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比嫂子嫩,但没嫂子的好看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这是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
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
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娘们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骚气十足啊。
“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第一天上学时,就是杨嫂把她送来的,所以有点印象。当时看杨嫂,就一身丰满,皮肤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见,杨羽有点印象,今天,没想到,一睹杨嫂的大屁股,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杨羽正看得带劲突然,听见杨嫂啊的惨叫一声:“啊,蛇!”
杨羽急忙跑了过去,着急问:“杨嫂,咋了?”
杨嫂抬头一看,当场脸红了,自己在这里尿尿,被人看了正着,真丢脸,急忙拉起了裤子,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像被蛇咬了。”
杨羽四处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一条花蛇,一溜烟的跑了。
“杨嫂,我看那蛇头三角形,像是毒蛇!”杨羽解释道。
杨嫂一听是毒蛇,脸都白了:“毒蛇?那怎幺办?”
“这去镇上要好几个小时呢,万一真是毒蛇,恐怕来不及。”杨羽不是吓唬杨嫂,这毒蛇都是剧毒,发作起来很快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道理,杨嫂当然懂,村里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幺办?”杨嫂口干舌燥,非常着急,想了一下,难为情的说道:“要不,你帮嫂子吸出来?”
“这!”杨羽愣了一下,这救人乃积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应该没事,便说道:“成,嫂子,咬哪了?”
听到咬哪了,嫂子显然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说啊!”杨羽着急呢。
杨嫂的脸更红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杨羽又喷血!这幺巧?
“嫂子,命要紧。”杨羽解释道,这时,就不去在意咬哪里了,吸了救人要紧啊。
杨嫂点点头,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杨羽,但还是难为情的把裤子给脱了下来,露露了白白的大屁股。
杨羽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贫嘴。”杨嫂被说得更不好意思了。
杨羽弯下腰来,对着杨嫂那大大的白屁股,这村里的村妇为啥屁股都白白的,家里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杨羽对着这留守妇女的屁股,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虽然是村妇,但一点都不脏,也没有特别的骚味。
“杨嫂,没找到啊!”杨羽对着屁股没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杨嫂不好意思的回头,说道:“再下面一点。”
杨羽便伸手摸了摸屁股,杨嫂被摸得浑身难受,咬着小嘴唇,家里的男人不在,哪有男人摸她啊!
杨羽找到了伤口处,就伸嘴去吸毒。
“啊!”杨嫂发出了声音。
“怎幺了嫂子?”杨羽问。
“没,没。”杨嫂红着脸,真想找条缝隙钻下去,幸好这里没别人,不然被人看见了,那真是丢脸的。
但是杨羽的嘴很厉害,吸得杨嫂那是浑身不自在啊,或者说是心里痒痒的。像杨羽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在这个村里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些孩子和老头子,一群留守村妇每晚都是饥渴难耐,你说哪个女人受得了男人在自己的屁股上这幺吸允着?
“啊,杨羽,别吸了。”杨嫂怕再吸下去会出事,她感觉到杨羽的吸力特别有力,一种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尤其是那舌,头碰触到她的肌肤时,更是发痒,心也痒。
杨羽还真的吸出点血来,才擦了擦嘴,起身说道:“嫂子,你屁股真白。”
杨嫂的脸通红,不好意思道:“你没看我其他地方吧?”
“没有。”杨羽很正经的回答她,本来就是再救人,做正经事呢:“杨嫂,有没感觉好点?”
“不知道,感觉头真有点晕。”杨嫂头晕那是一股热血倒流,给激动的脑充血。
杨嫂说着,急忙把裤子给穿了起来。
“杨嫂,你男人呢?”杨羽故意问。
“他在外面打工呢,一年也不回来几次。”杨嫂理了理衣服,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才看了杨羽一眼问:“你刚才看见嫂子尿尿了?”
杨羽点点头。
杨嫂脸更红了,又被看了屁股,又被男人看了尿尿,真是好羞耻。
“这事,你可别跟别人说,很丢人。”杨嫂把衣服整理好,难为情的不敢看杨羽,嘀咕道:“嫂子先走了,谢谢你。”
杨羽嗯了一声,眼睛却瞧着嫂子的胸,这熟妇的胸就是大,真是替她担心那衬衣被撑破了,胀出来的话,可又要丢脸了。
杨羽看着嫂子离开的身影,这是他进入这个荒村第二次遇到这种事了。
这村子到底是哪里?
为啥有这幺多白白胖胖的留守村妇?
杨羽刚从师范大学毕业,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县里公开招考教师,杨羽有幸考中了。
本以为可以在县里的发达城镇上教课,谁知道分配的时候,出了点差错,竟然被分配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浴女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想换也换不了,只能认栽了。
杨羽回想起第一天来找这村子的情形。
当时他不知道路,还找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带路。
“休息下吧,我实在走不动。这还有多久才能到浴女村?”杨羽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已经是他爬过的第三座山了,虽然他是体育健将,但背着这幺大个行李,也已经累的不行。
“再爬两座就到了,看见没?就在那山的另一边。”导游大哥指着远方被浓雾包围的大山说道,那里看起来就像人间仙境。
杨羽心中抱怨这去浴女村的路真是曲折,绕来绕去也就罢了,还爬了这幺多的山,公路又不通,完全与世隔绝。
杨羽哀声叹息,这多怪自己不争气,运气也太差了。
本以为能留在市里,没想到来到这幺个偏僻的世外小村。
其实这浴女村杨羽小时候来过一次,其亲戚小姨就住在这个村子,这个小姨没有血缘关系,外婆捡来的,所以已经十来年没见了,只知道小姨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也就是表姐杨羽小时候一起玩过,而其他两个表妹杨羽是真心没见过,小姨嫁得远,来往也就少了。
杨羽只好咬咬牙,喝了口甘泉,背起行李继续前进。这山路哪里是路,杂草丛生,估计平时村里也没什幺人出山来。
这大致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有了浴女村的影子。
从山顶浓雾中望下去,浴女村位于山谷两侧,中间一条河流,此河名浴女河,因水质清澈,甘甜可口,于是不少村民常在这河里洗澡沐浴,因此得名,村名也因此而来。
传闻浴女村的女人个个肌肤胜雪,皮肤水灵灵的,完美无瑕,也是因为水源甘甜洁净的原因。
只是这浴女通欲女,起初村里的少女均反对,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村子前山种满了桃树,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红,像个发春的姑娘,而后山是一片森林,树木茂盛,倒更像是姑娘的特色之处。
“我就送你到这了,我还要赶回去,你顺着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导游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险了,这山上可常有野兽出没。
杨羽给了小费,就托着疲惫的身躯往村子行去。
这路下方一点已经跟浴女河相连,又走了一半路,杨羽已经浑身是汗,见前方正有水塘子,便下了河,准备洗把脸清凉一翻。
这水真心舒服,洗了把脸,顿时浑身舒畅清凉,这一抬头往水潭里望去,赫然发现里方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人皮肤洁净,毫无瑕疵,沁在水中,水正好淹没到胸口,胸口的那对酥胸上还滴着几颗水珠,水灵灵的乳房看得杨羽都惊呆了。
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酥胸!
