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追夫记】(第三集)(番外十一)【作者:肥肥的小草】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01章角色扮演之公主与太监1(番外)

  热情腾腾、芬芳氤氲的温泉池中,女人斜举着手臂,晶莹的水珠从她的肌肤
滑落,如一颗颗饱满的珍珠从凝脂上滚过。虽洗尽铅华呈素资,但娇丽的容颜依
旧。

  「小旭子,过来!」一声娇呼从小口溢出,却宛如幽兰之谷的雀啼之声,那
一回首的妩媚,更撩人心魄。

  「诺!」小太监低着头走了进来。眼睛不敢直视前方,只是他眼中溢出的光
彩是不属於他身份该有的。他慢慢的向她靠近,每踏出一步,自己都能听到脚步
声映衬的心跳声。

  她的手搭上他的,肌肤滑嫩如雪,柔润性感的玉足踏在地上竟如蜻蜓点水一
般。她手扯纱幔,把玲珑有致的身体包裹,可是那朦朦胧胧中却有别样的风情。
在那薄薄的一层纱幔下,她不着一物,甚至连水珠都在轻吻着她的美好。

  他必须用好大的意志,才能抑制住想要偷窥的色欲。刚才听着她轻笑的扑水
声,他的心仿佛被蛊惑了一般,从浴室四垂的帷幕的缝隙里,仅那麽一眼,就让
他忘了此次来到这里的目的,而他的身份又是什麽!

  她是煦暖国皇帝最疼爱的公主,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就要被立为皇太女,而他
是邻国的王子,只因国中密探打听到煦暖国有出兵自己国家的打算,而调度一切
兵权的兵符现由洛水公主掌管。她的人如她的名一般,洛水、洛水,就如从洛水
中走出来的洛神一般。

  父王年迈,身为儿子的他不忍父王再为黎民百姓担忧,遂想到了此法,他通
过了很多的方法打通了关系,成为了洛水公主的近侍,只为能寻到那兵符的下落。
可是这麽多日子,他寻遍了宫里的所有角落,都没有找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可
是他却发现自己慢慢的被这个如清水芙蓉可又美艳妩媚的她所吸引。

  他的眼不自觉的瞟向侧边,白纱笼罩下那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感觉,让他的鼻
子差点直接喷血。粉粉的嫩尖儿就绽放在胸前隆起的乳峰顶。

  一抹莹绿让他的眼睛一亮可却又眉头深锁,那玉牌状的兵符竟被她串成项链
挂在了颈间,难怪他怎麽也找不到,他没想到也不可能扒了衣服去看在不在她的
身上。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的手指一点,女人如抽去骨头一般,浑身舒软的瘫
软在地上,好在地上扑着长毛地毯,不然她一定会摔的很疼。

  被热气熏过的眼中迷上了水汽,里面写着满满的害怕。她趴在地上,纱幔随
着她的姿势几乎抽到了腿根。那白皙的美背延伸下的就是那两瓣挺翘的臀部。她
的姿势自有一股慵懒散发。

  他蹲了下来,想勾起她脖中的项链,可是试了几下都没有成功,玉牌竟卡在
了她乳沟下的长毛地毯上,也许他能硬扯,可是却不想弄伤了她。

  「对不起!」无意冒犯,可是不得不这麽做,他的手从她的腹部伸了下去,
抬高着她的身子,另一只手从她的胸前顺着那抬起的缝隙摩挲着。

  她鼻尖的呼吸急促,眼泪就好像要落下来一般,可是可怜的她却身不能动,
甚至小口都因为害怕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指尖擦着她的隆起,体会着那陷进滑嫩中的感觉,绵软娇嫩的大团,仿佛在
他的手下能化为一滩般。此刻他要花费更大的力气去压抑心中的兽欲,因为他的
手竟不是想去拿兵符,还是直接想罩着绵软掐揉。

  时间仿佛停顿了一般,一切的感官知觉都集中於手心,不住压抑着躁动,可
是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冲向他的鼠蹊部一般。玉肌滑肤、香滑软腻,他只愿深陷其
中,体会她的一切,那从手心滑过的滑嫩,让他的指尖弹跳着,仿佛下一刻就想
摁下去一般。可是再留恋,他也不能忘记此行的任务。他办完一切会回来的,以
和她能够匹配的身份,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这里的这些日子,遗失的还有他
的那颗心。拿了兵符离开,可是他的心一定会被留下来。

  他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瞬间,原来趴在地毯的她竟以眨眼的
功夫点了他的穴道,而且从她的指法上来看,也是一个深谙此道的高手。

  「呵呵呵…」娇俏妩媚的笑声从她的口中流淌了出来。她的粉臂撑起了她的
脸,本来的趴伏变成了侧卧。樱唇勾起,绽放着如蔷薇般的笑容。

  「小太监,是不是痴迷於本宫的美貌,就连你这个阉人都受不住诱惑,对着
本宫有着那份心思!」娇颜如芙蓉花开,可是从那绦唇中吐出的言语却使他的心
头迷上了一丝不快。给他一柱香的功夫,他一定会冲破穴道的。

  「小太监,是不是觊觎本宫好久了,看着本宫妖娆惹火的身子是不是使你被
阉掉的男根也有了勃起的冲动!」她的一只手抚过柳腰滑向那玲珑的臀部,顺着
大腿的曲线缓缓而下,指尖在大腿外侧绕着,慢慢的抽着白纱缓缓而上,那白嫩
修长的腿一点点的曝露在他的目光中。

