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1章 因女神找人“接盘”而生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243

这是一本新书的试读部分。关于这本的说明阿米巴专区置顶有详细内容。

就不再赘述了。试读的十章会在本月内更新完毕。

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文目前为试阅章节。

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序章因“女神”找人接盘而死

  薛雷,28岁,母胎单身。

  此刻,他正站在浴室的花洒下,对着酒店的镜子,毫无自信地看向里面那个
臃肿成一大团的裸体。

  几小时后的零点过去,他就29岁整了。

  而短短一个月之前,他还连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仍能得到机会脱离处男。

  他并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女人喜欢,在这个二线城市中,就靠如今他家拆迁后
只靠收房租也能一辈子吃喝不愁的经济状况,也有的是可爱姑娘愿意跟他相亲,
并在小心掩饰住眼里的厌恶后,以糟糕的演技表示他人挺老实,愿意有进一步发
展。

  都是屁话。

  拆迁之前他看起来也很老实,可连把他当备胎工具人死舔狗的女生,也就一
个苏琳而已。

  是的,没错,薛雷保持处男至今的根本原因,就是苏琳。

  他升入高中后的第一天,坐在他前排的班花苏琳,就成了他心中独一无二的
“女神”。

  苏琳和他年份上差一岁,实际上小几个月,是那种不管男生女生都只能由衷
承认很美的姑娘。

  而且,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温柔和气,从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

  那也是第一个对其貌不扬的薛雷展露出亲切的漂亮女孩。

  坐在苏琳后面的第二个星期,他就决定,这一生非她不娶。

  然而,整个高中期间,他做了很多事,唯独不敢表白。

  他下学会默默骑车跟在苏琳后面的远处,一直目送她进入自家小区,免得她
遇到什么危险。

  他玩了命的学物理化学生物数学,就是为了给对此不太擅长的苏琳补课。

  他一年减肥七十多斤,从胖子变成高壮,当然也是为了让自己在苏琳眼中看
起来能稍微好上一点。

  分文理班,他为了继续坐在苏琳身后,放弃了一直名列前茅的理科成绩,依
然追去文科班,动用积攒的零花钱和苏琳身后的新男生换了位置。

  至于有求必应,无求主动观察,由此而衍生的种种小事,都显得不值一提。

  苏琳好几次委婉地表示过,老是对她这么好,她都有点不好意思。

  他只有一次,强忍着脸上的火烫,略显笨拙地用网上学来的词,嘿嘿笑着说
:“怎么会,你可是我……心里的女神啊。”

  苏琳有点羞涩,俏脸一红,笑靥如花,让他之后一节课上完,都没注意讲台
上来的老师是男是女。

  其实苏琳成绩并不算好,最后差点就走了艺考。

  担心她去艺术学校,自己就再也追赶不上,薛雷疯了一样起早贪黑地苦学,
绞尽脑汁总结各种背题技巧帮她补课,最后,总算如愿与她上了同一所大学。

  为了尽可能离她近,方便随时报到,薛雷报志愿的时候挥霍掉了自己能上一
本的分数,以和家里险些决裂的代价拒绝了复读,和苏琳考进了同一个三本,同
一个专业。

  大二那年,苏琳恋爱了。

  当然,男友不会是他。

  毕竟,他连一句喜欢都说不出口。

  大四那年,苏琳分手,在他身边的台阶上坐着哭得一塌糊涂。

  那是他最接近表白的一次,但话到嘴边,还是忍着心酸吞了下去。

  他对苏琳太了解了。

  他知道她为了男友吃过好多次紧急避孕药。

  他知道她那些温柔其实都是做出来的。

  他知道她另外还有几个备胎,只不过其他的不像他这么听话。

  他知道……一切虚伪下的真实,知道自己痴心纠缠的是有毒的罂粟。

  可他的感情,已经找不到其他可以放置的依托。

  苏琳同宿舍一个看不下去的室友曾经指着他的鼻子骂了他一个多小时,就是
愤怒于告诉他真相后,他竟然只是淡然一笑,说了句自己早就知道。

  这种执念,不可能因为区区大学毕业就忽然开悟放下。

  之后几年北漂的拼搏生涯,他几乎把自己变成了高楼大厦下的一块肉砖。

  而苏琳,换了几任男友后,在咖啡馆温柔腼腆地告诉他,她想安定下来,打
算三十岁前,跟现任那位本地有房的未婚夫登记。

  薛雷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刺痛,但那股执着,依然还在,
绳子一样拧着他的大脑。

