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雪纪》第二章 亵雪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二亵雪
「雪儿,我昨天又给宝宝想了一个名字,就叫姜思雪好不好。你看他长得多么像
你,长大后一定是迷死万千少女的翩翩公子哥。」姜永安抱着婴儿来回摇晃,眼神
中满是宠溺与爱怜。

「姜思雪?有点像女孩子的名字。叫姜思情吧。」仅仅看着熟睡的婴儿那肉嘟嘟的
小脸,崔清雪清冷的脸上都带着温柔的笑意。皇城大战已过去半月,她的前世记忆
已经复苏大半,虽然不知有何面对她这一世的男人——齐皇姜永安,但是就凭小宝
宝的存在,她永远都无法割捨崔清雪这个身份。

「好,思情,真好听,小思情,小思情。明日早朝父皇就封你为周王好不好呀,这
可是父皇曾经用过的封号呢。」姜永安毫不迟疑的答应了崔清雪的建议,完全没有
霸道帝皇的风采。若是崔清雪仅仅只是淑妃,就算她再得宠,一个妃子也不可能在
皇子的命名上有建议权,更不会被堂堂皇帝委婉的讨好。

然而崔清雪只是点了点头,连恭谢圣恩这种话都没有。姜永安见状暗暗歎了口气,
以前的崔清雪虽然性子清冷,不喜繁琐礼节,可对他是情根深种,一颗心都扑在他
身上,断不会有现在这分疏远感。

「雪儿,你前世的记忆完全回复了吗?」姜永安面色複杂的问道。陆雪嫣,广寒宫
上任宫主,天资纵横,曾是中土神州数万年来最年轻的圣人,绝代风华,在九大极
道门派中追求者如同过江之鲫。百年前却陨落在一个虚空秘境中,让无数人惋惜哀
悼。姜永安身为齐皇,在推恩令与斩龙大战后几乎与九大极道宗派站在了不死不休
的对立面,陆雪嫣,不,崔清雪的站队极为重要。他不愿与最爱的女人站在对立
面,更想让崔清雪这位明显超越了承天境的大修士站在自己这边。

「恢复了一些。」崔清雪说完后却摇了摇头,明显不愿再提起这件事。姜永安歎了
口气,丝毫没有遮掩,然后把小思情交给在一旁侍候的宫女,「雪儿,太傅太保与
贾公公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

「嗯,那我陪你去御书房吧。这儿是后宫,让重臣过来极为不妥。」崔清雪的回答
让姜永安欣喜若狂,连忙走在前面唯恐崔清雪不知道路一般给他的妃子带路。心中
却是暗歎,今生恐怕是难以再听到从崔清雪口中说出的“臣妾”二字了。

「见过陛下,见过淑妃娘娘。」

御书房内,太傅太保与贾公公已恭候多时,饶是三人在大齐都是位高权重而且修为
滔天的重臣,看到淑妃跟着齐皇走进来时还是不由松了一口气。换作从前,他们眼
中怎么会有一个得宠的嫔妃。但若这个嫔妃疑似是洞虚境的前宗派强者,他们都必
须慎重对待。

「还是由老奴来说吧。」贾公公嘶哑的公鸭嗓响起,没人会把这位侍奉了大齐十余
代帝皇的大内总管当作奴才,历任皇帝对其都以半父之礼相待。「九大宗门联合刺
杀我大齐皇帝,攻打皇城,屠杀诸多禁军,已然践踏了皇朝宗门和平共处的底线。
我大齐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经过陛下与太傅太保二位大人的商议,大齐决定围
剿神霄道!」

贾公公说完后看了一眼崔清雪,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齐皇的
心理工作做的不错,让这一位前广寒宫宫主对围剿极道宗派都没有反对。他定了一
下,又準备开口说的时候,却被姜永安打断,「好了,贾公公,让朕来说吧。」

他拉起站在一旁崔清雪的手,真切的望着她,「雪儿本来打算是让贾公公带队前往
神霄宗的,但是他之前被耗尽了本源,至今仍未复原,最多有全盛时的一半战力,
而太傅太保两位老人家估计很难攻破神霄宗的大阵,所以朕想请你出手。」

崔清雪沉默的站着,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只是仍未抽出被姜永安紧紧握着的
手。而姜永安与台前三人心瞬间沉到了谷地。在他们的规划中,崔清雪不仅修为高
超是执行此次围剿行动的最佳人选,而且这相当于一份与极道势力彻底划清界限的
投名状。事成之后不仅消灭一尊极道门派,大齐更是多了一位自己的洞虚境强者,
一石二鸟不可谓不妙。然而这计画的关键人物淑妃娘娘此时似乎并不想答应……..

