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和朋友母亲的一夜情】(同人后续2)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772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2020/4/8首发:第一会所

经过一些热心淫友提醒,已经把书名更正。

  前情提示:不过常在河边走,又哪有不湿鞋的呢,一次周末,我去月梅阿姨
家里跟她幽会,情到浓时跟月梅阿姨脱光了在沙发上调情,因为林强很少过来,
基本都是月梅阿姨过去,我和月梅阿姨都无所顾忌的在客厅玩了起来,在沙发上
用六九的姿势,互相舔舐着对方的性器。

  爱抚了一阵后,我起身把肉棒对准月梅阿姨的小穴,正要插进去时,大门却
突然被打开了。

  修改了一下上一章结尾的设定,下面是正文

  因为我是背对大门,所以我并不知道有人现在就站在门口,我刚把肉棒插入
月梅阿姨的肉穴,就感觉到一股一股强烈的吸力,顾着感受这股吸力的我没注意
到月梅阿姨此时惊恐的表情。

  等我将肉棒完全插入后,想要跟月梅阿姨接吻时,才发现她一脸慌张的看着
我的身后,朱唇颤抖上下巴开合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好像失去语言能力时,我才扭
过头看向身后。

  身后一个呆滞的女人正看着我和月梅阿姨的淫戏,小嘴张开想要惊呼,发现
我看向她后,女人一脸通红的捂住自己的小嘴,好似失去行动能力一般呆呆的站
在门口。

  我心里一片慌乱,来人竟然是林强的妻子,那个给人柔柔弱弱印象的夏涵!

  我想抽出肉棒,却被月梅阿姨的小穴夹得稳稳当当,一抽竟然隐隐作痛,而
且在我想要抽出肉棒之时,月梅阿姨竟然双腿缠着我的腰,肉穴中涌出大量的浪
水,打在我的龟头上!

  月梅阿姨竟然因为被窥破奸情而达到高潮!而且还是潮吹!如果不是我的肉
棒堵住了她的肉穴,此刻绝对会成为我永生难忘的画面!

  月梅阿姨达到高潮后终于率先醒悟过来,双手一把勾上我的脖子喊道:「宇
东,快!快捉住她!不要让她离开!」

  夏涵听见月梅阿姨的话终于回过神来,她转身便想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夏涵现在心里想着什么,但是我认同月梅阿姨的话,现在绝对不能
放夏涵离开,不然我和月梅阿姨就完了!

  我也顾不得月梅阿姨还挂在我的身上,肉棒还插在她紧窄的肉穴中,抱起月
梅阿姨就跑到门口,在夏涵刚退出门外要转身离开时,一把捉住了夏涵的小手!

  这一过程中,插在月梅阿姨肉穴中的肉棒更加深入,龟头已经顶到了她的子
宫口。

  软,捉住夏涵小手的我第一感觉就是软,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小手就是软若
无骨,又滑又嫩,我的肉棒不禁又硬了一分,刺激的月梅阿姨发出一声嘤咛。

  此刻的情况异常紧急,我想把夏涵拉回家里,夏涵想要挣脱我的手离开,我
身上挂着月梅阿姨,她好像树袋熊一样四肢紧紧的缠在我身上,我的肉棒还插着
她的肉穴!

  「呀……东哥,放开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放开我啊!」

  没想到夏涵就连尖叫也是那么温柔,我当然不会因为她的一番话就松开她的
小手,一是害怕兄弟知道我上了他的母亲,二是我舍不得松开她软乎乎的小手。

  「不能放,宇东,不能放,放我下来,先放我下来!」

  此时月梅阿姨也发现了不妥,想要从我身上下来,却发现我的肉棒还紧紧的
插在她的肉穴深处,不禁又羞又愧疚让我放她下来。

  我一只手捉着夏涵的小手,一只手想要把月梅阿姨放下,结果却发现肉棒被
月梅阿姨的肉穴夹的太紧,完全无法拔出来,不禁对着急出一头汗水的月梅阿姨
说:「阿姨,那个……你夹的太紧了,我,我拔不出来。」