  他微笑着倾听良久,接过笼子,答应帮她好好照料那只看起来有点笨的狗,
叫来服务员,结账,离开,回到出租屋,在房东让他把宠物扔出去的怒吼声中,
扑在床上,无声地流泪。

  他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在期盼什么。

  他辞掉了前途还算可以的工作,收拾行李,离开了那座繁华但不愿接受他的
城市。

  他回了家,向爸妈认错,下半年,就成了一栋单元的房东。

  之后一年,他胖了90斤,从能搬砖的体格,变成了如今这样拿个快递都心
口刺痛的肥宅。

  除了和苏琳聊天的时候外,他所有的时光都消磨在了游戏中。

  直到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苏琳回来了。

  他们在常去的那家餐厅见面。

  苏琳告诉他,自己分手了。她说她想了很久,觉得,其实心里还是放不下他,
原来有些人一旦习惯,离开就会无法适应。

  她双眼含着清澈的泪光,拉住他的手,第一次很认真地问:“胖雷,你别那
么自卑,老老实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对吗?”

  那一刻,薛雷知道,苏琳被那个本地小开甩了。

  而且,她八成怀孕了,急着找人接盘。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心里的执念,就像是脱下衣服甩开林仙儿的阿飞一样,
豁然开朗。

  那之后,他顺了她的意,兴高彩烈地成为了她的男朋友,陪她整天约会逛街
买东西。

  直到今晚,他顺水推舟收下了苏琳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脱处。

  他发过誓,自己就算娶不到苏琳,也一定要在她身上完成男人的初次。

  所以他要兑现这个誓言,再堂堂正正地告诉她,自己其实什么都知道,做一
个彻底的摊牌。

  至于到那之后是相亲找个为了钱的好看小姑娘,还是让苏琳打掉孩子再拖她
一阵让她错过找人接盘的最佳年龄,他还没想好。

  一想到这里,他镜子中的脸就因为愤恨而微微扭曲。

  他赶忙低头用凉水洗了一把,调整好表情,擦干身体,走出了浴室。

  苏琳坐在床边,没有看手机也没有看电视,就那么围着浴巾,专注地看着浴
室的方向,好像一直在等他出来一样。

  不过薛雷知道,她的手机应该是听到浴室水停才放到一边的。

  她就是这样的女人,一直都是。

  “雷哥,”她温柔地吐出最近重新换回来的亲密昵称,眼神有着恰到好处的
楚楚可怜,“你……真的不会嫌弃我,没有把宝贵的第一次……留给你吗?”

  “不会,是我以前太……怂,连自己的心情都不敢告诉你。都是我的错。”
他很熟练地把责任揽下,走向床边。

  之后他就不敢再说太多话,因为他紧张,紧张到担心自己的阴茎会硬不起来。

  心里再怎么理论知识丰富,他仍然不过是个处男。

  理所当然的,苏琳承担起了引导的责任。最近这一个月,她主动为他实质性
付出的次数,大概已经超过了过往十几年的总和。

  薛雷忽然很理解这世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所谓的接盘侠,那不仅是长期在感
情关系中卑微的结果,也是因为这种得到回报的甜蜜幸福,即便虚假也会带来麻
药一样的虚幻满足。

