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出轨时代】【第八章 成年人】【十三妖】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卷一:“我就是喜欢坏女人”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

第八章 成年人

“人家都四十五了,我是出于礼貌才没喊阿姨……”

“白素贞还一千多岁了呢!少废话,你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敢动歪脑筋我,哢嚓!”

我喘息未定,恶狠狠的做了个斩钉截铁的动作,开门下了车。

竟然有一瞬间腰酸腿软,微微一个趔趄,心里暗暗纳罕,刚才明明爽的是他呀,怎么一个湿吻居然就能让我抽了筋似的体力不支?

这人莫不是私下里学了什么妖法,每天吸走我的阳气?

看看车窗玻璃映出的自己的确有点散乱狼狈,取出纸巾,对着窗户擦去嘴角晕开的娇红,顺手敲了两下。

不出所料,车窗降下的同时,露出许博坏坏的笑脸。把半包纸巾递过去,指了指他的嘴角,漫不经心的把一个毁誉参半的眼神炸弹抛进了车厢,扭着祸国殃民的柳腰走向办公大楼。

要不是早上吃的有点多,我自信能走得再招摇些,可是,李姐的生煎馒头实在是太好吃了。

几颗香浓的黑芝麻和碧绿的葱花把一个小馒头装扮得生机勃勃。咬下去,一半香软一半焦脆。酱香鲜稠的汤汁热烫的滚过齿根舌畔,瞬间唤醒每一颗味蕾,软嫩弹滑的肉馅儿肥瘦相宜,鲜而不腻。

我望着李姐温婉恬淡的脸,只一口就险些吃出泪花,打心眼儿里生出亲切和景仰来,对她的手艺讚不绝口。

许博招呼她坐下一起,李姐大方的坐在我对面,并未刻意推辞。

坐的近了,我才发现他眼角的细纹,腮畔唇边略微的鬆弛。不过看上去绝对不超过四十岁。

让人吃惊的是,她还化了淡妆,白皙乾净的皮肤,再加上灵秀的五官,让人直想将那眉山秋水嵌入微雨江南妩媚的画里。

“李小姐是南方人吧?”

“嗯,我家祖籍杭州,这几年才来北京。”李姐给自己盛了一小碗南瓜粥,吃得云淡风轻。

“怪不得您做的生煎包这么好吃,是家传的手艺吧?”

“李姐在上海国际甜品大赛上拿过奖的,是正儿八经的麵点师。”许博一边擦着嘴边的油脂一边没大没小的插嘴。

“哦,是吗?那怎么会来做家政,北京有的是宾馆饭店需要您这样的人才啊!”我说话间瞥了许博一眼,心里生出一丝疑惑。

“做吃的一直是我一个爱好,参加比赛那也是年轻的时候一时兴起。我性子散漫,不愿意去上那种班,受人管束。平时就喜欢打理家居的这些琐碎,还是在像你们这样的小夫妻家里做事自在受用。”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不卑不亢。我忽然觉得自己在她淡定平和的目光里就像个备受关照的小女孩儿,还贼贪吃,自己的吃完了不够,还抢了许博两个。

光凭精湛的厨艺和待人接物那份进退有矩,我就得表扬许博这个任务完成得漂亮。家政公司提供的个人资料连国家安全局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再找茬就太不贤慧了。

办公室里阳光明媚,我踩着沟满壕平的步子走向办公桌,跟可依和小毛打过招呼,看见那把生着小肚腩的椅子实在不敢坐,恰到好处的想起该去洗手间补个妆。

镜子里的女人焕彩风流,粉扑扑的脸蛋儿简直润得像回到了十八岁羞红的心事里,看得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直到此刻,我才发觉一颗心持续慌慌的乱跳,久久不能平复,刚刚在车上做过的事简直要用疯狂放浪来形容了,我怎么忽然间变得这么大胆,几乎不计后果的拉着许博胡闹,要是被发现……那镜子里的人还是原来的我么?

“婧姐,昨天你走的那么早,干嘛去了?”

回到办公室刚刚坐定,可依就来搭话了。这丫头从昨天到现在明显消停了不少,眼神儿也变得明灭闪烁,故作镇静。

撞见当没见,看破不说破,这是最基本的处世守则。我自然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心里还是享受着揪住别人小辫子的暗爽。

回头许博还要去罗教授那里上学,我是教具你是助教,看谁不自在,你个小丫头能跟我装多久?