  月梅阿姨听了我的话脸上红的能滴出血,刚想松开的双手和双脚又重新缠在
了我的身上,通红的脸一把埋在我的颈窝里,嗔怒道:「别说了,快把涵涵拉进
来!」

  我看见夏涵也因为我的一番话而一脸通红,她听见月梅阿姨的话,不禁带着
哭意哀求道:「妈,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快让东哥松开我。」

  挣扎间,因为我被夏涵一脸羞红的羞态所迷惑,捉着她小手的手一松,竟然
让夏涵把小手抽了回去。

  夏涵一愣,估计是没想到我真的松了手,马上便想离开这里。

  我看见夏涵穿着高跟鞋的小脚丫一抬,心里一急,也顾不得会不会被人发现,
脚一动让月梅阿姨赤裸的娇躯露在门外,一把拽住了夏涵的齐膝小花裙。

  月梅阿姨则是因为赤裸的身子暴露在门外而浑身颤抖,夹住我肉棒的肉穴狠
狠地收缩了几下,竟是又达到了高潮,泄出不少的淫水,而且我还感觉到一片温
暖的液体击打在我的大腿上,顺着我的大腿流下。

  「呜……」

  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夏涵想往楼梯跑,却没有发现她的裙子被我拉着,
脚丫一迈撕拉一声,夏涵的美腿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我瞬间便被夏涵那心形的翘臀所吸引,我完全没想到夏涵一个那么文静的小
女人竟然在里面穿的那么火热,竟然穿着火红色的丁字裤!

  而且那根细细的带子完全卡在就她的臀缝里,两片粉嫩的臀肉彻底印入了我
的眼里,受到这个刺激的我双腿一软,插在月梅阿姨肉穴中的肉棒马眼一麻,精
液猛的射了出来!

  月梅阿姨估计没想到我会突然射精,她抱着我的身子娇躯一抖,口中嘤咛一
声,同时我的肩膀一痛。

  夏涵听见撕拉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我手中捉着一块碎布愣了一下,接着她
的小手便忘身后摸了上去,我看见夏涵的娇躯突然一抖,估计是因为摸到了自己
的小屁股而颤抖吧。

  此刻的场面异常尴尬,光着屁屁的夏涵一脸通红,急得杏眼里一片湿润,明
显要哭出来了。

  我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尴尬的笑道:「小涵,哥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
你先进来?」

  夏涵走也不是,进也不是,犹豫中楼下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夏涵吓得像是
受惊的兔子一样,低着头双手捂着她的小屁股,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冲进
了月梅阿姨的家里。

  我也听见了脚步声,抱着娇躯还在颤抖的月梅阿姨连忙退回屋子里,关上房
门喘着气,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身上也出了不少汗。

  我无瑕顾及夏涵,因为楼道里突然传来一声嫌弃的声音:「呀!这是谁家的
狗啊,怎么到处乱撒尿啊!」

  在我身上挂着的月梅阿姨身子又是一阵颤抖,我耸动了几下鼻子,一股尿骚
味隐隐扑鼻而来,才明白刚刚为什么腿上会一片温热。

  想到月梅阿姨竟然被我肏的失禁,唔,严格来说也不是我的功劳,但是我还
是异常兴奋,刚有点软下来的肉棒也更加坚硬,被月梅阿姨的肉穴夹的紧紧的。

  楼道里的声音一点点消失,月梅阿姨也终于因为羞耻心而哭了出来。

  「呜呜……宇东,阿姨是不是很不要脸?阿姨竟然,竟然……呜……」

  我急忙安慰着月梅阿姨:「亲爱的,不哭不哭,这是你爱我的表现,没什么
丢人的,我不会笑话你的,你看,老公我一点都不嫌弃你。」

  说着我手伸到月梅阿姨的肉穴上一刮,在月梅阿姨眼泪朦胧中,把手指放进
了嘴里吸吮着。

  味道比起淫水多了几分骚味,不过我没介意,而月梅阿姨见状不禁大急,如
玉一般的小手把我的手指从我口中拉出,又羞又急的说道:「哎呀,脏死了脏死
了,那东西怎么能吃呢,你不许亲我了!」