  可乐谁不知道会胖,但架不住它好喝啊……

  他们从薛雷的初吻开始,昏黄的床灯下,苏琳的浴巾被他拉开,袒露出他幻
想过无数模样,终于在此刻第一次得到实际影像的娇美裸体。

  悲哀的是,他想起的,仍是高中时候的她。

  这世上没有女人能赢得了时光,那个肌肤细嫩曲线紧凑,可以满足少年一切
性幻想的姑娘,已经从这世上消失了。

  当然,他的性欲仍在,他对苏琳的渴望,也依旧强烈。

  忽然死掉的执念,依旧在他心中留着一具巨大的尸体。

  他趴下亲吻吸吮她的乳房,疯狂地舔那微微发紫的奶头。他的手抚过她茂密
的阴毛,分开她已经颇为发达的阴唇,粗喘着抠向她早已不必再担心出血的膣口。

  所有的理论知识都忘得一干二净,他像只肥胖的雄兽,遵循着本能而动。

  她央求他温柔些,他激动地爬起来,准备进入。

  可就在这时,他的阴茎软了。

  “没关系的。”就像高中时候对他的莽撞展现出的笑容一样,苏琳翘起唇角,
不过这次,不是笑完就转身,而是抱住他,亲吻着他的皮肤,一直向下蜷缩过去,
含住了他的鸡巴。

  娴熟的技巧和巨大的心理刺激转眼挽救了小兄弟的颓丧。

  这次,她躺下分开双腿,温柔地注视着他,用手指夹住他紫红的龟头,引导
着他,进入到了那个湿润柔软,他就连今晚也不好意思去仔细观察的器官之中。

  浑身上下的快感像是爆炸开了一样,他激动地抓住她的脚踝,跪坐在柔软的
床垫上,疯狂地抽插。

  他终于结束了处男生涯。

  他终于干了苏琳的屄。

  他终于……可以从回想一下就觉得简直可笑的生活中,彻底解脱。

  长久的手淫让他的耐久并不是处男等级,他弯下腰,双手按住她摇晃的丰美
乳房,保持着高速的运动。

  可是,长期不运动的他,甚至连这样的交配行为,都开始感到吃不消。

  气喘,胸闷,满身大汗,连肩膀和背后,都出现了奇怪的麻木感。

  薛雷不甘心,他夹紧屁股寻找着那种龟头被刺激到的畅快,几次加速猛顶,
对苏琳悦耳的呻吟置若罔闻,只想尽快把精液射出来。

  终于,那种令浑身紧绷的极乐,正式降临了。

  可随之而来的,竟然还有心口传来的剧烈刺痛。

  一种古怪的虚浮感俘获了薛雷的身躯。

  他张嘴想喊,可什么都喊不出来,眼前的世界在迅速失去色彩,震耳欲聋的
心跳声,忽然停止。

  他听到了苏琳惊吓的尖叫。

  他看到了一道色彩斑斓的光。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完蛋了。

  他想,自己真是这世界上最倒霉的男人,竟然在接盘“女神”的夜晚,死于
了马上风。

  这是他的意识中断之前,脑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第1章因女神找人“接盘”而生

  眼前有一团光,明亮但不刺眼,像是有呼吸一样,缓慢而温柔地搏动。

  这是天堂吗?

  还是地狱?

  失去意识前的记忆还很清晰,薛雷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在脑中重现梦中女神
苏琳那柔软洁白的肉体,乌黑卷曲的耻毛,嫣红湿润的蜜裂。

  理所当然的,他也回想起了自己羞耻的死因——射精的强烈愉悦导致的心源
性猝死。

  他正想骂一句脏话的时候,发现了两件很神奇的事。

  第一,他勃起了。

  那根盘绕着突起血管的肉棒,正精神抖擞地上扬着,龟头马眼还微微流着透
明的腺液。

  第二,这鸡巴不是他的。

  或者说,这身体就不是他的。

  手掌宽大而有力,肌肉紧凑且结实,舒展开的四肢修长而匀称,并且,这赤
裸而健美的身躯,明显非常年轻,顶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勃起的阴茎充满
了令他怀念的青春力量,会阴肌肉稍微用力,就能大幅度地翘起,几乎贴住小腹。

  所以……我这是穿越了?

  他左右张望一眼,不像啊,周围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就像是处于连星
星都看不到的虚空一角,怎么看也更像是死后的世界。

  除了眼前那团光,一切都是令人绝望且压抑的“无”。

  薛雷挪动一下身躯,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站着。那是种奇妙的感觉,他
感应到了重力,确认并不是在漂浮,但脚下什么都没有,四周的黑暗也让他失去
了空间感。

