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肉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1)

听到有客人来访的铃声,我看看监控系统萤幕,出现一对男女。

男人向摄影机的方向挥手,他是我的恶友天堂。这个大厦是自动门,访客要先按大厦门口的房间号码,然后站在监视器前面。里面的人确定来客后,打开自动门的锁,这样才能进来。所以要里面有认识的人才能开门。

走进房间的天堂,招手让后面的女人进来。

「今晚我带来非常好的礼物。」

确实是好女人。但不是属于妖艳的类型,是纯净的美女。皮肤雪白,使我的内心感到紧张。因为我最喜欢皮肤洁白的女人。反过来说,对皮肤黝黑的女人完全没有性慾,有黑痣的女人也一样。

我常开玩笑地说︰「皮肤若不白就不是女人,如果有黑痣就不是人。」

天堂和我是大学同学,今年都是三年级。他的性格,和我的内向性格完全相反。他喜欢性交,也喜欢女人,自然也受到女人的喜爱,知道如何讨好女人。而且和他在一起很愉快不会厌烦,所以大部分的女生都喜欢和他在一起。

他参加爵士舞社团,可以说精通各种运动。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从来不缺女伴。性格开朗,个子很高又帅,而且跳舞有职业水準。

天堂没有一样东西是他没有的……不,有一样,那就是钱。所以天堂一进大学后就立刻努力打工,在迪斯可舞厅伴舞或作午夜牛郎,这样把女人和金钱弄上手时,上课时间越来越少,是副业比正业更忙碌的人。

和天堂的性格正好相反的我,不知道为什幺,我们两人很合得来。

当初是天堂来找我说话的。我上大学后就住在老爸为我投资买下的三房二厅公寓,天堂缺钱用时就到我这儿来吃住。

我没有女人。也许是因为理想太高的关係,除非皮肤白晰的美女,否则惹不起我的兴趣。可是那样的美女完全不理会我这种内向而不会说话的人。在学校里虽然有几位女朋友,但肯来找我的,决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人,自然不会想和她们性交。也去找过泡沫女郎,但都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型,始终无法使我的肉棒勃起,从此就不再去了。所以,我已经二十一岁但如今还是童男子。

可是我这种没有任何优点的男人,就是有钱。家里给我相当多生活费,刚进大学时没有地方花,把生活费存起来就变成相当大的金额。于是我投资股票,也许我有这方面的才能,存款是越来越多,两年后的现在已经像一个小富翁一样。

可是,我是一个没有女人,和运动或嗜好完全没有缘份的可怜男人。

说起嗜好倒是有一个。那就是变态嗜好,还有就是手淫。我这里有堆积如山的变态杂誌和变态录影带,绝不缺少手淫的资料。可是能进入我的房间的只有天堂一个人。故乡的父母来到东京也不会来到这公寓,从小就尊重我的隐私,是相当开明的父母。

天堂偶而来玩时,每一次都说同样的话︰「还是很有精神地手淫吧。」

变态嗜好慢慢从小说、照片、录影带的深入时,最后就是要实践。我到变态商店买了一套变态用具,按照杂誌上的广告找到一家变态俱乐部。

从服务台的照片中可以选择喜爱的女孩,但我的要求在这里也成为很大的障碍。不容易找到我喜欢的皮肤洁白的超级美女。看到普通女人就勉强一试,但一点也不能兴奋,都没有达到性交的阶段。

变态用的工具是女人自己带来的,我买的那一套始终没有派上用场,也去过好几家俱乐部,但女人是越来越丑,从此就不在去了。

结果还是回到我的卧室,只有在幻想的世界里手淫。

天堂向我借钱,但大部分都会归还。天堂的情形是打工赚到的钱,和女人约会时就大方地花掉,所以经常不够用。

「不用还了。」我这样说时,三次有一次他总会说︰「太好了,那我就收下了。」

「还钱不如介绍好女人给我更好。」

「我是经常放在心上的,可是不容易碰到你能满意的女人。我是只要女人就可以,很少好女人……」

如果不是这样的男人,大概就无法胜任午夜牛郎的工作了吧?

今天晚上,天堂是这样说的︰「最近常麻烦你,大概拿你的钱也有五十万了吧。现在就用这个女人做回报。」

他竟然说,我可以玩弄这个女人一星期,而且是个美女。

「不知道为什幺,她是彻底地爱上我了。看她这纯情的样子,但好像是个好色的女人。可是最近我是女人多得无法应付她,所以立刻想到你。我把你的情形说给她听,她就答应了。而且对变态游戏好像很有兴趣。可是像她这样的美女,男人不好意思提出那种要求,女人更不能主动要求。所以想请你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她调教一下。看她洁白的肌肤,美丽的面貌,没有一颗黑痣,我想你再挑剔也应该满意了吧。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丢掉你的童男子,应该能满足吧?」

当然满足!总算等到这样的女人了。

「她的皮肤当然白,因为她是混血儿。父亲是荷兰人,母亲是日本人。可是黑髮,黑眼,怎幺看都是日本人。但这样的白皮肤在日本人身上是很少见的。她的名字叫玲奈。」

今年是大学二年级,正好是二十岁。

身高是一百六十公分左右,脸娇小,有非常好的身材。而我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四公分,这也是我的自卑感之一。

(2)

天堂说完立刻就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玲奈。我买的变态用具终于派上用场了。

我首先让玲奈站起来,在她的背后用手铐固定双手。玲奈穿的是白色上衣和黑色紧身迷你裙,膝盖下的漂亮的腿全露出来,是典型的迪斯可装。

从后面报紧她的身体时,我们的身高几乎相等,闻到很好的香水味道。

她闭上眼睛,有很长的睫毛翘起,显得非常漂亮。轻轻吻她丰满的嘴唇,但玲奈像祭品的处女一样,一点反抗也没有。用力抱紧时,呼吸有一点急促。她的肉体非常柔软,好像要在我的怀里融化一样。我要解开她的钮扣时她说︰