  他的心里矛盾极了,这还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吗?刚才他还承认着对她的心动,
可是此刻的她却在一个还是阉人的他面前摆着那份慵懒浪荡的姿势。她只裹了层
纱幔,缓缓的,仿佛一点点的揭开外面的薄纱,想将一切的妖冶绽放,心底的她
与面前的这个人矛盾着,可是能动的眼珠却不住的想去亲吻着她的肌肤。

  「想女人吗?没了那东西还想吗?想吗?」她的指随着她的话语在腰间打着
转,让他的视线不得不专注在她腿间那朦胧中的一丛黑色中。

  鼻尖的呼吸凝重,一幕幕活色生香的旖旎画面不断在他的脑中充斥。

  「看过女人的身体吗?真是可怜呢!身为一个男人,却被割了那东西,今天
本宫就当做做好事哦!」她在腹部打转的手,向上托起纱下的一方绵乳,那粉色
的尖儿在白色的纱中若隐若现,随着她手掌的托起,那里那麽的具有存在感,沈
甸甸的感觉让他的嘴中忍不住的分泌着唾液。

  「想看吗?想看看吗?看看女人的身体构造,没有了能力,想饱饱眼福吗?」
她一直问着他话,可是仿佛也不需要他的回答一般。

  他的身体被她点住了不能动,可是他的哑穴仿佛也被点住一般,他应该大声
呵斥的,呵斥她一个黄花闺女,堂堂公主竟这般不知廉耻,竟然对着一个太监意
淫成如此。他没想到她会如此的放浪,仿佛想男人想成了如此这般。绝色的容颜
下隐藏的竟是这副骚浪的性子。

  她的指尖在那朵粉色的尖儿上一按,他看着那薄纱连同乳肉陷了进去。

  「嗯…」一声嗔吟如雀儿初啼,摇曳着他的心,气血冲击着他的血脉,他竟
生出了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侵犯的想法。

  「哦…」她的指尖轻捻起那一抹嫩尖,想象着他的指摩挲着她,顿觉一股酥
麻之感流遍全身。

  指尖顺着纱沿向一侧拨开,那隐藏在薄纱下的嫩乳慢慢的露了出来,刻意而
为之,首先露出的就是那如粉色玫瑰般的珠蕊,然後一圈圈的向外放大,那粉色
的一圈嫩中泛着晶莹的乳晕露了出来,蛊惑着他的神魂。

  「想摸摸吗?不能干事,想体会体会摸着女人的感觉吗?」她的手握起他的,
指尖在他手心的纹路间摩挲着。

  「嗯…」她的手握着他的附上自己那刚才从薄纱里拨出的一方奶子。

  那陷进弹嫩滑手的肉团儿的感觉,竟让他想要顺着感觉抓捏下去。

  周围似乎变的压抑,他的胸膛里好像被压着一块巨石,而只有顺着心底的冲
动他才能呼吸。

  「哦…」她摁着他的手在胸前抓捏,甚至手指摁着他的,在那颗乳珠上转动,
在他的指腹下,那颗珠子变得饱挺的充满了诱惑力。

  「喜欢这种感觉吗?喜欢吗?」她的身子匍匐到他的面前,指尖从锁骨处顺
着那胸部的弧形而下,勾勒出那一对嫩乳的轮廓,腰间系着的带子才没有致使整
片纱在她的身前敞开。

  「你,你不知羞耻…」这一切都太过的刺激,纵使他也觉的她这种行为过於
的放浪,而她还是堂堂的一国公主竟…可是他的心为什麽疯狂的跳动。

  「羞耻吗?本宫只是在你的眼中绽放着属於本宫自己的的美丽!不喜欢,不
喜欢本宫这样吗?」曾经的洛水湖边她遇见了他,而他救了她,从此一直将他记
在心中,就连自己的封号都改成了洛水。他可知洛水湖畔一直有个她在等他。父
王总是为她的婚事发愁,可她又怎能屈从於命运呢!精心设计安排的一切只为将
他引致她的身边,而今天她就要捕获他,他是她的。

  她是父王、母後最疼的公主,他们甚至想着她成为女王以後对子嗣的繁衍,
那就必须充盈她的後宫,所以对於男女之事,早有嬷嬷来教导她,她不是养在宫
中一无所知的浪漫女人,那些形式各异的春宫图早已预览,甚至为了让她切身的
明白,还让人给她表演了现场版的男欢女爱,她看到过女人如何挑逗男人,让他
为她兴奋、为她冲动、为她痴狂,而今天她也要他为自己如此。

        第02章角色扮演之公主与太监2(番外)

  他的视野正好对上因为低垂着容颜而形成的形状惑人的嫩乳,那如小豆子般
的粉珠儿被她自己搓的泛着血红,甚至连那坨被她按过的粉嫩处也掐出了点点血
丝。

  他看着她,看着她的双手拉着他的手心,看着她的双手摁着他的手在一对奶
子上转动摁压。看着她星眸半闭的呻吟,脸上的表情似痛苦又似喜悦。可是那偶
尔从她眼中的流泻出来的竟是那想让人将她狠狠蹂躏的脆弱与魅惑。男人的手指
比她自己的更能取悦她的身子,原来微涨的珠儿更加的饱挺。快乐,快乐,他的
脑海里怎一直浮荡着这个词语。在一会会,一会会他就能冲破最後的关头。