  这么奇异的场景,他的老二却和高中时候看到了苏琳乳罩背带轮廓时候一样
激动的硬着。

  然后,那发自内心深处的欲望,终于渐渐增强到有了指向性。

  薛雷惊讶地意识到,自己……在对着那团光发情。

  他赶忙让自己回想苏琳青春靓丽的模样,免得觉醒什么了不得的性癖,投胎
转世之后天天肏手电。

  但马上,他的思维就不可避免地被吸引到了那团光芒中央。

  那团光,渐渐凝固了。

  流淌在外围的光丝被牵引到聚集到一起,形成了好似六翼一样的背景。

  中心的光团渐渐拉长,收拢,先是在最下端凝结出一双雪白柔润,美丽到无
法形容的赤足,跟着逐渐向上,延伸出纤细的脚踝,笔直的双腿,没有一丝多余
赘肉的小腹,丰满合度随着呼吸微微摇晃的乳房,天鹅一样的脖颈……最后,是
一张宛如梦幻的绝色容颜。

  更神奇的是,那张脸和十六、七岁的苏琳有几分神似,就像是他在梦中把痴
恋的目标美化了千万倍之后的样子。

  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情欲沸腾到呼吸困难的地步。

  因为,眼前的梦中女神,一丝不挂。

  他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想要轻轻摸一下她,可即将接近的时候,又情不自禁、
习惯性地畏缩回来。

  这时,女神睁开了眼。

  那明亮的眸子中倒映着他如今的模样,同时,仿佛还容纳着亿万星辰。

  她微微一笑,周围无穷的黑暗,便都不再令人压抑。

  薛雷甚至在想,如果早知道死了有这样的福利,他大概在苏琳和第一个男友
出去开房的那晚就喝一瓶百草枯再抱石头跳河了。

  他不敢摸她。

  可她却伸出了手,轻柔抚摸着他的脸庞。

  那温腻无暇的肌肤,仅仅是接触就让他激动得连阴茎都在颤抖。

  而看着他悬在空中不敢接近的手,女神露出一个令人迷醉的娇羞微笑,拉过
他的胳膊,将他紧张到出汗的掌心,轻轻扣在了那高耸挺拔的酥胸上。

  还没握住,柔软的弹性就侵略了他的脑海。

  肉棒一瞬间膨胀到极限,他感觉自己的性欲从未如此激昂过,不管是看各种
A片猎奇物还是意淫苏琳甚至是死前和苏琳做爱破处,亢奋的层次也不到此刻的
十分之一。

  他情不自禁扑上去,一直被长久以来包装成理智的懦弱所束缚的雄性因素,
终于得到了完全的释放。他紧紧抱住那个浑身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女神,疯狂吸吮
着她的乳头,手掌包抄到她的臀后,忘情地揉搓。

  女神修长的美腿微微曲起,那丰腴笔直的双股将他昂起的肉棒轻轻夹住。

  不需要任何润滑液,那光洁的肌肤带来的摩擦,就像是分泌了足够爱液的性
器一样销魂。

  薛雷在那腿缝里才抽动了不到十下,精液就像水枪一样喷射出来,飞出了光
晕笼罩的范围,飞进了黑暗的虚空之中。

  十次手淫加起来也比拟不了的快感击穿了他的意识,他张大嘴巴趴在女神肩
头喘息着,口水垂下,落在她晶莹剔透的肩头,但转眼,就蒸发消失。

  喘息了好几分钟,他才颤声开口:“你……到底是……谁啊?”

  女神发出了一声轻柔的笑,对他微微摇了摇头,跟着垂下一只完美的手,轻
轻握住了他刚软下来的阴茎。

  一瞬间,那根垂头丧气的棒子就恢复了精神,像是要把女神的身体撬起来一
样高高昂首。

  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握拢,上下套动几次,跟着,那六只光翼忽然一转,一股
柔和的力量传来,将薛雷推倒,躺在了无形的地面上。

  女神跪坐在他身上,把他的肉棒压住贴挤在耻丘和手掌之间,缓缓扭动着纤
细但不缺乏力量感的腰肢。

  兴奋的火焰再度焚烧起来,反正也不用担心被谁听到,薛雷大声地叫着,喘
息着,兴奋到浑身流汗,双腿抽搐。

  接着,女神稍稍抬起下身,将他的肉棒往更后方的位置挪去。

  他睁大充血的眼睛,死死盯着那里。

  光晕中洁白的耻丘部位,竟然看不到有性器和肛门的存在。

  可当龟头被引导过去,女神缓缓坐下的时候,那平滑无痕的肌肤,却像是柔
软的布丁一样,被他坚硬的肉棒撑开,一寸寸捅入。

  柔和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包裹上来,剧烈的快感仿佛核弹爆破在薛雷的脑海,
顶多坚持了一秒,他就进入到失去意识的状态,浑身痉挛着,几乎把所有的精液
都喷射了出去。