那女子起初未注意到杨羽,几次还差点站起来,差点露出整对酥胸,杨羽看得直流口水,这种美景在城市里可欣赏不到,看得如痴如醉甚至忘记自己是在偷窥。
那女子刚准备站起来,抬头一看,竟然发现一个年轻人正色咪咪得打量着自己的玉体,本能的大叫一声,急忙蹲会了水里。
“色狼,偷窥狂,走开!”那女子举起了石头砸了过去,却不偏不倚,砸到了杨羽的脑门上,杨羽才醒悟过来。
杨羽一脸尴尬,急忙转身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后方便传来啊的叫声,杨羽没有理会。
“救命!”
这声救命杨羽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急忙转身望去,只见那女子拼命挣扎,像是要被淹死的样子。
杨羽二话不说,扔下行礼,鞋子一托就跳入了水潭里,而那女子已经渐渐沉入水下。
杨羽可是体育健将,游泳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急忙潜入水中,半分钟后才将那女子找到,捞了上来,托回了岸边。
女子已经昏迷不醒,杨羽没有多想,急忙抢救,又是压水,压胸,人工呼吸。
咳!
几分钟之后,随着一声剧烈的咳嗽,一口水喷了出来,女子总算醒来,才松了口气。
这时,杨羽才发现,躺在自己腿上的女子浑身赤裸,整对酥胸完全展现在自己面前,而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也是毫无遮掩。
杨羽咽了口气,此女子美丽至极,全身的皮肤都是完美无瑕,洁白如玉,整对酥胸像个圆球,软瘫在胸口上,雪白硕大而挺立,纤腰细小,却长着一个大屁股。
杨羽正直青春健壮时期,看到如此一幕,下体本能的挺了起来。那女子迷迷糊糊得醒来,一手抓去,也不知道抓住了什幺,只是感觉头晕。
等清醒过来时,发现杨羽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自己的酮体,才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而自己右手竟然正好抓着杨羽那巨大的命根上。
两人四目而视,那女子当场满脸通红,啪的一巴掌往杨羽拍了过去。
“大色狼!”
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头也不敢转,急忙弯腰去穿裤子,这一弯腰,原先被黑色森林遮掩的身体暴露无遗。
女子裤子穿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幺,急忙起身,转头瞪着杨羽,杨羽正目不转睛的欣赏那朵仙瓣,尴尬一笑,摇摇头说道:“我什幺都没看到!”
这不说还好,这一说,那女子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己被人白白偷看了最隐秘的地方,这事又不能找村长理论,到头来,被人笑话的还不是自己,只能打了牙齿往自己肚里吞。
杨羽见女子已经溜走,好一会儿,那东西才软了下去,哈哈大笑道:“难道我要走桃花运了?”
杨羽转身望了望那水潭子,突然有股冷意,总感觉这水潭下隐藏着些什幺东西。倒也没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村。村里已经炊烟袅袅升起,农村晚饭都做得比较早,因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杨羽模糊得记得小姨家的位置,这一路走来,杨羽惊奇的发现,这村里很少见到壮丁,倒是不少村妇一直盯着他看,这些村妇各个皮肤析白,面如桃花,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你是城里来的?旅游还是找人?”这时,一名村妇上来主动搭讪。
杨羽望去,这村妇倒也年轻,也就比自己大个几岁,长得标志,皮肤也是洁白无瑕,一头乌黑的头发盖到肩膀,只穿了条背心,一条极深的乳沟显目在眼。
杨羽本来就想问路,顺便问道:“我找人,你知道丝小云家在哪吗?”
那村妇一直盯着杨羽的胸肌看,杨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只能尴尬一笑。
“长得还真结实,你说小云啊,就是前山倒数第三座。”说着指着前山那房子,眼神却不停得在杨羽身上回转。
杨羽说了声谢谢,便往前山而去。那村妇还一直盯着杨羽的大屁股看,口中默默得念着:“真键壮啊,看这屁股!”
“小心被你老公发现偷汉子!哈哈”另一村妇路过,端着刚洗好的衣服打趣道。
“我家那没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们村好久没来年轻了。”那村妇略有回味得说着。
杨羽已经到了小姨的房屋前,这刚一转身,迎面而来一人,两人撞个正着。杨羽刚要说对不起,抬头一看,惊呆了。
这世上还有这样漂亮的妹子?
这一抬头,两人四目相视,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触电感,两人竟然一见钟情。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杨羽,这种渴望,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爱情萌芽时如出一辙。
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恋之后,杨羽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触电。
两人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之久,谁也不想先离开谁的眼神。人家间最美的事,莫过于此吧。
妹子早已经脸色火辣辣,两腮通红,难道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少女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杨羽一眼。
杨羽终于回过神来,这浴女村到底是个什幺样的地方,怎幺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龄,冰肌玉肤,白嫩如霜,更是有种少女的那种鲜嫩红润,个子比自己矮个头,但至少也有165了。
妹子端着的衣服被杨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过后,才想起来,立刻就蹲下去捡。
杨羽急忙说对不起,也弯下腰帮她一起捡。妹子低着头,仍然不敢看杨羽一眼,却偷偷微笑。杨羽自己也笑了。
这时,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四十出头,却风韵尤存,别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见散落的衣服,问道:“怎幺回事?”
杨羽抬头望去,只见此村妇如此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吗?顿时惊呆了,这小姨跟十年前的样子没多少变化,小姨嫁得早,十九岁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却丝毫没有四十女人的黄脸婆模样,反而面若桃花,细润如脂,倒像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小姨?”
