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21章 欢聚一堂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735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本来想盘问一下到底沈幽委托许婷去查陆雪芊的什么,但韩玉梁思忖片刻,
心知许婷这丫头不是硬撬能打开嘴巴的人,眼下对他来说,一个断了宝剑的陆雪
芊,也没有重要到急着去做什么的地步。

  还是眼前的奸杀魔和即将到来的易霖铃比较紧急。

  许婷和叶春樱躲到一边小声嘀咕了一阵,韩玉梁望着幕布上的资料静静等待
一会儿,沈幽终于从另一间屋子开门回来,微微一笑,说:“成了,她会找学校
请一周病假,来新扈帮忙。”

  “病假那么好请的吗?”曾经一直是好学生的叶春樱不自觉地皱眉问道。

  沈幽望向韩玉梁,“她说好请得很,可能跟韩大侦探一样,有一些控制自己
身体的厉害办法吧。”

  “都是自己人,那也不算什么秘密。”韩玉梁大大方方道,“没错,易霖铃
和我,和陆雪芊一样,我们都是一路人,都有功夫在身。”

  许婷撇撇嘴,小声说:“感觉好像有哪本武侠小说被魔法变过来了啊。今后
会不会有什么武当少林的掌门出来?”

  “她来当这个诱饵?”韩玉梁不太确信道,“你怎么说动她的?”

  沈幽听不出是否讽刺地笑了笑,“因为她和你一样,都是很热心行侠仗义的
好人。另外,我手头恰好也有一些需要查的事情,她会很感兴趣。这次合作,正
好让我们双方熟悉一下。”

  “恭喜,你又骗来一个合作伙伴。”韩玉梁托着腮,耷拉着眼皮盯着看沈幽
腿上的丝袜。

  “有能力又有意愿为这世界做些好事的朋友,我很乐意都结交到雪廊酒吧来。”
沈幽很认真地说。

  “所以你让婷婷帮你去监视了一下陆雪芊?”

  “没错。”沈幽很坦诚地点了点头,“不过我没想到她的性格会那么极端。
在那股戾气被消弭之前,我暂时更愿意跟她保持距离。啊,对了,易霖铃跟陆雪
芊认识吗?”

  “认识。”在沈幽面前不能撒太容易揭破的谎言,韩玉梁索性道,“但恕我
直言,你若是透露出陆雪芊的消息,易霖铃去帮她的可能性,远大于帮咱们。”

  “因为被你性骚扰过?”

  “因为我‘骚扰’过她的一个老朋友。”韩玉梁瞥了一眼叶春樱,看她还在
认真读奸杀案的资料,稍稍松了口气,“不过她现在也发现那位闺蜜应该是完全
主动自愿的,所以跟我冰释前嫌了。”

  许婷斜瞄着他,语调微酸,“看来人家对你的期待值可不高,不强奸就行。”

  韩玉梁笑道:“两厢情愿的事,还有什么可说?我教你练武为你摆架式,也
能算性骚扰么?”

  “让有的女人看见就会说算。”许婷耸耸肩,“估计还会顺便骂我一句贱。”

  沈幽走到叶春樱身边,低头说:“小叶,资料下载完了吗?”

  “嗯,下载完了。”叶春樱点点头,还是一副很想呕吐的表情。

  “那么,有下一步行动的时候,我会联系你们。今天就到这儿吧。”沈幽拿
起遥控器,收掉了幕布和投影仪,“对了,小叶,你参加工作后,跟圣心那边的
人还有联系吗?”

  叶春樱一愣,没想到沈幽会突然问到这上面来,“没怎么联系,特别照顾我
的院长阿姨退休后,我才发现跟那边的其他人,我都没什么可说的。”

  “那位院长,是姓秦对吗?”

