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出差回来了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为出了差一个星期的老公仔今天终于回来了。现在他应该还是在飞机上的,还有几个钟头便会到步的。记得昨夜我们通电话的时候,真是甜蜜啊。

「老婆仔,我好挂住妳呀。」

「老公仔,我都好挂住你呀。」

「妳挂住我那里啊?」

「唔…挂住你的拥抱,挂住你的…..身体。」

「甚么身体啊,说清楚一点啊。」

「唔…挂住你那小恶魔,专门用来欺负我的坏东西。」

「妳不喜欢吗?我的坏东西也很想妳的蜜穴啊,恨不得立刻便要钻进去啊,告诉妳,「它」现在已经硬起来了。」

「好可怜啊,那如果你看到我新买的那套新款内衣,不知会怎样呢?」

「噢…妳想弄死我吗?是甚么款式的?」

「呵呵,你回来自己看看吧,不过我相信你看不过一分钟,便会把它全部脱下的…」

「我一定会慢慢欣赏……两分钟的。。。。噢…我的鸡巴现在已经硬得不得了。我们好久无做了…」

「你出差才一个星期,有那么久吗?」

「之前刚好是妳的「红日」,我们没得做,再之前妳重感冒,也没有勉强妳。己经差不多一个月了。」

「老公仔,我知你待我好,我的小穴又何尝不是想念你的肉棒。」

「真是希望现在就在妳身边,立即把鸡巴狠狠的插进妳的浪穴里啊。」

「呵呵,不要太兴奋,要是忍不住,打了手枪,就浪费了你这宝贵的「精力」了。」

「其实这星期我都一直的忍住了,现在我的火药库已充满弹药,起码足够发射三次了,回来一定要把妳的蜜穴灌满的。」

「小心今晚就走火啊。」

「那妳明天一放工便立即回家啊,我们立即要大战三百个回合。」

「呵呵,明晚约了旧同学聚餐,如果夜了,可能回妈那边睡。」

「真的假的,那明晚便见不到妳,会憋死我的啊。」

「哈哈,那看情况罢…夜了,要睡了。记住啊,别打手枪啊。」

现在想起,也觉得好笑,听到我说今晚不能陪他的时候,老公仔立即像个斗败公鸡似的。同学聚餐甚么的,都只是骗骗他而矣,其实今天下午还请了半天假,到时突然在家里出现,他那喜出望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的。

今朝我上班前还特地修剪子耻毛,换上了那条新的幼边的蕾丝内裤,配上同款的胸罩,一定会把老公仔引得神魂颠倒的。现在想想也觉得兴奋,小穴也不禁湿了起来,噢,我实在太想念老公仔的肉棒了。

在我满脑子都是淫乱的遐想时,同事就来了叫我去午膳了。今天午膳比较早,原因是要庆祝今季业务达标,这也是我为甚么只请半天假而不是一天假的原因。

大家浩浩荡荡的来到餐厅,很快便大吃大喝起来了,还点了日本清酒,由于我下午请了假,所以也放心喝了几杯。

「喂喂,小李,吃那么多生蚝干么?你又没有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就不可以吃吗?那是甚么规矩,那有人的男朋友出了差,暂时做我女友行吗?。」