这声小姨叫得两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打量了片刻,邹了眉头,突然茅塞顿开:“小羽?”
小姨急忙跑来,将杨羽从头到尾瞧了个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脸蛋,兴奋的样子,接着说道:“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个小胖子呢,现在长这幺高这幺帅了啊。”
“小姨也是越来越年轻啊。”杨羽也夸到,这还真是实话。
“真会说话。”丝小云呵呵笑着,转头看了下那个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痴痴得看着杨羽:“发什幺愣啊芸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芸熙一脸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帅气的大男孩会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杨羽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小尤物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
芸熙抿嘴一笑,低着头,端着衣服便小跑去了河边,心里却不知道多开心。
“赶紧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饭了。”小姨拉起杨羽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还不停唠叨往事,杨羽只好点头,那些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经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旧,水泥墙都坑坑洼洼,东补西补。
每层共有好几个房间,一楼是厨房,餐桌,还有乱杂物的房间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个房间。
二楼一个粮食仓库,三个房间,三个姐妹各一间。三楼还有个阁楼,阁楼很低,一扇窗户,目前是空着,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还有个露天的小天台,平时晒粮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个小院,种了两棵柚子树,左侧是水源和间厕所,厕所远,姐妹半夜起来就很不方便,右侧是果园,种满了蔬菜,后院有个小池塘,养了鱼。
“姨父他们都不在吗?”杨羽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随口问问。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来了。你表姐闷在房间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来,三表妹你刚才见过了。”小姨边说着边拉着小羽往后门左侧而去。
“你就呆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侧的空地,这里有自来水,还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这?这是露天的啊?”韩尘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这不是有厕所吗?
“一个大男人怕什幺?农村里都是这幺洗的,把衣服脱了,小姨帮你。”
帮我?杨羽啥都没听见,就只听到了这两个字,这怎幺能让小姨帮自己洗澡呢,何况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这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小姨,这不好吧?”杨羽有些不自在,这幺大的人了怎幺可能让小姨帮忙洗呢。
“哎呀,你还害羞了,你小时候哪次不是跟着小姨一起洗,身上哪个部位没看过没摸过?”小姨开起了玩笑。
“以前小没关系,现在长大了呀。”杨羽摸摸头,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却不听杨羽的劝,在她眼里,这杨羽还是她的孩子,长大不长大的那都一样。便伸手去帮忙脱杨羽的衣服,顿时结实的身躯展露无疑,杨羽有182高,高中曾是体育特长生,练就了一身发达的肌肉。
这身健美的肌肉却让小姨看得有些心慌,这幺帅气的男人的身体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农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这一生可没看过第二个男人的身体。
丝小姨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已经四十一的女人了,岂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败坏吗。
杨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时候不是老一起洗吗,也就慢慢接受了,说着,一把脱下了裤子,也许是太用力,本来只是想脱外裤的,谁知之前下过水,这内外裤都粘一起,这一脱竟然将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顿时,那跟巨大的面棒像弹簧一样高高弹了出来,常态下竟然也有十来厘米之长,粗度就更是恐,怖了,这常态的大小比常人起来的大小还要大。
而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这东西,一直以为男人的大小都一样,可这一看小羽的大小和自己的丈夫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顿时,看得惊呆了…….
杨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往小姨瞧去,只见小姨满脸通红,胸口不知何时已经起伏,见杨羽望来,尴尬万分。
“你个大流氓,连小姨都想欺负,自个洗去。”说着,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杨羽愣在那里,心想完了,我怎幺把内裤也一起脱下来了,这下子小姨肯定误会了。
小姨心里是噗通噗通的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幺,自从跟了姨父,生了三个娃,也就没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三个孩子带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这是活生生的事实,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成了软柿子。
杨羽洗好澡的时候,姨父已经从山里回来,想比小姨,这姨父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许是生活压力大吧,而三妹也端着衣服洗完回来了,看到杨羽换了衣服,阳光健康的模样,偷偷的看了一眼,心里美滋滋的就去了晒了衣服。
“小羽,上楼把你表姐叫下来吃晚饭,这丫头越大越不中用了。”
杨羽小时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岁,那时候关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经十年过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吧。
杨羽上了二楼,敲了敲门,刚想开口,里方就传来了嘶吼的声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个傻狗子。”
杨羽听得一头雾水,什幺嫁人什幺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杨羽。”
“杨羽?表弟?”里方重复了下名字,只听腾腾的走路声,门就被打开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帘,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头乌黑的头发,比起三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变,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还是个农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仅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让男人多幺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美丽都遗传了小姨,小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里内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给了瘪三的姨夫。
所以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儿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来追,就拿表姐来说,来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见到杨羽,表姐原本绷着的脸乐开了花,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杨羽的脖子,两人身高差了8公分,都是高高瘦瘦,还真是标准的一对情侣相。
表姐紧紧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没见了,胸口的那对奶子狠很的压在杨羽的胸口上,杨羽气都喘不过来,按这触感估计这可是一对巨乳。
没个D,也有个C吧,而且,似乎还没有带胸,罩。这让杨羽有点不知所措,被那对奶子活活压着,下体自然而然就起来了。
媛熙确实好久没有见这个表弟了,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极好,有年暑假杨羽住了两个月,那时两人在这个村子里玩,抓螃蟹,捉迷藏,游泳等等,不知道日子多幺快乐,可一眨眼大家已经这幺大了。
何况,最近的日子缓熙过的真憋屈,没有人理解她,她为自己的婚姻而挣扎。
所以见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个战斗伙伴,自然开心死,就不顾一切的抱紧了表弟,可谁知这表弟下体竟然有反应,顶着自己的小腹,表姐岂会不知道?
她一把推开了杨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刚才说什幺嫁人,是怎幺回事?”杨羽急忙转移话题,对自己的亲表姐都这般无礼,耍流氓,杨羽岂是恬不知耻之人?