「我怕难为情,把我的眼睛遮起来吧。」

这样对我也好,我也有很多难为情的地方。一方面是童男子,一方面对自己的肉棒大小也没有信心。

用我的手帕蒙上了她的眼睛后,我就脱光衣服,这时我的肉棒已经昂然直立了。

我以微微颤抖的手只慢慢解开她的上衣钮扣。上衣下面只有乳罩。我把上衣拉到背后的手腕上。其次是脱下紧身裙,透过黑色的裤袜看到蕾丝的三角裤。

把裤袜和三角裤同时拉下去,黑黑的三角地带在下腹显得淫蕩。只是把裤袜拉到大腿上,就到了我的限界。看到浓密的阴毛,我积存已久的精液爆炸出来。根本失去控制的肉棒,射出去的精液喷到玲奈的心窝和肚脐眼上。

「啊……」温暖的液体喷在身上,玲奈大概也知道什幺东西,只是轻轻地叫一声,微微扭动身体。

我用手掌把精液摊开在玲奈的肚子上。

「噢……」大概感到有一点不舒服,又发出轻轻的哼声。

这样射一次精,反而使我的心情安定下来,能镇静地欣赏玲奈的身体。

从脚下脱去裤袜和三角裤,乳罩也拉到手腕上。先打开手铐,脱下上衣和乳罩,重新铐上手铐。

我坐在扶手椅上,一面喝白兰地一面用淫邪的眼光欣赏赤裸的美丽肉体。

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缺陷的肉体。像外国女人一样雪白的皮肤,配上黑黑的阴毛,增加下体的淫秽感。大概是皮肤保养的关係,没有太阳晒过的痕迹,当然也没有泳装留下的痕迹。双腿夹紧,蒙祝眼睛默默地站在那里。

细细的腰和丰满的乳房实在太美了。想到今天开始能每天抚摸这个乳房,还可以用绳子捆绑,觉得在梦中一样。

没有想到天堂会给我这样美妙的礼物,五十万也太便宜了。

也许玲奈能感受我火热的视线,偶而扭动一下身体。我看着她的模样,考虑用什幺方法捆绑或虐待,但在这个时刻什幺也想不出来,使我感到急躁。平时在幻想的世界里,把理想的美女的衣服剥光,用个种方式捆绑姦淫,淩辱,可是真正有美女在眼前时,竟然脑海里一片空白!

说起来,和变态俱乐部的女人游戏时也有过类似的经验。

对了,有吹喇叭……

我去拿来几本变态杂誌。竟然自己想不出办法来,只好藉助别人的。

刚好翻到与众不同的捆绑照片。让女人跪下,双臂转到背后,手掌合在一起手指互相交叉。就这样从手腕到大腿完全用绳索缠绕,变成蝴蝶把翅膀合在一起的样子。

我就决定照这个方法去做。让玲奈跪下,按照照片的样子捆绑,同时想到要把绳索的余端多留下一点。然后取下蒙住眼睛的手帕。到这个程度以后,我认为应该要煽动玲奈的羞耻心比较好,当然我也要忍耐,等到自己的羞耻心也消失。

我把肉棒送过去,玲奈还是忍不住把头转开。在捆绑的过程中我的肉棒已经硬硬地勃起。强迫地把肉棒塞入玲奈的嘴里,用力地向上拉绳子。

「唔!」

捆绑的双臂向上拉的疼痛,使得玲奈想把身体前倾,可是脸碰到我的下体没办法做到。疼痛感完全集中在两肩。

「怎幺样,痛不痛?」

「唔……」

「如果希望放鬆一点,要好好地帮我吸吮我的肉棒,让我高兴才行。你好像有丰富的性经验,也很会吹喇叭吧?好好想一想,怎幺弄才能使男人最高兴。」

玲奈开使用嘴唇和舌头。

「分开双腿。」

让她合在一起的膝盖分开,我就伸出一只脚到大腿之间,让脚拇指进入阴毛围绕的肉洞里。

「唔!」

脚拇指碰到柔软的花瓣上时,我的官能好像点燃了。坚挺的肉棒在玲奈可爱的小嘴里疯狂。

把手里的绳索拉紧或放鬆,就能控制玲奈的肩关节,这样的虐待感使我的兴奋更增加。

「更痛苦吧?好好的吸吮吧。」

用脚拇指抚摸花唇,玩弄阴核,继续不断地拉紧手里的绳子。玲奈留着口水不停地拚命吸吮。

能让这样的美女用嘴吸吮我的肉棒,还可以任意的玩弄花唇,这样的幸福快要使我疯狂。

「好,可以了。」

我让玲奈站起来,分开双腿,把我的肉棒伸入她的胯下。

花唇虽然没有十分湿润,但已经完全绽放,用沾着她的口水的肉棒在她的肉沟上摩擦,不久后就滑入肉洞里。

「啊!」

用一只手抱紧玲奈的腰,用另一只手搓揉乳房。这是我第一次尝到乳房的滋味。

「噢!」

抓得太紧,使得玲奈发出哼声。

这是多幺柔软,还有充实感,弹性和快要融化的感觉。粉红色的乳头硬硬地涨起,这样的视觉刺激我的兴奋。还有昂贵的香水味,那是又甜美又刺激。

肉棒插入到根部后,开始上下摩擦。

真正进入女人的肉体里,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刚才如果没有射过一次精,大概早就结束了。看过很多次色情录影带,所以心里明白现在是什幺情形,不过对于这样是不是就是真正的性交,还有一点半信半疑。

可是再忍受着快要射精的感觉慢慢上下抽插时,终于能确实感受到女体肉洞的感觉。在这同时,玲奈的肉体也开始湿润。

我把嘴压在一直含住我肉棒的玲奈身上开始深吻。

「唔……」

温暖的舌头和舌头纠缠在一起。不过这时我已经达到高潮,把第二炮深深射入玲奈的蜜洞里。

(3)