「啊,如果雪儿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反正神霄子夫妇已死,神霄宗也没了圣人,等
贾公公复原就是。」姜永安等待良久依然没等到想要的回答后连忙收回刚刚的试
探。他不想操之过急,把崔清雪逼成了陆雪嫣,那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沖台前
三人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先退下,就在这时,崔清雪悦耳的声音响起。

「我想起来了。」崔清雪的脸上浮现森寒杀意,「我前世是在破境之时被浮云子偷
袭,被迫兵解转世!」

「什么?」贾公公三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姜永安或许不知浮云子是谁,但是他们
都清楚,正是神霄道上一任宗主,成名数千年的承天境圣人,已经死去的淩霄子的
师尊,纪如萱的父亲。神霄道宗主在广寒宫宫主破境时偷袭逼其兵解,这个消息若
传出去,广寒宫必与神霄道不死不休,九大极道宗门勉强维持的和平表面都会被撕
破。

「我去吧。」崔清雪的声音又响起,让大齐的这几位大人物都觉得峰迴路转柳暗花
明了起来,没想到会有这意外之喜,「而且我去的话可以以报仇的名义,大齐若是
动手,那么便是彻底与其他宗门死破了脸,神霄道灭了之后,他们不会坐视大齐以
这样的方式蚕食掉一个又一个极道宗门的。」

姜永安没想到崔清雪不仅答应覆灭神霄道而且还站在大齐的角度为他们考虑,这岂
不是说明了……

「陛下。」崔清雪看向姜永安,叫唤着她曾经最爱的那个人,「我知晓你们都担心
我会不会变成陆雪嫣,陆雪嫣已经死了,我现在是思情的母妃,陛下的妃子,大齐
崔家的嫡女崔清雪。只是,我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我脑海里那么多纷乱的记忆,我
不知道我以后的性格会变成什么样,可我的身份永远不会变的,我需要一些时
间…….」

「没事雪儿,朕永远等你!」姜永安激动的一把把崔清雪揽在怀里,这是半月以来
他头一次和自己爱妃的亲密接触,虽然他敏锐的感觉到崔清雪的娇躯僵硬了起来,
玉手也格外躁动的乱抓,但终究没有像之前那样本能似的推开他。

贾公公三人都是人精,互相看了一眼后便悄然退出御书房。带队的人选定下来了,
但是围剿一个极道宗门肯定不是一位强者就能完成的,如何调兵遣将还需他们做出
一个规划来。三人刚退出御书房,就看一个魁梧黑大汉急匆匆的走到跟前,被太保
一把拉住,呵斥道:「你个瓜娃子干什么呢,在宫中咋咋呼呼的。」

「乾爹,太傅,贾公公。」大汉依次见了个礼,哭丧着黑脸说道:「乾爹,粗大事
了,广寒宫宫主在宫门要见淑妃娘娘呢!」

三人听闻后都紧紧皱起了眉,淑妃娘娘刚有被感化要归心大齐的趋势,这前世的爱
徒就出现了。太保性子最为急躁,战龙大战之时又被何星月这个小姑娘吊起来“羞
辱“了一番,直接挥手喝道:「告诉她,不见!九大宗门攻打皇城都无功而返,她
一个人前来能翻出天来!」

