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先生与我女儿的情景演成了合家欢乐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当女儿终于被我从我被下放劳动过的地方改成北京户口的时候,她已经是很

成熟的20岁的大姑娘了。父女相依爲命,感情之深至爱之心难以言喻。她生得

很娇媚,我叫她“阿羞”,是个善良多情的好姑娘。但她来京不到一个月就发生

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林先生是我的朋友,非常喜爱我女儿,我原以爲这种喜欢爱

是父辈对孩子情感。他说去看看阿羞,没想到他进了房间后不一会就传出我女儿

娇喘和呻吟的声音——。我忍不住到门口偷听。

半个小时过去了,女儿呻吟的声音已经变得变得柔情万种,她沙哑而梦呓般

的莺声燕语正伴随着林先生有力的动作发出的“噗滋——呱唧——噗唧——咕滋”

声音,时高时低的诉述着什麽——。

我附耳细听,林先生问女儿:“来了几回了”——“三回”——“男人好吗?”

——“好”——“你老师喜欢让你这样仰着脸操你?还是喜欢象我这样操你?”

——“噢——象您这样”——可能是林先生猛地接连狠操了十几下,女儿阴部被

撞击拍砸出“噗呱-呱唧——”的声音大响起,响成了一片。——女儿时而丢了

魂似的呻吟着,时而噢-嗯-噢-嗯地娇叫着——娇喘着——。

猛听见林先生喘着粗气问:“你那个同学操得好,还是我操得好?”——

“叔叔的好”——女儿呻吟着娇声回答——。

我的汗水在无觉中流下来,我看了一眼房门后的斧子,但猛觉得自己下身硬

得发痛了——。

“再给你一回——”呱唧噗滋的声音又响成一片——林先生猛地喊叫着,女

儿娇叫着,——她娇喘和呻吟的声音可能邻居都听得见了——。

良久,里面好静下来。

“还是告诉我爹吧”——女儿柔情沙哑的声音使我的心猛地一揪,又颤抖起

来——。

“好,只要他爱你,就应该让你享受!”林先生的话语中象充满真理。

“我那个朋友快想死你了,他给你舔得好吗?”——“嗯——好——”“明

天他和我好好地操你,好吗?”——“嗯——好——”“我走,你不要穿衣服,

让你爹好好爱你,好吗?”“嗯——”——

我急忙躲起来,总算没被满身大汗的林先生出来时看到。

随着林先生下楼的脚步声我打开女儿的房门,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空气中弥漫着透骨的淫乱、迷幻和燥动的气息,女儿娇扭着雪白美妙身子,

脸儿艳若桃花,双眼朦胧妙波流转,曼妙的腰身和雪白丰满的双乳上香汗淋淋,

丰肥圆鼓的阴部红若大密桃情水涌漾,密桃缝中呛眼的白色精液正在颤颤涌出,

………。

“爹”……女儿仰起美妙可人的俏脸,象平时一样向我展开双手让我抱她,

除了平时撒娇的神情之外,满脸妩媚的表情,眼睛里充满了至亲至爱的期盼。

我下意识地抱住她,本来要冲口而出的责骂,不知乍地,反而变得慈爱至极

:“宝贝,他好吗?……”,我几乎听不到自己在说什麽,脑子里一片空白。…

…。

“嗯……他舔得很认真,嘴很有劲……”女儿抱紧我,深情亲吻着我的前胸

和脖颈,身子好象在颤抖……。

我猛地擡起身子,大声叫道:“你…你给他用咀…?”——我看到女儿红艳

艳的小咀上那粘稠的白色精液,发怒似的问。

“嗯……他太会了……总是逗我…”。

女儿的眼睛充满慌乱和羞臊,我的无限疼爱的心猛地揪了一下,猛地扑上去,

深情地吻住她的咀,女儿的舌尖软软地滑入我的咀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到女儿热热的身子娇扭起来了,呻吟似地叫“爹

……爹……”。

她好象在按我的头,女儿雪白粉嫩的乳房已使我眼前一片茫然。

女儿樱桃般的乳头在我的咀里再次被她的香舌代替的时候,她被林先生奸得

热乎乎的娇扭着的身子和娇喘、呻吟声,使我不知这世界是否真的存在了。

在无意识中,林先生喷射在女儿深处的精液合着她热乎乎地情水混在一起滑

入我的咀里,陡然爆涨的兴奋使我不知所措,下体已涨大到从未有过的程度。

女儿娇美的脸儿又加艳美,脸蛋儿红粉照人,艳若桃花,她呻吟着娇喘着动

情地迎合着我,看着每一次深插搅掏出来的粘稠的白色的别人的精液涌漾而出,

全部生命的力量深深地爱入女儿的肉体深处……。

随着“噗唧-呱唧——噗滋——”水浆似的拍砸声,看着女儿密桃般的丰肥

阴埠上被我每一下狠操而乱颤乱抖的精液,我终于抓紧女儿雪白的乳房爱抚揉玩

起来……。

女儿突然浑身乱颤,双腿盘紧我的腰,大声地呻吟着、向上迎合着,我突然

觉得眼前彩星狂舞,狂叫着:“我的亲女儿,宝贝女儿……叫我……叫……”