这时候我的心情也开始稳定,决定仔细观察女人的性器。

去泡沫浴或变态俱乐部时,并不想看她们的性器。除非是相当年轻的美女,否则就觉得相当丑恶,引不起观察的兴趣。色情录影带也是同样的道理,在过去看到的那种录影带里,真正可看的只有一卷。

可是玲奈就不同了,像她这样皮肤又白又美的女人,认为阴户也一定美,应该是是人之常情。而且充满新鲜感,虽然有丰富的性经验,也不会像妓女一样用到发黑和变形的程度。

若想仔细观察她的阴户,最理想的姿势是捆绑成盘腿的坐姿。

首先把双手绑到背后,乳房上下也绑好后,最后把腿绑成盘腿的姿势,这样仰卧时,大腿根的一切部分就完全暴露出来,不仅是阴户,连肛门都看得一清二楚。

用不纯熟的手法捆绑时,好像知道要用什幺姿势,玲奈开始哀求。

「不要……饶了我吧……这样的绑法太过份了。」

「来不及了,已经绑好了。」我一面说一面把玲奈的身体推倒仰卧。

「啊……不要看……不要看我……」

花瓣的肉缝这时候已经悄悄闭起可是用手指在那边轻轻摩擦时,就像贝壳一样慢慢张开嘴。

在肉沟的底部看到小小的孔,从那里渗出牛奶一样的黏液。是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留在里面的部分开始流出来。

她的阴户比我想像中的更漂亮。阴毛柔软,没有刺手的感觉令我喜欢。两片花瓣虽然洩成紫红色,但因为她的身体雪白又年轻,不是令人不愉快的颜色。意外的阴核的包皮特别大,看这种样子在勃起的时候一定会在里面露出肉头。

「玲奈,你的阴户真美。」

故意用下流的话形容,目的就是要让她感到羞耻。用手指尖揉搓包皮,沾上精液涂在阴核上时,她的身体颤抖有了反应。

「这里很舒服吗?」

用右手的拇指轻轻温柔地摩擦,同时把中指插进肉洞里。

「噢!」

两根手指头淫邪地活动时,不知从哪里出来的蜜汁,使肉洞里润滑。

「啊……噢……」好像很难忍耐似的扭动着被绑起来的双腿。

一和的是不能和其他女人做比较,不过她的性感一定很敏锐。

「想要更粗大的吗?」一面用手指搓揉一面问。

「……」

她没有回答,可是被绑成这样子,做出这样的姿势,还要玩弄性器,很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虽然没有从嘴里说出来,但隐藏在她身体里的被虐待慾望,一定开始萌芽。

她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还故意用力使绳子更深地陷进肉里,任由我摆弄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拿起电动假阳具,代替手指插入肉洞。

「啊!」

没有打开开关只是进进出出时,玲奈突然加大音量︰

「啊……啊……啊……」

刚开始我还以为她很舒服,但后来又想到天堂说的话。

「女人里还有人发出像救火车那样大的声音,声音大时男人也容易兴奋。以为找到世界上最敏感的女人,特别高兴。」

「那样的女人多吗?」

「差不多。那样的女人的确很敏感,会连续洩几次,可是后来问她们时,都说为了提高自己的兴奋才叫的。这样能增加性感。真的兴奋,于是就更大声叫,算是一种催眠法吧?」

「还有女人会昏过去吗?」

「那样的女人还不少。实际上达到真正的高潮,已经没有力量大声了。据说脑海里一片空白,灵魂都飞出去,根本无法叫出来,那样就是昏过去的前兆。」

我看到玲奈的反应,就想到她这样大声叫,可能是为了使自己更兴奋,故意大声出来。

如果真是那样,当然也是好事。现在玲奈是正在努力使自己兴奋,以期能到达高潮的极点。

我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

玲奈发出绝叫声。

我一只手操作假阳具,在她的身边躺下,只把捆绑她的头和脚的绳子解开。

我把玲奈的脸转过来就吸吮她的嘴唇。

「啊……好……啊……唔……」

嘴被堵住,嘴唇被吸吮,舌头纠缠在一起时,玲奈的身体很快地猛烈震动达到性高潮。

4)

「解开绳子时非常舒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解放感,舒服得连子宫都感到麻痺。」把绳索完全解开,赤裸地坐在地毯上,玲奈一边摸着手臂一边说。

可以说这是我们见面以来第一次正式谈话。

「留下这样的痕迹……」

因为她的皮肤又白又敏感,所以绳子的痕迹特别明显。

「被绑的感觉怎幺样呢?」

「好像要做魔鬼的祭品,悲哀和恐惧感使得身体里面受到强烈的刺激,也可以说是殉教者的心情吧……好像这样就要被神召去,有一种期盼,又像希望获得更大的痛苦的……」

她好像真的有被虐待的慾望,真是难得碰到这样的女人。我心里又开始兴奋起来。

「这一次就专门对阴户折磨吧。」

「好怕!不要做奇怪的事。」

「你说的才奇怪,来这里就是要做奇怪的事。」

我又把玲奈捆绑起来。

也和上一次一样把双手绑在背后,然后是连同手臂在乳房的上下各绑一圈。另外一根是通过乳房的正上方用力绑紧。

「噢!」

勃起的乳头陷入乳晕里,绳索使乳房变成两个双峰。用力拉动时,玲奈开始歎息。

「啊……好厉害……」

然后又像第一次那样蒙上玲奈的眼睛,叫她站在那里等。这时候我拿来两根长绳索,把两条扭在一起又做了几个大小不同的结。

蒙上玲奈的眼睛,就是不要让她看到我的作业。在结与结之间拴上铃铛,形状像教会里的钟,摇动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在百货公司看到时,就想到将来可能有用处,买下五、六个,挂在女人的乳头上,或狗环上,让女人爬着走,一定会很好玩,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