  「第一次这样吧?很有感觉吧,是不是要感谢本公主呢?」她的唇勾着,仿
佛想从他的脸上确认到她想看到的。

  「嗯…感谢本公主让你体会了一番做男人的福利!」湿热的气息喷在他的鼻
侧,恍若她就是对着他的唇瓣吐出的。两根食指摁着他的指尖压上两颗珠儿,她
的齿咬着唇瓣的抽泣呻吟。

  「你真是个淫娃,这麽骚浪!」他想咬牙切齿的用言语来表示他对她此种行
为的不齿,可是吐出的话语,配上这种情境竟有种调情的味道。

  「是吗?淫娃,骚浪?是吗?是淫娃吗?」她的唇似有似无的贴近他的唇:
「可是本宫感觉到你的呼吸重了呢!」小手隔着衣物贴上他的胸:「跳的好快,
是因为对本宫这放浪行为的不齿呢?还是见了本宫的身子,虽鄙视着本宫的行为,
可是却又对着本宫的身子意淫!竟然能勾动一个对本宫不齿的而且是一个太监的
欲,这是不是对本宫有着这副傲人身子的赞美呢!」

  「真不知羞耻!」他心目中的她不是这样的,也许他不愿意承认他是在嫉妒,
嫉妒她对着一个太监就这般,要是对着一个正常人,或者来到这里的某个男人,
她也会如此吧。把她的身子这麽肆无忌惮的展示给别人看,不仅在他们面前自玩,
也像这般拉着别人的手去蹂躏抚摸她的身子。要是换一个武功更加高强的人,她
是不是只会被一个化身为兽的男人撕碎,压在她的身上将她如奸淫般的操透,也
许她还无比爽的浪叫。甚至说不定还求着别人干的更重点。那些想法让他的妒火
中烧。

  「羞耻?羞耻吗?你不是说本宫是淫娃吗?淫娃浪女知道羞耻吗?今天也想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淫娃呢!」她的眼中闪过妩媚。

  他看着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到了一旁放着抱枕的摇椅上,而他的身子也被
搬弄的靠到了一旁的柱子。

  「你要干什麽?」她就是一个魔女,就是一个妖物,他根本预料不到她下刻
的动作。

  本来合拢的腿在他的面前打开,慢慢的收起跨到了椅背上:「想看吗?想看
看你切了的坏东西插到女人的哪里去的吗?没有能力,想用眼睛奸淫着吗?」指
尖勾着纱裙,向岔开的腿侧拉开!

  「哄…」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的定力本就在瓦解,此刻更如放在岩浆里烤
灼一般,甚至他都觉得鼻头痒痒的。

  「噗嗤…」一声清灵般的笑声仿佛打破了迷境,他的脸却烧的更红:「流鼻
血了,没想到没有子孙根的无用男人也能冲动呢,本宫是不是该佩服本宫的魅力
无敌呢!竟能勾动不能人道的人!」

  他怒瞪着她,她怎能这般的不知廉耻,腿分的那麽开,薄纱撩了上去,她的
腿心就这麽毫无遮挡之物的露在他的面前,甚至位置就在他眼睛的正前方。

  那丛黑色的乌亮绒毛布在嫩白的丘上,花户分的开开的,她的皮肤吹弹可破、
滑嫩雪白,就连那里都粉透了,有着一股一戳就破的感觉。两片小小的花唇里仿
佛淬上了露珠,晶莹剔透。花唇下那道小小的口子,仿佛她的嘴般一下下的蠕动
着,像等待着人去给它喂食。

  「怎麽,满意你看到的吗?满意吗?是不是手很痒,心里也很痒,可是腿间
却是那麽的无力,唉…」粉唇轻启,可是吐出的话语竟是如此的妖娆又令人发恨。

  他有种谎言被戳破的尴尬,虽然在心底想对她的行为不齿,可是他却管不好
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带着垂涎的张在那,他的那颗心也早已不能被他掌控,
还有他腿间的那东西,早在他的手伸到她的身下去拿玉牌的时候,就有抬头的趋
势,现在更像要爆炸一般。真如她刚才所说的那般,他想将他的大东西以势不可
挡的姿势将她狠狠的贯穿,操烂、操透,让她以後还敢这般的去勾引男人不。

  「今天,本宫就好人做到底吧,来满足你心底所有的好奇!」她的手顺着大
腿内侧向上滑着,所经之处仿佛都有种毛孔沁出香汗的感觉。

  他想大声呵斥,说他才不会看,可是此刻他的所有表现却那麽的没有说服力,
甚至他的眼立马追随着她的手,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哦…」她的指尖碰上那两片泛着湿意的小粉唇,顿觉酥麻一片,只能颤栗
的躺在躺椅里淫声啼叫。