「别。」却是贾公公拦住了太保,他人老成精,和太傅对视了一眼,对金吾卫统领
说道:「你进去彙报给圣上吧,淑妃娘娘也在御书房内。」

「卑职领命!」黑大汉行了一礼后走至御书房门前,隔着门便喊道:「报,卑职姜
维有要是稟报圣上!」

一向提倡礼仪治国的太傅脸一黑,看向身边的老伙计说道:「你这乾儿子和你一
样,几十年来都学不会礼仪。」

「嗨,学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有卵用。能打仗不就行了。贾公公,你说姜维这小子怎
么样?」老太保豪爽的笑了笑,完全没把太傅的话放心上。姜维也是个传奇人物,
原名大卫,本来是出身卑贱的昆侖奴,逃出主家后投身军伍。凭藉着过人的修行天
赋与野兽般的战斗嗅觉,在大齐与边疆异族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被前任齐皇亲
自赐国姓,改名为姜维。不仅深受太保喜爱被其收为义子,而且在十年前的夺嫡之
争中站对了队,深受姜永安信任,令其统率金吾卫拱卫皇城,虽仅是正三品的将
军,但权柄赫赫,在军方仅次于几位镇国大将军。

「姜统领虽然有些不拘小节,但对圣上忠心耿耿,恪尽职守,有时更是能把皇上逗
乐,颇有太保大人的几分风采啊!」贾公公对姜维的评价也很高,能从地位卑贱的
昆侖奴爬到金吾卫统领正三品将军的位置,难度不比一个修士成圣难。姜维粗中有
细,看似大大咧整日里咋咋呼呼的,但能让皇上乃至他这位大内总管都欢喜他,心
智绝对不是个莽汉。

「什么?何星月要见淑妃?」姜永安听完姜维的彙报后下意识就想拒绝,可想到崔
清雪就在身边,便改了口,「请!请何宫主来御书房,朕与淑妃一同见她。」

「陛下。」在姜维进入房间后崔清雪便从姜永安怀中挣脱,她摇了摇头,「星月毕
竟是我前世的徒儿,就让我单独和她聊会吧。而且,前世兵解的太匆忙,很多广寒
宫的事都没交代清楚……」

「好,听雪儿的。」姜永安现在就是一个妃奴,崔清雪说什么他都不会反驳。「那
你们去未央宫吧,朕再与太傅太保商量剿灭神霄道的具体事宜。」

崔清雪轻轻点了点头,便直接告退。姜永安沖姜维吩咐道:「去把何公主带去未央
宫。还有,给朕看好淑妃娘娘。」

「奶奶的,这淑妃娘娘是能把圣人摁死的存在,俺老黑怎么能看好她,这要是把她
惹恼了,我这三花境巅峰和蝼蚁有什么区别。」姜维即使成为了位高权重的金吾卫
统领,却仍保留了昆侖奴种族喜欢废话吐槽的毛病,只不过他从来没有说出来过只
埋在心里罢了。他晃晃悠悠的再次来到宫门前,何星月没有半分不耐的在皇城前站
着,长髮飘飘,一袭白衣胜雪,容颜身姿绝美,仿佛仙子下凡一般美的惊心动魄,
然而姜维又暗暗嘀咕起来:「这小娘们年龄也不小了吧,怎么跟个十来岁的小女孩
一样,光脸好看有什么用,那胸前还没俺老黑的那两块大!」

「喏,何宫主,淑妃娘娘请您去她的寝宫。」姜维心中嘀咕归嘀咕,但是不会真扎
呼呼的说出来,这一位看着跟二八少女一样的女子也是圣人,同样是能把他像蚂蚁
一样捏死的恐怖存在。何星月微微点了点头,话都没说,跟着姜维往堪称龙潭虎穴
的皇城内走去。她缘何不知道这座皇城的危险,九大极道宗门,数件极道法宝都没
攻下此城,还折了两位圣人的性命。可是,亲手击杀淩霄子夫妇的不是旁人,正是
把她至亲至爱消失了百年的师尊…….

「淑妃娘娘,何宫主到了。」姜维把何星月带至未央宫,看着眼前同样一袭白衣绝
美无暇的女子,微微的不断咽着唾沫,「这才是女人嘛,这个屁股这个奶儿,这风
情哪是小女人才能有的。奶奶的,以前俺也不是没见过淑妃,以前咋没觉得她那么
好看呢?这冰美人气质中还带着几分少妇的风情…….别了别了,这是皇帝的女人,
不是小宫女…….」

「师傅!」见到阔别百年的师尊,何星月此时不顾什么广寒宫宫主的身份了,如同
小女孩一样飞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同样白衣胜雪的崔清雪,晶莹的泪珠不断往
下掉。