“哦,许博带我去参加了一个婚礼。”

我没说谎,不过,在这简单的陈述里,应该谁也猜不到背后的玄机,不禁微微一笑。

“啊?婚礼呀,哎呀我最喜欢参加婚礼了!”

可依好像一下子被婚礼两个字给点亮了,眉花眼笑中一脸的憧憬,却让我生出秦爷终究还是女人的感慨。

“是么,别人的婚礼你去美啥呀?”

我小心翼翼的说着“别人”,却赤裸裸的讽刺秦爷的女儿心,小爽。

没想到人家根本没GET到,一脸癡迷的问我:“中式的西式的,晚上办婚礼有没有舞会呀,你穿的漂不漂亮?”

没想到秦爷对婚礼怀有如此热情,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我有点懵。

中式的还是西式的?这个不是应该分二十四式或者三十六式的吗?中西方应该都用得上那个……姿势吧!

有没有舞会?钢琴师都安排了,原本……应该有吧!

穿的啥?穿了脱脱了穿的,这个答案倒是还算明确。

“嗯,一件红色的真丝晚装,有腰带的……”总算及时闭嘴,没把腰链儿带出来。

“哇哦——”秦爷连哈喇子都掉键盘上了。

实在看不上她那贪吃版的淫贱相,我把脸扭向窗外。

不管是为了纪念风花雪月的归宿还是庆祝柴米油盐的开张,人们都非常重视这个仪式,给它赋予各种美好的意义。

就连这个疯得没边儿的丫头,也嚮往那婚纱鲜花进行曲中的誓言么?原谅我有些淩乱了。

“……性生活不宜过频,动作不宜过大……”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像根木杠子插进我的脑子。

早上许博带我去做了孕检,这句生硬的告诫来自那个粉蓝色口罩后面娇脆动听的声音。

没错,娇脆!从来没见她摘下过口罩,可光凭声音就足以判断白大褂下面绝不是个低碳环保的等闲之辈。

宽大的天使白衣并没有完全遮住魔鬼的细腰长腿前凸后翘,反而更惹来人们浮想联翩的目光。

这句话就像个例行程式的一部分,每次孕检她都会说一遍,从没太当回事。

可今天早上这次听起来格外刺耳,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好像给剥得光光的躺在那,被她发现了昨晚贪玩儿留下的红肿或者不明液体的残迹。

那大口罩上方露出来的毛嘟嘟乌溜溜的大眼睛像是锋利的手术刀,让我老脸如割。旁边的许博更是像个把球踢进校长室的熊孩子,全没了操场上的威风,频频点头。

“听见了吗?不宜过频,过大!”许博边开车边贼着我坏坏的笑,

我正羞恼无处发洩,偏偏这个时候招惹我,好吧!

伸手“唰”的拉开他的裤链儿,直抵帅帐!那将军正睡懒觉,被我掀了被子,逮个正着。不过哥们儿还真不是一般的训练有素,立马在我手底下不服不忿起来!

我把下巴搁在许博的肩膀上,轻启朱唇,吐气如兰,手上的动作灵动而熟练。

“过频哈?咋还这么精神呢?过大哈?变大的大,还是胆大的大呀?”

“哎!哎!我的姑奶奶,这他妈是北京!你想上东方时空啊?”

“老公,你那么辛苦,又替我挨駡,多不容易啊,露脸的事儿你来,我在下面鼓励你!”说着,在温润乖巧的耳朵上啄了一口,把头钻过他的腋下,张口含住了那个大宝贝。

最初的腥鹹很快散入丰沛的唾液里,唇舌姐妹与将军阁下已经不是初次见面的剑拔弩张了。这次他们很快成了暖烘烘湿漉漉的好朋友。

只是我的脸贴在许博的肚皮上,明显感受到腹肌绷紧的波形,踏板上的两只脚也更小心翼翼起来。

如果只是吃过棒棒糖,那你可能无法理解,即使不甜,舔吮咂摸的口舌之欲也能得到充分的满足。

我并不是在做着取悦讨好的服务,而是在实实在在的享受,这是从前的我无法理解的。

软嫩与硬挺,灵动与木讷,包容缠绕与顽强不屈,这似乎是食欲与性欲最严丝合缝的短兵相接,更是两具肉体放下自我最真挚而私密的纵情嬉戏。

那个轻挑的声音环绕着车顶,欢快的飞舞盘旋。

“过频?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这个妖孽……”

过频吗?一晚两次,高潮三度,是有点儿哈,可我怎么还是觉得不够呢?

