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继母相处的日子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与继母相处的日子

  作者:bowwow

  我是一位独生子,今年21岁,妈妈在生出我后,不久就不幸的去世了,留下我和爸爸一起生活了有18年之久。

  爸爸因为妈妈的离去,足足伤心了好几年,一直在怪妈妈为什么那么快就走了,留下他一个人。所以啦,从我小时候他就一直学习着照顾一个小婴儿、一个脆弱的小生命,直到我上小学、国中、高中,也一直没有再行娶妻的念头。

  我当然很高兴爸爸终于被我感动了,所以才又娶了一个老婆回家,我也直向他们两位献殷勤,叫他们再生个弟弟或妹妹来,家里才会更热闹,他们两人也含羞的点头同意了。但后来爸爸私下偷偷告诉我实情,我才知道,爸爸竟然已不能生育了,他说在我上小学时,就私底下跑去结扎了,害我差点没有昏倒呢!还一直骂爸爸怎么那么「笨」呢!没想到后来我与继母……

  让我知道爸爸不能生育,是发生在爸爸与继母结婚的半年后,爸爸亲口跟我说的,他还暗示我,叫我跟继母生个小孩子。起初我没注意听,但爸爸又再说一次时,顿时让我惊讶不已,直说:「爸……那是不可能的,她……她是我的母亲呀!」而爸爸仍直说没关系,他说他还想要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并叫我看着办,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此这般的,我与爸爸、继母三人相安无事的又过了一年多,我也快十八岁了,我没有对继母做出任何越轨的情事,但对继母的一举一动却留上了心,心中逐渐对继母产生了不应有情感。我认为继母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至少她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来,虽然她在平时都会用一种深情的眼光注视着我,而我也没有刻意回避,反而任她在旁注视,只是我没有理她而已,但我的心中也不期然的生出一股莫名的兴奋感呢!

  就在我十八岁那年,继母的生活开始有着重大的改变,连我也感到很惊讶。我就先把继母平时在我在家的时候做的一些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吧!

  起先我不知道继母为何突然有着大转变,但我确实被她所影向,我终于正式把继母当成我性幻想的对象了,每天都让我躲在房中手淫不下四、五次之多,以解我对继母的爱欲。

  事情就有如爸爸在背后计划般,由幕后一直推动着,我与继母的情感也一直发展下去,而爸爸好似真的变成了隐形人般,在我与继母的日常生活中消失,过了不久,爸爸的影像也逐渐在我脑海中消失不见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的脑海中还是一直在问着。

  她的内裤都是当天换下了,非常新鲜,味道也非常的独特,有着奇特的香水味渗合着日常大小便所留下来的分泌物所构成、一股既刺鼻又清香的味道,让我久久无法从深深的思欲中回复过来,这更加刺激着我的性欲,让它无边的滋长。啊!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了继母了吧!

  就这样经过了半年多,我也观察有一段时间了,而继母也一直没说什么,只是在平时当她看到我时,也变了会脸红害羞了。于是,我也决定把刚射在继母内裤上的精液连件原封不动的放回换洗衣物箱的最上层,让继母也能够享受一番。

  到了我满十九岁后,继母就更加大胆了,她通常在洗澡的时候都会紧闭着门窗的,当我到浴室要拿继母换下的内裤时,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连门及窗户都没有关紧,还故意留下让人夸张的大缝隙。

  看着继母这样已有一个月之久,而我仍然不敢去偷看继母洗澡。就在某一天星期六的晚上,我经过父母的房间时,我听到一声呻吟声:「啊……啊啊……」我不禁好奇的要打开门偷看,我猜想一定是爸爸自己受不了了,正与继母在做。

  

  许久,我的脑海「轰」了一声,我的欲念终于把我的理性给干掉、销燬了,顿时我被欲念缠身,紧闭的眼睛被欲念所控制,立刻睁着大大的双眼,直望向门内去!

  当我望向门内时,门突然「咿呀」一声被打开了!此时继母已穿上睡衣走了出来,我们面对面的彼此惊讶的看着对方,并同时发出:「啊!」的一声,就站在那边一动不动了。

  而继母惊讶的则是这样一回事:「他怎么还在这里呢?已经看那么久了,他怎么还不回房去呢?啊!他……他的老二好突出喔,一定很大吧……他……他怎么还在看我呢!难道……难道是想……喔!虽……虽很想……但我……我还没准备好啊!现在……现在怎办呢?」

  继母看着我跑回房间后,很小声的说着:「没……没关系……我……我正要去洗……手间……晚……晚安……我的儿……我……的……爱……人……」话愈说愈小声,最后的四句根本就以听不到的声音默念着,随后她又回房了。

