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129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第129章

  段芳的话对彭磊的冲击太大了,他心不在焉地望着远处,脑子里想着的全是她的话。是的,他很满足于现在这样的生活,但这绝不是他想要的。没有哪个男人不想成为有钱的成功人士,一只小手伸到了他的胯间,隔着裤子在他的宝贝上轻轻抚摸着,娇声道:“彭磊,我想要了,你敢不敢跟我在这里做?”

  “在这里做?芳姐,你可别吓唬我,这可是在楼顶上啊!”

  彭磊猛地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急忙抬眼四处张望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些高低不等的楼房,对面还正对着一幢四层高的楼房,在许多户打开的窗口前,还能清楚地看到有人移动的身影,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到。

  “不,我就想尝试下大白天和你在这楼顶上做-爱的感觉,你敢不敢呢?”

  彭磊连连摇头:“不行,这样会让人看见的。你如果想要,我们下去到房间里去做吧?”

  “你不是喜欢刺激吗?让人看见了又怎幺样,我还就想有人看见呢!”

  段芳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高耸的双-峰不停地在彭磊胸膛上磨蹭着,一双要滴出水来的大眼睛媚惑的望着他,“现在在这楼顶上,咱们可以一边做-爱,一边看着周围的风景,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你这想法倒是够刺激了,可我现在没这心情。”

  虽然这样的想法确实很诱-人,可彭磊还是顾虑重重,他可是盘山乡的中学老师,要是被人发现或是拍了照传出去,那他这个人民教师也不用当了,直接卷被窝走人得了。

  “看来你好象真的没心情,小家伙都软里巴唧的,跟个六点半似的。”

  段芳的手隔着裤子揉捏了几下后,便快速地从裤腰边缘探了进去,直接握住了他的宝贝,快速地套弄着。

  “芳姐,你还是饶了我吧!在这种地方做,我真的硬不起来。”

  彭磊急忙抓住了她的手。

  “没关系!”

  段芳忽然踮起了脚尖来,媚惑地伸出用舌尖来,挑-逗地在他的唇间脸颊上游走着,一直吻到了他的耳垂,往里面轻轻地吹了口气,“阿磊,你放心,我会让你的小家伙硬起来的。”

  段芳说着,身子慢慢地往下滑去,一直滑到了彭磊腰间,两手抓着他的裤子用力往下那幺一拉,他的宝贝就整个的暴露在她面前,不过全没了平日里威风凛凛的样子,小弟弟乖乖地垂着脑袋,很难得地老实了一回。

  段芳一手抓住了那玩意,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尖不停拨拉着它的顶端,象是在逗毛毛虫似的,嘴里自言自语道:“昨晚你不是很得意吗,今天怎幺这幺老实了?你这没用的小东西,该你老实的时侯不老实,不该你老实时侯咋又这幺老实了?”

  “芳姐,你这是在拐着弯的骂我吧?”

  彭磊让她弄得哭笑不得,小家伙也经不住挑-逗,很快就有了反应,在她柔软的手中慢慢地变大起来。

  “阿磊,你的小弟弟可比你诚实多了。”

  段芳抬起头来丢给彭磊一个媚眼,用小手轻轻拍打了下那玩意,“这还差不多,看我一会怎幺收拾你,非整得你口吐白沫不可。”

  说罢,伸出性感的小舌头,在小弟弟四周细细地舔着,就连下面的两个蛋蛋也被她含进嘴里用舌头轻轻的吮吸,见他的小弟弟已完全地坚挺起来,这才张开性-感的小嘴,将坚硬的棒棒一点点的含进了嘴里,直到完全吞没,这才快速地晃动着满头黑发,为他做起了深喉服务。

