:06:12 老婆:未接来电
23:07:07 老婆:未接来电
23:07:58 老婆:未接来电

我一看都懵了,这都啥跟啥啊?怎么莫名其妙的说我喝多了,要来接我?我给她回电话,也不接,再让司机把我送回ktv。一进门,没老婆的人啊,张处也不在。

我估摸着老婆是不是没接到我就回家了,就问旁边的同事,张处人呢,他要走了我也先回去了,老婆催得紧。结果这俩货居然神秘兮兮地跟我说:“你可错过了!刚有个脸特别正的陪酒小姐,就穿了件那种吊带真丝睡裙,奶大臀圆,张处叫来的,拉着坐下灌了半瓶洋酒,就一起出去了!肯定是去隔壁酒店开房!我们连一句话都没搭上…“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一边继续给老婆打电话,突然感觉屁股底下震动。掀开一件熟悉的风衣,甚至带着熟悉的香水味,压着的是老婆的手机?我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抓起她的东西就往隔壁酒店去。

到了大堂,我还有点不知所措,老婆的手机在我身上,又不敢打给张处;万一他就是找了个陪酒女开房,我这时候打扰岂不是坏了领导的好事?我想了想,一咬牙,还是拨通了张处的电话,响了好一阵,听筒里才传来他的声音:”喂,大领导送回去了吗?哦…你等一下,我在酒店,弟妹…对就是你老婆来接你,是我不好,不小心让她喝多了,就想着带她过来先休息一下…嗯…你等一下,我让她听电话……哎呀,弟妹喝得真有点多,你在大堂等我一下啊…【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你放心,没事没事,水太多了有点滑,差点摔了,我扶着她呢,等我让她躺好就下来…“

我一阵头晕目眩,瘫坐在沙发上,感觉大脑彻底当机了,只记得有个长相甜美的大堂经理来问我要不要喝茶,我一阵茫然,突然感觉她像我的初恋,想抱着她哭。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看见张处挺着他的中年啤酒肚朝我走来,趾高气昂、心满意足,拍拍我的肩,塞给我一张房卡说:”兄弟,实不相瞒,我要升了,大领导叫我帮他选一个靠得住的接班人…“

我也没听清楚他说啥,只盯着他羊绒西裤的裆部,有一大片在水晶大吊灯下亮闪闪的水渍。“从今天起,你就是自己人了!” 这时候我回过神来了,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条件反射似地表忠心:“恭喜领导!我一定…”

等他走了,我本来是不想上楼的,大家给各自留着一片遮羞布,互相尊重。但是内心有种难以言述的欲念,带着我走进了1110号房间。

昏睡的老婆还保持着被从后面插入的姿势,屁股半撅在空中,吊带被扯下,裙䙓拉到腰间,内裤就随意地扔在一旁。我看着她,沙发上坐了一会儿,默然无语,见她还是没醒,帮她把风衣挂好,手机放在床头,一个人回家了。后来她到家,我装睡,她轻轻地钻上床,从后面抱住我,有一股酒店沐浴露的味道。

一夜无言。

没过多久,我升了,每天围着大领导转,完全没有属于自己的个人时间来;老婆也升了,连升三级,据说新来的行长很喜欢她,直接点她做了行长助理,不是跟班的那种助理,是属于高管层的办公室大秘。也不知道是因为新行长知道她有个“二号首长”老公,还是因为她床上床下都超强的业务能力,和那一对34DD的大奶子。

再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老婆应酬愈多,出差愈频繁;我每天很晚到家,她只会更晚。独守空床的时候,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有种种以前的事情,不停地萦绕在我脑海中,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不知道张处 — 哦不,现在是张局了 — 是怎么有我老婆的手机号码的,但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已经换上睡裙的老婆听到我喝多了,都来不及换衣服,披了件风衣就开车来接我回家,至少说明她是关心我的,爱我的…对吧?

老婆呢?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她一定也清楚,我早就知道了她的出轨、乱性、淫荡、不贞,她是怎么看待我的沉默的呢?觉得我懦弱,还是…?

(六) 春花秋月何时了

自从那晚,我们俩一直保持着默契,绝口不提她每天晚上都去哪,和谁,干嘛,干了嘛;我也变得不爱回家,这花花世界里到处都是青春靓丽、愿意投怀送抱的姑娘,我操劳公务了一天,又何苦回家等她呢。就这样,明明该是相濡以沫的夫妻,反而弄得劳燕分飞,这个家就是每天晚上一起躺着睡觉的地方罢了。

于是她就更放肆了。在过去的365天里,除了大年夜和初一,她就没有清醒回家,干干净净上床的一天。而我因为见太多了,居然还自娱自乐地总结出一套规律,猜猜老婆今晚回家前,是和谁一起喝的酒,上的床:

一般老婆的同事都非常爱惜公物,送回来的时候收拾得挺干净。要不是偶尔有个把刚入职的小伙子粗心大意忘了给她穿戴内衣,或是没见过世面、想偷偷顺一件回去自己撸,以至于老婆到家了衣服底下光着胸光着腚,我都懒得发脾气。

行长其实也很绅士,而且很会撩,一起出差的时候老婆经常给我拍各种好吃好喝的照片,都是行长带着她玩,甚至不让她喝太多酒;说实话这事我都管不住,想到还是颇有些吃味的。

最混蛋的就是各种客户。有次她回家的时候太迷糊了,居然和我抱怨,说最烦那些人五人六、搞房地产和二级市场的土老板,饭桌上就开始动手动脚,吃完了非得拽着去开房,从不戴套;有些猴急的车上就要来,司机就站在外面一边望风一边看活春宫;每次有外地的客户来,老婆就得接待一夜,凌晨披头散发东倒西歪地回到家,也不敢和我睡一张床,怕我看到她乳房上、屁股上因为抓咬抽打而留下的红印子。有次一个基金经理在她脖子上种了个醒目的草莓,整整一周没消下去,老婆只好戴了七天的丝巾,连上床睡觉都不肯摘,以为这样我就能不知道了。真是一叶障目式的萌蠢可爱。

我经常想着:和老婆的第一次,就是把她从别人的床上偷过来,顺着别人的大鸡巴刚好为我放松润滑过的阴道,享受老婆身上最极致的快乐;现在她这么对我,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天道轮回?

算了吧,不想了,她开心就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