  继母的身材竟是好得不得了,从她脱光衣服后,我才能得窥到继母的完整身材,竟是那么美艳动人,全身散出一股吸引人的圣洁气质,身体更被灯光照耀的发出层层的蒙蒙光晕,让人看得是那么深刻,但又那么令人感到迷蒙,就像雾里看花,愈看愈模糊,除非紧贴着脸看着她,否则都是雾蒙蒙的看不真切;除非你抱紧、抱实了她,否则你抱到的永远是迷漫在空气中的水份──雾。

  我一直倾力的在脑海中诉说着对继母的深深爱慕话语,让我更增加面对继母的信心与决心,也因此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出了房间,摸了摸饥饿的肚子,走到了厨房,看到继母在那边忙着,正好继母的眼光也向我这边看来,我袛好硬着头皮向继母打了声招呼:「早……早安,妈!」

  「不早了啦……都中午了……还早安……」继母马上边红着脸边低下头切着菜边说着。

  「那……午……午安妈……」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哦……好……妈……不急啦!」说着说着,我转头看了看四周,竟然没有发现爸爸的踪影,于是就问继母道:「咦!妈……妈……爸呢?他不在吗?还是在休息?」

  「我……我……也知道爸……爸很忙……他很照顾家里的……我知道他很辛苦……很辛苦的一个人把我扶养长大……我……」我也知道继母在说什么,所以我把眼睛注视着地上,也大着胆说出心中的想法。

  「没错……所以你要好好孝顺你的父亲,他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这样才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继母打断我的话,背对着我说着。

  接着俩人有一段期间的沉默,我静静的看着继母做饭的模样。当继母背对着我做饭时,这才发现继母只穿着一件昨天看到的透明睡衣,胸前围着厨房用的围巾,罩住了上下半身,而背后却露出她的透明睡衣,她今天已把乳罩及内裤穿上了,但在我眼内,继母好似整个人裸露在我的眼前,她的傲人胸脯、迷人的雪白肥嫩的臀部,及那片浓浓的黑森林地带,不禁让我的阴茎急速的膨涨起来。我急忙转身,以手按着下体,深呼吸着。

  「啊……啊……哦……好……好妈……马上来!」我被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回应着。

  坐到桌上一看,不禁说出:「哇!妈……这……这是满汉全席吗?怎……怎么那么丰富呢?有人参、有鲍鱼、还有鱼翅在里面呢?妳看!」

  「傻……傻瓜……妈……看你平时都那么用功,这样身体会累坏了,所……所以妈特地去准备……准备要让你补一补的……怎么样……好吃吗?」继母红着脸,用深情的眼光看着我说着。

  继母脸一红,比刚刚更红了,她交叉手拖着下巴看着我大力的吃着,并媚笑的说道:「嘻……好吃也不用那么夸张嘛……来,再尝一尝这个……」继母又夹了一块猪脚给我。

  「妈……妳……妳怎么不吃呢?」我抬头看到继母并没有动碗筷,所以我问道。

  「不……不急嘛……妈……妈喜欢看你吃呀!反正等一下我边收拾还可以边吃饭呀!」继母笑着说。

  「没关系啦,不要管我……来尽量的吃,这对你身体有好处的。」继母又端了一碗燕窝给我。

  「唔……唔……好好……妈……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大力的吃着。

  继母还是在桌旁看着我吃饭,直到我吃饱了,她都还没动过碗筷,她看我吃完后,跟我说:「碗筷就放在桌上,你先去休息吧,让妈来收拾就好了。」

  到了晚上,吃晚饭时,气氛也是很尴尬,继母还是一直静静看着我吃并夹菜拿汤给我,我则是默默的吃着。当吃完饭,继母整理完厨房后就准备去洗澡,而且她每天都很准时的到浴室里去报到,而我为了继母一事已躲在房中一整天了,想要换一下气氛,于是打开电视,看着综艺节目,先把继母的事抛开,专心的看着电视,确实,节目的内容让我笑翻了天,也稍微冲淡了我对继母的种种思念情感。

  「哦……哦……好了,马上来。」想也不想,就马上到父母的房间去拿毛巾了。

  「妈……浴巾拿来了……」我将抓着浴巾的手伸入浴室去,说着。

  「仁……帮妈拿进来好吗?妈……妈正在淋浴……」继母在浴室里说着。

  「哦……啊……什么……妈……这这样好吗?」我小心的问道,但脑海就像早已受不了控制般,挣脱了我的身体似的飞进了浴室中,幻想着继母在淋浴时的情景。

  此时,我的意志力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茫茫然的举起脚,推开门走了进去:「妈……妈……我拿浴巾来了……」我低头说着。

