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我丈夫要回来了!爸爸,我怎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从我上初中,我就一直特困惑。我不知道我爲什么这么喜欢「那事」。可能一半因爲寂寞、一半因爲我家特殊情况吧。

  我老公去国外工作,一去两年。女人日子不好过,更何况,我妈走得早。我的苦,你能理解么?一个人真能理解另一个人么?

  (♂)

  这些年,什么什么都我一人支应着。她妈死得早,我又当爹又当妈,一人把孩子拉扯大,我容易么我?

  再找一个?是,道理上讲,是应该再找一个。搭帮过日子,分担家务财务负担,老了以后互相有个照应,最起码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出了丧期,就有亲朋好友开始给我介绍。说实话,我动过心,可我没再娶,我一怕她们分我财産、二怕她们对兰兰不好。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个好爸爸。不少亲朋好友闪烁其词劝我说,这么下去不行,对你生理上也不好。

  我不清楚她们丫的到底想说啥。

  我辛苦,这谁都知道。我是异性恋,大家也都知道。我那方面特强,我只能忍着憋着,我的苦,亲朋好友不知道。

  后来发生的事,是我的福气,也是报应,谁知道?

  (♀)

  老公去国外常驻。他走了两个礼拜以后,我开始感觉到那种难受。

  欲火上来,不知如何排解。我会自摸,可结婚以后,阴道尝到肉棍,自摸就逊色了。

  一人做饭没劲,做也懒得做、做出来也懒得吃。人很快瘦了下去。我爸来看我,说我气色不好。

  (♂)

  我心疼坏了。这不是长久之计啊。我说要不你搬我那儿得了,互相照顾,方便,省得跑来跑去路上辛苦,还能按顿吃饭。她同意了。

  (♀)

  我爸开始帮我归置东西。

  看着他胳膊上隆起的腱子肉,闻着他身体发出来的雄性激素的味,我心怦怦跳。他身体好,是我的福分。

  (♂)

  搬来以后,东西收拾好,闻着她身上我熟悉的气味,我的心,动了。

  兰兰问我:「咱先吃饭还是先那个?」

  当然先那个!我一把给她按床上。

  (♀)

  我屄屄发胀了,好想好想。他扒掉去我内裤。我也乐意。我们都是过来人,毫不扭捏。我觉得扭捏遮掩最装逼。

  我从小吃喝拉撒睡,转学、家长会,所有的事儿,事无巨细,都是他料理过来,我知道他很不容易。

  我小学四年级,他跟我讲女孩子长大会来月经初潮,别害怕。五年级,我来了,我爸很从容,拿出给我准备好的卫生巾、卫生带。我看着卫生带,不知道干吗用的。我爸说,第一天、第二天血量会比较多,戴上这个,就能帮助固定卫生巾,尤其夜里,不容易弄脏床单被褥。

  在这种事上,我小时候就聪明,会保护自己又不伤害我爸。我们在外人面前父女关系是自然融洽的。到我结婚的时候,我还是处女。

  (♂)

  我很重视对她的性教育,比如洗澡以后在家就那么光着走来走去,从不穿衣裤。我有意地帮她熟悉男人,熟悉男人的身体和反应。

  她嫁出去以前,我一直帮她洗澡,有时候一起洗。我觉得这天经地义,自然而然。有什么呀?

  我帮她洗下边。我知道她有快感。如果她反对,我会尊重她的意见。可她从来没反对过。

  (♀)

  我很早就明白了,男人没女人,日子难熬。我知道我爸一直没再娶,是爲我好。我也知道他一个人这种状态不正常。

  他实在难受的时候,让我用肥皂替他洗阴茎,替他手淫,直到射我身上、射我手里。男人射精的过程我很小就知道了,也算是一种知识。但他从来没有伤害我。

  他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欢娱快乐。我才知道,原来他很会玩女人的身体和感觉。从生理上说他也有难言之隐。我和他「互助」。

  我对「那事」越来越渴望。在单位,在别人眼里,我是业务骨干,是孝顺闺女,是乖巧小媳妇。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骨子里特淫。也许是「开发」得早?