  “嗯,叫秦安莘,发生什么事了吗?”叶春樱感到有些不安,起身问。

  “没,有些事还在查,等到有头绪了,我会联系你的。”沈幽拍了拍她的肩,
“先带着你家大侦探和小许回去吧,好好分析一下资料,把深层次的内容认真看
看。等到易霖铃过来,咱们再碰头决定下一步行动。希望咱们能赶在下一个受害
者遇难之前,解决掉这个变态。”

  许婷用力点了点头,她的愤怒表现得远比叶春樱直接坦率,“要是有机会,
我一定要割那个混蛋几块肉下来。”

  “不许做给我吃。”韩玉梁笑道,向门外走去。

  “我才不吃呢!”许婷急忙抓起双肩包,迈开长腿追了过去。

  叶春樱望着她急切的背影,若有所思。

  沈幽笑着在旁轻声说:“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让她回来当助手,都想着要不
要把她训练一下招进我们这儿。”

  “韩大哥挺喜欢她的。”叶春樱平静地说,“有一个喜欢的助手,工作起来
也有劲头。”

  跟着,她莞尔一笑,也走向门外,“再说,她答应了教我做菜呢。”

  沈幽双手叉腰,看着很快走到一起并肩离去的三个人,唇角露出了一丝微妙
的笑意,小声自言自语:“有些福气,真是修也修不来啊。”

  “哇,你们才开业就敢背一百五十万外债?装修钱还没凑出尾款?”一起坐
到出租车后排,跟叶春樱嘀咕了一会儿,许婷突然很惊讶地提高声音,说,“你
对老韩的赚钱能力就这么有信心啊?还是你跟济仁大师一样会算命,知道马上就
有九十万的委托要来?”

  叶春樱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就是特别喜欢那栋房子。喜欢,想要,就努
力一下,试试看呗。”

  许婷端详了她一会儿,嘟囔说:“我有点后悔没早回来掺和一脚了,那变态
夫妻俩施了什么魔法啊,怎么感觉你一下变了好多。”

  “你回来也不会让你参与的。”韩玉梁扭头道,“就你这小驴脾气,知道绑
架案是假的估计就撂挑子走人了。”

  “怎么可能。”许婷一瞪眼,“起码我也得踢那个姓杨的几脚才行,把老婆
当什么啦?”

  多出一个许婷,回程的路上一下子就热闹了不少,叽叽喳喳开回现在已经降
格为临时据点的事务所,闲聊才算结束,话题总算转回到这次的目标——那个变
态杀人魔身上。

  资料的90% 以上来自被设置高权限访问的警方深层数据库,因此出现最多
的就是受害人在发现地点的模样,和法医拍摄的图片底档。几乎没有鉴定报告,
毕竟,这些女孩子在官方的口径中,大都被认定成了失踪。

  恐怕没有几个家属敢相信,自己还在期待着某一天能突然回家的女孩,其实
早已经变成了灰,消失于这个世界,最后留下的,就是这些残酷到令人作呕的照
片,和相匹配的身份信息。

  既然沈幽特地提起了认真看看的事,一进入办公室,叶春樱就准备好一瓶冰
水,一个擦嘴毛巾,一个应急防呕吐的盆子,打开电脑,连接到和雪廊那边有相
通服务器共享文件的事务所系统中,将此前下载完毕的资料拖拽到本地机器上。

  韩玉梁懒得做这种特别耗费脑力的工作,看她们俩一人一张椅子在那儿认真
分析,十分钟内各去卫生间吐了一次,转身离开,把这边交给了决心已经爆表的
所长和助手。

  东华特政区占地极其辽阔,人口在世联范围内也是数一数二的等级,说是东
亚邦的灵魂也不为过。地广人多,很多看起来很恶性的事件,就会被冲淡分散,
得不到太多注意。

  韩玉梁以年轻女性连续失踪为关键信息检索,马上就在网上找到了相关的痕
迹。

  热心网民的数量其实并不少,只是有明显的力量在压制传播,大多数讨论和
发声都被肢解得支离破碎,无法连结成一个整体。

  这让他有点吃惊。

  被认定为失踪的足足有好几十个。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失踪了这么多年轻
漂亮的女孩,竟然没有掀起什么特别大的波澜,来自警方几篇声讨人贩组织的公
告,就是这一系列事件最鲜明的注脚——也是仅有的来自上层的回馈。