这些天,我与许博的关係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几乎是分秒必争的想念着对方,渴望着对方的身体。

后海边的喷射游戏,阳台上的深喉吞精,好像一下子互相敞开了彼此身心的大门,在爱的河流中,尽情的体验着来自对方的欢愉。

在那个让人毕生难忘的婚礼上,我们终于又一次做爱了。

那是一次真正意义的做爱,而且只能称为做爱。我们双双被爱的甘霖浇透,又被爱的火焰烤熟,用那个最最羞人的姿势,取悦彼此,奉献彼此,交托彼此,融入彼此。

那是一次完美神圣的献祭,也是一次精彩绝伦的表演,而之前的每一次都只能算是稚拙的彩排,虽然时间不长,可那种欢愉是燃尽生命的陶醉沉沦,是不可複製的刻骨铭心。

而几个小时后的那次午夜风波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

那更像是一场原始游戏意味的捕猎,用气味引诱,用心机躲藏,用尾羽挑逗,用爪牙恫吓。究竟谁是猎手谁是猎物,没人会在意。

在体力与汗水的消耗中,肉体的势均力敌并不妨碍心灵的惺惺相惜。

你是我月光下唯一的爱侣,也是我草原上最登对得意的玩伴,更与我一起怀着好奇与迷惑去深渊探险。

回想那段不堪的过往,我与陈京生的纠结癡缠又是怎样的况味呢?

那时的我,更像一个孤独的捕手,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执着的追蹤一只怪兽。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怀着那份狂热不肯放弃,虽然早已筋疲力尽。

是害怕失去目标就一同失去了挣扎存续的理由,只能岌岌无名的淹没在这毫无生机的世界里?

还是压制不住生命最初融入血液的好斗本性,难以抵挡猎杀搏命时的快感诱惑?

抑或根本就是渴望以身饲虎,在被撕成碎片的惨烈中寻一个不算平庸的了断?

陈京生让我体验了震撼般的生理满足,可是,回头再看时,我想要的似乎更多。

我以为他是温厚的仁慈的慷慨的,可他撇下我走开了,我都分不清是伤心欲绝还是追悔莫及……

这个男人留给我的最有用的东西恐怕就是此刻让许博爽的直哼哼的口舌技巧了。

据说男人做梦都会开车,因为开车能带给人掌控感,那么如果坐在掌控感十足的驾驶座上,命根子同时被掌控在美女的嘴巴里,是怎样的一番舒爽呢?

从居高临下的奇袭军营,与将军阁下打成一片开始,我就劈头盖脸手口并用完全没给他喘息的机会。

你们的棒棒糖是越舔越小越没滋味儿没存在感的。我的不一样,越吃越大,越摸越烫,越舔越是生机勃勃。

车子停了,应该是在等红灯,许博已经爽的直挺腰胯。

我偷眼看他,像学前班的小朋友坐得一样直,表情严肃,脖子上的青筋却蜿蜒嶙峋,殷殷泛红,更加放心大胆的全力施为起来。

许是停车等候的状态不再分心,将军的暴脾气上来了。我几乎能听到他即将爆发的怒吼,鸟儿啄米一般欢叫着加快了速度!

“欸,欸欸!有……有员警老婆,过来了……我操……”

我才不管什么员警,就是进监狱我也要先完成我的斩首行动!

在我被撑得满满的嘴巴里传来第一次跳动的时候,车子动了。起步明显有点儿窜,我确信那是第一股热流喷涌的直接效果。

接踵而至的喷射让车子持续加速,分不清是马达的嘶鸣还是将军的怒吼,反正许博变成了一个嗷嗷叫的百米冲刺阶段的赛车手。

惯性把我的脸紧紧贴在虬劲的腹肌上。我贪婪的吮吸吞咽。生命的精华一滴都没糟蹋。你们的棒棒糖能吃出火山奶油霜淇淋的效果么?