  或许是因为这刺激又淫靡的一幕让月梅阿姨忘记了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她
的儿媳,所以月梅阿姨才含羞带嗔的跟我聊起天来,连刚刚的眼泪都收回去了。

  月梅阿姨不说还好,一说我就心里一动,在她惊恐的眼神中,我强势的吻上
了她的朱唇,舌头突破牙关,在她的口中一番搅动,互换着唾液。

  月梅阿姨的粉拳在我胸膛上锤了几下,发现无济于事后,便放弃抵抗跟我吻
了起来,我们的舌头互相挑逗着对方,吸吮着对方的唾液。

  沉浸在湿吻中的我和月梅阿姨都没注意到,进了屋子后慌不择路的夏涵正坐
在沙发上,腿上压着一个抱枕,一脸通红的看着我和月梅阿姨调情的画面。

  直到我和月梅阿姨黏在一起的嘴分开后,我才发现夏涵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慌
张的看着我和月梅阿姨,当夏涵发现我看她后,她惊呼一声好似受惊的鸵鸟一样,
把压在腿上的抱枕蒙在她的脸上。

  夏涵那声惊呼也让月梅阿姨意识到她的儿媳妇还在这里,我能感觉到她的肉
穴夹的更紧了,整个小穴完全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因为插的很深,她小穴的收缩
就像是主动套弄我的肉棒一样,让我感觉到一阵爽快,让我忍不住哼出声来。

  「快放我下来啊!」

  月梅阿姨急得眼都红了,不过我也没办法,月梅阿姨的肉穴好像把我的肉棒
咬住了一样,我一抽肉棒,肉棒根部就传来一阵拉扯的痛感。

  因为夏涵还在这里,我也只能含蓄一点的贴到月梅阿姨耳边说:「阿姨,不
行啊,你那里夹得太紧了,我一动就痛的要死。」

  其实我觉得就我和月梅阿姨现在的模样,光是说话含蓄其实就更掩耳盗铃一
样,毕竟更荒唐的都让夏涵看见了。

  月梅阿姨这下是真的哭了出来了,我我理解月梅阿姨,毕竟在儿媳妇面前像
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这个后辈身上,最私密的地点还被插着一根肉棒,换做任何人
都会扛不住。

  「呜呜……我没脸见人了,我还活着干嘛啊,让我死了算了吧,呜呜……」

  崩溃的月梅阿姨头埋在我的胸膛上,那冰凉的眼泪滴在我的身上,我能感觉
到她的无助,但是此时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我只能像安慰孩子一样的轻柔拍打
着她的玉背。

  而且一直在人家夏涵面前这样也着实不妥,我想移动脚步抱着月梅阿姨回她
的房间,但是夏涵此刻出声了,自进来以后说出了第一句话:「妈……妈,你别
想不开啊,我……我不会说出去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夏涵说的话是为了安慰月梅阿姨,还是真的会保守这个秘密,
但是我肯定是希望夏涵能够为了月梅阿姨和林强的母子关系,能将这个秘密永远
埋藏在心底。

  夏涵最后那句话显得有些郑重,我只能希望她会真的保守这个秘密吧。

  我看向夏涵的脸,想要确定话的真假,没想到夏涵也刚好凶恶的瞪着我,只
是夏涵的气质做出这种表情,我反而觉得很是可爱,被月梅阿姨肉穴紧紧夹住的
肉棒更是跳动了一下!

  看着夏涵的眼神好像在说我还不把月梅阿姨放下来似的,我只能尴尬的干笑
几声,说:「好像,好像卡住了……」

  月梅阿姨的身体滚烫,皮肤上还泛着潮红,可能是夏涵的话让她心里安心了
一些,月梅阿姨的情绪比刚刚好了不少。

  而我在对方儿媳妇眼下抱着她的婆婆,肉棒插在她婆婆的淫穴里,这种紧张
而又刺激的情形让我的肉棒一直保持着最威猛的一面,如果不是被月梅阿姨夹的
太紧,一抽就隐隐作痛,我想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最猛的力度把这个熟妇肏到失
神吧。

  「啊?卡,卡住了?」

  夏涵吞吞吐吐的反问我,她那有些懵的表情比起刚刚故作凶恶更是可爱了几
分。

  我看见夏涵的杏眼突然看向我和月梅阿姨的交合处,虽然觉得很刺激,但是
内心中还是感觉到有点尴尬,明明一个挺温柔娴静的女孩,刚刚还那么害羞,怎
么这会却盯着我和她婆婆的交合处看的那么入神?