「我不是你师傅了,我现在是崔清雪,大齐的淑妃。」崔清雪摇了摇头,眼圈却同
样红了起来,轻轻的抚摸着何星月的后背。

「我不管,我不管你是谁,你就是我师傅……」何星月声音都梗咽了,「师傅,你
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的命牌碎了后,长老们都说你死了,我不信。我一直在找
你……..」

「傻孩子,都承天境了,还哭鼻子呢。」崔清雪也有几分不好受,在何星月扑进她
怀里的那一瞬,前世汹涌的感情如潮水般袭来,与何星月相处的温馨岁月记忆更加
清晰。她柔声问了一句:「月儿,你把太阴神阙带来了吗?」

「带来了。师傅。」何星月抽着鼻子一指,二人头顶凭空多出一座典雅秀丽带着浓
浓道韵的宫殿,宫殿被一轮圆月笼罩在浓浓月华中,分外神秘清冷。转眼间二女消
失不见,未央宫内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姜维。

「完了完了,完犊子了,陛下让我看好淑妃,这人家师徒俩不见要去再续前缘了,
我看个什么啊我看。唉,不对,这法宝还走。而且六皇子还在呢!对对对,六皇
子,你可是老子的救命恩人啊,你赶紧哭吧哭吧,把你那妈妈给哭回来!」姜维如
梦初醒的想起了半月前发挥重大作用的六皇子,连忙走到内室抱起摇篮中的婴儿。

「嘿!哈!」姜维抱起 粉嘟嘟的小宝宝,想着自己那被人诟病可以吓哭小孩的丑
脸,更故意卖丑装出穷凶极恶的表情瞪着六皇子。昆侖奴本就长相可怖如同野兽,
浑身肌肤更是漆黑如墨,姜维再刻意装凶,这下别说吓哭小孩,胆小的成年汉子看
到他如今这张脸都能被吓死过去。谁知才一个多月的六皇子居然咯咯咯的笑了起
来,仿佛看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样。

「啊?这尼玛还能笑?」大卫都傻了,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他老娘那么牛逼,小孩
子接受能力都能那么强!他又扮出一个鬼脸,更加赫人。六皇子反而被逗的停不下
来了,「咯咯咯~咯咯咯~」未央宫中一直洋溢着婴儿纯朴天真的笑容,和一个费劲
全力搞怪却逐渐忘了自己任务的大老黑。

过了良久,二女的身影同时出现在未央宫内,太阴神阙消失不见了。两人眼角都带
着泪痕,可情绪都比较稳定。何星月依依不捨的问道:「师傅,你真的不先跟我回
广寒宫看看?」

崔清雪摇了摇头,「你先回广寒宫準备一二吧,这不是一件小事。」

「那行,师傅,等我回广寒宫安排好了后便去神霄道等你。」何星月虽然心有不
甘,但她终归不是小女孩,知晓轻重缓急,更何况刚刚师徒间一阵谈话,让她心中
安定了不少。她点点头,向崔清雪行了一礼,便直接化身一道白虹飞去。

「呀呀呀,啊~」在姜维怀里的小宝宝好像感受到母亲的气息后突然大哭了起来,
姜维一下头都大了,这刚刚怎么吓都不哭笑的贼开心,怎么妈妈一出来他啥都没干
就哭了。姜维紧张兮兮的连忙把小思情递给崔清雪,紧张的解释道:「淑妃娘娘,
我,我啥都没干啊,六皇子刚刚笑的可开心了,怎么突然就哭了…….」

「我知晓。宝宝是饿了。」崔清雪轻柔的接过小思情逗弄了两下,瞥了姜维一眼。
刚刚即使她在太阴神阙中与何星月讲述身故原因等一干事宜,依然留了一分神念在
小思情身上,姜维煞费苦心的“逗”小思情开心的样子全被她看在了眼里。

小思情或许是真饿的太急了,回到温暖熟悉的臂弯后就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往母亲高
耸的乳峰扒去,心疼儿子的崔清雪直接扯扯了宽鬆的外衣,露出因为哺乳缘故更加
丰满的雪乳,完全不避讳姜维这个皇上之外的男人在场,直接开始给小思情餵奶。