直到许博把车停在单位楼下,我还在抚慰着将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委屈。终于等他像个乖宝宝一样睡着了,才盖好被子,拉上拉鍊儿,起身抬头。

许博一把揽过我,深深的吻住,气喘如牛。

“哼!不把你的弹药清空,保不齐便宜了小姐姐……”

“婧姐!想什么呐!脸蛋儿红的像才当了新娘一样!”

秦爷的声音把我羞羞的拉回当下。

“没什么,走神儿了,今晚罗教授有空啊?”

我没话找话,好让脸上的温度儘快降下来。没想到一提罗教授,可依那刚刚还晴空万里的眼波儿悠的一飘,满月似的脸蛋儿上一只尴尬的小兔子被我逮个正着。

“啊,当然有啊,研究上的事儿从来不马虎的。”

我心下嘿然,研究上不马虎,就是说话太走肾不走心,害得自己……

前日里那个诡异香豔的画面再次闪现在我脑海里。再看眼前这个粉雕玉琢似的美人儿,原本残留的不适感似乎被一种带着刺痛的麻辣鲜香所替代。

虽然仍不忍直视,可偷偷刺探的好奇已经悄悄抬头。

“研究什么的我不懂,不过,罗教授的手法可真是绝了,受用过的人肯定都会割捨不下的。”

我憋着隔岸观火的坏笑,故意把话说得暧昧又有一点点露骨,看她的反应。

“嘿嘿!姐,下午党团活动,芳姐又不在,要不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咱们去吃火锅,怎么样?”

我的小撩拨竟出乎意料的没掀起什么浪花儿。

秦爷就是秦爷,那压低了声音之后特有的磁魅不羁,就好像个社会小青年儿在胡同口勾搭邻居家刚过门儿的小媳妇儿。

直勾勾热辣辣的眼神里藏着骄狂与渴盼交织的心照不宣,就差没捧出内联升的缎面儿红绣鞋了。

“那也叫上罗教授和许博吧,吃完了我们一起去爱都,许博都等不及要拜师啦!”

不管是不是鸿门宴,人多了才热闹嘛,想跟我一对一的过招,你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够资格……

可惜的是,我的如意算盘没打响,临近傍晚,许博打来电话说临时加班,晚上会赶去爱都上课,让我们自己先享受。

听了我们的对话,陪我逛了半下午街的可依脚步轻快的跃上楼梯。

估计她也没叫罗教授。以她藏不住心事的性子,最迫切的需要自然是姐妹淘的私密对话了。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心情放鬆也就罢了,看她眼睛里闪动着无厘头的兴奋光芒,我原本波光粼粼洞若观火的心湖好像起了一阵妖风,毕竟还有个秦爷,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婧姐,这个地方怎么样?”

可依飘然四顾,就像一只落在城门楼上的蝴蝶,而我们所在的地方,真的就是一段青砖条石砌就的高高城墙。

一张张敦实的粗木大桌摆在半人高的垛口边上,每张桌边四个条凳上都绑了兽皮粗制的垫子。除了桌子中间的硕大红铜火锅显得有点突兀,俨然就是戍守的将帅们平素割鹿饮血的所在。

扶着垛口向下望去,可以看到步阶驰道上三三两两光顾的客人,里面更加幽深的门窗里应该是设置了雅间。

整个火锅店就是个边关兵所,只是早已不见了旌旗狼烟,门口高悬的酒幌子上跳着四个大字——大风火锅。

入秋的黄栌红叶错落掩映着这闹市中的一隅。不必去计较这高台青瓦,石阶甬道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古迹。只是这家火锅店边塞牧猎的风骨意趣,就让人豁然开朗,心脾舒畅。

夜幕将垂未垂,我们挑了视野最开阔的那张桌子对坐。

可依娇红,我着月白,轻衣长髮,飘逸飞扬,给这古意苍凉平添一抹窈窕亮色。别的我不敢说,唯一能确定的是,秦爷肯定不会缺席。

果然,我还来不及讚歎环境的别具一格,秦爷先说话了。

“我就知道,像你这种婉约派的美人儿最喜欢边关塞外的野味儿了!”