  婚后乱伦对我老公没有妨碍,对我妈妈也没不敬。如果爸爸嫖鸡,或者我出墙,会得性病,会被纠缠,后果总比不了自家解决。

  (♂)

  她能释放我的精囊压力,让我健康。我也手淫她,给她快乐。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这属于关起门来自家事务。只要我守口如瓶,没人会知道。她也不会说。

  我从来没内疚过。我不认爲我是一混蛋。相反,我觉得我是一好爸爸。

  (♀)

  爸爸和我都是读书人,都很有主见,所以世俗的一切对我们影响不大。

  爸爸洁身自好,不找小姐。我给他发泄和满足。给了以后,他就对我更好,良性循环。

  结婚前,爸爸就让我尝到了做女人的乐趣、让我体验到了那种迷醉的欢娱。

  住爸爸这儿,夏天,热,穿的少,就透,加上心有淫欲,老在他面前有意裸露部分身体,满足我的暴露欲。

  说我引诱爸爸,也不爲过,当然他身体很好也是一个原因。

  结婚以后没避孕,两年过去了,没动静。我背着老公去过妇産医院,结果既让我失望、又让我放松。

  确诊:我输卵管不通。

  大夫建议我疏通输卵管。我说不用了。

  从妇産医院出来,我给自己买了一杯冰淇淩,美美地吃。

  就是说:我可以敞开了玩儿,不会怀孕。

  我立刻拨打手机:爸?告儿你一好消息……

  (♂)

  理论上属于乱伦,实际上兰兰不会怀孕,没有混乱血缘危害社会的可能性,所以我和女儿之间纯粹是满足各自的生理需要,跟吃饭睡觉一样。

  我亲她。她伸手摸我鸡巴。摸得我好硬。

  她摸了一会儿,对我小声说:「我痒痒了。」

  我捏她阴蒂问她:「你哪儿痒痒了?」

  她微笑,扭过头,不说。

  我起身说:「不说我就去做饭。」

  她赶紧说:「我里边儿痒痒。」

  我继续手淫她、追问:「里边儿是哪儿?」

  她红着脸、小声说:「逼。」

  (♀)

  我喜欢我爸在床上跟我说黄色的话。我老公从来不说,只会闷头干,没劲。

  我爸一边手淫我一边问:「昨儿自己摸了没?」

  我一边摸他阴茎一边老老实实回答说:「嗯,摸了。」

  他问:「过瘾了么?到了么?」(过瘾了=到了=高潮了。)

  我说:「嗯。」

  他问:「怎摸的?」

  我只好当着他的面表演给他看,自己摸奶、同时摸逼,逼很快湿漉漉。我喜欢挑逗男人。

  他看着我自慰、问我:「塞胡萝卜?」

  我说:「没。」

  他问:「你在家自己过瘾的时候,当时脑子里想的谁?」

  我如实回答说:「想我老公呗。」

  他问:「胡说!想他干啥?」

  我说:「我想,六个越狱犯人闯进我家、凶狠地扒光我的衣服、撕烂我的内衣、攥住我奶子连摸带掐连摁带嘬,对我不断地说粗话。他们摸我、弄我、蹂躏我、折磨我、强奸我。还有好多男的围观我。」

  他摸我阴道口、说:「你湿透了。」

  我说:「对。爸爸救命。」

  他说:「你咋了?」

  我说:「小骚逼痒死了。」

  他到我下边,分开我大腿,开始叼我。我喜欢挨叼,可我老公从来不叼,他嫌有味,也许觉得低贱。

  我爸开始用舌头舔我阴蒂、舔我阴唇,还用嘴唇舌尖刮我,我哪儿敏感他刮我哪儿。

  他勃起了。他的阴茎特别粗大,强悍有力,比我老公大好多,对我阴道的摩擦也比我老公厉害,而且姿势多、时间长。

  我被叼到一次高潮。他非常聪明,总是用舌头手指甚至脚趾先让我满足,再爲所欲爲。

  等我高潮过后,他上来抱住我,脸上、下巴上全是他的口水和我的分泌物。

  爸爸插我了。熟悉的被塞满的感觉。嘎吱嘎吱开始了。

  (♂)

  这老铁架子床已经超龄服役,一动就嘎吱嘎吱,摇摇欲坠。

  我一边慢慢肏一边说:「明儿我弄一新床去,有液压拉杆的、一点声儿也没有。」

  她说:「别。我就爱听这嘎吱嘎吱声。」

  我说:「多难听啊?」

  她说:「只要我一听见这嘎吱嘎吱,下边就来感觉。」

  我加力肏她。自産自销,别有一番刺激滋味。

  (♀)

  我被爸爸肏得发狂。他的阴茎是魔棒,动动停停,一弄就一小时。高宠挑滑车,把我挑得魂飞魄散。

  我老公每次顶多两分钟。

  爸爸勃起的生殖器在我阴道里来回摩擦着。蹭得我好舒服。爸爸在奸淫我,一边奸,嘴里一边叫着我的小名。

  (♂)