「咕咚……忍住,千万要忍住,这,这也太大太白了吧。不是,怎么这么大还那么
好看的,跟竹笋尖儿一样,嫩嫩的…….」姜维所有心智都用来压抑不断涌动的喉咙
口水了。都忘了哪怕他是位高权重的金吾卫统领,可只要是男人看了皇帝的妃子都
是要被杀头的。他想不通怎么淑妃还那么不见外的又当着他面奶孩子,但是他却在
想用什么藉口才能让自己多停留一会多看一会。

有了,急中生智的姜维突然苦闷着脸,假装没有看到淑妃正在给六皇子餵奶一样:
「娘娘,您能不能行行好,告诉我您刚刚和何公主说了什么。俺老黑也不瞒着你,
这是皇上给俺的任务,谁知你们跑进太阴神阙里了。您多少给个准信,让俺也好交
个差。」

「噗嗤!」崔清雪突然被逗乐了,姜维本就丑的跟鬼怪一样,又强行苦着脸,都丑
出喜感来了。而他那耿直的直接把皇上“卖了“的话让崔清雪一阵无语,都不知如
何回复这惫懒的汉子。可能是因为刚刚看到了小思情特别喜欢这个又黑又丑的大
汉,加上半月前他抱着宝宝突然出现,崔清雪对姜维莫名有了些许认可,再加上与
爱徒相见后的好心情,竟生出调戏他一下的心理,「那你和陛下彙报,本宫和星月
说打算过几天就带着小思情回广寒宫,再也不回来了。」

「啊?」姜维诧异的张大了血盆大口,都能塞下一头小乳猪,他心中刚浮现完了完
了的想法,却看见崔清雪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心思灵动的他心中生出一个不可思
议的想法:莫非淑妃娘娘是在调戏俺?

崔清雪看到姜维呆若木鸡的表情,更加乐不可支,没想到这以前只有过数面之缘的
黑大汉竟如此有趣,怪不得刚刚能把宝宝逗的那么开心。然而姜维下一瞬的动作震
惊了她,这个魁梧的黑大汉居然直接推金山倒玉柱的跪了下来,嚎啕大哭,然而两
人之前因为接小思情的缘故,站的格外近,姜维这一跪,大黑脸直接快贴上了她另
一侧雪乳。

「这,你这是干什么?」崔清雪骤然被一个男人靠的那么近,慌忙退后两步,却不
想姜维直接跪着匍匐又贴了上来,嚎啕大哭说道:「您要是带着六皇子走了,陛下
肯定把我砍了,我不活啦!」

崔清雪此时却发现“嚎啕大哭“的人居然只是在空嚎,没有一滴眼泪,便反应过来
这不要脸皮的惫懒汉子依然是在搞怪,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哭死吧,你又不是宝
宝,你哭的再凶也没用!」

「娘!我也是您儿子!哇哇哇啊啊啊!我也哭了!」然而下一瞬姜维的惊天操作让
崔清雪比中了神霄道的神霄天雷还要麻痹,她两世为人都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如
此无赖的汉子,一个堂堂魁梧的男儿居然没脸没皮的跪下来喊她妈还假哭的那么浮
夸,她虽然觉得好气可更觉得好笑,竟忽略了此时姜维的大黑脸和她的雪乳靠的那
么近!

「咯咯咯~」吃饱奶水的小思情一转身看到了大黑脸离他那么近,又开心的咯咯笑
了起来。让崔清雪的心情都被感染到,笑着说道:「小思情都在笑你呢,思情看,
是不是,这个人就是没脸没皮,没脸没皮,不知羞,不知羞……」

从逃奴一路杀到将军的姜维早就不知道什么脸皮什么廉耻,而他在发现眼前的这位
淑妃娘娘似乎比后宫中的宫女还要天真单纯,能让这种连皇上都得屈膝讨好的强者
开心,别说喊妈,就算喊六皇子爹他都愿意……他正继续假哭逗弄母子二人开心的
时候嗅到了一股浓郁的乳香,甘甜芬芳,沁人心脾。他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是多
么的暧昧,几乎是把头埋在了淑妃的乳峰上,而六皇子刚刚吃完还没收起的雪乳就
赤裸裸的在他眼前张嘴就能够到的地方,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的欲望变成了火焰在
他心中熊熊燃烧起来……