  调出地图看了看,韩玉梁有点庆幸犯人选择了特政区最北端开始顺时针作案。
要是逆时针或者换个起点,那转到新扈市这边,还不知道要经过多久,死上多少
无辜的姑娘。

  既然有了失踪这个入手点,韩玉梁顺势找了找受害者失踪前的相关信息,想
看看能不能摸出什么共同点。

  能找到的报道不多,毕竟特政区内的大媒体几乎全都集中在华京那个心脏地
带,比较容易靠动脉辐射到的仅有周边紧邻的卫星城,例如新扈。而超出一定距
离后,懒得建立毛细血管输血的地方,能依靠的就只有本地的小媒体了。

  而小媒体的报道,抹杀起来实在是太过容易。

  更可惜的是,因为没有正式调查的介入,失踪者最后的踪迹往往来自亲属接
受采访的话,诸如某年某月某日出门说要去干什么结果没再回来之类,拿来总结
共同点几乎毫无价值。

  韩玉梁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出力干执行的活儿,随手点了几下,就
去浏览资讯了。

  不知不觉,时间接近傍晚,叶春樱和许婷还在不知疲倦地整理分析大量信息。
韩玉梁自己去微波炉那边弄热了剩的鸡翅,准备垫垫肚子的时候,门铃响了。

  作为事务所里唯一的闲人,他只好去开门。

  “不好意思,我们最近有委托,只是忘了挂牌子,还是下次再……”念叨着
打开门,韩玉梁楞了一下,皱眉道,“小铃儿,你这就来了?”

  “少废话,”易霖铃摘掉大墨镜和遮阳帽,大踏步走进来,“叶所长呢?快
介绍我认识一下,不看看真人,我实在不信有女孩子愿意跟你同居。”

  “呃……同居这个词,有点不太准确吧。”叶春樱从里间迎了出来,整理好
疲倦的表情,微笑着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叶春樱,这里名义上的所长。我已
经听韩大哥说起过你的事,我也很想认识你。”

  “易霖铃,除了叫我小铃儿,喊什么都行。”易霖铃跟她一握手,哟了一声,
“韩贼,你胆子挺大啊,还教她内功了?这阴气纯正的……什么心法?”

  “塑玉功。春樱身体弱,帮她撑一撑底子。”韩玉梁懒得隐瞒,笑道,“我
还把万凰宫的绝学交给我助手了呢。”

  “就是我啦,许婷,文午许,女子边的婷。我最崇拜你们这些会功夫还能行
侠仗义的人,很高兴认识你。”

  跟伸过来的手也握了握,易霖铃扭头看着韩玉梁,似笑非笑道:“你的新生
活看着还真滋润啊,武功的事儿你都不说保密,还拿来勾搭这么小的妹子?”

  “这两个都是我最亲近的自己人,我信得过。”韩玉梁当然不忘趁机卖好,
顺便笑道,“再说,你个大学女篮比赛都能展开轻功扣篮的,没什么资格说我吧?”

  易霖铃脸上一红,哼了一声道:“那是意外,我最讨厌本事不怎么样还乱挑
衅的。什么三寸钉豆芽菜,我要不在她脑袋上面扣够十次篮,我还这么刻苦练功
干嘛?嗯?不对,你怎么知道的?我不小心露手后都想办法补救保密了啊。”

  “知道的人越多越保不住,沈幽又是专业干这个的,调查出来也很正常。你
去见过她了么?”

  “没呢,人生地不熟的,我当然要先来找你。”易霖铃不拘小节惯了,一扭
身坐到了韩玉梁身边,不愿为了避嫌错过最凉快的空调风口,“那个沈幽能信么?”

  “黑街,雪廊,你听说过没?”

  “一点点,不多。还是因为我挺喜欢的一个动画提到原型和他们有关我才稍
微搜了搜。”

  “沈幽没跟你自我介绍?”

  “说了啊,不过我当时手头正忙着,没太认真听。”

  韩玉梁吃了一惊,“那你就答应?还跑来了?”