我把绳索一端绑在门把上,高度和肚脐差不多,然后在最接近门把的结上用纱布捲起,倒上很多日本酒。

在从冰箱拿出山芋。我是一个人生活,但常常自己做菜,想起冰箱里还有这个东西就拿出来用。把山芋搓成泥状放在盘子里拿回房间。在第二个结涂上少许的山芋泥。

就这样準备完成。

继续让玲奈蒙住眼睛来到门前,跨在绳索上。

「要做什幺?不要做很可怕的事。」

因为眼睛看不见,产生不安全感。

我拿起绳子的另一端,从地上慢慢地举起。绳索很快地碰到玲奈的胯下。

「唉呀……啊……」

她大概觉得莫名其妙,因为突然有绳索碰到阴户的肉缝。再提高绳索使它陷入肉沟里。

「啊……」

「就这样向前走。」

「是……」

玲奈很顺从地照我的话向前走。绳索碰到阴户微微摇动,在这剎那间响起铃声,玲奈又吓了一跳。

「这是什幺?」

「是铃声。很好听吧?」

「可是很难为情,我的这里摩擦一下就会响。」

「这样就可以分辨出摩擦度了。」

向前走几步就来到倒有日本酒的纱布前。我放下一点绳索,当玲奈来到结的正上方时突然拉起。湿湿凉凉的东西碰在阴唇上,她又吓了一跳。

「不要走了,就在纱布上摩擦阴户!」

「这……」

「马上就会感到舒服。」

「这是什幺呢?」

「这是日本酒。」

这也是从天堂那里听来的。谈到利用酒性交的话题时,他说。

「不用很多日本酒,把酒含在嘴里 ,一面进行抽插运动一面从嘴里滴到肉棍上就够了,这个方法非常有效。」

他说试过各种酒。洋酒太强烈反而不好,他表示日本酒最好,但没有说明好到什幺程度。现在就要开始试验。

「啊!好厉害。」

「怎幺样的厉害法呢?」

「好像在燃烧。像火一样的热起来。啊……好热啊……」

「你要更用力地摩擦。」

玲奈的屁股开始前后摇动,铃声大作。

「哎呀!羞死了!」

「像跳迪斯可一样扭动屁股!你不是最爱迪斯可吗?认识天堂也是在迪斯可的时候吧?」

「可是,太热了。」

「想要我的东西插进去吗?」

玲奈用点头代表回答。

「还要等一会儿,用力的跳迪斯可吧。」

跳迪斯可可以用双手保持平衡扭动屁股,可是她的双手被绑在背后,只有扭动双肩跳舞。这时候纱步上的日本酒应该渗入到里面去,使肉洞充血了。

「啊……不行了……太刺激了……双腿都颤抖……」

「好,休息一下吧。」

我放鬆拉紧的绳索。玲奈深深歎一口气,雪白的皮肤有一点红润,身上也微微出汗。

在跳完酒精舞的时候,涂在结上的山芋泥有一点乾,再涂上一次就对玲奈说 「休息完了,还热吗?」

「嗯……」

「那幺让你凉快一下。慢慢地一面在绳索上摩擦一面向前走。」

「是。」

玲奈照我的话向前走,铃声又响起。快到有山芋泥的地方放鬆绳索,来到正上方时,和刚才一样突然拉起,让结陷入肉缝里。

「啊!」

「这一次不是日本酒,就在那里摩擦吧。」

「这是什幺呢?」

「摩擦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玲奈又前后淫蕩地摇动屁股,随着铃声也想起来。

据说山芋泥渗入肉洞里会很痒,这种情形可以想像,但不知道真正的后果。

玲奈不断地摩擦时,大概开始痒得难过,发出尖叫声。

「啊!这是什幺,好痒啊!」

「是山芋泥。现在要是痒得受不了,所以就更想摩擦,山芋泥也就愈渗入,快继续摩擦。」

「不要……受不了!」

玲奈挣扎着想逃避,可是我尽量拉起绳索,这样她就无法逃避。

「啊!不要……太痒了!放鬆绳索吧!求求你!」

我一面收回绳索一面来到玲奈的面前,伸手取下蒙眼睛的手帕,我想仔细看一看她苦闷的表情。

「怕痒的话就继续摩擦,这样很舒服吧?」

「不要!这样受不了。」

「酒精的热度呢?现在顾不了那许多了,啊……」

大概涂上两次山芋泥的关係,出现强烈的效果。用湿润的肉缝摩擦,乾燥的部分融化,可能继续渗入。

「就弄到这种程度吧。可以继续前进了。」

玲奈又慢慢地向前走,可是来到结前面就不敢动了。

「为什幺不走了呢?」

「这一次涂上什幺东西?」她很害怕的样子。

「你看就知道了,什幺也没有。上面只有水,可以消除一些痒了。」

「真的是水吗?」玲奈迟疑着,慢慢靠近结。

「没有涂上辣椒。」

听到这一句玲奈又不敢动了。

「我怕!」

「不要怕,快一点用水冷却,不然会更严重了。」

玲奈没有办法只好骑在第三个结上,仍旧半信半疑的样子,但除了这样做外没有其他方法。

「啊……」

「怎幺样,鬆了一口气吧?尽量在上面摩擦吧。」

玲奈点点头又跳起淫秽的扭屁股舞。这一次跳得最激烈,我的性慾也达到顶限。拿出保险套就套在肉棒上。如果直接插进去也会碰到山芋泥,我也会受不了的。

立刻把玲奈推开,不顾一切地把肉棒插进她的肉洞里。只摩擦几下,玲奈就发出很大的惨叫声,但是高兴的惨叫。

「啊……好!太好了!真舒服!还要用力……用力……啊啊,就是那里……啊……太好了!」

如果没有把她的手绑住,一定会抱紧我的身体。但现在她只有像白蛇一样地扭动身体,挺起屁股从下面用力摩擦。

真是太好了,能在解决童贞的夜晚,就能做到这样的性交……

我甚至想到,现在感到这样痛快,以后的性交会失色……产生一点不安感。

(5)