看她在酒水单上来回瞄了几趟,还是点了酸梅汁,也许秦爷是想喝点酒的,怎奈独酌无趣,也就作罢了。

“你是拐着弯儿的骂我心野呢吧?咱俩究竟谁是放浪形骸的野丫头,心里没个数么?”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本来是不想输了气势,差点儿把底牌露了。

可依姑娘那可是水晶心肝儿玻璃人儿,岂能听不出话里的揶揄?马上眉目疏朗,察言观色起来,我被她看得直发毛。

“哎呦呦,这是谁把你调教的,连个‘野’字儿都听不得啦,姐夫是不是天天在家逼着你抄《女则》啊?要说母仪天下,您还真有这个本钱呢!”说着直往我胸前瞟。

“你是不是从小在家背水浒啊,好汉?想混绿林也行,先把事业线填平了再去劫法场哈,沟沟坎坎的不吉利!”

我勉强守住防线,隔着蒸腾的水雾望向可依。那丫头还真低头去看她雪白的抹胸,那里娇腻蓬勃沟壑宛然,也不知道是丢脸还是长脸。

“别看啦,真有鬼是藏不住的。”我语带双关的说。

不知道是蒸汽熏的,还是切换了频道,知道害臊了,可依抬头妩媚一笑,刚才的针锋相对瞬间翻篇儿。

没办法,人家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好像气氛这东西是她家买断的版权,想播武侠播武侠,想播文艺播文艺。

“姐,姐夫都跟你说什么悄悄话儿了,说来听听呗?”

这丫头终于有点儿绷不住了,想想也不奇怪,两个人慌慌张张的回到会客室,看见本来该下楼的许博居然回来了,要是还抱着瞒天过海的幻想就真幼稚了。

“切,没听说过,有听墙根儿的,还有打听人家悄悄话儿的?”
这话说着我都觉得丧良心,终于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

可依以玄幻片儿的极限速度从对面坐到了我的右手边,背对着垛口和人间街市上遥远的灯火,小脸儿红扑扑的。

撅着嘴儿给我夹了一筷子羊肉,含羞带笑的模样让我直想就地非礼她。

“别纠结啦,大家都是成年人,快,书接上回,说说你的精品男人们吧!”

我放下筷子,轻轻拍了拍那张桃李羞红的脸颊。不知从何处生出莫名的感慨,直觉得如此美好的人儿,即便再任性也是可爱的。

可依背倚长街,悠悠一歎。那神色间的一缕若有似无的落寞,直可尽染了三秋霜叶,羡煞世间终将成灰的红红火火。

“我并不爱他,他对我也一样,我们在一起更像是同病相怜,相拥取暖。”

“同病相怜?”

我只是轻轻的跟着念诵,似乎这四个字后面藏着的是另一个世界。

“你一定猜不到,我们认识多久了。他是我爸爸的学生,从我记事开始,他就是我们家的常客,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在他那里,几乎没有秘密,很多时候,觉得他比父亲和兄长更让人容易亲近。”

我沉默着,知道她会继续说下去。

“上大学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人,那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孩子,几乎所有的第一名都像是专门为他设置的。他为我写歌,拉兄弟们为我组成乐队,为了陪我寒暑假也不回西北老家。我们去三里屯演出,不为赚钱,只是为了唱出我们的歌。”

“可是,罗翰说,他并不适合我。我说你是嫉妒我,他是我的英雄,我是他的公主!哪里不合适?他说公主应该配王子,不是骑士。”

“后来,我带他去见我爸爸。没想到,爸爸的态度与罗翰如出一辙。以我的个性,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挫折就灰心。都什么年代了,我们有爱,我们是自由的,这个世界再看不惯也只有袖手旁观的份儿!”

可依淡定的笑容里掺着几分不甘与自嘲的意味,语气出乎我意料的平和,悠悠一歎,继续说:

“可是,我错了,毕业前夕,我们分手了,他回了西北老家。”

“为什么?”虽然并不吃惊,还是脱口而出。

“他说,他太累了,如果留下,他会觉得是在用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北京城,他害怕!”

虽然很明显能听出她语气中的不屑,我还是在她仿若回望往日时光的眼神里读出了宽容,理解甚至还有一丝释怀之后的怜惜。

那天在后海边上,许博也跟我说起他曾经的害怕,男人也许真的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坚强。

“那天,我失魂落魄的去找罗翰。他在喝酒,满脸通红,一句话不说。我坐下,他给我拿了个杯子,倒上酒。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喝白酒,之前光是闻一下都觉得呛鼻子。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男人喜欢喝那东西。通透的烧灼感让人浑身战慄,直想把揉碎的心不顾一切的吼出来,那才是真正的痛快!”