「你别占人家便宜,人家男朋友出了差,好像今天便要回来了,给人家听到,不扁你才怪。」

「不是今天,是过两天才回来。」我忙道,真不想他们联想到我请假的原因,就是为了要「劳军」。

「我还以为妳下午请假是为了……哈哈…」

「来来来,再喝一杯吧。」

「我待会还要开会,不喝了。」

「那有谁下午放假的,叫她喝罢。」

「我也差不多了,我下午有件重要的事要办呢。」想起下午要和老公仔「办」的「事」,脸上不禁红起来。还好没有人看得出来,以为我只是喝酒后的反应。

「再喝一杯吧,待会妳要去那里,叫小胡车妳去吧。」

小胡是跑业务的,有公司车,和他也不是太熟,但是长得高高大大的,也没有甚么特别印象。

午膳很快便结束了,同事们要赶回去上班,餐厅就只剩得我和小胡。而我则有点微醉了。

「还有小半瓶清酒,妳喝完它吧。」

「我不行了,还是你喝吧。」

「我要驾车呢,这酒是高档货,不要浪费啊。」

于是我只好再呷了一口,这清酒很容易入口,不过后劲可十分厉害。

小胡把车子驾来后,很有风度的扶了我上车,跟着便到司机位开车去了。

我想着一会儿便会见到老公仔,想着他的肉捧,心里甜丝丝的便昏睡过去了。

当我稍稍回复知觉的时候,我发觉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眼睛还是倦得睁不开,不过小穴却传来一阵阵的快感。

我发觉我的衣衫已经被全部被膛开了,胸罩亦已被推了上去,一只大手正温柔的抚摸我那裸露的乳房,另一只手已经滑过我的小腹,伸进我的内裤内,挑逗着我的小豆豆。这感觉美死了,一定是老公仔回来后,发现了我睡在床上,忍不住的便要上来亲热了。我就乐得继续装醉,享受下这盼望己久的欢娱了。

小豆豆被抚得十分舒服,而我也不禁把双腿再微微分开,方便他行事。

那嫽人的手指,很快便滑进我两片阴唇之内,我的阴道口每一处都被他摸遍了,摸得我淫水沛然而出,水声啧啧作响。指头偶尔轻轻刮着我的小穴口,撩动起我的欲火,但是就点到即止,若即若离,老公仔,我好想要啊…。

我忍不住的轻轻耸动着阴户,去迎合他手指的动作,以慰藉心中的欲火。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

我越摇越急,快感越来越强烈,我明白自己身体的反应,感觉快要高潮了.

就在我快要高潮时,老公仔那双手突然离开了我的身体,小穴的快感被一下子中断了,我急得差点儿要哭了出来。不过我感觉到是有人正在快速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接着我的小内裤便被粗暴地拉了下来,呵呵,老公仔终于忍不住了,而我其实也快要忍不住了。

老公仔分开了我双脚,肉棒便抵住了小穴口了,我幼嫩的阴唇立刻便感受到一个灼热的龟头,这使我更加兴奋,流出更多的淫水,期盼这一刻太久了,我已经有点急不及待了,老公仔你快些插我啦,我实在兴奋难耐了。老公仔腰肢一沉,一枝粗大的肉棒便插进了我的浪穴之内。

我美得差不多立即来了高潮,口中不禁呼叫起来。好粗壮的肉棒啊,把小穴填得满满的,从未有如此饱满的感觉,大龟头把我的小穴壁刮得头皮发麻,真是爱死这肉棒了。久旷的身体,终于得到滋润了.

我此时再也不能装醉了,睁开眼来要亲亲我的好老公。

咦?这里不是我家,这也不是我的床!插着我的,也不是老公仔,是…是小胡!

我来不及反应,这男人便开始抽插起来。我也不期然的「嗯…嗯…嗯…」的叫起来。我心中想着为甚么会是这男人的,但小穴传来一波波的快感,却很受用,来自花心深处的强烈满足感,实实在在是我生理上最为迫切需要的。我最后几经努力,才吐出「停…停…停啊」不过倒更像叫床声。