两个人去洗澡。要快一点洗去山芋泥,不然会阴道糜烂。

浴室的空间很大。解开捆绑双手的绳子,改用手铐,她在这里的期间,需要让她保持被虐待的感觉。

在全身涂抹香皂,给她洗全身时,我又兴奋起来。真是奇妙,连续射出几次精液,有时会更相反地更勃起。膨胀到痛的程度,已经无精可射,但还会要求肉洞。

身体状况不好时,射一次精就在也硬不起来。这是我从手淫得到的经验,但天堂也说过同样的话。

「有时候射过很多以后,还会更有精神。像早晨的挺立一样,膨胀的会痛,但有趣的地方是进入女人的阴户里,疼痛感立即消失。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这种勃起现象完全是为了性交。」

今天晚上,我大概很幸运地发生这种现象,过去经过不断的努力,和风尘女郎没有一次能勃起的小儿子,在玲奈面前表现得活泼有勇气,为我活跃。

难道我的小儿子在玲奈出现在我面前以前,是假装死了?如此可见,我和玲奈的相逢可以说是上天注定,命运的安排。

用毛巾擦拭乳房时,光滑的接触感,和充实的弹性,又使得我的肉棒像高射炮一样地挺立。

我已经无法忍耐了,立刻仰卧在浴室的磁砖地上,让玲奈骑到我的身上。

「你把这个插进去吧。」

我把肉棒弄成垂直,玲奈看準目标慢慢放下屁股。

黑色的阴毛沾满肥皂泡沫,耻毛只露出一点点。屁股少许前后动一下,肉棒就滑进去。

「啊……」

深深进入根部时,我用双手抓住玲奈的乳房。用力捏紧,用手指尖摩擦乳头时,玲奈猛然往后仰。

「有快感吗?」

「嗯,好厉害……啊……那里……」

「你扭动屁股。」

「是。」

玲奈因为在背后用手铐,身体不安定,但还是努力地上下活动屁股。大概山芋泥还留在里面,在上下之外又同时扭动,拚命在我的肉棒上摩擦。

「啊……妙极了,太好了!」

「我也是……啊……又痒又热……舒服得身体快要化掉了。」

大概肥皂泡沫从洞口进入,过份滑动,反而觉得不痛快。我把肉棒拔出来,用拧过的毛巾擦炮身,也尽量擦拭她的肉洞。

「嗯,这样就好了。」

「真的……有摩擦感,比刚才好多了。我可以尽情地摩擦吗?」

「当然……唔!太好了……」

「你的东西又硬又翘起,这样厉害的还是第一次!」

「刚才射出很多了,所以现在持久力绝对没问题。今晚真是太好了。」

「啊,好……」

屁股的上下运动更激烈。她这种姿势一定很累,可是不仅用上下运动,还加上旋转运动,玲奈好像疯了一样。我现在能做到的就是用力搓揉她的乳房。

「啊!」

玲奈大叫一声就把上身倒在我的身上不动了。可是我的肉棒仍旧硬硬地留在女人身体里。我这时候用双手捧起玲奈的脸,吻她的嘴唇。

有鹹鹹的味道,咬她的耳垂,用舌尖挖弄耳孔时,她有了轻微的反应。

「唔……」

我让仍旧留在她的体内的肉棒跳动。

「啊……不要……」

玲奈好像误以为是射精,但我又跳动一下说︰

「怎幺样?有性感吗?」

「嗯……」

「好吗?」

「真难为情……弄到一半时就快昏过去了……为什幺还这样有精神呢?」

「因为你的身体太美了……」

「啊……真厉害,又动了。」

身体离开后,我的小儿子仍旧红着脸在那里保持立正的姿势。

「为什幺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子的脾气很怪。」

我用手指在小儿子的头上弹一下。

「他就是不肯缩回去,只有你用嘴来吸吮了。」

我让玲奈跪在地上,我自己站起来,把小儿子塞入她的嘴里。

「唔……」

有温暖的舌头和口腔包围的小儿子显得非常高兴。

变态行为的训练就这样开始了第一天。我準备向学校请一星期的假。

每天这样连续一星期,我们两个人会变成什幺样子呢?

不过,玲奈是爱上天堂的,我不过和她只有性交的关係,不可能移情到我的身上。可是这样过一星期后分手,没有玲奈的人生会变成什幺样呢?这样想起来就感到害怕。可是,连续弄一星期,也许就腻了。

对了,只有这个方法!只有干到腻为止!

现在还是先把美肉吞下去再说!

(1)

听到有客人来访的铃声,我看看监控系统萤幕,出现一对男女。

男人向摄影机的方向挥手,他是我的恶友天堂。这个大厦是自动门,访客要先按大厦门口的房间号码,然后站在监视器前面。里面的人确定来客后,打开自动门的锁,这样才能进来。所以要里面有认识的人才能开门。

走进房间的天堂,招手让后面的女人进来。

「今晚我带来非常好的礼物。」

确实是好女人。但不是属于妖艳的类型,是纯净的美女。皮肤雪白,使我的内心感到紧张。因为我最喜欢皮肤洁白的女人。反过来说,对皮肤黝黑的女人完全没有性慾,有黑痣的女人也一样。

我常开玩笑地说︰「皮肤若不白就不是女人,如果有黑痣就不是人。」

天堂和我是大学同学,今年都是三年级。他的性格,和我的内向性格完全相反。他喜欢性交,也喜欢女人,自然也受到女人的喜爱,知道如何讨好女人。而且和他在一起很愉快不会厌烦,所以大部分的女生都喜欢和他在一起。

他参加爵士舞社团,可以说精通各种运动。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从来不缺女伴。性格开朗,个子很高又帅,而且跳舞有职业水準。

天堂没有一样东西是他没有的……不,有一样,那就是钱。所以天堂一进大学后就立刻努力打工,在迪斯可舞厅伴舞或作午夜牛郎,这样把女人和金钱弄上手时,上课时间越来越少,是副业比正业更忙碌的人。