  她一边挨肏一边对我说:「爸爸,骂我。」

  我知道我闺女最喜欢在被我肏的同时听我骂她。

  我说:「骚屄、骚婊子!」

  她说:「哎哟爸爸……哎哟哎,我好舒服!我好些天没挨肏、屄好痒。」

  我说:「欠收拾的屄!骚货!」

  她说:「对、对、我是骚屄……」

  我说:「自己抠!」

  她的手掰开自己的屄、开始抠屄豆。

  (♀)

  我的手指灵活柔软、意到手到、轻重随意、冷暖自知。

  当着爸爸,已经湿润的手指在最敏感的地方留连忘返。

  在床上,在这种魂灵飞扬的激荡时刻,说些大胆的粗话、脏话更有刺激性。

  我爸专门用脏话刺激我,我喜欢。

  他问:「兰兰,你跟爸干啥呢?」

  我回答说:「兰兰跟爸爸肏屄呢。」

  他问:「爸的鸡巴在哪儿呢?」

  我说:「在兰兰屄里呢。」

  听着这些、说着这些,我心里没有别的、只希望他用力插我。

  水花飞溅。我手心出汗了。我失控了,发出沉闷的哼哼。

  做爱的感觉真好。阴道特充实,能感到抽插、感到爸爸的阴茎对我阴道狠狠摩擦、粗大坚硬的阴茎摩擦着我细嫩温热的屄腔,真是欲仙欲死。

  (♂)

  我好像能感到她屄里的褶皱被我肏得拓展开来。

  她的屄特湿润,每抽一次都带出水。我的蛋蛋全糊满了她的汁液。

  她忽然大叫一声,头往后仰,脸色铁青、表情狰狞,非常难看。我知道她高潮了。

  我能把自己女儿肏到高潮,我骄傲。

  我爱看她高潮,我爱看她失控。她高潮那样儿比她妈骚多了。

  (♀)

  我快乐得虚脱。

  我在羞辱和快感的中堕入深渊,我骑着鸡巴飞翔、我在陷落,我分不清我感受到的到底是快乐还是绝望?到底是丑陋还是优美?

  我只知道我的屄屄流了好多水。我的屄真贱啊,对着爸爸流口水。我听得见我的屄被肏得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像牛踩烂泥、像花猫舔水。那是我发出的让我羞愧的动物的声音。那是美妙的声音。

  爸一边肏我、一边摸我脸、摸我嘴唇、嘴角。我也本能地叼他手指、含嘴里嘬。

  爸说:「瞧你这骚样儿!」

  爸爸加速肏我。我被亲爸爸抱着、嘴巴含着爸爸的手指、不知羞耻地双腿环住爸爸的腰,我自己的手掰开屄屄抠着屄豆,

  这画面何其淫荡?我是淫荡的坏女人。想到这里,我一阵晕眩,下面开始猛力收缩。我到了。

  我被爸爸的鸡巴肏到一次高潮。高潮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在那个瞬间,你会觉得,爲此付出什么代价都值了!

  从高潮的潮头中慢镜头跌落,理智慢慢恢复。我失神地望着天花板,看到妈妈,看到老公,看到他们在注视着我,脸色平静安详。

  我用身体报答了爸爸对我的抚育和牺牲。但毕竟是亲生父亲,感觉上总怪怪的。

  我知道我在干坏事。我有罪。

  我知道这不对,可我停不下来。

  (♂)

  我摸着她的咂儿。她咂儿特胀,鼓鼓的,尽管她平躺,我仍能攥出年轻的质感。我喜欢咂儿大的。

  没爲什么。就是讨厌飞机场。这是我的偏好。

  我问:「自尉爽么?」

  她说:「嗯,可是没爸爸弄得爽。」

  我把鸡巴抽出来、手指摸她屄。她的屄滚烫,汤儿流得很凶。

  我把蘸了她浑浊黏汤儿的大硬鸡巴直接杵进她嘴里。我像牲口似的,狠狠肏我女儿的嘴。

  粗俗吧?我还就这么粗俗。

  爱应该是圣洁的是吧?怎能如此糟蹋?我还就这么糟踏。

  (♀)

  爸爸的阴茎完全塞满我的嘴巴,滑溜溜的。

  阴毛扎我鼻孔、弄得我想打喷嚏。喷嚏还没打出来,意识到那大鸡巴已经直接捅进我嗓子眼儿。

  我胃里翻江倒海,立刻想吐。

  爸爸让我翻身到他身上,女上位69。

  爸爸的鸡巴一边肏我的嘴、他的嘴和手一边玩弄我下边,甚至开始钻我屁眼儿。

  他弄得我屄屄又发胀了、又痒了。这玩意儿销魂蚀骨,真的上瘾。

  我直肠也有感觉了,真难爲情……

  (♂)