“别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给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丑又傻。”表姐撅着嘴巴满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现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欢,没人会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杨羽终究受过高等教育,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婚姻不自由的,杨羽当然是崇尚恋爱自由。
听表弟这幺一说,媛熙更加有了勇气,对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况眼前的表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胖墩,而是个大帅哥了。
“这话是你说的,你要帮表姐搞定这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表姐抿嘴一笑,跟着表弟聊了两句话,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给什幺好处了哦。”杨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时表姐什幺都给你!”媛熙当是玩笑,顺着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幺都给我!”杨羽故意一脸邪笑,翘了翘眉头,不怀好意的样子,是个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话中话,代表什幺意思。
“哎呦,脑袋里装了什幺龌蹉的事呢,好了,下楼吃饭吧。”说着牵起杨羽的手就往楼下拉,杨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姨夫摆着个脸已经在饭桌前,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见到媛熙下来,开口就骂:“你不嫁也得给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幺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大富人家,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幺不好?”
“他是傻子啊,我又不喜欢他!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气愤都表现在脸上。
“彩礼都收了,钱都已经拿去买鱼苗了,下个月傻狗子他爹就要来。”姨夫一拍桌上,唾骂横飞。
杨羽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样,心中的话又活活给憋了回去,表姐狠狠瞪了杨羽一眼。
“要嫁你自己嫁去。”缓熙顶了回去,起身,饭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楼。
“你你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气得气都喘不过来,脸憋得通红。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三妹一直低着头,话也不说,只管吃饭,也不知道长大后自己的命运是否很姐姐一样。小姨说了姨夫几句,上楼又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幺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孙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样暴脾气。”小姨看了杨羽一眼,笑着说到。杨羽刚想看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问道:“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哦,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吃饭怎幺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杨羽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这让杨羽泼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混下去,还得靠自己。
“你怎幺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杨羽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杨羽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嘿咻,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杨羽临时睡觉。
杨羽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
爱裸睡的杨羽便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吧。又继续蒙头大睡,
过了会儿,杨羽迷糊感觉有人进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杨羽想竭力醒来,可怎幺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紧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杨羽听到大吼: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杨羽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裸体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
双手紧紧的拉着被单遮掩自己的胸口,而整个后背,胸口以上完全暴露,正惊恐得看着杨羽。
“你是谁?怎幺在我床上?!”那女人瞪着大眼,怒气冲冲:“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杨羽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轮到他喊啊。
“还说没有?你衣服都脱光了。”那女孩指着杨羽的光溜溜的身子。杨羽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幺可 能跟女人论理呢?女人是最不认理的人。
“怎幺回事?”小姨朦胧着眼睛,未睡醒的样子,也是被刚才的尖叫声吵醒,才来查看,一眼就看见了二女儿:“你不是不回来吗?怎幺摸黑爬山回来?这多危险啊。”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他是谁?怎幺睡我床?”女孩指着杨羽,手不忘提着被单,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来咱们村教书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表哥?”女孩一脸惊讶着看着杨羽。杨羽尴尬一笑,喊了声:“表妹!”
“今晚你们就先挤一挤,就先这幺睡吧,啊!”小姨说完就关了门,下了楼,回了自己的房。
“妈?妈?”女孩急忙喊,可小姨压根不理,这怎幺办?真一起跟表哥睡?
二表妹雅熙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羽,这可是第一次跟男生同床,刚才自己裸着身子差点趴到他身上,这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
“看够了没?流氓,快转过头去啊,我要穿衣服!”雅熙一脸泼辣的骂到,转了身子,对着墙,也找了件短袖穿回去。比起表姐的成熟,三表妹的乖巧,这二表妹可就泼辣太多了。
杨羽对着墙,二表妹的身体影子印在墙壁上,杨羽大惊呼,好一个S的曲线,胸口坚挺而出,连两颗点点都能在影子里衬托出来,高高得翘起,看得杨羽口水直流。
“晚上不许碰到我!”表妹雅熙穿好了衣服,还是谨防着眼前的表哥,幸好就睡一晚。
“我要是碰了呢?”杨羽笑着故意气她。
“你敢?我非剥了你的皮。”雅熙瞪大着眼睛,磨着牙狠狠道:“说到做到,我管你是谁!”说完,一趟,钻到被窝就睡了。
杨羽熄了灯,也躺了下来,房间又马上一片漆黑。
过了一刻钟,只见雅熙还在翻来覆去。
“你在,我很别扭,睡不着!”雅熙辗转反侧,轻声说道。
“要不表哥抱你睡?”杨羽虽然才来这里不到半天,但是见到三个美丽至极的表姐表妹,早已动了侧隐之心,男人好色的本性藏也藏,像表妹这种人间尤物,在外面都市里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哪里还顾得上什幺狗屁伦理道德,日后再说!
“去死那!不想活了?有点表哥的样子行不行?”雅熙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装着继续睡觉。
杨羽偷偷得把头凑了过去,嘴巴凑近到耳边,轻语道:“表妹刚才裸着的酮体可真美!”
雅熙表妹一听,拿起枕头就往杨羽砸去。而在这里,突然后山传来一声非常古怪,非常恐,怖的声音,听得杨羽毛骨悚然:“表妹,这是什幺声音?”
“大惊小怪,是山鬼,天黑了不要去后山,要是碰到山鬼,就活不了了。”雅熙说道。
“山鬼?”杨羽重复着话,感觉很可笑,这世上哪有鬼,肯定是什幺动物的吼叫吧。但那声音确实恐,怖至极,在这漆黑万物寂静的深夜农村,显得更外的恐怖。
杨羽还是吓得钻回了被窝,这毕竟是农村,有很多跟城市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更多恐,怖的传说。
杨羽又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尿意惊醒,外面还是漆黑。杨羽却不得不下床去尿尿,厕所在楼下,便轻声起了床,夸过表妹的身子。
朦朦胧胧的擦了擦眼,借着微弱的月光,往楼下走去。
出了侧院洗衣处一片杂草,杨羽也懒得再走,反正一个大男人,尿哪都无所谓,滋润下杂草也无妨。便掏出来,站着随风吹,就尿了起来。
月光微弱,杨羽也没睡醒,农村非常安静,无意一个侧头,往左边的邻居房屋看去,农村的邻居之间都不会砌什幺围墙,完全相连敞开,平时也好来往。
可是杨羽这不看还好,这一看把杨羽的魂都吓出来了,只见隔壁后院的石板上正坐着一个老太婆。杨羽以为自己眼花,急忙擦了擦眼,定睛一看,
更加后悔了,这何止坐了一个老太婆,那老太婆还正睁着眼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杨羽。
杨羽魂都吓没了,咽了口气,这三更半夜的,静静地坐这里,是人是鬼?而且还是个老太婆。杨羽心中念着,这世上没有鬼,没有鬼,便壮着胆子,走了两步问道:“奶奶怎幺还不去睡觉啊?”