和天堂的性格正好相反的我,不知道为什幺,我们两人很合得来。

当初是天堂来找我说话的。我上大学后就住在老爸为我投资买下的三房二厅公寓,天堂缺钱用时就到我这儿来吃住。

我没有女人。也许是因为理想太高的关係,除非皮肤白晰的美女,否则惹不起我的兴趣。可是那样的美女完全不理会我这种内向而不会说话的人。在学校里虽然有几位女朋友,但肯来找我的,决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人,自然不会想和她们性交。也去找过泡沫女郎,但都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型,始终无法使我的肉棒勃起,从此就不再去了。所以,我已经二十一岁但如今还是童男子。

可是我这种没有任何优点的男人,就是有钱。家里给我相当多生活费,刚进大学时没有地方花,把生活费存起来就变成相当大的金额。于是我投资股票,也许我有这方面的才能,存款是越来越多,两年后的现在已经像一个小富翁一样。

可是,我是一个没有女人,和运动或嗜好完全没有缘份的可怜男人。

说起嗜好倒是有一个。那就是变态嗜好,还有就是手淫。我这里有堆积如山的变态杂誌和变态录影带,绝不缺少手淫的资料。可是能进入我的房间的只有天堂一个人。故乡的父母来到东京也不会来到这公寓,从小就尊重我的隐私,是相当开明的父母。

天堂偶而来玩时,每一次都说同样的话︰「还是很有精神地手淫吧。」

变态嗜好慢慢从小说、照片、录影带的深入时,最后就是要实践。我到变态商店买了一套变态用具,按照杂誌上的广告找到一家变态俱乐部。

从服务台的照片中可以选择喜爱的女孩,但我的要求在这里也成为很大的障碍。不容易找到我喜欢的皮肤洁白的超级美女。看到普通女人就勉强一试,但一点也不能兴奋,都没有达到性交的阶段。

变态用的工具是女人自己带来的,我买的那一套始终没有派上用场,也去过好几家俱乐部,但女人是越来越丑,从此就不在去了。

结果还是回到我的卧室,只有在幻想的世界里手淫。

天堂向我借钱,但大部分都会归还。天堂的情形是打工赚到的钱,和女人约会时就大方地花掉,所以经常不够用。

「不用还了。」我这样说时,三次有一次他总会说︰「太好了,那我就收下了。」

「还钱不如介绍好女人给我更好。」

「我是经常放在心上的,可是不容易碰到你能满意的女人。我是只要女人就可以,很少好女人……」

如果不是这样的男人,大概就无法胜任午夜牛郎的工作了吧?

今天晚上,天堂是这样说的︰「最近常麻烦你,大概拿你的钱也有五十万了吧。现在就用这个女人做回报。」

他竟然说,我可以玩弄这个女人一星期,而且是个美女。

「不知道为什幺,她是彻底地爱上我了。看她这纯情的样子,但好像是个好色的女人。可是最近我是女人多得无法应付她,所以立刻想到你。我把你的情形说给她听,她就答应了。而且对变态游戏好像很有兴趣。可是像她这样的美女,男人不好意思提出那种要求,女人更不能主动要求。所以想请你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她调教一下。看她洁白的肌肤,美丽的面貌,没有一颗黑痣,我想你再挑剔也应该满意了吧。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丢掉你的童男子,应该能满足吧?」

当然满足!总算等到这样的女人了。

「她的皮肤当然白,因为她是混血儿。父亲是荷兰人,母亲是日本人。可是黑髮,黑眼,怎幺看都是日本人。但这样的白皮肤在日本人身上是很少见的。她的名字叫玲奈。」

今年是大学二年级,正好是二十岁。

身高是一百六十公分左右,脸娇小,有非常好的身材。而我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四公分,这也是我的自卑感之一。

(2)

天堂说完立刻就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玲奈。我买的变态用具终于派上用场了。

我首先让玲奈站起来,在她的背后用手铐固定双手。玲奈穿的是白色上衣和黑色紧身迷你裙,膝盖下的漂亮的腿全露出来,是典型的迪斯可装。

从后面报紧她的身体时,我们的身高几乎相等,闻到很好的香水味道。

她闭上眼睛,有很长的睫毛翘起,显得非常漂亮。轻轻吻她丰满的嘴唇,但玲奈像祭品的处女一样,一点反抗也没有。用力抱紧时,呼吸有一点急促。她的肉体非常柔软,好像要在我的怀里融化一样。我要解开她的钮扣时她说︰

「我怕难为情,把我的眼睛遮起来吧。」

这样对我也好,我也有很多难为情的地方。一方面是童男子,一方面对自己的肉棒大小也没有信心。

用我的手帕蒙上了她的眼睛后,我就脱光衣服,这时我的肉棒已经昂然直立了。

我以微微颤抖的手只慢慢解开她的上衣钮扣。上衣下面只有乳罩。我把上衣拉到背后的手腕上。其次是脱下紧身裙,透过黑色的裤袜看到蕾丝的三角裤。

把裤袜和三角裤同时拉下去,黑黑的三角地带在下腹显得淫蕩。只是把裤袜拉到大腿上,就到了我的限界。看到浓密的阴毛,我积存已久的精液爆炸出来。根本失去控制的肉棒,射出去的精液喷到玲奈的心窝和肚脐眼上。

「啊……」温暖的液体喷在身上,玲奈大概也知道什幺东西,只是轻轻地叫一声,微微扭动身体。

我用手掌把精液摊开在玲奈的肚子上。

「噢……」大概感到有一点不舒服,又发出轻轻的哼声。

这样射一次精,反而使我的心情安定下来,能镇静地欣赏玲奈的身体。

从脚下脱去裤袜和三角裤,乳罩也拉到手腕上。先打开手铐,脱下上衣和乳罩,重新铐上手铐。

我坐在扶手椅上,一面喝白兰地一面用淫邪的眼光欣赏赤裸的美丽肉体。

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缺陷的肉体。像外国女人一样雪白的皮肤,配上黑黑的阴毛,增加下体的淫秽感。大概是皮肤保养的关係,没有太阳晒过的痕迹,当然也没有泳装留下的痕迹。双腿夹紧,蒙祝眼睛默默地站在那里。

细细的腰和丰满的乳房实在太美了。想到今天开始能每天抚摸这个乳房,还可以用绳子捆绑,觉得在梦中一样。

没有想到天堂会给我这样美妙的礼物,五十万也太便宜了。

也许玲奈能感受我火热的视线,偶而扭动一下身体。我看着她的模样,考虑用什幺方法捆绑或虐待,但在这个时刻什幺也想不出来,使我感到急躁。平时在幻想的世界里,把理想的美女的衣服剥光,用个种方式捆绑姦淫,淩辱,可是真正有美女在眼前时,竟然脑海里一片空白!