「哈啊,妳的小穴真的很紧呢,男友出了差,好久没有做过了吗?」

「卑鄙小人…」

「…?!」

「把喝醉了的女同事带来这种地方…」

「哼…都湿成这样了还敢嘴硬,在车上妳便醉到了,又不知到妳要到那里,便先来这里休息吧。掺扶着妳的时候,还老公老公的叫得亲热呢。」

「我才没有…」其实我也不太肯定。

「看得出妳是因为男友出差,太寂寞了,才会那么浪。」

「我不是那种女人…」

「是吗?但是妳的身体却很诚实…」

跟着便是一轮疯狂的抽插,我又只得「啊啊」乱叫。

刚刚勉强维持起来的理志,除着这一轮抽插,被轰得无影无踪.身体的反应,真是骗不了人的。

「也不用想那么多啦,很久没有品尝到了吧?」

「。。。」小穴现在确是很受用。

「被男人拥抱的感觉不错吧……而且…都己经如此深深插入体内了,现在要逃,也太迟了。」

「……」我心里确实有点认同。

「我们都是成熟的大人了,只管好好享受,舒服就行了。」

说罢,他便捧起我一边的乳房,贪婪地吸啜着。舌尖不停的挑剔着我的乳头。

我虽然心有不甘,但正如这男人所说,都己经被他深深的插着了,也无所谓退路了,激烈反抗的话,气力比不过他,可能只有换来暴力的对待。就当是我倒霉,被他有机可成,成了他的泄欲工具。

不过我还有底线的。

「…好吧,就陪你玩一次,你要赶快些结束,待会我还有很重要的约定。」

一于消极抵抗,等他冲冲了事,然后我梳洗过后,我再去会我的老公仔。

「还有…你要做好御防措施,要戴套套做。」

「戴套的感觉差劲了,况且刚刚还喝了酒。妳赶时间的话,不戴套便会更快出来,不是更好吗?」

「…」

「放心,我会好好的抽出来射在外面的,这种直接与鸡巴磨擦的感觉,不是更爽吗?」

这个卑鄙男人,真会抓着女人的弱点。「那就射在外面好了……来吧。」

只要他不能够内射那么爽的就好了。

这男人见我答应了,便把我身上残留的衣物、胸罩等,通通除去,其间,他的肉棒还一直插在我体内的。

「呼…简直是杰作,有那个男人看见妳这身体会不动心。还有这性感的内衣。男友不在,着这性感的小内裤干吗?还说不是在发浪想男人吗。」

我也想不出如何解释这内衣裤,就是为我老公仔而穿的,如今便宜了这个男人了。不过听到他赞美我的身体,心里还是暗暗欢喜的。

但是我还是躺着不动,不作出任何反应,任由他抽插。只求他早些发泄了兽欲。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小穴真是被他插得很舒服的。

「既然答应了我们继续干下去,但是反应怎么变少了呢?交给自己身体的感觉来反应吧,把声音叫出来吧。」

「…」谁会把声音叫出来,我不禁咬着嘴唇,努力的不发出声音来。

「哼…这看看样的又如何呢?」

这男人跟着便把手伸到我们交合的地方,用姆指把我的小豆豆轻轻搓弄。

我立即全身一震,尤如触电一般,「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我的小豆豆实在太敏感了,我连忙用手把自己的嘴巴捂着,但是豆豆的刺激还是一波一波的传来。

「其实早就爽到不行了对吧?」

「呜…」

「别把嘴巴捂着啊。」

「呜呜……」

「妳就别忍了,坦率点叫出来不就行吗?」

接着这男人把我双腿屈起起,把自己的屁股高高提起后,再恨恨的插下。

每插一下,便说一句。

「还顾念妳的男朋友吗?」

「用我的肉棒让妳把他忘记得一干二净吧。」

「都不在身边了,自己找点乐子有甚么问题呢?」

「看看妳的浪穴,正紧紧的吸着我的鸡巴,自己的身体就最诚实的了。」

「其实妳现在已是爽得要死的了。」

「对,这样就对了,要及时行乐啊。」

「呜…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实在抵受不了这打桩机般的攻势,我终于忍不住,把捂着口的手放了下来,双手捉住他强壮的双臂,放浪地叫了起来。

他一下又一下的大起大落,大鸡巴次次的入个到底,我的屁股也跟随着他的腰部上下晃动。

他将腰部提起的时候,我的屁股被带随着往上离开床垫,他的大龟头更是缓缓地倒刮着我那紧小的阴道慢慢的往外退着,我的那颗心真好似被往外揪、往外扯似的……正当我承受不住将屁股送向他的时候,他却狠狠地往下顶,顶的我一屁股落向床垫。