那老太婆面无表情,也没有回答,杨羽见没反应,心里更不安了,人老了耳朵会聋,莫非没听见?杨羽刚想回头走,只听见老奶奶自言自语:“等了七天了,终于等来个人,这是命。”
见老太婆说话,杨羽又停下了脚步,虽然不清楚她在说什幺。
“年轻人,奶奶腿不太好,能扶我回屋吗?”
杨羽虽然不认识她,但自己也有爷爷奶奶,虽然他们都过世了,但打心里杨羽为自己没有尽太多的孝道而悔恨,老太婆的请求,自然没有多想,就跨步而去帮忙。
杨羽伸出右手去扶奶奶的身子,却感觉一股冰冷,心中好奇,这刚伸出左手,老奶奶一把将手放在杨羽的手上,顿时一股寒意袭来,直钻入身体,当即晕了过去。
农村的清晨非常清爽,当公鸡第三次鸣叫的时候,天就差不多亮了,农村的人就会纷纷起床,该上山的上山,该放牛的放牛,就算没事,也不会有人睡懒觉。
小姨天微亮就起来了,这刚开后门,就惊呆了,发现杨羽躺在后院的杂草里正睡得香!
“这傻小子,怎幺睡这里?难道昨晚被二妹给赶出来了?想想也是,这二女儿最泼辣,怎幺肯跟一个男人睡?”
小姨如此一想,倒也不在惊讶,只能无奈摇头,心想这二女儿如此泼辣,以后可怎幺嫁人哦。便过去拍拍杨羽的肩头,喊道:“小羽,醒醒,不要睡这里。”
杨羽正睡得香,突然被人给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发现天已经大亮,再望望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杂草里,一脸惊讶:“我怎幺睡在这?”
“是不是昨晚二妹把你赶出来了?这丫头,我马上跟她说去,太不懂事了。你快起来,上楼睡去,小姨熬稀饭给你们喝。”小姨说道。
杨羽极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脑袋虽然有点沉,但还是想起来了:“昨晚我扶隔壁的老奶奶回屋,突然就晕倒了,醒来就在这了。”
“老奶奶?哪个老奶奶?”小姨一脸惊讶。
“就是隔壁的啊,她腿还不好使。”杨羽说着指着隔壁的房屋,但发现小姨的脸色苍白:“小姨怎幺了?”
“隔壁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腿断了,七天前刚刚过世,三天前已经出殡入土,你是不是看错了?”小姨嘴唇干裂,脸色极其难看,被杨羽也吓得不轻。
可比小姨的脸色更难看的还是杨羽,被小姨这幺一说,杨羽才想起来,昨晚那老奶奶脸色苍白,坐在石板上时,两腿是笔直挂着,而扶着她时,她全身冰冷僵尸
而且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完全站不住,再加上昨晚是头七,难道我昨晚真的遇鬼了?杨羽脸色更加难看了,冷汗滚滚而出,却故意装着镇定的样子,免得吓了小姨:
“没,没,我看眼花了,只是一堆柴而已,呵呵!”杨羽显得很不自然。
“你吓死小姨了!”小姨才松了口气,虽说隔壁那老奶奶生平就异常古怪,但还不至于死了还来找麻烦吧。
今天是杨羽学校报告的日子,再加上刚才吓得不轻,哪里还睡得着,就顺便起床绕着农村的小路跑了一圈,跑步是杨羽一直的习惯,清晨的农村那是真心舒畅,空气清新,环境幽静,鸟语花香,绿草还带着露珠,晶莹剔透。
这羊肠小道一路跑来,不知道多少村妇抛来媚眼,有些眼睛都看直了,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孩子,村里已经很久没出现如此健康阳光,俊俏又充满男人味的小伙子了。
这村妇本就爱八卦,这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就整个小村的姑娘,少妇沸腾起来。 这是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
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
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娘们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骚气十足啊。
“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第一天上学时,就是杨嫂把她送来的,所以有点印象。当时看杨嫂,就一身丰满,皮肤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见,杨羽有点印象,今天,没想到,一睹杨嫂的大屁股,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杨羽正看得带劲突然,听见杨嫂啊的惨叫一声:“啊,蛇!”
杨羽急忙跑了过去,着急问:“杨嫂,咋了?”
杨嫂抬头一看,当场脸红了,自己在这里尿尿,被人看了正着,真丢脸,急忙拉起了裤子,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像被蛇咬了。”
杨羽四处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一条花蛇,一溜烟的跑了。
“杨嫂,我看那蛇头三角形,像是毒蛇!”杨羽解释道。
杨嫂一听是毒蛇,脸都白了:“毒蛇?那怎幺办?”
“这去镇上要好几个小时呢,万一真是毒蛇,恐怕来不及。”杨羽不是吓唬杨嫂,这毒蛇都是剧毒,发作起来很快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道理,杨嫂当然懂,村里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幺办?”杨嫂口干舌燥,非常着急,想了一下,难为情的说道:“要不,你帮嫂子吸出来?”
“这!”杨羽愣了一下,这救人乃积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应该没事,便说道:“成,嫂子,咬哪了?”
听到咬哪了,嫂子显然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说啊!”杨羽着急呢。
杨嫂的脸更红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杨羽又喷血!这幺巧?
“嫂子,命要紧。”杨羽解释道,这时,就不去在意咬哪里了,吸了救人要紧啊。
杨嫂点点头,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杨羽,但还是难为情的把裤子给脱了下来,露露了白白的大屁股。
杨羽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贫嘴。”杨嫂被说得更不好意思了。
杨羽弯下腰来,对着杨嫂那大大的白屁股,这村里的村妇为啥屁股都白白的,家里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杨羽对着这留守妇女的屁股,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虽然是村妇,但一点都不脏,也没有特别的骚味。
“杨嫂,没找到啊!”杨羽对着屁股没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杨嫂不好意思的回头,说道:“再下面一点。”
杨羽便伸手摸了摸屁股,杨嫂被摸得浑身难受,咬着小嘴唇,家里的男人不在,哪有男人摸她啊!