  咦?我好像想起来了,之前林强有说过,夏涵在一家医院里上班,具体哪个
部门我倒是忘记了,只是她好像是医生?

  「涵,涵涵,你真的不会告诉林强吗?啊!不要盯着哪里看呀!」

  月梅阿姨突然从我胸膛上抬起头来,语气中有些不确定,但是我能感觉到她
的话里有些喜意,是因为夏涵说不会告诉林强的原因吗?

  不过可能是发现夏涵一直盯着最羞耻的部分,月梅阿姨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肉穴又收缩了一些,夹的我肉棒都有些疼了。

  虽然刺激,不过为了以后还能继续在月梅阿姨的浪肉上『耕种』,我还是决
定先找个什么东西遮挡一下春光。

  「东,东哥,你不要动!」

  刚要迈出腿,夏涵却突然出声制止了我,我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不过我
还是收回了迈出半步的腿,转过头看着夏涵,看她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月梅阿姨就不同了,她可能是以为儿媳要对她进行什么审判吧,月梅阿
姨带着哭腔哀求道:「呜……涵涵,妈知道妈做了不要脸的事,但是求求你,先
让妈穿点什么好吗?一会要打要骂妈都依你好不好?」

  「不是,妈,先不说那个,东,东哥,你抱着妈动作轻点,轻点走,走过来。」

  我突然发现夏涵这个已婚人妻真的太可爱了,那一脸羞涩却盯着我和她婆婆
交合处的目光,还有那颤抖的声音,好像在诱惑我这匹大灰狼过去把她吞进肚子
里一样。

  月梅阿姨可能是感觉到了我插在她淫穴里的肉棒跳动了几下,她又羞又恼的
在我胸口捶了几下,这可不是小拳拳捶你胸口,而是真的用上了劲的,痛的我都
倒吸了一口凉气。

  月梅阿姨捶了我几下后,便对着夏涵哀求道:「涵涵,不要这样羞辱妈行吗?
妈知道自己错了,涵涵,让妈先穿点衣服行吗?」

  「妈,涵涵真的不是要羞辱你,而是阴……那个部位痉挛性收缩很危险的。」

  夏涵也急了,竟然不顾她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起身过来拉着月梅阿姨的手
安慰着,同时还用眼神示意我到沙发上去。

  但是在我对上夏涵的杏眼领会她的意思时,夏涵本就绯红的小脸突然更加潮
红了,而且她拉着月梅阿姨手的小手上还冒起了鸡皮疙瘩,整个人也好像愣住了
一样。

  这个夏涵怎么这么有意思呢,刚刚盯着我和月梅阿姨交合处看好像也没见她
有什么不好意思,这会突然站在我面前了,却又跟个小女孩一样害羞起来了。

  夏涵可能是因为羞涩吧,她又松开月梅阿姨的手往沙发走去,却忘了那被我
扯坏而暴露出穿着丁字裤的小屁股正完美的展现在我眼里,看的我是呼吸急促,
肉棒快要胀到爆炸。

  被夏涵的屁股所吸引,我不由自主的抱着月梅阿姨就跟了上去,目光紧紧的
盯着夏涵又白又嫩的小屁股,恨不得扑上去亲上几口。

  或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火热,夏涵走着走着突然顿住了脚步,小小的身子僵住,
呆滞的站在离沙发两米远处,小手慢慢的放在她的小屁股上,触碰到的那一刻,
夏涵又发出啊的一声尖叫,两只小手捂住屁股,一下蹦到了沙发上坐下,把抱枕
压在腿上,小脑袋好像要埋进她的胸里。

  唔,这会我才注意到,夏涵这个娇小的女人竟然有一对不输于月梅阿姨的大
奶,我突然就升起一股妒忌,妒忌林强怎么找到了一个童颜巨乳的妻子,而且还
性格温柔似水!