  「傻瓜……」继母说道。

  忽然,我被一股热气所围抱,我的眼前出现了继母那张美丽动人的脸庞,我的身体正被继母用力的抱着,胸前被继母那两颗豪乳顶着,我再也受不了了,双手也抱紧了继母的身体,低下头就向继母的嘴唇吻了下去,继母也热情的回吻着我,而浴巾正往地上掉落着,时间就那样停顿了。

  我抱着继母一起躺在浴室的地上,让我无法想像的是,继母的热情,她急忙的脱掉我全身的衣服,两手抓起我那早己挺直的大阴茎,趴下帮我吹了起来。

  我一时竟呆了,直说:「哦……哦……妈……妈……这样……这样不……不可以……不……妈……妈……哦……我……我……爱……妳……好……好……」

  到了最后,我不得不承认我也爱着继母,既然继母已抛开一切不惜跟我做那回事,我当然也顺其自然发展了。

  「哦……哦……妈……都……都是我……我不好……我……没有听爸……爸的话……没有跟妳……跟妳……」我因为继母的表白,不禁喜极而泣的说着。

  我边享受继母的吹功,边看着继母那头秀发,激动的说道:「妈……妈……我知道妳……的意思……这应该要怪……我……但……现在……我……们……不是已经……在做了……吗?……哦……哦……妈……妈……妳好……厉害……哦哦……哦……」

  继母不断的吸、舔、咬着我的阴茎,并上下、上下的在她的喉咙间抽插着,不时的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妈……妈……文……淑……好……好……我……我……要……射了……要……要……射了……哦……哦……哦……哦……」

  我的阴茎被继母吹得受不了了,身体一颤,一股热热的精液直冲入继母的小嘴。

  「妈……文……淑……我爱……爱妳……我们……我们……来做吧?」我爱怜的看着继母说着。

  听继母这么一讲,也对,不如先跟继母洗个鸳鸯浴吧,于是说道:「好啊!文……淑……」

  「谢……谢谢……你这么叫……我……哟……我很高兴……仁……」继母说完,突然向我热情的一吻,先起身去淋浴了。

  此时我的心中忽然明悟到:「继母因为这次的事,开始变得活泼起来了,而我沉重的心情也突然轻松了许多,顺其自然吧!不要再让爸爸及继母失望了。」

  看到继母这样,我也拿起沐浴乳往继母身上擦着,顿时她的全身都被我的手给摸遍了,每当我的手在继母的阴部游走时,继母总会叫出声音,动作便停顿的许久,她也没叫我停手,只是脸已呈火红状态。而我的阴茎正持续的挺立着,每当继母的手握住阴茎上下移动时,就让我感到比自己动手做还来的舒爽,我们两人都陶醉在肉体的抚慰中,谁也不想马上结束。

  「文淑……文淑……好了吗?该冲洗干净了……」我打破寂静的说着。

  冲洗之间,我们也免不了要再调戏一番啦!

  洗完澡后,继母本想穿回衣服,我一看便马上抱起继母,往我的房间走去,而继母则害羞的缩在我的胸前,让我看到继母那前所未有的娇羞姿态,使我的心神已急速的飞往房间急候着了,我想继母应该也是一样吧?

  离开了继母的嘴唇,我开始往下进攻,先是用两手抓住继母的乳房挤压、搓揉着,并用手指捏了捏乳头,让继母发出了:「啊……啊……啊……」的声音,接我用舌头舔绕、吸吮着乳头,不久继母的乳头更突出、乳房更坚挺了。

  舔着舔着,舔到了肚脐上,我就用舌头舔着凹洞的周围,让继母一直说着:「啊……啊……痒……痒啊……快……快停啊……啊……」直到继母的手用力的把我的头往力一推,我才放过了肚脐。

  这时继母的两腿夹了起来,把我的头夹的紧紧的,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扭动着丰臀,让我的鼻子完全进入了阴道中,害我差点没法呼吸,急忙将头往上顶起,伸出舌头后,对准阴道就这么一插,灵动的在继母的阴道内翻搅着,让继母又忍不住的大叫着:

  「啊……啊……停……停啦……哦……好……好……哦……仁……好……厉害啊……哟……哟……快……快……哦……哦哦……」

  湿热的淫液,洪水般的由阴道急流了出来,顿时让我的舌头及两片嘴唇猛力吸吮着。喝下从继母的阴道中流出的淫水,这也是我第一次经验,味道不用说也知道,棒极了!