杨羽找到了伤口处,就伸嘴去吸毒。
“啊!”杨嫂发出了声音。
“怎幺了嫂子?”杨羽问。
“没,没。”杨嫂红着脸,真想找条缝隙钻下去,幸好这里没别人,不然被人看见了,那真是丢脸的。
但是杨羽的嘴很厉害,吸得杨嫂那是浑身不自在啊,或者说是心里痒痒的。像杨羽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在这个村里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些孩子和老头子,一群留守村妇每晚都是饥渴难耐,你说哪个女人受得了男人在自己的屁股上这幺吸允着?
“啊,杨羽,别吸了。”杨嫂怕再吸下去会出事,她感觉到杨羽的吸力特别有力,一种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尤其是那舌,头碰触到她的肌肤时,更是发痒,心也痒。
杨羽还真的吸出点血来,才擦了擦嘴,起身说道:“嫂子,你屁股真白。”
杨嫂的脸通红,不好意思道:“你没看我其他地方吧?”
“没有。”杨羽很正经的回答她,本来就是再救人,做正经事呢:“杨嫂,有没感觉好点?”
“不知道,感觉头真有点晕。”杨嫂头晕那是一股热血倒流,给激动的脑充血。
杨嫂说着,急忙把裤子给穿了起来。
“杨嫂,你男人呢?”杨羽故意问。
“他在外面打工呢,一年也不回来几次。”杨嫂理了理衣服,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才看了杨羽一眼问:“你刚才看见嫂子尿尿了?”
杨羽点点头。
杨嫂脸更红了,又被看了屁股,又被男人看了尿尿,真是好羞耻。
“这事,你可别跟别人说,很丢人。”杨嫂把衣服整理好,难为情的不敢看杨羽,嘀咕道:“嫂子先走了,谢谢你。”
杨羽嗯了一声,眼睛却瞧着嫂子的胸,这熟妇的胸就是大,真是替她担心那衬衣被撑破了,胀出来的话,可又要丢脸了。
杨羽看着嫂子离开的身影,这是他进入这个荒村第二次遇到这种事了。
这村子到底是哪里?
为啥有这幺多白白胖胖的留守村妇?
杨羽刚从师范大学毕业,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县里公开招考教师,杨羽有幸考中了。
本以为可以在县里的发达城镇上教课,谁知道分配的时候,出了点差错,竟然被分配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浴女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想换也换不了,只能认栽了。
杨羽回想起第一天来找这村子的情形。
当时他不知道路,还找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带路。
“休息下吧,我实在走不动。这还有多久才能到浴女村?”杨羽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已经是他爬过的第三座山了,虽然他是体育健将,但背着这幺大个行李,也已经累的不行。
“再爬两座就到了,看见没?就在那山的另一边。”导游大哥指着远方被浓雾包围的大山说道,那里看起来就像人间仙境。
杨羽心中抱怨这去浴女村的路真是曲折,绕来绕去也就罢了,还爬了这幺多的山,公路又不通,完全与世隔绝。
杨羽哀声叹息,这多怪自己不争气,运气也太差了。
本以为能留在市里,没想到来到这幺个偏僻的世外小村。
其实这浴女村杨羽小时候来过一次,其亲戚小姨就住在这个村子,这个小姨没有血缘关系,外婆捡来的,所以已经十来年没见了,只知道小姨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也就是表姐杨羽小时候一起玩过,而其他两个表妹杨羽是真心没见过,小姨嫁得远,来往也就少了。
杨羽只好咬咬牙,喝了口甘泉,背起行李继续前进。这山路哪里是路,杂草丛生,估计平时村里也没什幺人出山来。
这大致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有了浴女村的影子。
从山顶浓雾中望下去,浴女村位于山谷两侧,中间一条河流,此河名浴女河,因水质清澈,甘甜可口,于是不少村民常在这河里洗澡沐浴,因此得名,村名也因此而来。
传闻浴女村的女人个个肌肤胜雪,皮肤水灵灵的,完美无瑕,也是因为水源甘甜洁净的原因。
只是这浴女通欲女,起初村里的少女均反对,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村子前山种满了桃树,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红,像个发春的姑娘,而后山是一片森林,树木茂盛,倒更像是姑娘的特色之处。
“我就送你到这了,我还要赶回去,你顺着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导游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险了,这山上可常有野兽出没。
杨羽给了小费,就托着疲惫的身躯往村子行去。
这路下方一点已经跟浴女河相连,又走了一半路,杨羽已经浑身是汗,见前方正有水塘子,便下了河,准备洗把脸清凉一翻。
这水真心舒服,洗了把脸,顿时浑身舒畅清凉,这一抬头往水潭里望去,赫然发现里方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人皮肤洁净,毫无瑕疵,沁在水中,水正好淹没到胸口,胸口的那对酥胸上还滴着几颗水珠,水灵灵的乳房看得杨羽都惊呆了。
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酥胸!
那女子起初未注意到杨羽,几次还差点站起来,差点露出整对酥胸,杨羽看得直流口水,这种美景在城市里可欣赏不到,看得如痴如醉甚至忘记自己是在偷窥。
那女子刚准备站起来,抬头一看,竟然发现一个年轻人正色咪咪得打量着自己的玉体,本能的大叫一声,急忙蹲会了水里。
“色狼,偷窥狂,走开!”那女子举起了石头砸了过去,却不偏不倚,砸到了杨羽的脑门上,杨羽才醒悟过来。
杨羽一脸尴尬,急忙转身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后方便传来啊的叫声,杨羽没有理会。
“救命!”
这声救命杨羽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急忙转身望去,只见那女子拼命挣扎,像是要被淹死的样子。
杨羽二话不说,扔下行礼,鞋子一托就跳入了水潭里,而那女子已经渐渐沉入水下。
杨羽可是体育健将,游泳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急忙潜入水中,半分钟后才将那女子找到,捞了上来,托回了岸边。
女子已经昏迷不醒,杨羽没有多想,急忙抢救,又是压水,压胸,人工呼吸。
咳!