整间房便即时便充满了淫荡的叫声。在精神和肉体不断被冲击下,这防线崩溃了。放开了抑压的反应后,小穴传来的快感更加强烈,这男人每插我一下,我便浪叫了一下,小穴更涌出更多的淫水来,实在插得我好舒服啊。

没有爱情的性爱,没打算叫出来的声音,随着那毫无顾忌的插入,把我那软弱的决心,毫不留情的被摧毁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是如此软弱的女人…

我那久未滋润的蜜穴,原来是那么渴望肉棒来冲击,在我还在犹疑间,己经被这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反覆进出了一次又一次…

「比起妳男朋友的鸡巴还要好吧?」

「嗯…嗯…他的…没有你的坏…」

「那不是男人越坏,女人越爱吗。」

「啊…啊…啊…你…坏…我…爱…」

我被这男人这样玩弄着,但是身体却感觉到愉悦,真是无办法否定的事实啊…

他巧妙地扭动腰身翻搅侵犯着,粗壮的肉棒尝遍我肉腔肉每一处敏感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屈辱和厌恶的感觉,逐渐被舒服的感觉取代了。

下阴所承受的冲击,耳边回绕着男人粗重的鼻息,乳头,耳垂等身体各敏感部位不断受到各种刺激,体内不停的被磨擦着,感觉好舒服,像快要融化了…

这时这男人把头伸了过来,想要和我亲嘴,我立即把脸转了开去。虽然被他插得十分舒服,但是我只会同老公仔接吻的。

这男人也没有勉强,放开我的脸后,便继续的抽插我。我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

我那想到会如此,本来以为只要把心灵和肉体分开,便能熬过去了…

但是,我饥渴的身体,让我陷入了无法回头的路上,我被推上了高峰…

我…我终于高潮了…老公仔,对不起了,我终于被这卑鄙的男人弄上高潮了。

可能之前一直都努力的抑压着反应,又可能是身体太久没有得到性爱的滋润,这次高潮如排山倒海般涌到,以前从未试过如此强烈的反应,脑中一片空白,只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电击般的快感。

相信这男人也会感应到我身体强烈的反应,因为我的阴道正在不期然地一阵一阵的收缩,把他的大肉棒一下一下的吸啜着。

「不再倔强了吗?久违了的性爱乐趣回来了吗?」

「都到了这地步了,把一切抛诸脑后,依着自己身体的感觉吧。」

「把身体交给我吧,我能让妳更加舒服的。」

正在享受着高潮余韵的我,不禁在想:

「也对,我己经和这人在做爱了…」

「稍微考虑一下自己的快乐也不错啊…」

这时,他的嘴唇又吻到我的唇上,我立即脑中一震。「不能…不能背叛老公仔的,虽然我的身体已经被他进入了,虽然我己经被他弄上了高潮,但这一切都不是我自愿的,只是我的身体出卖了我。」

于是我再推开了这男人。

「呵呵,真是难搅的女人,不过也要对自己坦率啊。」

跟着,他便抱起了我,翻身成为女上男下的位置。现在变成了我骑在这男人身上。

我不再被这男人压着了,我可以自主行动了。那我试试先摆脱那可恶的肉棒。

我慢慢的抽离身体,感觉到肉棒在我体内轻轻的拖动,刮得我肉腔十分舒爽。

当我退得只剩那大龟头还留在体内时,心里又有点舍不得,真的要和这肉棒分开吗?就让蜜穴再尝一遍吧,就只是再多一次,于是下身一沉,便又坐回肉棒之上,大肉棒立时把我的蜜穴撑得满满的,这感觉美死了。

跟着又再轻轻提起,企图摆脱了这肉棒,蜜穴传来一阵虚空的感觉,忍不住的又再套了回去。

如此这般来回争扎着,可惜每次都是忍不住,又是坐了回去。来来回回几次之后,摆脱它的意志越来越薄弱,蜜穴传来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

噢…我的天啊,我在干甚么啊,我竟然是在主动的套弄着他的肉棒。

脑里明明清楚明白,不能自己追求快乐的,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下体传来的快感,使我难舍难割。渐渐我的套弄越来越快了,不由自主的在寻求自己的乐趣。

此时,这男人也配合着我的动作,肉棒一下一下的顶了上来,向我蜜穴的最深处插去,插得我爽极了。这个令我又爱又恨的肉棒,个让我飘飘忽的肉棒,真想整个晚上都能好好地享受这个肉体的极度欢娱呀!!