  「宇东……」

  耳边响起月梅阿姨幽幽的声音,我一下清醒过来,这个聪慧的美妇应该是知
道我对她的儿媳起了色心,短短两个字里竟然包含着警告,吃醋,生气等等大量
的信息。

  我不敢再胡思乱想,三步并做两步来到沙发上坐下,闻着夏涵那边传来的淡
淡清香,却又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

  多旖旎的画面啊,我抱着兄弟的母亲,肉棒插在他出生的地方,他的妻子也
光着屁股坐在边上,光是想想,我就差点精关失守,把月梅阿姨的子宫灌满!

  「妈,你现在能起来吗?你先试试,动作不要太大,慢慢来。」

  夏涵这个光屁股人妻把抱枕放在靠着我这边的一侧,遮挡着她那漂亮的小屁
股,上身前倾看向我和月梅阿姨的交合处,同时一边指导着月梅阿姨从我身上起
来。

  或许是察觉到夏涵正看着自己羞人的部位,月梅阿姨的骚穴却把我的肉棒夹
的更紧了,同时我还能感觉到她的淫水正在快速分泌,裹的我肉棒又爽又难受。

  「涵涵,不要看妈那里,妈求你了!」

  「好好好,妈你先试试能不能起来。」

  等夏涵重新背靠沙发后,月梅阿姨便尝试着从我身上起来,但是她刚动,我
的肉棒就传来一阵疼痛,让我「啊」的叫了出来。

  听见我的惨叫,月梅阿姨也知道这个方法行不通了,她只能把脸埋在我胸膛
上,充满哀羞道:「不行啊涵涵,妈,妈起不来了。」

  「妈,别紧张,不要急,放松,你先放松一下,来,吸气,然后再呼气……」

  夏涵想伸手去安慰月梅阿姨,但是可能怕更加刺激月梅阿姨,那小手又收了
回去。

  或许是因为这个场面太过刺激,月梅阿姨和夏涵都没想到拿件衣服什么的遮
挡一下身体,夏涵也是傻傻的不知道去换件月梅阿姨的衣服,我甚至都自恋的在
想,她是不是想让我多看看她的小屁股了。

  可惜,从夏涵那指导着月梅阿姨的同时,还紧紧的用抱枕遮挡着春光的动作
来看,这明显是我多想了。

  月梅阿姨遵从着夏涵的指导,抬起头双手抱着胸部在那不停地吸气再呼气,
来来回回几分钟后,夏涵便让月梅阿姨再试一试,但是结果还是一样,骚穴依旧
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一点都没有撒手的倾向。

  这也使月梅阿姨再次哭了出来:「呜呜……我不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啊
……呜呜……」

  「妈,你别哭啊,我是妇科医生,一定能让你下来的,你现在太紧张了才,
才那个的。」

  夏涵手忙脚乱的安慰着月梅阿姨,时不时还瞪我几眼,我估计她是想说我怎
么还不软下去吧,虽然我也很想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先,但是月梅阿姨的骚穴夹
得那么紧,暖暖的淫液又泡的我肉棒那么舒服,还有个光屁股的小人妻在旁边,
这让我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怎么软的下去啊。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期间月梅阿姨不时哭几句,然后就是夏涵一直在安慰月
梅阿姨,我也从舒服变为痛苦,毕竟我的肉棒已经硬了半个多小时了。

  夏涵可能也急了,她猛的从沙发上起来蹲到我面前,直接上手去触碰月梅阿
姨的屁股,念念有词的说道:「妈你别急,我帮你按摩放松一下。」

  「呀!不要看!不要看!涵涵,不要碰妈啊!」

  因为夏涵蹲在月梅阿姨身后,那吞着我肉棒的骚穴完全暴露在儿媳妇的眼里,
月梅阿姨开始挣扎起来,抱着两只奶子的手伸到身后想要掩盖那处羞人的部位,
结果两颗勃起的奶头却在我的胸膛上摩擦着。

  月梅阿姨此刻已经羞耻心爆棚,充满韵味的脸蛋今天还特意化了淡妆,但是
现在已经哭花了妆容,我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月梅阿姨都无法忘记了。

  我也同样无法忘记今天,在兄弟的妻子眼下用肉棒插着她的婆婆,虽然并不
是我的本意,但是我还是感到极大的刺激,而且此刻这个人妻还在看着我和她婆
婆的交合处!