  “连环奸杀案啊,这种事情我不出手,我师门往上列祖列宗怕不是要托梦来
排队揍我。”易霖铃瞪他一眼,跟着道,“再说,她还提到了一些事,要我帮忙
查查,我也挺感兴趣的,就来了。毕竟……保不准还和我有关呢。”

  “什么事儿?”

  “圣心慈善总会的事。”

  叶春樱楞了一下,“总会的事?是什么事啊?”

  她是总会下属圣心扶助院一手养大的孤女,听到这个,自然反应很大。

  但易霖铃摇了摇头,“她还没详细说呢……她说你也是圣心的人,到时候会
找你一起过去谈。就别急着问了。喂,韩小贼,你上次说好做东的,还算数么?
我饿了。”

  许婷快步走进厨房,看一眼东西,笑着探头说:“稍等等吧,我去买点东西
回来做,你们先叙旧着,说说话,别急。”

  然而,易霖铃明显对叶春樱的兴趣更大,找了个圣心的好由头作为入题,就
把韩玉梁晾在一边,一起到屋子里边整理资料边聊天去了。

  叶春樱也很想跟易霖铃好好聊聊,不仅因为那是韩玉梁的旧相识,可能探听
到一些关于是否穿越的曲折线索,也因为她觉得这次的奸杀案其实挺危险,有必
要先让易霖铃了解情况。

  韩玉梁刚要回去自己办公室继续上网,手机却响了起来。

  没特殊铃声设置,看一眼屏幕来显,才知道是杉杉。

  想了想,他走去阳台,关上门,接通。

  “喂。”

  “玉梁,是我,杉杉。”

  “我知道,你的号码我早记在心里了。”当然,过目不忘这个就不必说了。

  杉杉停顿了一下,果然被这句话小小击中了一下——随着智能手机的迅速普
及化,很少有人会再背亲属之外的号码了。

  她笑了笑,“你是偷偷存起来了吧?”

  韩玉梁直接背了一遍她的手机号,流畅无比,然后才柔声道:“好了,说正
事吧。”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想问问你,周日有没有空。我老公为了将
功补过,最近都要连续加班,早晨走,很晚才回来。”

  “唔……”他沉吟片刻,“我也不确定哪个时间有空,我去之前给你发信息,
好么?”

  “嗯。”杉杉的声音甜丝丝的,尾音稍稍拖长,透出一股微妙的淫荡味道,
“我等你。”

  许娇忙于赚钱养家,而且忌惮自己小屁屁被觊觎,来找他少了。李曼曼全部
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整天累得屄都没空痒痒。

  要是燕雨杉能及时递补进来,填上熟果少妇这个很利于泄欲的空当,对韩玉
梁来说,绝对是件好事。

  希望沈幽张罗的行动,不会正巧就选在那一天。

  不多时,许婷拎着大兜小兜回来,嚷嚷着不要影响食欲,让叶春樱先把那些
奸杀资料关了,一起进厨房忙活。

  易霖铃独坐无聊,又不想跟韩玉梁一起待着,张望几眼,也溜达去了那两人
边上,继续旁敲侧击打听韩玉梁认识叶春樱之后的事情。

  叶、许想知道韩玉梁的过去,易霖铃想知道韩玉梁的如今,虽说隔着三年半
的时间线错位,但两边都有心保密关键部分的情况下,硬是没什么信息量交换依
然其乐融融地沟通了下去。

  等饭菜上桌,韩玉梁忍不住问道:“听你们都没停嘴,聊什么呢?”

