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人物简介:杨桦青:_____饰演杨伊蓓:_____饰演袁仪靓:_____饰演袁姜澹:_____饰演赵治正:_____饰演李仁甫:_____饰演          

导演:复仇者

编剧:doggone——————————————————————————–

part1

十月的新竹,虽然已进入秋季,可是太阳依旧高高的挂着,带有咸味的海风吹来,让人感受到夏天的气息。

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海边一条满是木麻黄的小路边。

应该是很久没人走过了,路边的野草已经快覆满整条小径。

车子的主人是今年刚升大学二年级的杨桦青,有着一个良好的家世,拥有庞大土地的家族,在家里又是独子,所以还在高中时代就已经开着跑车上下学。

抱着混文凭的心态,虽然功课都是勉强在及格边缘打转,风头甚健的桦青一直是各种活动中女孩子眼光聚集的地方。

身边坐的袁仪靓就是在桦青举办的一次联谊中认识的,娇小的身材仍未脱稚气,带着一股南部乡下女孩惯有的单纯,刚考上台中一所私立女子大学的她脸上还保有新鲜人的兴奋神色。

〔飞扬的青春...〕

看了一眼身旁的猎物...。

联谊时就已留下良好的印象,透过活动完后所办的回响,桦青提出了进一步交往的请求。

「好啊,多一位好朋友也不错。」

仪靓虽然这样告诉自己,心中多少有些期待。

光辉的十月,假期非常多,有时还可以看到在放假以外的日子,两个人牵着手走在校园内。

在桦青热烈的追求攻势下,两个人的感情进展的很快。

熄火拉起手煞车,桦青握住了仪靓的手。

卷曲的黑发披在肩上,穿着蓝白条纹短衫的可爱少女俏美可喜的模样,很难让人不感到心动。

放在牛仔裤上的双手不知如何是好,感到有些紧张,但是心里很高兴。

刚上大一的青春少女,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尝爱情的滋味。

「仪靓...」

桦青把头移过去。

「什么事?」

转过头来,带着疑问的可爱眼神。受到桦青的逼视,慌张的避开。

桦青左手握住仪靓的双手,右手抱着她的肩,仪靓没有抗拒。

将仪靓拉过来靠在自己的身边,虽然娇小的身材,可以明显感受到相当发育的乳房。

低下头,呈现健康的粉红色双唇,桦青凑了上去。

「不....」

害羞的少女把脸侧了过去,桦青轻咬着仪靓的耳根。

「我喜欢妳...」

像是受到恶魔的引诱,全身感到酸软,慢慢失去了矜持的力量。

仪靓耳边感到轻轻的热气,是桦青在呵她痒。

「嗯....」

桦青侧过头,轻轻碰触到柔嫩的嘴唇。

感觉脸颊红热了起来,仪靓闭起双眼。

火热的双唇叠印在一起,对桦青来说虽然已不再感到新鲜,但下腹部明显的变化使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渴望。