说起来,和变态俱乐部的女人游戏时也有过类似的经验。

对了,有吹喇叭……

我去拿来几本变态杂誌。竟然自己想不出办法来,只好藉助别人的。

刚好翻到与众不同的捆绑照片。让女人跪下,双臂转到背后,手掌合在一起手指互相交叉。就这样从手腕到大腿完全用绳索缠绕,变成蝴蝶把翅膀合在一起的样子。

我就决定照这个方法去做。让玲奈跪下,按照照片的样子捆绑,同时想到要把绳索的余端多留下一点。然后取下蒙住眼睛的手帕。到这个程度以后,我认为应该要煽动玲奈的羞耻心比较好,当然我也要忍耐,等到自己的羞耻心也消失。

我把肉棒送过去,玲奈还是忍不住把头转开。在捆绑的过程中我的肉棒已经硬硬地勃起。强迫地把肉棒塞入玲奈的嘴里,用力地向上拉绳子。

「唔!」

捆绑的双臂向上拉的疼痛,使得玲奈想把身体前倾,可是脸碰到我的下体没办法做到。疼痛感完全集中在两肩。

「怎幺样,痛不痛?」

「唔……」

「如果希望放鬆一点,要好好地帮我吸吮我的肉棒,让我高兴才行。你好像有丰富的性经验,也很会吹喇叭吧?好好想一想,怎幺弄才能使男人最高兴。」

玲奈开使用嘴唇和舌头。

「分开双腿。」

让她合在一起的膝盖分开,我就伸出一只脚到大腿之间,让脚拇指进入阴毛围绕的肉洞里。

「唔!」

脚拇指碰到柔软的花瓣上时,我的官能好像点燃了。坚挺的肉棒在玲奈可爱的小嘴里疯狂。

把手里的绳索拉紧或放鬆,就能控制玲奈的肩关节,这样的虐待感使我的兴奋更增加。

「更痛苦吧?好好的吸吮吧。」

用脚拇指抚摸花唇,玩弄阴核,继续不断地拉紧手里的绳子。玲奈留着口水不停地拚命吸吮。

能让这样的美女用嘴吸吮我的肉棒,还可以任意的玩弄花唇,这样的幸福快要使我疯狂。

「好,可以了。」

我让玲奈站起来,分开双腿,把我的肉棒伸入她的胯下。

花唇虽然没有十分湿润,但已经完全绽放,用沾着她的口水的肉棒在她的肉沟上摩擦,不久后就滑入肉洞里。

「啊!」

用一只手抱紧玲奈的腰,用另一只手搓揉乳房。这是我第一次尝到乳房的滋味。

「噢!」

抓得太紧,使得玲奈发出哼声。

这是多幺柔软,还有充实感,弹性和快要融化的感觉。粉红色的乳头硬硬地涨起,这样的视觉刺激我的兴奋。还有昂贵的香水味,那是又甜美又刺激。

肉棒插入到根部后,开始上下摩擦。

真正进入女人的肉体里,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刚才如果没有射过一次精,大概早就结束了。看过很多次色情录影带,所以心里明白现在是什幺情形,不过对于这样是不是就是真正的性交,还有一点半信半疑。

可是再忍受着快要射精的感觉慢慢上下抽插时,终于能确实感受到女体肉洞的感觉。在这同时,玲奈的肉体也开始湿润。

我把嘴压在一直含住我肉棒的玲奈身上开始深吻。

「唔……」

温暖的舌头和舌头纠缠在一起。不过这时我已经达到高潮,把第二炮深深射入玲奈的蜜洞里。

(3)

这时候我的心情也开始稳定,决定仔细观察女人的性器。

去泡沫浴或变态俱乐部时,并不想看她们的性器。除非是相当年轻的美女,否则就觉得相当丑恶,引不起观察的兴趣。色情录影带也是同样的道理,在过去看到的那种录影带里,真正可看的只有一卷。

可是玲奈就不同了,像她这样皮肤又白又美的女人,认为阴户也一定美,应该是是人之常情。而且充满新鲜感,虽然有丰富的性经验,也不会像妓女一样用到发黑和变形的程度。

若想仔细观察她的阴户,最理想的姿势是捆绑成盘腿的坐姿。

首先把双手绑到背后,乳房上下也绑好后,最后把腿绑成盘腿的姿势,这样仰卧时,大腿根的一切部分就完全暴露出来,不仅是阴户,连肛门都看得一清二楚。

用不纯熟的手法捆绑时,好像知道要用什幺姿势,玲奈开始哀求。

「不要……饶了我吧……这样的绑法太过份了。」

「来不及了,已经绑好了。」我一面说一面把玲奈的身体推倒仰卧。

「啊……不要看……不要看我……」

花瓣的肉缝这时候已经悄悄闭起可是用手指在那边轻轻摩擦时,就像贝壳一样慢慢张开嘴。

在肉沟的底部看到小小的孔,从那里渗出牛奶一样的黏液。是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留在里面的部分开始流出来。