  那声音从他的耳道流遍全身,浑身也顿觉酥麻透了,就连那被束缚住的勃起
也在亵裤里面抖着。楞勾处没有意识的在往外分泌着汁水。

  指尖抖颤的碰触着花唇,她的嘴角不住抽泣着,可是指尖却对着两片小肉搓
揉着:「嗯…嗯…」

  她抬着眼看着他,眼睛里的感觉复杂多了:有无助,有喜欢,有自得,有憧
憬,也有妖化…

  他想念着清心咒,可是却没有用,他仿佛已经被她蛊惑甚至有点期待她下一
步的动作。

  「啊…嗯哼哼…」一声尖锐的浪啼让她的浑身瘫软的倒在了躺椅上,甚至连
腿根都在那里抖,而那颗刚才被她的指尖摁着的花蒂微微勃起的立在那。

  他看着下面的小嘴唆的更厉害了,甚至看到一缕晶莹的蜜液从那处躺了下来,
所有的感官被封闭,而眼睛只能集中在那里。

  仿佛看出了他道貌盎然下被她勾引的魂。她的嘴角流泻出一串笑声,如风中
摇曳之风铃,她的声音那麽的空灵,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如此的放荡不羁。他似
乎又在偷偷的庆幸,今天看清她真面目的是他,不过,他以後绝不会放任她这般,
他要将她禁锢。

  「想吗?想看吗?」她的头垂了下来,与他一起看向她的腿心,指尖轻刮了
下穴口的蜜露,然後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後又把手指唆到了她的口中。粉唇包着手
指嘟的圆圆的,甚至小嘴吸食着手指而导致脸颊凹陷。他脑袋也在放着绮丽的画
面,她一个公主怎能如此的骚浪。

  「妖精…」他不愿意将难堪的词语用在她的身上,可还是从嘴角吐出了两个
字,他想呵斥她,可又知道没用,但吐出的话语却似乎能带去他身子的一点灼热
之感。

  指从口中抽了出来,拉出了一根银丝,而随着跟出来的,还有那条舌,舌绕
动一圈,听到召唤的手指放到了舌尖。舌尖舔着手指,耐心的品尝,甚至还用指
尖在她水亮亮的唇上画着。真是妩媚极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随时都有溺
毙的危险。

  「妖精?呵呵…这是对本宫的赞美和恭维吗?那本宫也不能对不起你的恭维
哦!」她的指尖在那湿滑的穴口处打着转,仿佛一个滑动,就能刺进那馋嘴里去。
配合着嘴间发出的那媚媚的哼哼声,是何等的惑人无比。

  她的眼勾着他,里面春意流动,无限媚态。

  「想吧!可是只能看呢!要是给你摸,也不能用东西来填满这里哦!嗯…」
她的指尖略微往里探了探,却直有了那想泄在他手上的感觉!她的眼也水水的,
仿佛已经被摧残过一般,而那麽敏感又淫浪的身子在她自己的指尖下竟然泛起了
红粉,一股仿佛想让人操干的娇艳。她的指尖就着穴口已经沁出的花液在那圈围
紧的软肉里转着。

  她的指插在她的穴里,哪怕只是那麽的一点点,也让他有种欲罢不能,想死
在她身上的冲动:「淫娃…」她仿佛有着天生的媚骨一般,那臀部竟然也对着那
根手指挺进着,虽然怯意让那根手指节节後退。

  「唔唔…」她将身子全部倚靠着椅背,一只手放在嘴角,仿佛从那处泄出了
媚叫,而另一只手随着臀部的绕动在穴口也转着圈。在他越来越炽烫的视线中,
那唇边的小手对着那也在绕动的嫩乳一掐。

  「啊…」那麽一下,掐的乳肉都从指缝里露了出来。吟叫之声如云雀啼淫,
而那绕在穴口的指也僵硬了,小股小股透明的花液从花穴里扑了出来,滴滴答答
的往下挂着。穴里更加的水,连两片小肉唇都哆嗦的充血,那小嘴儿张合的频率
更加的快。

  轰隆一声,如五雷轰顶,他竟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竟然在一个太监的
面前用指尖把自己玩的出水,可见这副身子有多麽的渴望男人,真是让他又急又
恨又爱又冲动,而他竟然现在只想将她狠狠的占有。

  她气喘吁吁的用媚眼瞅着他,眼里流淌着一股令人迷恋又想深陷的情意,她
的身子扭动了几下,重新寻得一个舒适的位置。

        第03章角色扮演之公主与太监3(番外)

  那小巧可爱的脚趾都泛着那对男人渴迫的嫣红。花户大大的开着,让他能完
全看着那还在垂着花露的小嘴,而她的两只手握着一对奶子轻柔的转动,小嘴里
哼啼着,一副仿佛已经被摧残过一遍的样子。

  她的腿慢慢的合拢,幽潭美径又在他的面合了起来,她未承恩泽,却已娇软
无力。浑身散发着一股慵懒。

  「脸好烫呢!」她又跪到了他的面前,指尖轻碰着他的脸颊。他甚至可以想
象,她的腿心坐在她自己的大腿上,腿心里湿的那麽厉害,此刻肯定已经把靠在
那的大腿的肌肤给粘湿了,说不定正顺着大腿根往下挂淫水呢!而她可能还没被
她的指尖玩透,正饥渴的扭着臀部,用大腿上的大面积的嫩肉去磨她的那里,两
片小花唇也无比可怜的被压的开开的。

  「是不是有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想要可是却没有那能力!」翘起的兰花指
抚过他脸颊的轮廓,可是口中说出的话语确是那般的让人气急,她一次次的在挑
战着他的尊严,时刻的在刺激着他。