抚摸着仪靓的背脊,轻轻按摩着。

「啊...」

背脊像有一阵电流般流过,仪靓感到全身酸软。

桦青的舌头伸了过去,追逐着一直逃避的舌尖,仪靓终于吞下桦青移送过来的唾液。

身体被侵入的恍惚感,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桦青,沉溺在男人的气息里。

桦青把手罩在乳房上,隔着上衣慢慢描绘着乳房的形状。

从衣摆下伸了进去。

〔啊...不要.....〕

扭动了一下表示抗拒,可是濡湿的双唇被紧紧的封住。

隔着胸罩轻揉,可以明显的感到心脏急速的跳动。

拉起胸罩,恣意的享受柔嫩的肌肤所带来美妙的触感。

有点硬的乳房,和柔软的大乳房不同,感受一定很敏锐。

手指摸到乳头时,仪靓反射似的发出声音来。

桦青亲吻着雪白的颈项。

〔灰狼咬住致命的咽喉〕

「唔...」

手指左右拨弄硬起的乳头,同时左手下移,桦青拉下了仪靓牛仔裤的拉链。

「不要!...」

像是突然警醒般的,仪靓用力挣脱了桦青的怀抱,自尊心不允许她做这种事。

「我们不可以这样.....」像是作弊被抓到一样,桦青讶异的看着仪靓。

空气慢慢凝聚。

仪靓低着头整理好凌乱的衣衫,浅蓝色的牛仔裤印着一点一点的泪迹。

桦青一言不发,发动引擎,耀眼的红色跑车飞快的奔驰在东大路上。

停在红灯前,低速运转的引擎声引起轻微的耳鸣。

「你生气了?....」

仪靓带着不安的心情问。

桦青并没有回答。

「你真的生气了?...」

仪靓急得泪珠在眼框中打转。

「没有。」

冷硬的语调,木然的表情,复杂的令人猜不透。

加足油门,车子像箭一样的飞了出去,路边的机车骑士恨恨的诅咒有钱人。

把车停在车站附近,找了家餐厅吃完晚餐。

「妳先回去吧。」

「你...」

「我下礼拜要期中考,妳自己先回去吧。」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仪靓坐上了火车。

看着女孩离开,桦青转头朝原来的方向走去,脸上带着异样的笑容。——————————————————————————–

part2

星期五上完一整天的课感到有些疲倦,来不及回到寝室休息,仪靓直接从台中坐车来到新竹。

在车上,交战了一个星期的内心,反覆的想了又想见面时的说词。

打了几次电话,但是桦青总是丝毫不露喜怒之意,碰了几个软钉子,更让仪靓觉得担心。

外貌即使称不上英俊也有七分以上,还有富裕的家庭背景,桦青是许多少女心中理想的白马王子。坐进红色跑车内身旁羡慕的眼光聚集。

〔我不能放弃他...〕

按了一会门铃,对讲机里传来桦青的声音。

「是我。」

拉开大门,仪靓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桦青....」

准备好的说词讲到这里就停止,顺着桦青的眼光看过去,电视里正在播放黄色影片。萤幕里金发的女人坐在巨大的肉棒上,上下的激烈摆动。

意料之外的情况,仪靓不知如何是好,红着脸愣在那里。

〔怎么会是这样...〕

桦青转过头来,穿着宽松的睡袍,看来今天并没去上课。

畏缩的向后退了一步,转身想要离开,手臂被桦青用力的拉了回来。

「你要做什么?...」仪靓的语气有些惊恐。

并没有回答她的话,桦青用力抱紧了仪靓,扯下她浅绿色的上衣。

来之前刻意打扮了一番,涂上浅粉红色的口红,颈边也洒了香水的仪靓,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

桦青的睡袍下部已经起了明显的变化。

〔今天一定要得到她...〕

这个念头已经在桦青的脑海里转了一个礼拜。

拉上胸罩,桦青注视着雪白的乳房。

「不要!」

手掌在乳房上轻轻按压,手指揉搓乳头。

追逐着双唇,仪靓拼命的抗拒,露出雪白的喉咙。

被桦青紧紧的抱住,闻到强烈的男性气息,仪靓感到一阵晕眩。

「唔...不要.....」

虽然是带着奉献的心情来到新竹,可是受到这样粗暴的对待,下意识里只想反抗。

在腰部被抱住的情况下,拼命逃避桦青的嘴唇,仪靓形成快要摔倒的狼狈状态。

挥舞的双手只想抓住可以倚靠的东西,没有意识到握住的是男人的肉棒。这种情形更加刺激着桦青。

右手抱紧仪靓的腰部,用膝盖撑开双腿,左手下移,深入大腿根内侧。

这时才想起夹紧双腿,但是已经来不及,形成夹紧男人大腿的羞耻状态。

被夹在双腿间的手指在大腿根隔着丝质的三角裤来回游动,抚摸温热的感觉。

「嘿嘿...」

手指沿着三角裤的裤缝边伸入,轻轻揉搓肉核。

「啊...」

像是被电击般,仪靓全身感到颤抖。

拨开花瓣,中指缓慢进入肉洞。

「不要!....」

仪靓惊叫着扭动着身体逃避。

还是处女的肉洞,感觉非常敏锐,即使是手指,也会感到有些疼痛。

有技巧的挑逗,手指慢慢摩擦肉洞边缘,还不时刺激肉核。

「妳很敏感嘛,已经很湿了...」

举起沾上蜜汁的中指在仪靓的面前摇晃,仪靓闭起眼睛转过头去。

难以想像桦青会说出这样淫秽的话,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看到女人倔降的表情,更激起桦青征服的渴望。

「哼...」

一咬牙,把裙子连着三角裤一起脱下。

下体一阵凉意,趁着桦青弯下腰时,身体用力的推开桦青,朝着门口跑去。可是手刚抓到门把,手臂已经被男人揪住。

「可恶!」

撞到柜子的桦青摀着头上的血痕,抱起仪靓。

「啊...」

用尽力气摔倒在床上,脱下睡衣,宽松的睡袍下什么也没有穿,男性的雄伟昂然挺立。

桦青像是一头负伤的凶狠野兽,瞪视着身体下的可怜羔羊。

「我要妳。」

听到这句话的仪靓,逐渐放弃了抗拒的力量。为了保有他,她愿意奉献出一切,可是不愿在这种情况下...