  没了……再给……都是尿……

  他瘫软在地,四肢张开,失神的双眼过了不知多久,才勉强聚焦在那位绝美
女神的脸上。

  而这时,她终于说话了。

  她的嘴没有动,但一个清甜可口,比薛雷追过的所有声优都要动听的嗓音,
回响在他的脑海:“你好,异界的魂灵,我是召唤你来此的女神,薇尔思·梅卡
迪亚。”

  薛雷曾经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眼前发生的一切显然不是梦境——他的大脑
还没有模拟出那么强烈快乐的能力。而且这个女神如此“亲切”,他今天开始就
是她虔诚的信徒。

  “你好,女、女神大人。”他张开嘴,很意外自己发出的竟然不再是熟悉的
汉语,而是一种完全没听过、但能理解意思也说得非常熟练的语言。

  “看来,你已经熟悉自己的新身体了。”薇尔思依旧坐在他的身上,抚摸着
他的胸膛,柔声说,“很抱歉我不得不先与你进行最本质的沟通,只有这样,我
才能真正触及你的灵魂,与你保持交流的能力。因为你我来自不一样的世界,不
一样的宇宙,不一样的时空。”

  没什么好抱歉的,这么爽的事,一天来几百遍也不嫌多啊。

  他在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则喘息着发问:“可我……不是死了吗?”

  “是的,但恰好,你不仅生存于一个星球规律相近的世界,还符合了我的召
唤术最需要的条件。极乐、繁殖与即死。”薇尔思缓缓起身,手掌拂过,所有的
体液都消失不见,“极乐,让你的灵魂活性达到最大,繁殖,让你能够感应到我
的神力,而即死,才能让你的灵魂脱离躯壳,响应我的召唤。异界的魂灵啊,这
一刻开始,你就是神明选中的使者。你愿意代行我的神力,为我回复信仰的荣光
吗?”

  薛雷差点把一句愿意当即丢出口去,但生性谨慎的他犹豫了一下,好奇地问
:“不好意思,我不太理解现在的状况,比如……那个……为什么繁殖能让我感
应到你的神力啊?”

  薇尔思微笑着,神音在他脑海中给予了答案:“因为我是主掌丰收与生产的
神明,被信徒尊称为丰产女神。丰收的喜悦无法和生产相比,我只有感应繁殖的
过程来寻找目标。你是最合适的那位,你在进行繁殖活动,而你的伴侣身体里就
孕育着生命,繁殖的效应得到了叠加。”

  薛雷苦笑着想,果然被他猜对了,苏琳回来,就是找他接盘喜当爹的。

  可惜,他设想的玩完了玩够了冷笑分手的报复戏码,都还没来得及上演,自
己就挂了。

  一想到葬礼苏琳有可能怀着别人的孩子过来假模假样哭哭啼啼送他一程,他
就苦闷得想砸碎棺材板……好吧,按照当地政策,他大概是没机会进棺材的,打
破骨灰盒好像没什么效果。

  “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得太详细。”薇尔思有些匆忙地传达着她的意志,
“维持这个空间要消耗我的力量,我沉眠了太久,就给了你必要的赐予,我现在
十分虚弱。”

  “那你也得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要干什么吧。”薛雷一脸迷茫,
急忙问道。

  “此世界被称为露比哈特,我是此世原初诸神之一,为了抵抗混沌力量的侵
袭,上层位面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战争。可就在那次战争持续的漫长的岁月里,我
们创造的生命,在我们的世界里遗忘了自己的信仰。没有信仰,神祗就失去了与
世界意志的联系,也就失去了最大的力量之源。我们不得不牺牲几乎所有剩余的
力量,发动最后的封印,将混沌恶魔隔绝在虚空之外。”

  “我们成功了,但付出的代价,也极其巨大。绝大部分神明都因此而牺牲,
幸存如我,也不得进入长久的休眠。失去了神灵的庇佑,不知来自何方的另一股
混沌,趁机占据了世界的意志。它以菲南·尤罗兹亚之名,率众令大地分化,众
生在光明与黑暗之中选择一方追随,争斗至今。沉迷于自相残杀的神造者们,彻
底忘记了曾经的信仰。”