  许婷撇撇嘴,坐到他右手边,故作认真地说:“我跟叶姐商量呢,到底怎么
才能拴住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别到处乱拱白菜。”

  叶春樱赶忙澄清:“没有的事,都是……瞎聊。”

  易霖铃笑道:“聊那个没一点用,厉害的馋猫要偷腥,大铁链子都拴不住。”

  她一托腮,望向韩玉梁,“韩贼,难怪你变了不少,这种齐人之福享着……
可够你得意了吧。”

  叶春樱急忙又澄清:“铃铃,我们……没什么的。”

  许婷点点头,“就是亲了亲嘴,别的还没来得及呢。”

  叶春樱的白嫩脸颊立刻被上了色,红着低下去,默默夹了一筷子菜。

  娘子军的饭量小,练武的易霖铃要控制体重保证上镜,韩玉梁才吃到一半,
她们就放下碗筷接着聊了起来。

  许婷存心恶作剧似的,没聊几句就挑起了奸杀案的话头,选在这个时候总结
起了一些资料里看到的信息。

  可惜,韩玉梁是小时候猪圈里抢过食的乞丐出身,这点恶心,当下饭料就是。
而且许婷手艺一如既往,为他舌头量身打造,他心情大好,吃嘛嘛香,就只乐滋
滋听着。

  见他不以为意,叶春樱才放心开口。

  沈幽提供的资料中,其实也包括一部分“失踪者”的调查笔录,因为来自警
方,比起网上看到的那些线索清晰有效了很多。

  而比较神奇的是,所有有据可查的受害者最后场景,竟然几乎没有任何可细
究的共同点。

  有的是说去逛商场,监控看到进去,就再没看到出来。有的是上了黑车,找
到司机问只说半路下了,就再也无影无踪。有的跟同学在KTV唱歌,中途上个
厕所,就此人间蒸发。

  最怪异的是,所有报告中,都没有提到过“凶手”的存在。

  从视频里看,那应该是个西方白种人,如果在受害者失踪现场出没,这么多
口供没有一个人提到的可能性太低了。

  “所以我跟叶姐都认为,这个变态杀人狂,从很早开始就只负责杀人的部分。
让女孩失踪的,另有犯人。而且,很大可能并不是同一批。”

  “不是同一批?”韩玉梁浓眉微挑,“绑架犯还有很多?”

  “别忘了,那个露杜斯是一群很有权势的变态狂凑到一起搞出来的组织。这
个世界上,权力是最好用的凶器。”许婷嘴快,声音又脆,听起来颇为悦耳,
“就拿一个被认定为失踪的年轻女警来说吧,她最后一次出现在别人眼前,是接
受了分区警署的一个调查任务。那么,如果这个任务本身就是露杜斯的安排呢?
要把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抓住,是不是容易多了?”

  叶春樱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轻声说:“婷婷的猜测很有道理,既然……露
杜斯可以把金署长逼到不顾一切来求助雪廊,那他们权力能秘密覆盖的范围内,
就绝对不缺帮凶。有警方帮忙收尾,帮凶自身也不会有太大心理压力,靠钱,大
概就可以轻松收买。”

  许婷显得有些生气,“像这种参加同学聚会就不见了的,我就不信她同学里
没人有问题!跟你们说,这要搁……”

  她明显想说陆雪芊,但话到嘴边记起了韩玉梁和沈幽之前说的,意识到真把
易霖铃推到陆雪芊那边可能会惹出大麻烦,急刹车改口说:“这要搁一些办事情
极端点的超级英雄,这些帮凶都得揪出来杀了。”

  易霖铃皱眉道:“他们罪不至死,真遇到,给予适当惩戒也就够了。”

  “对对对,”许婷高兴地握了一下易霖铃的手,“生气归生气,也不能真拿
人命当游戏机里的数字一样喀嚓喀嚓砍啊。还是铃铃有分寸。”

  易霖铃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还是看他们有没有悔改之意,真要冥顽不
灵,这种帮凶该杀也得杀。”

  叶春樱及时拉回话题,“那些人咱们没精力去一个个查的。解决掉凶手,一
切就都结束了。”

  韩玉梁咽下一口香喷喷的骨肉粥,缓缓道:“我之前就想问沈幽来着,北城
区和新市区人口都比南城区多,现在人口结构这么年轻,小姑娘肯定也多。就算
小铃儿侠义心肠肯当诱饵,凭什么这杀人犯就一定上钩呢?”

  四十分钟后,在雪廊酒吧二楼的密室里,沈幽满意地看着已经入座的易霖铃,
微笑着给出了答案:“因为我会帮你们挑衅他,以骗局的方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