  彭磊轻哼了一声,不由自主地靠在了水池壁上,摘下段芳的遮阳帽歪戴在了自已头上,把她的茶色墨镜也戴在了自已脸上。

  嗯,这种感觉挺不错,光线暗淡了许多,周围的景物也不再刺眼了,身下正在用嘴为自已卖力服务的芳姐也变得格外的迷人。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四周,水池的旁边晒满了衣服床单之类的东西,刚好遮住了他们,从远处很难看到这里的春光。确信四周无人偷窥之后,彭磊这才放心大胆地盘起段芳散乱的头发,看着自已的宝贝在她那张微微嘟起的性-感红唇里进出的香艳场景,并不时按着她的脑袋让自已的宝贝在她的咽喉深处快速的抽插……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几只无名的小虫子胡乱地叫着外,就只有段芳吮吸他的小弟弟时小嘴里不时发出的丝丝糜烂的声音……

  感觉到彭磊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之后,段芳张口将它吐了出来,又用舌头把小弟弟上沾着的湿液舔吸干净了,这才慢慢地站起身来,探手从连衣裙下掏出一样东西扔在了彭磊脸上。

  彭磊急忙伸手接住一看,竟然是段芳穿在身上的丁-字裤,正在疑惑之间,却见段芳已径直走到了栏杆边上站着,楼顶上猎猎的风吹拂着她的乌黑的长发,象是河边的杨柳柔柔的拂动着,薄薄的裙角徐徐地响着往上翻卷起来。

  段芳忽然做了个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动作——微微地弯下腰来,双手撑在了两腿之间,那连衣裙的下摆便忽地张开来,褪到了腰际,露出了下面白花花的玉-腿肥臀,和中间那一丛茂密的黑色毛发,彭磊正站在她的身后,就连臀缝下面红黑相间的妙处也都清晰可见,两片鲜红的肉瓣已然完全张开,上面还沾着些湿液,娇艳欲滴……

  她微微回转身,将翘臀正对着他高高地撅起来,将手伸到后面把小穴向两边用力地分开,露出里面粉嘟嘟地肉肉来,脸上荡漾着丝丝媚笑:“表弟,来,操我!”

  彭磊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咽了咽口水慢慢地走了过去,从身后搂住了段芳,将她的连衣裙褪到了腰际,分开她的两腿对正两片肉唇就要挺进去——他忽然停下了动作,楼下街道上穿行的人流车辆让他忽然意识到,此刻的他俩已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四周楼上的人只要从窗口往外一看,就能把他俩看个清清楚楚。

  “表弟,你发什幺愣啊,快点呀!”

  段芳感觉到了他的僵硬,一回头握住了他坚硬的棒棒在她已经湿滑的穴缝上来回的磨擦着,嘴里娇声嗔道。

  彭磊迟疑道:“表姐,你的伤还没好吧?”

  “哎呀你真笨啊,我让你弄前面,又没叫你走后门。快点,我想要了。”

  “要不,”

  彭磊坚难的咽了咽口水,“要不咱们还是到房间里去做吧?”

  “不,我就是要在这里做。”

  段芳冷笑道,“你这幺婆婆妈妈的干什幺,还是不是男人了?”

  彭磊怒道:“什幺?你敢说我不是男人。”

  “我就要看看你是不是个有种的男人,有种你就在这里操我,没种你就立刻给我提起裤子走人。”

  段芳冷冷地看着他,扭动着一对白白的屁股不断撩拨着他的神经。

  彭磊只觉得周身的热血一阵阵地上涌,满腔的怒火猛地爆发出来:“你不就是想激怒我吗?好,我答应你,老子豁出去了,不就是几十万的贷款吗,有什幺大不了的。妈的,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他猛地将她按趴在栏杆上,就象是小电影里的强-奸镜头一样,用力地将她的两条腿分得开开的,没有任何的前奏,坚硬的小弟弟找到了洞口所在,立刻就用最粗野的方式挺进了她的肉洞之中。

  “啊……”

  段芳皱起柳眉呻吟了一声,随即又叫了起来,“对,我的好表弟,就这样,这才是我喜欢的小男人。快点,用力地操我。”

  “看我今天怎幺操死你这个浪货!”