“爸爸……爸爸……,……爹……快……”

我仍在狠操狂抽着,但知道已经给到女儿的最深处。

奇怪的是我的下体很快又坚挺起来了……。

良久,女儿浑身又是一阵乱颤,美妙的双目惺惺朦胧,抱紧了我娇喘着:

“林叔叔……李老师……爸爸……”。

稍许,女儿深处又是一阵颤嘬吸咬,有如千百条热热的小舌头又一次舔吸着

我茎头最敏感,我发狂地抽搅着,拍砸着,女儿的娇喘和呻吟声和着密桃里的精

液情水被拍砸的噗滋呱唧噗唧呱唧的声音又响成了片……。

我再一次控制往了,往下吻着无限娇美的女儿,脖子,乳房,小腹,渐渐接

近她熟透密桃般的阴埠,把她的两腿分开,亲她的阴唇。用舌头把大阴唇分开,

看到女儿二片阴唇已呈暗红色,心里对那些狂爱女儿桃花园的男人们不知是恨还

是感激,遂含进嘴里一起吸住,用舌头从二片阴唇中间自下而上的舔,女儿立即

娇扭着身子大声呻吟起来…。

一股热热的淫液,混着林先生和我的精液又滑入我的咀里,我用力吸吮,喝

了下去,那是我圣洁美妙的女儿身体里涌出的美液啊。

我尽量的用舌头舔着,女儿娇柔的呻吟声已经发颤了……。

女儿微微的颤栗刚要平复下来的时候,她被扛在我肩上的双腿又用力地夹紧

了……。随着我每一下深操浅搅,她浑身一阵阵抽搐乱颤,“爹……”她终于又

叫着我,紧紧地抱住了我……。

突然,我听到照相机的快门声,一个陌生男人拿着摄像机和林先正站在我们

身后……。

我本想急拨而出,突然眼前彩星乱舞,一把抓住女儿正在狂颤乱抖的左乳,

腰髓一抽,浓精猛射而入,一半射在女儿的小腹,溅在她娇艳美极的脸上……。

女儿在我的怀里扭动着,终于又娇声地呻吟起来,热热的左手把我的左手按

在她被陌生男人抽插得雪浪般飞荡的乳房上,右手紧紧地抓紧我的右手,随着她

浑身的颤搐,我的手已感到疼痛……。

我仰在床沿上,迷迷糊糊地向上看着眼前女儿丰肥的密桃被陌生男人噗滋咕

唧地每一下狠操,听着她阴部被拍砸奸操出的“呱-呱-呱-噗滋-呱-呱”的

美妙声音和女儿骨软筋酥丢了魂似的呻吟声,下面又坚挺起来,猛地听到陌生男

人低吼了一声,:“说,我上次操得你好不好?”“……好……”女儿向后迎合

着回应……“你的滋味太妙了,受不了你……我先给你一点……”女儿阴部被撞

击的呱-呱-乱响,终受不住那陌生男人好一阵狂狠的奸操,大声娇喘着呻吟起

来……。

突然,一股灼热的白色粘液从女儿的肥桃缝处淌出,滴到我的咀里和脸上…

…。陌生男人一耸腰“啾”地一声拨出湿淋淋水亮亮的肉棍,在女儿满是淫液的

阴埠上掏搅着、磨动着。他控制住了自己真正倾射……。

林先生把他的肉棍从女儿咀里拨出来,猛地一热,我尚未及反应,女儿已经

嘬住了我的,她热热的小舌每一动,每一吸,都让我感觉到心神飘荡,骨髓欲出,

我再也矜持不了,一把抓住女儿正被操得颤荡抖晃的乳房,伸舌舔在她的密桃缝

内,让她涌出的情水和陌生的精液滑入我的咀里……。

当我扛起摄像机时,林先生也扛起了我女儿的双腿,他的深插浅搅很快地让

女儿抱紧他浑身再次抽搐扭颤起来……。

……。

半年后,两位给我女儿销骨蚀魂般快乐的男人移民了,他俩流着泪水轮换着

亲吻她,当我给女儿穿好衣服的时候,她的泪水也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