  “我为此而苏醒,希望一切不会太迟。可世界意志会自发阻挡没有信仰连接
的神力,如今的我,什么事也做不到。所以,我选择并召唤了你,我的代行者,
薛雷。”

  “你的灵魂是我召唤,你的身体是我塑造,你将得到我的赐予,从我撕扯开
的口子进入那个世界,然后找到我为你准备的锚,将自己稳定下来。此后,我要
你为我建立新的信仰,作为我的力量之源。当搜集到足够多的信仰,我就能恢复
与世界的连接,重新降临露比哈特。”

  “这是个艰巨而漫长的任务,所以我为你准备了足够的恩赐。那不能令你无
敌于天下,但只要妥善利用,一定能帮助你实现我的目标。”

  “我知道,你的灵魂中并没有多少关于异世界的准确记忆,也没有什么战斗
生存的经验。请你放心,我的赐予能让你迅速适应当地的一切。只要你记住此刻
和我用灵魂交流的方式,那么,‘神识’将会给予你指引。”

  薇尔思的光芒渐渐变得黯淡,她双手捧住薛雷的脸颊,在他的额头亲吻了一
下。

  “去吧,我的代行者,为你的女神,接下这个伟大的使命。我将在虚空之中
继续关注着你,期待你为我带来,我所期待的奇迹。”

  随着这一吻,薛雷的脑中传来一阵麻痹的快意,接着,浮现出了不需要阅读
就能自然领会的讯息……

  【神识】已激活。

  诶?薛雷楞了一下,神识到底是啥啊?

  他还想再问,但薇尔思已经随着那些光芒一起消失。

  周围一片漆黑。

  灵魂交流的方式,对……灵魂交流的方式。他赶忙按照刚才的方式,直接在
心里说:“神识,你在哪儿?”

  【你只需要在心里有说话的想法,我就能接受到你的讯息,薛雷。】

  这么方便?你……是谁啊?

  【我是薇尔思的一部分意志和记忆,我附着在你的灵魂之上,为你来带必要
的指引,与其他的赐予。你可以直接称我为薇尔思,不过考虑到你还会有接触到
我本体的机会,我建议你今后对她称呼女神来加以区别。】

  呃……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儿?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当你做好准备,了解了必要的东西,我就会结束目前的次元屏障,让你真
正降临在实际的大地。】

  【首先,在你得到神识之后,你就不需要再担心在异界的交流问题。你已经
具备了和所有种族沟通的能力,从最冷僻的魔物语到最广泛的通用语,你都已经
娴熟掌握读写。】

  【其次,你得到了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基础常识,他们将以你能适应的速度,
缓缓流入你的记忆。保障你起初的生存能力。】

  【接着,我作为神识,可以为你鉴定识别很多种东西的信息,解答你很多疑
惑,请勤加使用,尤其是在你迷茫的时候,因为我无法主动与你沟通,请务必多
多呼唤我,避免犯错。】

  【最后,神识最重要的效果,是女神动用了剩余几乎所有力量来发动的。考
虑到你最熟悉的领域是在你的世界被称为电子游戏的东西,我将和你相关的讯息,
尽可能的做了游戏化处理,好令你比较容易接受并掌握。】

  薛雷的情绪顿时亢奋起来,听起来,这不就像是他得到了一个系统穿越到游
戏世界吗?

  【但这毕竟并不是一场游戏,所以如果你死亡,就将彻底从一切次元消失。

  嗯……那能具体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游戏化吗?

  【比如,你对经验值这种东西比较熟悉,那么我就以一个普通人类专注钻研
一项技能一秒钟所能得到的积累,为你定义为经验值1。来方便你的理解。但可
惜的是,只有与你直接相关的部分才能转化为精确数字,因为其他人,还受到世
界意志的保护,我所能探知的,仅仅是表层信息。】

  薛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心里说:好吧,我不想再在这黑咕隆咚的地方
呆着了,既然你能随时被我呼唤出来解释,咱们是不是先到个比较正常的地方再
说?