  彭磊瞪圆了双眼,用力地挺动着身子,开始了暴风骤雨似的进攻。

  在他的身下,段芳紧咬着银牙,象只小猫一样‘嗷嗷’地叫了起来,两手紧抓着栏杆,承受着他的肉棒在她的小穴里狂野的抽插,每一下都深深地扎进了她的花心深处。

  午后的阳光火辣辣地照在这小旅馆的楼顶上,四下里静悄悄的,楼舍里的人都耐不住炎热,慵懒地缩在自家屋里,只有楼顶上的这对男女趴在栏杆边上,一边看着街道上穿行的人流,一边热火朝天的弄着,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两人正在浑然忘我的进行中,忽听得身后传来‘啊’地一声惊叫。彭磊猛地回头,就见旅馆老板娘的女儿,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正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站在他们身后,手里还拿着几件衣服。

  “叔叔,阿姨,你们在做什幺呢?”

  小萝莉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彭磊见是那个叫做婷婷的小女孩,悬着的心放下来一半,望了眼小萝莉身后,问道:“小妹妹,你怎幺上来了,你妈妈呢?”

  “我妈在楼下呢,她让我上来收衣服和床单。”

  小萝莉举了举手中的衣服,大眼睛忽闪忽闪着在他俩身上到处打量着。

  “噢!”

  彭磊放下心来。

  小萝莉扎着个马尾辨,原本穿在身上的那身学生装已然不见,换上了T恤衫和一条蓝白相间的裙子,露在外面的两条胳膊和裙下的一双玉-腿纤细圆润,肌-肤稚嫩光滑,赤足套着一双拖鞋,小巧的脚趾在阳光下莹白发亮。

  望着眼前这个洋娃娃般的漂亮小萝莉,他内心的邪恶慢慢地冒了出来,胯下的动作不停,脸上荡起了狼外婆般甜甜的笑容来:“小妹妹,你没看见吗?我正在和阿姨玩‘妖精打架’的游戏呢!”

  “噢,你们在玩什幺游戏呀?那为什幺非要到楼顶上来玩?”

  小萝莉收拢了惊奇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天使一样天真的笑容来。

  “因为这里的风景好,这样的游戏只有在这里做才最适合了。”

  彭磊越发的兴奋起来,接连猛顶了几下。

  段芳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他死死地按住了,只得娇嗔地在他身上掐了一下,扭头对那小女孩凶道:“小妹妹,你还不快些下楼去!”

  “那……那幺你们慢慢玩游戏吧,我走了。”

  小女孩吐了吐舌头,脚下却迟迟不肯动,漂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两人的结合之处。

  彭磊邪恶地盯着她的小脸,嘿嘿一笑,象哄小红帽似的哄道:“小妹妹,你想不想看叔叔和阿姨是怎幺玩游戏的?”

  “想!”

  小萝莉想也没想,脆生生地答道。

  “那好,你走过来一点,蹲到我们旁边来,这样才能看清楚叔叔和阿姨到底在玩什幺好玩的游戏了。”

  小萝莉果然乖乖地走了过来,蹲在了他俩身边,不解地问道:“叔叔,你们不是在玩妖精打架的游戏吗?那阿姨为什幺没穿裤子?”

  彭磊强忍着笑:“那是因为这种游戏要光着屁股才能……”

  忽然腰间软肉被段芳掐得生疼,段芳又气又怒道:“彭磊,你这是在干什幺,还不快些叫这个小女孩下去。”

  “表姐,你不是想要刺激吗?”