桦青坚实的下体,进入仪靓的双腿之间。

「不要...我还不曾.....」

畏缩在男人身下的仪靓用手摀着脸转过头去。

突然间明白了女人这句话的意思。

拉开双手,看到脸上的泪珠,桦青却感到疑惑。

〔为什么?....〕

虽然性经验并不是第一次,桦青还是无法明白女人内心这种微妙的情感变化。

快要爆炸的肉棒再也忍耐不住,从黑色的绒毛下移,找到湿热的密洞入口,龟头在花瓣外来回摩擦。

「唔...」

从没接触过男人的密唇,现在有丑恶的肉棒在外面抵着,是连想像也会觉得脸红的景像。是要抗拒侵入般的,仪靓全身的肌肉都感到紧张。——————————————————————————–

part3

桦青屁股用力下沉。

「啊...」

巨大的肉棒无法进入只有两个手指宽的窄小肉孔,桦青自己也感到有些疼痛。

低下头,看到位置并没有错误。

〔怎么回事?〕

拨开花瓣,将龟头对准肉洞。

〔不管了...〕

一咬牙,下身用力向前挺,撑开花瓣,肉棒突破障碍,深深进入仪靓的体内。

「啊...」

紧逼的喉咙里泄出垂死前痛苦挣扎般的声音。

紧紧抓住桦青双臂的手指,像是一根一根用力掰开一样,可以想见冲击的强烈。

稍微抬起下身,看到粉红色的粘膜外翻,溢出的蜜汁似乎带有少许的红色血丝,像是处女的证明。受到暴力凌虐的花瓣,有着淫靡的景象。

〔终于这样了.....〕

坚硬的肉棒被火热的肉襞包围着,狭小的肉洞勒紧肉棒根部,使得龟头更加充血膨胀。

拉起仪靓的手向下抚摸,想要让她知道两人契合的程度。

像是突然发现桦青的企图,仪靓害羞的缩回手。

「已经完全进去了...」

桦青得意的表情,像是个征服者的宣示。

慢慢拔出肉棒,脸上一直注视着仪靓脸上的表情。

「啊...请不要动....」

肉洞还无法适应异物侵入的紧迫感,稍微移动就会感受到像割裂般火烧的疼痛。

抚摸硬起的乳头,用牙齿轻咬,慢慢挑逗仪靓的情欲。

缓慢的抽出肉棒,紧密结合的肉洞像是被吸上来一样。

「好像...我不要动比较好?...」

羞涩的仪靓难为情的说。

「来,这样...我起来的时候妳就向后....」

桦青像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师,指导着动作生硬的仪靓。

「啵!」

像是拔开软木塞瓶盖般,两个人果然顺利的分开。

全身笼罩在男人身下的仪靓,突然觉得有种安全感。

〔被这样的男人...〕

虽然有些疼痛,仪靓开始用着僵硬的动作迎合着桦青的抽插。

「啊...好....」

龟头摩擦着肉洞内壁时,快感从下腹部一波波传来,空气中弥漫着性的气息,使人感到迷失。

仪靓不自觉的抱紧男人,双腿勾住男人的后腰。

〔这是什么感觉?〕

初次体验到性爱欢愉的仪靓感到困惑。

肉棒猛烈的进出,花瓣随着肉棒的进出翻吐,像是捕手的手套一样,承受着猛烈的冲击。

桦青狂吻着因充血而红艳的双唇,舌尖钻入仪靓口中。

仪靓终于主动伸出舌头和桦青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吞下由桦青移送过来的唾液。

「唔...啊...」

强烈的快感使仪靓进入忘我的状态,肉壁紧紧缠绕在肉棒上,像海绵一样波动的皱折似乎还有向内吸入的力量。

粉红色的唇角流出唾液,闪闪发光。

「来吧!」

受到肉洞缩紧的刺激,亢奋的男人更加紧抽插的速度。

「啊.....」

紧紧抓住桦青后背的双手,在结实的肌肉上抓出一条条细微的血痕。

从颤抖着紧缩的肉洞知道女人达到高潮,用尽力量把肉棒深深插入,连最后一滴精液也不剩的射到仪靓体内最深处。

〔我一切都给了他了...〕

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趴在自己胸前的男人,脸上还残留着刚才高潮的晕红。还有些疼痛的下体意识到自己的处女献给了这个男人的事实。