  【如你所愿,那么,屏障将撤去,请你保持专注,因为降临的地方是在一定
范围内随机选择的。务必不要走神,做好应对一切突发状况的准备。另外,女神
的赐予也将在之后全数降临。】

  下一秒,周围的黑暗忽然消失了。

  碧蓝色的晴空,明亮耀眼的太阳,无数翠绿的树梢,同时出现在薛雷的眼前。

  猛烈的失重感传来的同时,他脑中又传来了那股麻痹的快意。

  【信仰连接】已激活。

  【丰收】已激活。

  【祭祀】已激活。

  【神选者】已激活。

  【异界人】已激活。

  【圣精】已激活。

  等等,这都是些啥技能?还有,不让我分心就别突然弹对话框啊!薛雷在心
里哀号着,完全没有做出任何降落应对,一头摔进了水里。

  幸好,这是个湖边的浅滩,他掉落的高度也不算太离谱,除了撞在泥沙上的
脑袋稍微有点痛之外,问题不大。

  薛雷爬起来,甩掉脸上的水,先爬到岸边,观察了一下四周,对着水面照了
照自己。

  周围是树林,看不出有人生活经过的痕迹,挺荒凉原始,但还算安宁静谧,
没有突然蹦出个魔兽啥的。

  看水面上的自己,就是个相貌还挺硬朗的普通年轻男子,一身湿漉漉的粗布
衣服,腰上绑着一个旧布口袋。

  对,既然游戏化了,那应该先检查一下自己的属性。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留
意着周边,默默呼唤了神识:让我看看我的属性。

  【你当前的身体属性:力量、敏捷、耐力均为15;精神属性:魔能0,意
志无数据,思维1;另有固定属性:魅力97,幸运50。】

  嗯,那么,身体属性15大概算是个什么档次呢?精神属性里怎么还能无数
据呢?0和1是咋回事?我的精神难道是二进制吗?

  【身体属性15大约是普通成年男性人类中较优秀的水准。精神属性源自灵
魂,你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魔能和思维这样与魔力相关的属性就只有最低。
而意志方面,你有来自其他技能的巨大优势,可以抵抗这个世界几乎所有魔法的
精神影响,并减弱绝大部分伤害。】

  其他技能?具体点是哪个呢?

  【异界人。严格说来,这并不算是女神的赐予,而是你作为穿越者的自然属
性。我需要在这里向你强调,你的身体和灵魂都不与这个世界相关,因此,你必
须尽快找到女神为你准备的锚。除此之外,你的属性从降临这一刻就已经固定,
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得到成长,你没有魔力也没有斗气,所以我建议你尽量早点寻
找到可以帮助你具备战斗能力的装备,并小心谨慎的行动。】

  我……原来到了这儿也是个废柴吗?薛雷瞪大了眼睛,合着他堂堂一个女神
代行者,就比战五渣强一点点,是个战15渣?还被强制锁定1级不给升?那还
玩个屁,永远在新手村晃荡吗?

  【你还有其他得到的赐予,请先不要灰心丧气。丰产女神的能力并不适合战
斗,但绝对不会让你弱小到寸步难行。而且,你努力收集到的信仰,也会反馈给
你巨大的帮助。并不是只有战斗才可以拯救世界的。】

  那靠什么?嘴炮吗?薛雷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那些稀奇古怪的技能可以放
放再问,当务之急,是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还有,你说的那个锚是什么东西?
我该怎么找?找不到的话会怎样?

  【我会指引你去找,你必须找到,如果不完成灵魂锚定,你就无法在这个世
界生存下去,包围着你的庇佑神力一消散,你就会被世界意志驱逐,灰飞烟灭。

  【至于锚,其实就是一个女人。她是将与你同一世界的灵魂塞入这个世界合
适躯体内制造的复合生命,你只要找到她,与她交配,用你的能力圣精,就可以
激活灵魂锚定,只要她活着,你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持久存在于这个世上。她也会
为此而努力的,灵魂锚定激活的那一刻,她就会知道,只要你死,她就会跟着化
为虚无。】

  你还从我的世界弄来了一个灵魂?

  【是的,为了完成灵魂锚定,我需要一个你心底存在很深执念的灵魂。恰好,
当时她就在你身边,和你维持着最亲密的状态。】

  薛雷愣住了。

  那个他必须去日一次的锚,竟然……就是苏琳!

  等等,圣精又是啥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