  「你…你…」口中连吐了几个「你」字,却再无下文,无非骂出的只有淫娃、
妖精,甚至在她身上他都心怜的不愿意骂出一个荡妇。

  「怎麽,怒了?」她的指挑起他的下颚,如此轻佻的动作,可是却让他的脸
想靠她更近。

  「本宫来安慰你?嗯,给你补偿。」她跪直了身子,双手捧着那对沈甸甸的
奶子,在他的嘴前晃着,然後慢慢的靠近他的眼。

  他的心怦怦的跳着,反射性的闭起了眼,鼻尖仿佛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和
独属於她的清香。

  她竟然,竟…眼珠里明显的感觉到按摩,而她竟用乳尖上的两颗珠子在轻轻
的揉按着,仿佛眼珠都能闻到那上面的香味和骚味。

  「小骚货!」他自觉用了一个很严肃的词语,可是耳边传来的却是她清脆的
笑声,似乎他取悦了她。她的双手握着乳球从眼处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滑。他睁开
眼,却仿佛又陷进了一遍白嫩中。血液倒流,她竟如此的大胆。

  她一手捧着一只乳球在他的鼻尖晃了晃:「香不香,香不香?只是此刻里面
没有奶汁呢!否则,只要本宫轻轻一挤,定能顺着这尖儿流到你的嘴里,那时啊,
肯定很狼狈吧!」

  她「咯咯…」的笑着,可是他的脑中却浮现了奶白色的乳汁从就在他嘴边的
乳珠上淌了下来。他觉得好渴,又热又渴。

  一对白嫩就在他的眼前,对着它们他呼吸急促。可是她却又坐到了她的大腿
上。

  「真讨厌,更湿了呢!」她自言自语的轻斥着,配合着她的话语,她的臀部
在她的大腿上扭了一下,仿佛在寻找着更合适的位置。他的耳中似乎听到了花户
擦过腿心的吱吱作响之声。

  「小骚货?本宫很骚吗?你是不是自持不住了!好可怜,都流汗了呢!本宫
帮你宽衣,能凉快一点!」小手在他的身上摸着,指尖一点点的把他的衣物褪了
了下来,直到他的上身完全裸露在她的面前。

  「啧啧啧!身材很棒,一看起来就是魁梧有力的,要是,你是个男人,有子
孙根的男人,本宫一定很乐意被你压的。如果还在的话,那里的东西一定很大吧,
一定能让本宫欲仙欲死,本宫一定也很乐意把你纳入後宫的。不过,可惜了,真
是可惜了你这副身子,本宫,就好人做到底吧!」

  舌尖吐出,在他的唇上舔着,可是当他的舌伸出想要把她的小舌给缠住的时
候,她却嬉笑的逃开了。

  她慢慢的弯下了腰,舌尖又吐了出来,在他的目光中一口含住了他胸前的茱
萸,用她口中的蜜津濡湿着它,淹没着它。一只手的指尖也慢慢的摸上他的胸膛,
揉捏着另一颗,他的喉中不受控制的往里吞咽着口水,鼻尖呼吸沈重而压抑。

  她伸出了她的舌,在他的目光中拨弄着那茱萸,甚至舌尖绕着它一圈圈的打
转,那条灵活的舌把它的周围染的湿湿。

  「唔…」在小口突然含住胸前红豆的吸吮中,他忍不住的叫了出来。他的脸
也红了,真不能相信那声音是从他的口里发出的。

  「嗯,好好奇呢!」指尖点着唇角,仿佛是那麽的娇憨,可是她露出的双乳,
以及他赤裸的上体却暴露了一切:「本宫知道太监,可是不知道阉割以後的男根
是什麽样的,好好奇哦,是那麽大条的东西都被切了呢,还是只是把蛋蛋给掏了,
还是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给动了刀子,怎麽办,好好奇呢!给本宫看看!」她嘟
着小嘴问着,可是她的手确是直接对着她的目标进攻。

  「你敢!你会後悔的!」她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那麽的惊世骇俗,他的秘密
很快就会被揭穿了,她一定会发现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而穴道马上就能冲开,
他裤子脱了下来,他一定没有自制力今天会饶的过她。

  「哇,好大,好长…」那仿佛利剑一般的热气腾腾的东西被她的小手的几下
扒拉,就给掏了出来。她的小嘴惊的张了开来,甚至还睁大眼看着他,里面有着
不可置信。可是她下一刻的动作却立马想让他撞墙,却也更加的充血的厉害。

  她的手竟然就这麽颠簸着他的男根,在手里探索把玩着:「不知道有没有什
麽区别,本宫怎麽没有看出来的呢!」

  那未经世事的语气配合着那浪荡无比的动作让他的眼中她就如妖姬一般。

  「哦…」他的口中又忍不住叫了出来。她的手竟然伸到他的身下,摸着他腿
间悬挂的玉袋,指尖轻捏着它颠了一下,甚至发出了它好有分量的惊叹声,甚至
於,她的小手搓揉着里面的两个圆球,仿佛想让它们转动一般,只是她指尖没有
用力,要是一个控制不好力道,都能把那软袋给捏爆了,而且里面肯定囤了满满
的东西,那白灼定会流很大一滩。