  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但是始终感觉差了一点刺激,而且肉棒上的一阵阵
胀痛也让我很是难受。

  「妈,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笑话你的,而且一直这样下去,后果很严重的,
对妈你和,和东哥都是一件坏事!」

  小人妻虽然脸蛋红扑扑的,但是语气却很是坚定严肃,她说完后就将两只小
手放到了月梅阿姨的肥臀上,继续说道:「妈,我帮你按摩一下,你不要紧张,
你就当我是医生,现在我不是你儿媳妇,我就是一个想要帮你的医生。」

  夏涵说的后果很严重我一点都不怀疑,再这么夹下去,我的肉棒一直保持充
血状态又得不到发泄,那我还不得废了啊!

  于是我也一边开口安慰着月梅阿姨,让她放松,一边用手在她光滑的背上抚
摸着。

  「涵涵,妈办不到啊,呜呜……妈只要一想到你看着那里,妈就,那就,呜
呜……妈还是不活了,妈没脸见人了!」

  见月梅阿姨情绪一直不稳定,夏涵只能再次重复道:「妈,涵涵跟你保证,
绝对不会告诉林强,你相信我好吗?」

  「妈不是不信你,涵涵,妈信你,真的,妈就是,就是受不了你看着……」

  「妈,我是妇科医生,女人那里我看多了,你放心,我会帮你,帮你出来的!」

  听着她们婆媳对话,我才知道夏涵原来是妇科医生,不过,女人那里我相信
你看多了,但是被男人的肉棒插着的哪里,你见过吗?

  我不是暴露狂,但是看见夏涵那红着小脸,却还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我就
忍不住的想把肉棒从月梅阿姨的骚穴里抽出来,再插回去,让她好好看看跟她平
常看的有什么区别。

  夏涵在月梅阿姨的肥臀上怎么按我不清楚,但是她的小手时不时会触碰到我
的大腿根,那软若无骨的小手碰到大腿根这个敏感的部位,让我的欲火快要将理
智燃烧殆尽。

  而且月梅阿姨轻咬红唇,绯红的脸上一幅难耐的模样,也让我垂在沙发上的
两只手恨不得加入进来,狠狠地揉虐月梅阿姨的肥臀,或是握着夏涵的小手把玩
一番!

  我已经忍不住的幻想,我一边肏着月梅阿姨的骚穴,一边把脸埋进夏涵的小
屁股里,在她的骚穴上舔舐吸吮她的淫液。

  或者就像现在的姿势,我肏着月梅阿姨,让夏涵给我舔我和月梅阿姨的交合
处,把她婆婆的淫液喝下去,然后我在月梅阿姨的骚穴里抽出肉棒,将我的肉棒
插入夏涵的小嘴里,把我的精液全部灌进她的嘴里,看着夏涵红着脸把我的精液
咽下去,最后婆媳俩跪在我的身下,同时用她们的香舌舔舐着我的肉棒!

  我不知道沉浸在幻想中过了多久,只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月梅阿姨正两眼
怒火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在警告我不许打她儿媳妇的主意。

  我装作无辜的看着月梅阿姨,同时用唇语无声的告诉她,我喜欢的是你,绝
对不会对夏涵乱来,但是月梅阿姨的怒火明显没有那么容易平息,她忽然伸手在
我胳膊上狠狠扭了一下。

  「嘶……」

  我伸手揉着被月梅阿姨扭过的那处,却发现蹲在我面前的夏涵因为姿势的原
因,她的小屁屁又暴露了,让我的呼吸一窒,胳膊也不痛了。

  太漂亮了,比起月梅阿姨那手感极好的肥臀,夏涵的小屁股就像是一块美玉,
使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它,呼吸越发急促。

  我注意到夏涵的动作突然一顿,抬起头弱弱的看了我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去,
小手伸到身后护着小屁股,吞吞吐吐的说:「东,东哥,你能,你能闭上眼吗?」