她的阴户比我想像中的更漂亮。阴毛柔软,没有刺手的感觉令我喜欢。两片花瓣虽然洩成紫红色,但因为她的身体雪白又年轻,不是令人不愉快的颜色。意外的阴核的包皮特别大,看这种样子在勃起的时候一定会在里面露出肉头。

「玲奈,你的阴户真美。」

故意用下流的话形容,目的就是要让她感到羞耻。用手指尖揉搓包皮,沾上精液涂在阴核上时,她的身体颤抖有了反应。

「这里很舒服吗?」

用右手的拇指轻轻温柔地摩擦,同时把中指插进肉洞里。

「噢!」

两根手指头淫邪地活动时,不知从哪里出来的蜜汁,使肉洞里润滑。

「啊……噢……」好像很难忍耐似的扭动着被绑起来的双腿。

一和的是不能和其他女人做比较,不过她的性感一定很敏锐。

「想要更粗大的吗?」一面用手指搓揉一面问。

「……」

她没有回答,可是被绑成这样子,做出这样的姿势,还要玩弄性器,很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虽然没有从嘴里说出来,但隐藏在她身体里的被虐待慾望,一定开始萌芽。

她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还故意用力使绳子更深地陷进肉里,任由我摆弄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拿起电动假阳具,代替手指插入肉洞。

「啊!」

没有打开开关只是进进出出时,玲奈突然加大音量︰

「啊……啊……啊……」

刚开始我还以为她很舒服,但后来又想到天堂说的话。

「女人里还有人发出像救火车那样大的声音,声音大时男人也容易兴奋。以为找到世界上最敏感的女人,特别高兴。」

「那样的女人多吗?」

「差不多。那样的女人的确很敏感,会连续洩几次,可是后来问她们时,都说为了提高自己的兴奋才叫的。这样能增加性感。真的兴奋,于是就更大声叫,算是一种催眠法吧?」

「还有女人会昏过去吗?」

「那样的女人还不少。实际上达到真正的高潮,已经没有力量大声了。据说脑海里一片空白,灵魂都飞出去,根本无法叫出来,那样就是昏过去的前兆。」

我看到玲奈的反应,就想到她这样大声叫,可能是为了使自己更兴奋,故意大声出来。

如果真是那样,当然也是好事。现在玲奈是正在努力使自己兴奋,以期能到达高潮的极点。

我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

玲奈发出绝叫声。

我一只手操作假阳具,在她的身边躺下,只把捆绑她的头和脚的绳子解开。

我把玲奈的脸转过来就吸吮她的嘴唇。

「啊……好……啊……唔……」

嘴被堵住,嘴唇被吸吮,舌头纠缠在一起时,玲奈的身体很快地猛烈震动达到性高潮。

4)

「解开绳子时非常舒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解放感,舒服得连子宫都感到麻痺。」把绳索完全解开,赤裸地坐在地毯上,玲奈一边摸着手臂一边说。

可以说这是我们见面以来第一次正式谈话。

「留下这样的痕迹……」

因为她的皮肤又白又敏感,所以绳子的痕迹特别明显。

「被绑的感觉怎幺样呢?」

「好像要做魔鬼的祭品,悲哀和恐惧感使得身体里面受到强烈的刺激,也可以说是殉教者的心情吧……好像这样就要被神召去,有一种期盼,又像希望获得更大的痛苦的……」

她好像真的有被虐待的慾望,真是难得碰到这样的女人。我心里又开始兴奋起来。

「这一次就专门对阴户折磨吧。」

「好怕!不要做奇怪的事。」

「你说的才奇怪,来这里就是要做奇怪的事。」

我又把玲奈捆绑起来。

也和上一次一样把双手绑在背后,然后是连同手臂在乳房的上下各绑一圈。另外一根是通过乳房的正上方用力绑紧。

「噢!」

勃起的乳头陷入乳晕里,绳索使乳房变成两个双峰。用力拉动时,玲奈开始歎息。

「啊……好厉害……」

然后又像第一次那样蒙上玲奈的眼睛,叫她站在那里等。这时候我拿来两根长绳索,把两条扭在一起又做了几个大小不同的结。

蒙上玲奈的眼睛,就是不要让她看到我的作业。在结与结之间拴上铃铛,形状像教会里的钟,摇动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在百货公司看到时,就想到将来可能有用处,买下五、六个,挂在女人的乳头上,或狗环上,让女人爬着走,一定会很好玩,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

我把绳索一端绑在门把上,高度和肚脐差不多,然后在最接近门把的结上用纱布捲起,倒上很多日本酒。

在从冰箱拿出山芋。我是一个人生活,但常常自己做菜,想起冰箱里还有这个东西就拿出来用。把山芋搓成泥状放在盘子里拿回房间。在第二个结涂上少许的山芋泥。

就这样準备完成。

继续让玲奈蒙住眼睛来到门前,跨在绳索上。

「要做什幺?不要做很可怕的事。」

因为眼睛看不见,产生不安全感。

我拿起绳子的另一端,从地上慢慢地举起。绳索很快地碰到玲奈的胯下。

「唉呀……啊……」

她大概觉得莫名其妙,因为突然有绳索碰到阴户的肉缝。再提高绳索使它陷入肉沟里。

「啊……」

「就这样向前走。」

「是……」

玲奈很顺从地照我的话向前走。绳索碰到阴户微微摇动,在这剎那间响起铃声,玲奈又吓了一跳。

「这是什幺?」

「是铃声。很好听吧?」

「可是很难为情,我的这里摩擦一下就会响。」

「这样就可以分辨出摩擦度了。」

向前走几步就来到倒有日本酒的纱布前。我放下一点绳索,当玲奈来到结的正上方时突然拉起。湿湿凉凉的东西碰在阴唇上,她又吓了一跳。

「不要走了,就在纱布上摩擦阴户!」

「这……」

「马上就会感到舒服。」

「这是什幺呢?」

「这是日本酒。」

这也是从天堂那里听来的。谈到利用酒性交的话题时,他说。

「不用很多日本酒,把酒含在嘴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