  「呀,它会流水!」她仿佛又看到了新奇的事务,小嘴里发出了惊叹声,甚
至一只小手虚托着肉茎,一只小手点着那正在往外吐水的小孔,甚至绕着那道明
显的沟壑转着圈。

  「嗯,它又大了呢!好烫,本宫的手都要着火了。」她抬起眼楚楚可怜的看
着他,仿佛在控诉一般,可是立马脸上又露出了探究的神色:「不过它好粗好硬,
就跟一根大棒子似的,而且本宫觉得,被阉了的也能将这东西塞到女人的那里去
呢,本宫好好奇哦,不知道能不能行,不然本宫试试!」

  她好奇的改跪为蹲,并低头看了看她自己的腿心,仿佛在思考着它的尺寸能
不能塞到她的身体里去。

  「你个骚货,小骚货!」她真如一个欠操的浪女一般,此刻的样子仿佛就是
送上门挨操一般。

  「对的,本宫试试!骚啊,真的,都流了好多的水!」配合着她的话语,她
有意识的一个收腹,两人一起低头,就看着腿心里一滴晶莹的蜜露就这般垂直的
落了下来。

  她的身子分开的跨在他的身体两侧,两手握着那烫手的热东西,然後娇喘的
握着它向她的腿间移。

  「嗯嗯…」那大头一碰到那花唇,立马让她的小嘴里啼哦出声,她在心里祈
求着时间快到了吧,她快撑不住了,她几乎把这些年为了勾引他而准备的东西都
给用罄了。

  「啊…」

  他的双手竟然搂住她的身,几下点穴,这回轮到她不能动弹了,而此刻的她
还如那般的蹲在那里,而且他这次也没有手下留情,她试了几次也不能冲破穴道。

  「你是不是很缺男人?这麽骚,这麽浪,今天我要是这麽走了,要是来了一
帮的太监,你还真让他们这帮玩腻啊!」他那竖起的肉棒对着她的花户顶了几下。

  「啊啊…」她大声浪啼,眼泪都要被他冲撞的出来了。

  「连叫声都这麽浪,浑身都散发着想被人上、被人操的感觉!嗯?是太监才
有的吗?要是让阉人抚着他们直不起的子孙根在你那里磨,你估计想死的心都有
了,咋生了一副这般淫荡的身子!」他摆弄着她,原来面对他蹲的姿势被他改成
了被对着他蹲着,而他还如那般依靠着墙柱坐着。

  「刚才不是想把这根大东西放到你的体内去吗?现在就满足你。」他的手轻
抚着她的臂,才一下就想沈溺。

  「真是湿透了,唉…」他的气就叹在她的耳边,而他的手却又探到的腿心在
里面摸索着,碾过花蒂、花唇,直接奔赴嫩穴。

  「唔唔…」他的两根手指直接扭着挤进去一截,然後竟向两边撑开,而他的
另一只手也握着那肉茎对了上去。肉茎抵上穴口,而手指也顺势抽了出来。

  「啊…」她浪啼哭吟,他竟没有任何的征兆,这般捅到了她穴中的花心里。
穴里仿佛插进了一把刀子,生疼的厉害,成串的泪珠就顺着她的脸颊滚了下来。

  他也愣在了当场,照着她刚才对着一个太监发浪成那般的摸样,她应该阅人
无数,那刻他还在心里嫉妒着,那些曾经拥有过她的男人,竟把她调教的这般骚
浪。可是刚才那插开合紧的嫩壁,捅破了一层象征贞洁的薄膜,而那血丝也飘落
了下来,他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第04章角色扮演之公主与太监4(番外)

  他眼中有着疑惑,紧接着是狂喜,原来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他也会是她
唯一的男人,可是她刚才的表现。他不得不多想,她是不是经常点了男人的穴,
也包括了那些太监,而且她本就生的那麽的妖娆妩媚,说不定勾勾手指,很多男
人愿意如他刚才那般躺着被她玩弄,她是不是还握过别的男人的命根,也在别的
男人的面前掐玩着自己的奶子,发骚般的玩着自己的穴。

  他把她的身子搂着靠到他的怀里,双手如他刚才心中所想的那般,包住了那
两团嫩乳:「说,对谁还做过像刚才那般的动作!」仿佛已经听闻到从她的嘴里
说出一串串的人名,他的双手近乎残忍的掐着上面的乳珠,大力的捻摁。而那肉
棒也在生嫩的穴里跳动着,一副虎视眈眈的凶悍模样…

  「唔唔…疼…」他的手仿佛就要把她的奶子掐爆,而那顶端的乳尖尖也仿佛
要被他凶狠的拽下来:「没,没有,没有像刚才那般!」

  她等了他那麽久,这些年的一切仿佛都是为了他,又怎能再接受别的男人,
甚至现在只要想想那想法就令她泛呕。

  「没有?」他的语气中有着满满的疑问,要是没有刚才他定会信她,可是她
刚才表现的是那般娴熟,好像深谙此道一般。

  「啊…」没有得到答案的他带着愤恨的在她的紧穴里挺着肉棒,仿佛想插破
花心。

  「没有,没有…嘤嘤嘤…你不认识我了,你不认识我了,我一直在等你,可
是你不认识我了!」话语中的本宫以换成了平等称呼的「我」。她的声音里有着
仿佛能将人灭顶的悲切,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对他心心念念了这麽多年,甚
至刚才都算准时间,在他面前鼓起了这麽大的勇气,更把自己送到了他的面前给
他吃掉,可是他一直都不知道是她。被他占有後的满足已经让她不满足於他不认
识她的事实。