我静静的听着,渐渐分不清眼前的是秦爷还是可依了。

“罗翰的酒量好得很,我也没喝醉,后来我们一起跳舞,接吻,做爱……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没有哪怕一刹那的犹豫,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自然而然。”

可依的眸子在暮色渐深的背景里隐隐放光。我并没有因为刚刚听到的事砰然心跳,满面羞红,竟对话语中描述的两人悠然神往。

“他的动作勇猛而持久,我数不清来了多少次高潮。第二天,嗓子完全是哑的。他跟我说,我治好了困扰他多年的阳痿,让他重新做回了男人。我说,那我等于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你得管我叫妈妈!他就真的叫了……”

我俩的目光对撞在一起,“扑哧”一声,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惹得邻桌的男人纷纷侧目。

擦着眼角笑出来的泪花,看着眼前红衣长髮,眉花眼笑的可依,不禁一歎。世间男子,有哪个不想要一个这样的妈妈呢?

“其实,肉体的欢愉可以与爱无关,需要的只是一份信任和坦诚。爱情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可能穷尽一生也遇不到,抓不住。男人们嘴里喊的海枯石烂坚贞不渝都是被女人逼出来的花言巧语。不这么说就上不了床啊!而真正的爱情来了,不用说,你自然会有感觉,想躲都躲不掉。”

听她说到感觉,我不觉心有戚戚,的确,爱的降临无需表白,她会直接撞在你的心上,撞得你生疼……

“罗翰是个单身贵族,身边有很多小姑娘围绕着,我不知道他跟她们是怎么相处的。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轻鬆而享受。她对女人的身体有多熟悉你应该有体会,像那些角色扮演的小游戏也从来不是我们的禁忌。那件事对我们来说,就是单纯的开心,为什么附加那么多沉重又无聊的累赘呢?”

可依优雅而放鬆的举着筷子,盯着锅里的羊肉。红亮的双唇说话吃肉两不误,分外的忙碌着,偶尔呼出的热气,像是耐不住辣,也像是畅所欲言,一吐为快后的涤浊扬清。

此刻,我毫不怀疑,即便罗翰在场,她说的话也不会两样,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她:“那你们会一直这样下去么?”

可依听了,注意力并没有从锅里移开,眉毛仿佛有了重量,淡淡的说:“他心里有个人,十来年了,是个医生,我见过,一等一的妖孽,跟你有一拼!”

“找死啊,好事儿咋不带上我呢?”

“你还别说,这好事儿啊,还真的都跟你有关。罗翰告诉我说,给你按摩那天晚上,他硬得能把长城捅个窟窿!”

我放下筷子,腾的起身去撕她的嘴。

她“咯咯咯”的笑着,扶着垛口往后躲,不经意间,我的视线被城墙下走来的两人引了过去。

可依见我神色有异,也转头趴着垛口向下看,瞬间被钉牢在城墙上。

来人瘦高,穿着藏蓝的短风衣,一派儒雅从容,赫然竟是陈主任。

而他的怀里揽着一位姿容绝色的美人,长裙曳地,髮髻高绾。举手投足虽然浅笑婀娜,行止间却隐隐透着一股英风飒爽。

服务生带着他们进了一个设置在步阶半腰上的包间。房间不大,之前一直没开灯,可能是他们早就预定好了的。

包间靠我们的方向有一扇双开的雕花木窗。由于所处的位置独特,底下的散座须仰视才能透窗看到天花板。

而城墙上的客人,也只有我俩这张靠着拐角的位子才能从侧面勉强望进包间的一角。不知是不是因为常来,特意选定的地方,总之足够私密。

灯光乍亮,整个房间好像被瞬间灌满了热橙汁,望去直有一股煦暖馨甜漫过心头。

很快,女子的剪影出现在磨砂的窗玻璃上,已经脱了外套,高领紧身羊绒衫把雄峰险腰暴露无遗,堪堪背对窗子坐下,一只宽厚的大手抚摸上她的肩背。

没多久,服务生关门离开了。那只大手轻轻搬动女子的肩膀,两个人越靠越近,最后,女子整个身子卧进男人的怀里,应该是半身躺在男人腿上。

男人的手也早就佔领了两座高地,形状完美的胸脯从侧面看去不停的剧烈起伏,显然,那应该是个深情绵长的吻……

“她就是那个妖孽……”可依面无表情的说。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