  月梅阿姨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斥道:「宇东!」

  好吧,闭眼就闭眼吧,反正今天已经不亏,我乖乖的闭上双眼,但是看不见
却使我更加敏感,我能听见月梅阿姨那压抑不住的轻哼,也能听见夏涵那柔柔的
声音中,带着一股媚意。

  我又开始幻想夏涵像条小母狗一样的跪趴着撅起她的小屁股,被我的大肉棒
狠狠奸淫,让她发出一声比一声高的浪叫。

  想到这些,我插在月梅阿姨骚穴的肉棒不安的抽搐着,这让月梅阿姨发出了
一声闷哼。

  「呀……」

  夏涵也发出了一声惊呼,我觉得她可能是看见我的肉棒根部刚刚在跳动吧。

  之后的五分钟里,夏涵也不说话了,空气中只剩下月梅阿姨不时发出的轻哼
声,也不知道是被夏涵按的太舒服,还是我在幻想夏涵让肉棒不时跳动而给她带
来的刺激。

  「妈,你试试看现在能,能出来吗?」

  夏涵忽然开口让月梅阿姨试试,我也忍不住睁开眼,却马上被月梅阿姨警告
道:「闭上!」

  我尴尬的闭上眼,很快就感觉到月梅阿姨在尝试从我得肉棒上起来,这时我
才发现,月梅阿姨的骚穴比起刚刚确实是要松弛了一些,没有再紧紧的咬着我的
肉棒。

  不过我却突然有个疑问,月梅阿姨这是被看多了,干脆就任由夏涵看着那淫
靡的部位了吗?怎么好像也没见她伸手去遮挡过呢?

  月梅阿姨没有给我细想的时间,惊喜的叫道:「咦?好像,好像可以了!」

  我偷偷的睁开一丝缝隙,向夏涵看去,夏涵也紧张的看着我和月梅阿姨的交
合处,好像生怕自己的努力没有效果。

  终于好了吗?我的肉棒也要彻底展现在夏涵的眼里了吗?

  想到夏涵会看见我的肉棒,明明没有暴露癖的我此刻却兴奋极了,巴不得月
梅阿姨赶紧起来,好让这个小人妻看看操了她婆婆的肉棒的真容!

  月梅阿姨也不知道是不是坐久了导致腿发麻,她刚从我的肉棒上起来一点,
又重重的坐了下去,我的肉棒也因此重重的撞上了她的花心,爽的我哼了出来。

  「喔……」

  月梅阿姨因为这一下重击也哼了出来。

  「妈,怎么了?」

  听见夏涵的疑问,月梅阿姨赶紧说道:「没,没事。」

  说完后月梅阿姨再一次从我身上起来,这次很顺利,她的骚穴一点一点的退
出我的肉棒,穴肉刮的我肉棒一阵阵颤抖,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马上
在脑海里幻想月梅阿姨,夏涵和我大被同眠,她们婆媳用六九的姿势被我奸淫的
画面,种种淫靡的画面让我射精的冲动马上就从身体中升起。

  当月梅阿姨的骚穴只夹着我龟头的瞬间,我终于在想象中让自己射了出来,
那一直没有得到发泄的肉棒就像突然山洪爆发了似的,一股接一股的精液不断从
我的龟头里射出!

  「太好了,妈你……」

  夏涵脸上刚升起笑容,我的精液便向着她的小脸飞去,我看见了她凝固的笑
脸,呆呆的张着小嘴愣在哪里,最后被我的精液糊上她的小脸!

  我不止上了兄弟的妈妈,我还射了他妻子一脸!