  他的心里随着她的话语浮起了一股忧伤,他的手扭过她的脸,虽然已在心中
记下了她的容颜,可是突然却再想好好看看。

  梨花带雨的美丽容颜哪有刚才的妖娆。那一串串的热泪仿佛灼烧了他,那眉
眼处的一颗小小的痣仿佛穿过时间的隧道,回到了很多年的洛水湖畔:小小的人
儿,却已长的极美,那时的他还心怯怯,她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
华弗御…仿佛真如那洛水之神一般。那时的她也这般哭泣着,相同的位置有着一
颗一模一样的痣。一大一小的人儿在他眼前重叠。他突然想起了她的封号:洛水。

  「你知道是我!」他的语中已没有了疑问,有着满满的肯定,是吗?知道是
他,所以独对他一个人这般。

  「嗯,是我把你拐来这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是你,知道那时有多高兴吗!
所以我把兵符挂到了胸前。也许你会怪我,可是父王他们已经在帮我物色驸马了,
我等了你那麽多年,也想了你那麽多年,我不想那般就嫁於了他人,所以才制造
出了这麽多的假象,把你骗来这边!所以,会怪我吗?」粉唇中吐露着她为爱的
「不择手段」,可是从他的心中升起的确是巨大的惊喜。那个洛水湖畔的女娃也
一直活在他的心里,仿佛仙人一般的存在,虽然没有升华为爱情,可是面对着面
前这个令他心动的女人,两者合二为一,他为她痴狂。

  他没有回答,只是抱着她的身子一起躺到了地毯上,而她还这般背对着他躺
在他的身上。他的手摸上她的大腿,卡的开开的,花径已经容纳了他的巨大,并
渴望它般的蠕动着内径,仿佛在催促一般。他又怎能辜负这一切的美好呢!

  腰力配合着臀部的狂摆,那插在稚嫩穴里的肉茎精神饱满的开始徜徉。享受
着那被极紧包裹的感觉,每一下都捣的花心酥酥的颤抖:「凡儿,现在就喂你,
把你喂的饱饱的,记住,以後是我一个人的小骚货、小荡妇、小淫娃…」

  她是一个妖姬,能勾魂蚀骨的妖姬,很多人大概死在她的石榴裙下都愿意,
可是她是他的,只能是他一个人。

  「啊…」她的吟叫声媚极了,也浪透了,小嘴哆嗦着:「哦…一个人的,阿
旭一个人的!」他喊出了她的闺名,话语里有着对她浓浓的占有欲,她是他的,
她的骚、她的浪、她的放荡都只为他。

  「凡儿是阿旭的,是阿旭的,是阿旭的小骚货…」肉茎带着蛮狠般的在她的
穴里翻腾,每一下都仿佛去了她的魂魄一般:「是阿旭的,阿旭的小荡妇,小淫
娃!啊…」

  她是他的,这辈子是他的,甚至生生世世都是他的,她的爱是浓烈而炽热的,
仿佛认准南墙一般,哪怕撞的头破血流都不会换个方向,而他现在回应她了。

  听着她吟出的浪语,本来没有怜惜的进出更带了几分暴力的因子,肉棒在穴
里大肆挞伐着,把咬紧它的蜜径插的呜咽的抽泣。那两片小肉唇紧紧包着肉茎被
拖来拖去,肉茎就以这种强悍的姿态插在那紧窄的蜜地里,誓要捣的蜜汁潺流。
那一砣砣的蜜液被插出了穴口,立马就被拍的糊上了两人的腿心。一下下的肉体
击打声,仿佛响在了两人的心坎上,那麽的有魄力。

  「小骚货,刚才谁给你的胆子,竟然自己就玩的在那里泄了,真是骚透了!」
那一小股一小股的蜜液从她的穴里流了出来,而她的那截指还没来的及从穴里拔
出,一幕幕的场景都历历在目。她真是胆大。

  「因为是阿旭,在凡儿面前的是阿旭,凡儿要做阿旭的女人。」做出刚才那
一系列动作,她也不住在心底给自己鼓着气,很多次想放弃,可是对他感情的执
着还是让她一步步坚持了下来。

  「那阿旭在来帮我家的小骚货一把!」他的手握着她的,然後向下牵引。

  「啊…阿旭、阿旭…啊…」他竟然摁着她的手指揉上了那挺起的花蒂,而且
那里明显的传递出肉棒力道集中向上一击传来的震撼。那种沁入心扉的酥麻让她
的全身都要抖了起来。

  「小淫娃,刚才自己不是玩的很起劲吗?怎麽现在却叫成这样,是不是刚才
插进去的是自己的手指,而现在把你的骚穴填满的是阿旭这麽粗的大东西,嗯,
插的你受不了了!」仿佛为了来印证他的话,他的手将腿根卡好,把那嫩弱之地
贡献出来,肉棒就对着那张的开开的花穴顶插,那根手指摁着她的指尖时而也配
合着施力。她的腹部都被他插的弓起,淫水更叽咕叽咕的往外流个不停。