  「嗯……嗯……啊,文淑……妳那……味道棒极了……比果汁还好喝呢!」我不禁抬头说道。

  「文淑……我爱妳……嫁给我好吗?我想……我想爸爸一定不会反对了……好……不好呢文淑?……唔唔……唔……」也不等继母的回答,双手移正她的身体,扒开了她的双手,低下头亲吻着她。

  许久,继母双手把我推开了,喘了一口气红着脸说道:「仁……我……我想要了……」

  于是,我移动身体,将继母的两腿抬放在我的肩上,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扶着她的臀部,「滋」的一声,将龟头插进阴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继母忽然左右大力的摇动头部,身体急速的扭动着。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着,我忽然看到龟头带出了一丝丝的血迹,不禁惊讶的问道:「淑……文淑……妳……妳流血了……妳……妳还是……」

  「唔唔……文……文淑……妳的……妳的阴道……好……紧喔……夹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干……死妳……爽死……妳……爱……死妳……呼呼……文淑……妳的淫水好……好多哟……呜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边插着继母的小穴边爽道。

  继母边说着,边要我抱着她、干着她,于是我将她的两脚放下,然后将继母抱起,我坐到床边,让继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扶正我的阴茎对准小穴后坐了下去,双手缠绕在我的后脑勺,并让两个大奶紧夹着我的脸部摩擦着,我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将继母的身体直上直下的让阴道能垂直抽、插着我的阴茎。

  继母急扭动全身,享受做着干的乐趣,不时的发出淫叫声,声声悦耳。

  手有点酸了,于是我抱着继母的腰站了起来,而继母的双手及双腿随着我站起,分别抱紧了我的脖子及夹紧了我的腰部,身体向后荡着,让她的阴道以45度角插着,这也让我比较好抽、插,我们将姿势摆好后,我臀部一挺、一缩间,又将继母送到另一高潮了。

  「啊……啊……啊啊……啊……爱人……啊……好……好强……好厉害……哟……哟……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快了……快泄……高……潮了……哦哦喔喔……」

  这时,我们两人同时泄了,一股灼热的精液直冲向继母的子宫中,而淫水则顺着我的阴茎流出,我抱着继母「碰」的一声,一起倒在床上,我的阴茎还在她的阴道并没有拔出来,而继母仍紧紧抱着及夹着我的身体,整头缩在我的胸部里一动不动的,我们正静享受着彼此高潮后的快感、刺激感。

  「还……还好痛……但……是你……我就不会……那么感到……痛了……」继母也含羞说着。

  「淑……爸……他呢?……他会怎么样呢?他的感觉……」我还是认为爸爸这样做,真的很不智才这样问道。

  「嗯……」继母回应了我一声,接着她忽然抬起头凝视着我说道:「你爸说……说他这一辈子只爱你妈一个人……他不想再结婚……他的心中只放得下你妈一个人而已……他说他只想要抱……抱抱孙子……让他……让他能安享快乐的晚年……才千辛万苦的找……找到我帮他完成心愿……我……我也劝过他……他还是不改初衷……」

  「没……没关系……你爸爸一点也不怪你……他真的很照顾你……连你的将来……他都一手包办好要……交给你来继承……所以……所以你不要让你爸爸失望才好……至于我……仁……你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是……是我自己要这样的……不能怪谁……呜……仁……」

  继母说着说着,不由得已扑到我的怀中哭泣着。

  我轻托着继母那秀丽的脸蛋,吻了一下光滑的额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说道:「妳……妳愿意……嫁……给……我……吗?」

  「……嗯……嗯……」无言的对视,又让继母的眼眶流出湿热的泪水,不知所措的摇摇头又头头。

  「……我……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说完后,马上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继母最后的一句话,终于让我听清楚了,我不禁狂吻着她,吻着她的身体各部份,又抱着她跳了起来,让她不知所措的始终不敢看我一眼,只是随着我的呼喊狂笑而流下大量的泪水,代表着她心中的喜悦也不下于我。

  一切的烦恼痛苦也随风而逝,我又跟文淑两人大战了一番,才又一起到浴室清理淫秽的身子,两人又不禁在浴室搞了起来。这一天仿似拨云见日般,让我们的心彻底受到解放,共同狂欢了一夜。

  过没多久,爸爸帮我与文淑两人举行了场面隆重盛大的结婚典礼,隔天我便和她去办理登记注册,我们两人便成为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而爸爸也很配合,比较以前都更晚才回家,让我们有更宽裕的时间相处在一起,狂欢在一起。

  一年之后,文淑正式的产下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可爱的小男生,让爸爸笑得合不拢嘴呢!

  而我呢?我还在修习学业,等我大学一毕业后,才会正式到爸爸的公司里实习。现在的我还真庆幸当初没有交女朋友呢!要不然,我也娶不到那么好的老婆──文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