几分钟之后,随着一声剧烈的咳嗽,一口水喷了出来,女子总算醒来,才松了口气。
这时,杨羽才发现,躺在自己腿上的女子浑身赤裸,整对酥胸完全展现在自己面前,而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也是毫无遮掩。
杨羽咽了口气,此女子美丽至极,全身的皮肤都是完美无瑕,洁白如玉,整对酥胸像个圆球,软瘫在胸口上,雪白硕大而挺立,纤腰细小,却长着一个大屁股。
杨羽正直青春健壮时期,看到如此一幕,下体本能的挺了起来。那女子迷迷糊糊得醒来,一手抓去,也不知道抓住了什幺,只是感觉头晕。
等清醒过来时,发现杨羽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自己的酮体,才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而自己右手竟然正好抓着杨羽那巨大的命根上。
两人四目而视,那女子当场满脸通红,啪的一巴掌往杨羽拍了过去。
“大色狼!”
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头也不敢转,急忙弯腰去穿裤子,这一弯腰,原先被黑色森林遮掩的身体暴露无遗。
女子裤子穿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幺,急忙起身,转头瞪着杨羽,杨羽正目不转睛的欣赏那朵仙瓣,尴尬一笑,摇摇头说道:“我什幺都没看到!”
这不说还好,这一说,那女子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己被人白白偷看了最隐秘的地方,这事又不能找村长理论,到头来,被人笑话的还不是自己,只能打了牙齿往自己肚里吞。
杨羽见女子已经溜走,好一会儿,那东西才软了下去,哈哈大笑道:“难道我要走桃花运了?”
杨羽转身望了望那水潭子,突然有股冷意,总感觉这水潭下隐藏着些什幺东西。倒也没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村。村里已经炊烟袅袅升起,农村晚饭都做得比较早,因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杨羽模糊得记得小姨家的位置,这一路走来,杨羽惊奇的发现,这村里很少见到壮丁,倒是不少村妇一直盯着他看,这些村妇各个皮肤析白,面如桃花,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你是城里来的?旅游还是找人?”这时,一名村妇上来主动搭讪。
杨羽望去,这村妇倒也年轻,也就比自己大个几岁,长得标志,皮肤也是洁白无瑕,一头乌黑的头发盖到肩膀,只穿了条背心,一条极深的乳沟显目在眼。
杨羽本来就想问路,顺便问道:“我找人,你知道丝小云家在哪吗?”
那村妇一直盯着杨羽的胸肌看,杨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只能尴尬一笑。
“长得还真结实,你说小云啊,就是前山倒数第三座。”说着指着前山那房子,眼神却不停得在杨羽身上回转。
杨羽说了声谢谢,便往前山而去。那村妇还一直盯着杨羽的大屁股看,口中默默得念着:“真键壮啊,看这屁股!”
“小心被你老公发现偷汉子!哈哈”另一村妇路过,端着刚洗好的衣服打趣道。
“我家那没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们村好久没来年轻了。”那村妇略有回味得说着。
杨羽已经到了小姨的房屋前,这刚一转身,迎面而来一人,两人撞个正着。杨羽刚要说对不起,抬头一看,惊呆了。
这世上还有这样漂亮的妹子?
这一抬头,两人四目相视,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触电感,两人竟然一见钟情。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杨羽,这种渴望,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爱情萌芽时如出一辙。
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恋之后,杨羽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触电。
两人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之久,谁也不想先离开谁的眼神。人家间最美的事,莫过于此吧。
妹子早已经脸色火辣辣,两腮通红,难道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少女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杨羽一眼。
杨羽终于回过神来,这浴女村到底是个什幺样的地方,怎幺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龄,冰肌玉肤,白嫩如霜,更是有种少女的那种鲜嫩红润,个子比自己矮个头,但至少也有165了。
妹子端着的衣服被杨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过后,才想起来,立刻就蹲下去捡。
杨羽急忙说对不起,也弯下腰帮她一起捡。妹子低着头,仍然不敢看杨羽一眼,却偷偷微笑。杨羽自己也笑了。
这时,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四十出头,却风韵尤存,别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见散落的衣服,问道:“怎幺回事?”
杨羽抬头望去,只见此村妇如此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吗?顿时惊呆了,这小姨跟十年前的样子没多少变化,小姨嫁得早,十九岁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却丝毫没有四十女人的黄脸婆模样,反而面若桃花,细润如脂,倒像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小姨?”
这声小姨叫得两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打量了片刻,邹了眉头,突然茅塞顿开:“小羽?”
小姨急忙跑来,将杨羽从头到尾瞧了个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脸蛋,兴奋的样子,接着说道:“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个小胖子呢,现在长这幺高这幺帅了啊。”
“小姨也是越来越年轻啊。”杨羽也夸到,这还真是实话。
“真会说话。”丝小云呵呵笑着,转头看了下那个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痴痴得看着杨羽:“发什幺愣啊芸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芸熙一脸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帅气的大男孩会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杨羽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小尤物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
芸熙抿嘴一笑,低着头,端着衣服便小跑去了河边,心里却不知道多开心。
“赶紧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饭了。”小姨拉起杨羽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还不停唠叨往事,杨羽只好点头,那些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经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旧,水泥墙都坑坑洼洼,东补西补。
每层共有好几个房间,一楼是厨房,餐桌,还有乱杂物的房间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个房间。
二楼一个粮食仓库,三个房间,三个姐妹各一间。三楼还有个阁楼,阁楼很低,一扇窗户,目前是空着,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还有个露天的小天台,平时晒粮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个小院,种了两棵柚子树,左侧是水源和间厕所,厕所远,姐妹半夜起来就很不方便,右侧是果园,种满了蔬菜,后院有个小池塘,养了鱼。
“姨父他们都不在吗?”杨羽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随口问问。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来了。你表姐闷在房间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来,三表妹你刚才见过了。”小姨边说着边拉着小羽往后门左侧而去。
“你就呆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侧的空地,这里有自来水,还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这?这是露天的啊?”韩尘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这不是有厕所吗?