  「阿旭…阿旭,轻点…轻点…」他的每一下都风驰电掣的全力进出,操弄的
她眼前都泛起白光,可是从穴里又往外散发着巨大的欢愉。

  「我家的小凡这麽骚浪,不重点能满足,还要轻点,是不是要轻点!然後给
你机会去拨了别的太监的衣服,用他们耷拉的男根来满足你那未被填饱的骚穴,
是不是要轻点?是吧,轻点?」他每说一个轻字,指尖竟拉开了花户外的两块白
肉,把它们掰的开开的,而肉茎那更是扭了两圈对着哆嗦的花心重重的插入,小
小的子宫口被几下连攻就轰了开来。他更是下足力道的,每下都要插进去,宫口
的小嘴呜咽的包着那麽大的头饮泣「轻点吗?要轻点吗?」他的嘴角还在问着,
可身下的动作却狠极了。

  她不敢说轻点了,巨大的快感却不能摆动身子,只能任他肆意操干…她的没
有回答,并没有安抚他,甚至大头插进了宫口,还要扭的把它转的更开:「轻点
吗?小凡,是要轻点吗?」

  「呜呜…不是…不要轻…要重…阿旭,用来的操小凡吧!用力…用力…喜欢
…喜欢…」她眼中愉悦的泪珠都被他插的挂了下来。

  「遵命,怎麽能不听我们小凡话呢!」他的双手改变战略,抓起上面被操的
晃荡的奶子,抓的紧紧的,而臀部也一下一下凶悍的往上击打,把肉茎又深又沈
的往花穴里捣。

  胸口又麻又疼,腿心又酥又爽,她在他的身上一次次的喷水,一次次的痉挛。
可是他却仿佛有用不完的劲一般,每下进出丝毫不见力小。

  整个花径仿佛都被他插弄的着起火一般,她哭着尖叫,在他身上高潮的爆发,
肉茎拔出的那刻,淫水就这样喷了出来。

  「小凡,真骚,都被插尿了!」他解了她的穴道,把小身子翻了个,两人面
对面躺着,而那紫红的肉柱又已强悍的姿势插入还在挂水唆嘴的穴里。

  「啊…」她趴在他的身上,终於能动了,无比可怜的望着他,只望他能饶过
自己,刚才躺在他身上被他重操就过去了好些时辰,没想到此刻插进去的器物还
是这麽的粗大。

  「小凡,这样看着我,是想勾引吗?所以就说我家小凡是小骚货、小淫娃了!」
他的唇衔起她的小嘴,拖进了他的口中,包着整个小嘴吃,而她的身下,那粗大
的肉茎仍卖力的往上操干。似乎身上的人儿换了个方向,立马感觉就大不相同,
连穴里的构造都不一般,但都一样的咬夹的他想缴械,想把囤积的热液对她射出。

  小嘴被他吃的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而肉棒也插的水穴发出了滋滋声。

  「小骚货,很喜欢被这麽干吧,自己的那根手指怎麽能满足你!来,自己撑
起来,我想看着你自己坐着向下吞吃,乖,来,自己坐着!」他的一下顶插又是
力道足足的,里面的小嘴委委屈屈的含着大头,可是他的手竟然把她靠着他的身
子推了起来,并摆弄着她,让她的双手撑在他的腹部。

  「唔唔…何旭北,你坏透了!」本来横躺的肉茎现在却被他推的竖了起来,
可是却一样的插在宫口里,似乎都想把那层薄薄的子宫壁给顶破一般!

  「不要了,暖暖不要了!唔唔…」她真是自作自受,想着前两次扮无知少女
被他欺负的这麽惨,这不今天她就要自己占主导,而且她也要好好的玩他,本来
还想用绳子绑的,可是怕他下次绑自己,又作罢了。可是怎麽能让他不动呢,於
是两人这次又深入「江湖」,而且她还祭出威胁,要是他动一下,那麽下次的可
不知道什麽时候。所以何小兽虽然欲火焚身,甚至妒火中烧,但只能咬紧牙关的
忍啊忍,不过值得,他家暖暖骚起来真是没话可说。那滋味,够浪、够骚、也够
销魂。

  「小凡,自己动,要是不听话,不让阿旭射出来,待会可别怪阿旭变本加厉,
把你操的两条腿都合不拢,还太监呢,太监能用一根银枪,把你的骚穴给插的这
麽透。自己动,快点!」他的手卡着她的臀,肉茎往上耸了几下,那是一副不达
目的不罢休的坚决。

  「唔唔…」他还玩,还小凡、阿旭呢,真是上瘾了。

  「北北,暖暖子宫疼,穴口也疼,都被北北操伤了,北北…」

  「小骚货,骗谁呢,下面的小骚嘴还咬的那麽紧,就是懒,不想动,是吧?
阿旭可不是开玩笑的,操的腿软可别怪我!」不仅他的话语催促着,甚至在穴里
等待着的肉棒也在穴里绕着催促。

  「唔唔…」她的手还是撑着他的腹部,自己上下动了起来。

  「北北…暖暖没骗你,真要过头了!啊…」她扭着腰部在他身上画圈,而他
享受的在那边直哼哼。

  「北北的小骚货,还没骗呢!上面的这张小嘴话真多!北北可记得上次暖暖
叫北北射在你上面的小嘴里的,要是再说北北不爱听的话,小心待会爆你一嘴,
不过我家的小骚货应该很喜欢吃!」他的手把玩着那上下晃动的玉乳,真是享受
啊,似乎让暖暖来导演也是不错的选择,反正他是受益者,不过暖暖也被操的很
爽。

  梁暖暖恨恨的的瞪着一脸淫笑的何旭北,他真是色到家了。

  「骚宝…真爽…」何旭北在床上哼哼直叫,那是餍足极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