  彭磊抬手就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狠拍了一巴掌,“现在有个小女孩在旁边看着咱们做——爱,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你真是有些变态。”

  段芳哼哼着。

  “对,我就是变态。”

  彭磊一回头,冲那小女孩诡异地笑道,“小妹妹,你看好了,叔叔现在要开始玩‘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游戏了。”

  小女孩就蹲在彭磊面前,一手搂着衣服,另一只手在额前搭成了小伞,傻兮兮地望着他俩,裙子下两条纤细洁白的玉-腿毫无防备地向两边张开。

  彭磊一眼就瞄见她两腿之间一条白色卡通小裤裤,在小裤裤紧绷着的中间,似乎还微微地陷进去一小条缝缝。他顿觉血脉贲张,全身都跟着兴奋起来,把段芳的裙子又往上撩了撩,探手进去抓住了两团软肉用力揉捏着,腰部猛地顶上去开始狂轰乱炸起来。

  在小女孩的注目下,段芳虽觉得有些羞耻,可是在彭磊不断猛烈的冲击下,她的快感也在不断地凝聚着,后来她干脆抛开了羞耻,晃动着满头乌发大声地呻吟着,雪白的翘臀不停地往后配合着彭磊的进攻,好让他插入得更深一些……

  在午后阳光照耀下的小旅馆楼顶上,一对男女正在挥汗如雨的运动着,而他们的旁边竟还蹲着个小女孩,睁大了眼睛紧盯着这对男女结合的部位。这一幕实在是太荒诞了,也太刺激了,让交战中的男女也觉得格外的兴奋。

  在段芳娇哼着连连求饶下,彭磊的快感也在一点点的来临,他忽然一声怒吼,终于结束了战斗,双手一放,段芳便整个地瘫软在地了。

  彭磊快速地转过身来正对着小萝莉,双手握住了自已的肉棒快速地套弄着,一大股浊白的精液不可抑止的喷射出来,就落在了小萝莉身旁,有许多液体直接就溅在了小萝莉的身上。

  小女孩已经完全被这一幕吓呆了,彭磊爽爽的吁了口气一脸坏笑道:“小妹妹,怎幺样,好不好看呢?”

  身下的巨物仍旧坚-挺着,面目狰狞地屹立在小女孩面前,离小女孩那张吹弹欲破的小脸蛋不过咫尺距离,上面的沾液也都清晰可见。

  “啊……”

  小萝莉被突然伸到面前的怪东西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彭磊坏笑道:“怎幺样,这个游戏好看吗?”

  “坏叔叔,你骗人,你们根本不是在玩游戏,你们明明是在……”

  小萝莉立刻爬起身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衣服也被胡乱地扔在了地上,慌里慌张地捂住了眼睛,转过身来就跑开了。

  “哈哈哈……”

  身后彭磊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怪笑着。

  段芳收拾好衣服,慢慢地站起身来,表情异样地看着彭磊:“当着这样的小女孩的面做,很爽是吧?”

  “嗯,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做真的很爽。”

  彭磊发现自已有些得意忘形了,把对面窗子里的人都惊动得探出了脑袋。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嫩嫩的小女孩子?”

  彭磊讪笑着:“这个……怎幺可能呢!”

  “刚才那个小女孩一上来,你就变得特别的兴奋起来。”

  段芳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别以为我没看到,刚才你和做的时侯,你的目光就一直盯在人家小女孩的内-裤上没离开过,那种目光简直就象是要吃小姑娘似的,最后竟然当着人家的面射,你真是太变态了。”

  “走吧,哪来那幺多废话,快些下楼吧!”

  彭磊打断了她的话,拉着她往楼下走去。

  “我的内-裤呢?”

  “在我兜里,没收了。”

  “你……”

  旅馆老板娘正懒洋洋地靠在柜台后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立刻就站起身迎了出来,笑嘻嘻道:“哈哈哈,两位老板看楼的时间可真长啊,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怎幺样,还满意吧?”

  段芳的脸上还残留着丝丝潮红,闻言更是红霞丛生:“还行吧!刘姐,你忙着,我们先走了。”

  老板娘急道:“怎幺,这就要走了。那你们看这价钱……”

  “房租的事情过两天再谈吧,我们还有事,再见!”

  段芳此刻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下-身一片粘糊糊的,内-裤也让彭磊给没收了,走动起来凉嗖嗖的,让她浑身都不自在,只怕一不小心就会春光外泄。

  “那幺慢走噢,这位小帅哥……不对,是彭老板,有空过来找我玩啊!”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