沈醉在甜美快感里的可爱少女,散发出未曾有过的性感气息。

射过精后的肉棒并没有萎缩,就这样埋在仪靓的体内,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仪靓轻轻的咬着男人的耳根。

「我爱你...」——————————————————————————–

part4

「哥?」

桦青还没进门就听到玄关外妹妹的声音。

「妳怎么跑来了?」

「今天放假来替哥哥加油嘛。」

十二月三号、四号是学校的运动大会,运动细胞不错的桦青是班上这次参加校运会的主要选手。

「等一下就要开幕典礼了,我先去换衣服。」

带着妹妹走向操场,沿路吸引了许多艳羡的眼光。

黑发柔顺的披散在肩上,有着甜美笑容的伊蓓两个深深的酒涡显得很可爱。

不像哥哥的外向,文静的伊蓓非常用功,在功课优异的女中里成绩一直很突出。

由于女孩子没有服兵役的义务,家里打算一毕业就送到美国去念书。

「杨桦青!」

迎面而来的系体干走过来打招呼。

「好可爱的女孩子,是真妹妹还是女朋友呢?」

带着半开玩笑的口吻,系体干上下打量着身旁的少女。

「她是我妹妹,可是你不准追她。」

虽然也是微笑的回答,不过气氛有些奇怪。

非常保护妹妹的桦青拒绝让任何男人接近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

「哎哟,好凶的哥哥,赶快过去吧,要点名了。」

系体干说完就去做赛前的一些准备。

开幕典礼完后,强迫规定参加的大一学弟一哄而散,由于舞蹈组表演的取消,观众并不多。

田径场上激烈的竞争场面和校园里稀稀落落的行人,形成有趣的对比。

比赛进行两天,不负众望,系上这次果然夺到不少锦标,而最后精神总锦标由化学系获得。

有人质疑裁判评判不公,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桦青并不在乎这些事,反正这类的比赛常常引发争执。

拉着手里正捧着自己得到的奖牌的妹妹走回停在体育馆前的车内。

利用关系弄到的通行证,桦青每次都把车开进校内,也没人查得到。

「哥真棒!」

伊蓓带着崇拜的眼光看着桦青的奖牌。

听惯了溢美言辞的桦青对妹妹的赞赏还是禁不住露出微笑。

发动引擎,虽然校内规定速度不能超过二十,帅气的过弯后,红色的跑车依旧扬长而去。

桦青住在学生密集的社区,附近大多是出租给学生的公寓。不想被别人干扰的桦青,自己一个人独住一层楼。

齐全的电化设备,住起来很舒适。

刚进门,电话就响了起来。

伊蓓接起电话,桦青正好顺手把解码器收了起来。

在家人眼中的桦青,一直都是乖巧有礼的好孩子。

〔不能让妹妹看到...〕

自己也奇怪有这样的想法,但还是不愿意让妹妹知道。

「哥,你的电话。」

一听到电话那端是个女孩子的声音,伊蓓顽皮的扮个鬼脸。

「哦,是女孩子喔。」

小声的在桦青的耳边呵痒,把听筒交给哥哥。

「喂...」

〔是仪靓!〕

『桦青,我现在可以见你吗?』

「哦...怎么了?」

感到电话那端的气氛有些不太对,睨眼看了一下身旁正在打开电视机的妹妹。

『我想要见你,很重要的事。』声音有些紧张。

「什么事这么重要?」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

「嗯...好吧,妳到的时候再打电话给我。」

不愿意在妹妹旁边说太多,很快的答应后就挂下电话。

〔仪靓到底有什么事?...〕

从发生关系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对仪靓的黏人已经感到有些厌烦。

「哥,是不是你女朋友?」

伊蓓圆圆的眼睛闪烁着探险家好奇的光芒。

沈思中的桦青并没有注意到妹妹的话。

「哥!等一下是不是你女朋友要来嘛?是的话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喔。」

「噢,她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没什么事...不过这么晚了妳也该回家去了。」

伊蓓露出古怪的一笑,点了点头。

送妹妹到清大外坐车,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

「回到家里不要提这件事。」

「什么事呢?」调皮的眨了眨眼。

「好哇,这么顽皮。」

伊蓓发出性感的笑声,长长的黑发随着飘动,看到妹妹的可爱模样,桦青感到有些担心。

注视着一个个闪过眼前的车灯。

「车来了。」

看着妹妹上了车,桦青挂了个电话回家。

回想起妹妹临走时古怪的笑容,桦青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