  看见夏涵的脸蛋被我的精液玷污,我兴奋的不顾一切把刚起来的月梅阿姨紧
紧抱住,大嘴一下就堵上了她的红唇,把月梅阿姨的惊呼声堵住,舌头疯狂的在
她口中挑逗。

  月梅阿姨起初可能是被我整懵了,所以才让我成功把舌头伸了进去,待反应
过来后她便疯狂挣扎着,捶捏掐女人三大杀器不要命的往我身上使,真是让我既
快乐又痛苦啊。

  我忍着疼痛地吻着月梅阿姨,直到最后一股精液射出,我才全身被抽空力气
一样躺在沙发靠背上,看向被我射了一脸的夏涵。

  夏涵可能是第一次经历这些,她傻傻的蹲在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我肉棒的
位置,在月梅阿姨呵斥我发什么疯的时候,夏涵才回魂似的用她的葱葱玉指在脸
上刮了一些精液下来,举在眼前看了一眼,好像还不敢相信似的看向我,见我在
看着她,夏涵又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来回两次后,夏涵终于发出一声足以掀开
屋子的尖叫。

  月梅阿姨也因为夏涵的尖叫而停下对我的呵斥,一边回头一边问道:「涵涵
你怎么了?」

  「啊!妈不要看我!」

  夏涵猛地起身撒开腿就跑,高跟鞋敲击的地板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她慌不择
路的向着大门跑去,在小手握住门把时又尖叫一声,才向着卫生间跑去。

  月梅阿姨看着夏涵这惊慌失措的身影,直到卫生间的门关上,夏涵消失在她
的视野里,才转过头瞪了我一眼,骂道:「等下再收拾你!」

  月梅阿姨起身时,那精致的鼻子耸动了几下,我觉得她可能意识到了什么,
但是她却没说我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去穿衣服。

  理智回归,我也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面对月梅阿姨审视的目光,我尴尬的
干笑几声,也起身去把自己的衣服穿上。

  「涵涵,你怎么了?」

  在我穿好衣服后,月梅阿姨也穿上了衣服,一套很普通的睡衣,正站在卫生
间门外问着进了卫生间就没再出来的夏涵。

  夏涵并没有回应月梅阿姨,只是一直在干呕,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隐隐能
听见夏涵漱口的声音,难道我刚刚把精液射进她小嘴里了?

  可惜,刚刚射的太爽,我竟然错过了把精液射进兄弟妻子小嘴的一幕。

  「咳咳……我没事,妈你不用管我,咳咳……」

  月梅阿姨又问了几次后,夏涵终于回应了一声,月梅阿姨可能已经完全确认
我做了些什么,迈开腿就向我走来。

  「宇东!你是不是疯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万一涵涵因为这件事
生气,把我和你的事告诉林强怎么办?啊?你是不是还想把我儿媳妇也一起抱上
床?」

  月梅阿姨的嘴就跟机关枪一样开喷,每个问题都让我哑口无言,毕竟我真没
想过后果,而且也真的想过把夏涵也上了。

  我张了张嘴,正不知道说什么时,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顺嘴就说道:
「月梅,我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彻底保密,你想啊,涵涵……额,不是,夏涵被
我那啥了一脸,她还会跟强子说吗?她肯定不好意思说出来了,要是说出来,这
不是影响了他们夫妻感情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这番歪理月梅阿姨听进去了多少,不过看她一幅思索的模样,
我觉得她多半也是认同了我的歪理邪说,我也不打扰月梅阿姨,安静的让她自己
想。

  一会后,月梅阿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迷人的脸蛋上忽然升起一抹红晕,接
着再一次瞪了我一眼,叮嘱道:「哼,歪理真多!涵涵在的时候,你不许再喊我
月梅,听见没有!」

  「好好好,都听你的。」

  我赶紧点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月梅阿姨这关算是暂时过去了,接下来要
面对的就是夏涵了,也不知道夏涵一会出来后,会发生什么。

  但是月梅阿姨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她忽然在我头上拍了一下,骂道:「还不
走赖着干嘛?」

  想想也是,刚弄了夏涵一头一脸,再见面也是挺尴尬的一件事,行吧,既然
都赶我了,那我也就暂时先溜了吧。

  不过我趁着月梅阿姨转过身去时,从她的身后把她丰满的身子抱住,在她耳
边轻声说了一句「我爱你」,又在她有些红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才松开月梅阿
姨,在她又嗔又羞的表情中,我拿上了我的公文包,离开了她家。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打开音响,放了一首旋律优美的纯音乐,一会吹着口哨,
一会哼着胡编乱造的歌词慢悠悠的向着家里驶去……

  PS:跟上篇一样,老板大气说发出来让众淫一起欣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