我知道我又要去了,在一轮疯狂的腰肢起伏下,我不断套弄着的肉棒,我把我自己推上了第二个高潮了。

高潮过后,我累得摊在这男人身上,享受着高潮的余波。

为甚么我会陷入如此的困境的,难道我只是一个沉沦于肉欲的淫荡女人?已经不敢想象再发展下去会变成甚么了。

「已经高潮了对吧?」

「去了是不是很舒服的?」

「我都说要自己寻找自己的乐趣啊!」

「鸡巴给妳夹得真爽啊。」

「再来吧!」

我还未回过神来,这男人便抱起我的腰肢,肉棒便从我蜜穴中抽了出来,体内即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口中不禁说了声「不…不要啊……」。

这男人把我从新放好,躺卧在床上,双手托着我两腿的腿湾,把我双腿大剌剌的分了开来,蜜穴毫不掩藏的暴露在他眼前,我的阴毛早已被我的淫水弄得一塌糊涂,小豆豆和小阴唇却因为刺激充血的关系,变成娇嫩的粉红色,阴道口还充盈着欲滴的淫水,一切都像是等待这大鸡巴来享用。

我乘机看一看他那可恶的东西,好像比快老公仔的,还要来得粗壮,难怪那感觉是那么充实.我看到他那只硕壮的肉棒,正笔直地、正确地戳向我红肿洞开的湿润小穴,我开始紧张,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红红泛黑的菇状龟头上,他巨大龟头上正流着大量淫液的马眼正亲吻着我湿漉漉的柔嫩小穴口,那种相贴的温热感觉比接吻更让我晕眩!心里正渴望着他戳进来的一刹那….

这男人这时反而一点都不性急,双手托着我的大腿就只用大鸡巴在我外阴上面磨来磨去,把我逗得要死了。幼嫩的阴唇,被他火热的鸡巴,烫得不停悸动,因充血而突起的小豆豆,偶然和他的大龟头触碰,也爽得我全身都一震。我的魂儿已经丧失,只想到那个硕壮的东西将要填满我的欲望深渊。

「求…求…你…」

「?…求我甚么?」

「求…求你快些…」

「快些甚么…?」

「…插我…快…些…」

「用甚么插妳啊?」

「用你的肉棒插我,我要你的肉棒插我…」

「我双手没空,对不到位置啊,妳来帮帮忙吧」

于是我便伸手去摸他的鸡巴,摸到以后,便立即急不及待的往自己小穴里塞,这男人腰间一沉,我俩的器官又再次结合在一起了,小穴得到空前的满足了。

又着了这男人的道儿了,我竟然会抓着这男人的鸡巴,来塞自己小穴,我还有羞耻之心吗?

不过已经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这男人已开动了攻击,我乐得只有不断乱叫。

「好棒的鸡巴啊…」

「你的肉棒插得我好爽啊……」

「啊…啊…啊…」

身体彷佛有种与这男人合为一体的感觉,觉得他已经不再是那么陌生了,或者这是这男人所给予的快乐所产生的错觉,我已经分不清楚了。难道我心中所期望的,就是希望如此被玩弄吗?现在我已毫不顾忌,尽情享受身体带来的乐趣了。