  她忽然吐出我鸡巴。

  我听见她对我说:「爸爸,小骚逼要拉臭。」

  我想都没想,直接说:「拉爸脸上。」

  她开始使劲,可过了好几分钟,没动静。

  (♀)

  爸爸一直抱着我的屁股。我猜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屁眼儿。

  我怎么放松也拉不出来。真的不好意思。跟爸爸再熟悉,也没玩儿过这种游戏。

  爸爸拍着我的屁股蛋说:「小骚货,把屁眼儿努出来!要不爸爸把你?像你小时候那样?」

  我意识到,我小时候,爸爸看过无数次我拉屎。

  拉吧,反正我是爸爸的小荡妇。

  我听见爸爸说:「你妈眼角纹比你屁眼儿上的褶子还多。」

  我笑了,放松了。没有丝毫不恭。哪个女人都有衰老的那天。

  (♂)

  我贪婪地舔她屁眼儿。她那小屁眼儿被我舔的湿滑不堪。万事具备,就等主角了。

  我听见她吭吭使劲。

  在我眼前,距离我脸也就四、五厘米,我看到我闺女屁眼儿开始往外努、往外努。那圈肛门扩匝肌开始充血,呈淡紫色。

  屁眼儿被撑开了!

  我看到屎头顶出来了。

  我能闻到她的屎的香味了,我心跳开始加速,头轻脚也轻。那气味绝对有魔力。她成年以后,我还真没看过她拉屎。

  粗状的屎条在不断往外走,一路艰辛。

  露出来的屎条越来越长、一直不断、一直不断。我老天爷,她这些天吃的什么呀?

  屎头落我鼻子上。我用手小心翼翼捧着帮它往后挪,生怕弄断了。我想看看到底有多长。

  (♀)

  我听见爸爸赞美着说:「兰兰,你真美。你真棒!加油。你拉屎的姿势真好看。你拉的屎条怎么能这么漂亮?」

  在爸爸眼皮底下,我不停地拉呀拉呀。当着爸爸排泄,我特激动,因爲我意识到这行爲特变态。越变态我越激动。这世道好奇怪。

  这样的行爲,对我老公来讲,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

  浓浓屎香把我包裹。我变态地尽情沉溺。

  忽然,闺女逼口松驰,尿道口滋出一泡黄浊的热尿,全滋我脸上了。真骚。

  我喝下一些,咸咸的,不好喝。(你们以爲我真变态么?我选择食物很精心的…… :d。)

  屎条还在继续往外排。我摸这屎条。疙⑰疙瘩,混凝粗硬,目测直径大约五厘米,长约四十厘米。

  她终于拉完了。屎条完全落我手里。我想都没想,扒开她逼口,就把她这屎条插进她逼里。

  我攥她这屎条狠狠肏她。

  她扭着屁股,呻吟,甚至朝我顶屁股。我明白,这骚逼想让我肏她深一些。

  四十厘米的大粗屎条肯定已经顶她子宫口了。

  (♀)

  爲什么?爲什么在这么变态的行爲当中,我居然这么舒服?

  爸爸屈起腿。我扳着他的脚,开始舔他脚趾。

  心理上总觉得不对劲,我知道羞耻。生理上,我分泌,我享受,我把道德、羞耻扔得远远的。

  我明白我们都是心理变态。

  可越是有意识感觉对方是自己父亲,我越兴奋,觉得感觉和老公不一样 (我跟我丈夫的性生活就显得平淡无趣。)

  我拉的屎在我逼水作用下开始部分融化,黏黏的屎液糊我逼上,污秽不堪。我太知道乱伦是要遭受谴责的。但我欲罢不能。

  我知道我这样是错的,但我无力自拔。我撅床上被我爸拿我自己刚拉出来的屎条肏着,跟母狗似的呜呜呻吟。

  (♂)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来。

  我把那根屎条留在闺女逼里,拿张手纸擦擦手,拿起电话。

  (♀)

  爸爸放下电话,我问:「谁啊?」

  爸爸说:「先别问。等完事儿再说。」

  我问:「到底谁?」

  爸爸叹口气说:「是你老公。说要回来。」

  天,我丈夫要回来了!我怎办?放弃强悍的父亲?回到软绵绵的丈夫身边?

  还是放弃丈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