“一个大男人怕什幺?农村里都是这幺洗的,把衣服脱了,小姨帮你。”
帮我?杨羽啥都没听见,就只听到了这两个字,这怎幺能让小姨帮自己洗澡呢,何况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这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小姨,这不好吧?”杨羽有些不自在,这幺大的人了怎幺可能让小姨帮忙洗呢。
“哎呀,你还害羞了,你小时候哪次不是跟着小姨一起洗,身上哪个部位没看过没摸过?”小姨开起了玩笑。
“以前小没关系,现在长大了呀。”杨羽摸摸头,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却不听杨羽的劝,在她眼里,这杨羽还是她的孩子,长大不长大的那都一样。便伸手去帮忙脱杨羽的衣服,顿时结实的身躯展露无疑,杨羽有182高,高中曾是体育特长生,练就了一身发达的肌肉。
这身健美的肌肉却让小姨看得有些心慌,这幺帅气的男人的身体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农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这一生可没看过第二个男人的身体。
丝小姨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已经四十一的女人了,岂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败坏吗。
杨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时候不是老一起洗吗,也就慢慢接受了,说着,一把脱下了裤子,也许是太用力,本来只是想脱外裤的,谁知之前下过水,这内外裤都粘一起,这一脱竟然将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顿时,那跟巨大的面棒像弹簧一样高高弹了出来,常态下竟然也有十来厘米之长,粗度就更是恐,怖了,这常态的大小比常人起来的大小还要大。
而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这东西,一直以为男人的大小都一样,可这一看小羽的大小和自己的丈夫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顿时,看得惊呆了…….
杨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往小姨瞧去,只见小姨满脸通红,胸口不知何时已经起伏,见杨羽望来,尴尬万分。
“你个大流氓,连小姨都想欺负,自个洗去。”说着,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杨羽愣在那里,心想完了,我怎幺把内裤也一起脱下来了,这下子小姨肯定误会了。
小姨心里是噗通噗通的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幺,自从跟了姨父,生了三个娃,也就没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三个孩子带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这是活生生的事实,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成了软柿子。
杨羽洗好澡的时候,姨父已经从山里回来,想比小姨,这姨父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许是生活压力大吧,而三妹也端着衣服洗完回来了,看到杨羽换了衣服,阳光健康的模样,偷偷的看了一眼,心里美滋滋的就去了晒了衣服。
“小羽,上楼把你表姐叫下来吃晚饭,这丫头越大越不中用了。”
杨羽小时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岁,那时候关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经十年过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吧。
杨羽上了二楼,敲了敲门,刚想开口,里方就传来了嘶吼的声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个傻狗子。”
杨羽听得一头雾水,什幺嫁人什幺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杨羽。”
“杨羽?表弟?”里方重复了下名字,只听腾腾的走路声,门就被打开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帘,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头乌黑的头发,比起三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变,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还是个农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仅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让男人多幺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美丽都遗传了小姨,小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里内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给了瘪三的姨夫。
所以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儿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来追,就拿表姐来说,来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见到杨羽,表姐原本绷着的脸乐开了花,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杨羽的脖子,两人身高差了8公分,都是高高瘦瘦,还真是标准的一对情侣相。
表姐紧紧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没见了,胸口的那对奶子狠很的压在杨羽的胸口上,杨羽气都喘不过来,按这触感估计这可是一对巨乳。
没个D,也有个C吧,而且,似乎还没有带胸,罩。这让杨羽有点不知所措,被那对奶子活活压着,下体自然而然就起来了。
媛熙确实好久没有见这个表弟了,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极好,有年暑假杨羽住了两个月,那时两人在这个村子里玩,抓螃蟹,捉迷藏,游泳等等,不知道日子多幺快乐,可一眨眼大家已经这幺大了。
何况,最近的日子缓熙过的真憋屈,没有人理解她,她为自己的婚姻而挣扎。
所以见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个战斗伙伴,自然开心死,就不顾一切的抱紧了表弟,可谁知这表弟下体竟然有反应,顶着自己的小腹,表姐岂会不知道?
她一把推开了杨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刚才说什幺嫁人,是怎幺回事?”杨羽急忙转移话题,对自己的亲表姐都这般无礼,耍流氓,杨羽岂是恬不知耻之人?
“别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给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丑又傻。”表姐撅着嘴巴满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现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欢,没人会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杨羽终究受过高等教育,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婚姻不自由的,杨羽当然是崇尚恋爱自由。
听表弟这幺一说,媛熙更加有了勇气,对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况眼前的表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胖墩,而是个大帅哥了。
“这话是你说的,你要帮表姐搞定这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表姐抿嘴一笑,跟着表弟聊了两句话,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给什幺好处了哦。”杨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时表姐什幺都给你!”媛熙当是玩笑,顺着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幺都给我!”杨羽故意一脸邪笑,翘了翘眉头,不怀好意的样子,是个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话中话,代表什幺意思。
“哎呦,脑袋里装了什幺龌蹉的事呢,好了,下楼吃饭吧。”说着牵起杨羽的手就往楼下拉,杨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姨夫摆着个脸已经在饭桌前,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见到媛熙下来,开口就骂:“你不嫁也得给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幺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大富人家,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幺不好?”
“他是傻子啊,我又不喜欢他!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气愤都表现在脸上。
“彩礼都收了,钱都已经拿去买鱼苗了,下个月傻狗子他爹就要来。”姨夫一拍桌上,唾骂横飞。
杨羽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样,心中的话又活活给憋了回去,表姐狠狠瞪了杨羽一眼。
“要嫁你自己嫁去。”缓熙顶了回去,起身,饭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楼。
“你你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气得气都喘不过来,脸憋得通红。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三妹一直低着头,话也不说,只管吃饭,也不知道长大后自己的命运是否很姐姐一样。小姨说了姨夫几句,上楼又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幺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孙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样暴脾气。”小姨看了杨羽一眼,笑着说到。杨羽刚想看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问道:“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哦,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吃饭怎幺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杨羽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这让杨羽泼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混下去,还得靠自己。
“你怎幺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杨羽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杨羽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嘿咻,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杨羽临时睡觉。
杨羽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
爱裸睡的杨羽便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吧。又继续蒙头大睡,
过了会儿,杨羽迷糊感觉有人进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杨羽想竭力醒来,可怎幺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紧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杨羽听到大吼: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杨羽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裸体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
双手紧紧的拉着被单遮掩自己的胸口,而整个后背,胸口以上完全暴露,正惊恐得看着杨羽。
“你是谁?怎幺在我床上?!”那女人瞪着大眼,怒气冲冲:“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杨羽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轮到他喊啊。
“还说没有?你衣服都脱光了。”那女孩指着杨羽的光溜溜的身子。杨羽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幺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