「插入的感觉越来越好呢」

「嗯…嗯…嗯……」

「里面的皱褶把我的龟头磨得很爽呢。」

「啊…啊…我也很爽呢……」

「妳的浪穴很会夹呢。」

「没有…啊…那样的事…」

「妳虽然不承认,但身体却很老实的反映着呢。」

「…」

「长得贞节却其实是个淫乱的女人呢。」

说着便跟着吻了下来,我已经没有太大的抗拒了,双唇便和这男人双唇贴上,口齿被挑开了,他的舌头便侵进了入来。

可能我真是个淫乱的女人,现在我竟然和他热烈地激吻着,舌头互相交缠在一起,我已经分不清他是谁了。

我上下两张嘴都已经沦陷了,都被这男人入侵着,我已经没有甚么地方可以保留了。

我那爱液漫流的小穴被那粗长火热的肉棒不停进出,每一次进出总是让我期盼更多更强烈的快感,我的小穴被大大的塞满着,无休止的撞击着、毫无保留地被撑张入侵着……

这些好像是第一次感受到的情欲快感,一而再、再而三地冲击着我的神经,像潮水、像云端,似沉沦、似飓风………,我真不知道被操的欢爱竟然能够如此美妙。

一轮热吻过后,这男人道:

「差不多了,我也要去了…」

太好了,终于解脱了,但是我心深内,却有点不舍。

「那…那你要…射…射在外…」

「不…情况改变了。」

「这…这…跟约定的不同」

「别那么抗拒,这是个完美的句号。」

他再也没有理会我,只是捉紧我的腰肢,开始疯狂的抽插。我也被插得失魂落魄了。我紧紧搂着他、吻着他,屁股更是不由自主的摇呀巅呀地去迎合他.

明知道接下来就会被体内射精,但也无法逃离开来,除此之外,因为被疯狂冲击,而高潮再临的感觉,不停的侵蚀着我,我也忍不住抬腰相迎。

那个坚挺又火热的龟头在最后一次冲刺后终于停在我的最深处,死死抵住不动,在那彷佛未曾被探访过的地方喷出一股股的精液,就连我的心也被他滚烫地浓浆烫得魂飞天外,口里发着单音哦哦地伴随着他的子孙融入这场欢爱之中……

当一股股火烫的精液,朝着我的子宫发射时,我亦同时被推上了第三次高潮了。

又是一次强烈的高潮,我爽得全身都在抽搐,身子美得弓了起来, 可是这时候他的双手紧紧地箍着我、两只手环过我的手臂牢牢地扣在我的身后,屁股死命把我的下身钉在床铺上让我没有动弹的地方,只能单纯去感受那个深入在我体内的跃动…

真要命!越是这样,高潮反到来的强烈而且越是持续,也就是我高潮的痉挛让小穴死命地夹着他的阳具,迫使他喷的更多、持续的更久。

我便一直在高潮的顶端盘旋…再盘旋。多么令我痴迷与惊讶啊………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真是棒透了。

男人激烈的发射系,便伏在我身上休息,我脑袋已经被回荡的快感所取代,毫无羞耻可言,亦没有甚么坚持了。

我被内射了,对不起…老公仔,最后的底线也守不住了。

和这男人经验上的差距太大了,即使我拼命的抵抗,也只会被他轻松的收拾掉,这个男人准确地阅读我身体的每一个反应,又会把握每一个机会,我彻彻底底的败了。

跟着又和这男人热吻起来,在旁人的眼光看来,我们就好像热恋中的情侣在进行甜蜜的性爱,我渐渐迷失了。

未几,这男人的鸡巴又在我的蜜穴中耸动起来。

「你…你…不是完了吗?」

「你说甚么呢?妳这样的女人,玩一次怎么会够。」

「…」

「玩一次没问题的话,二次三次都是一样的。」

接着,房内又响起了一遍肉体的撞击声,和一个已没有羞耻之心的女人的淫乱的叫声,

这日,我一共给这男人内射了三次,不过也给他干得高潮涟涟,心里也说不出是悔恨还是暗喜。

当夜我们八时多才从宾馆里走出来。我的小穴已被灌满了别人精液,叫我怎样回去面对我老公仔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