「娘,大宝宝也饿了,要吃奶!」姜维颤颤巍巍的说出这句实则是给自己打气的
话,如野兽般闷吼一声直接张开血盆大嘴扑向崔清雪露出的雪乳,粗糙的舌头飞快
舔弄着还挂着乳汁的粉红小乳头……

「呀!」还在逗小思情开心的崔清雪被这发生的一切震惊的脑袋都空白了,姜维这
个黑大汉不仅没皮没脸的喊自己妈,而且还跟小宝宝一样要吃奶……她忘了自己高
超的修为,反而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样抱着小思情踉踉跄跄就要往后退,
却没想到被两条粗壮的胳膊环腰紧紧的搂住…….

「死就死吧!」
姜维在舔到那白皙嫩滑的乳肉后就已经完全忘了这件事的后果了,他此时真的变成
了一个脑子里只有吃奶的小宝宝,张大嘴巴把乳头周围的乳肉含入口中,用力允
吸。用粗糙的大舌头来回翻搅挑逗粉色的小乳头,一下就把它挑逗的变硬,甚至开
始再度源源不尽的分泌甘甜可口的乳汁。而他怎么甘心只做到这些,身体的本能让
他拿出一只大手大力的揉捏崔清雪另外一团雪白丰满的傲人乳峰,隔着衣物被大手
揉成各种形状,清冷的雪山被蹂躏成妖娆的粉红火山…….

「停下,快停下…….」陡然受到攻击的崔清雪大脑空白一片,甚至都忘了怎么调用
法则推开并教训这个不敬的黑大汉了。明明餵养了小思情那么多次,可这次乳头被
一个男人含住后,她的身体瞬间瘫软了下来,小乳头更是不争气被那粗糙的大舌头
碾压了几次就老实的一直分泌着乳汁,然而身体内却同样分泌着一股温热的液体,
让她都快站不住了…….

「雪儿,何宫主走了吗?」门外突然响起姜永安的声音,让崔清雪再度娇躯如遭雷
亟,她浑然忘了自己是踏足过洞虚境的强者,仅凭着孱弱无力的肉体不断推搡着正
在吃奶的姜维,却不想姜维如同发疯了一般舔弄的更快,揉捏的更猛,把她娇嫩的
乳肉都捏疼了,可也把她捏的更瘫软了。

「星月已经走了。我,我在给宝宝餵奶,你别进来!」崔清雪惊慌失措的回道。她
知晓皇极撼世大阵有封锁神念的功效,姜永安不可能隔着宫门查探到内里发生了什
么。

「嗯?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给宝宝餵奶,我来看看小思情。」姜永安笑吟吟的声音越
来越近了。

「你别进来!」崔清雪尖叫了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了一般。她身前的姜维完
全不要命了,姜永安的声音越近,他越玩命的作弄她那敏感的双乳,左乳的乳肉想
必都被捏的青紫一片,肉乳全是他那腥臭的口水与牙印,热流逐渐往下体汇去,而
她能控制着不喘息都艰难了。

姜永安沉默了起来,过了半响才沉声说道:「好好,雪儿,你给宝宝喂完奶好好休
息吧。我不进来,我不进来,明儿我再来看你。」

「不是。」崔清雪悲哀的闭上了眼睛,原本清冷绝美的容颜一片粉红,春意盎然。
她有点想哭,可不知道身体的难受到底来源于哪,来源于不断被刺激的敏感双乳,
还是下身已经开始湿润发热的玉壶,可全身都灼热无比,更觉得有点瘙痒难忍,明
明双乳被捏的很疼,却渴望姜维更加用力。

「陛下,不是。刚刚,我,之前给宝宝餵奶时星月看见了,这个小妮子一直
笑我。我,臣妾觉得很丢人。不想让陛下看见这羞人的样子。呆会我把宝宝哄睡了
后,再去找陛下,好不好。」姜维似乎已经觉得必死无疑,想在生命前的最后时刻
多享受一会,不肯鬆开半刻。崔清雪只好挣开双眼,强行吸了一口气,用飞快的语
气说出来这一段欲盖弥彰解释的话,然后压抑着喉咙中的呻吟。

门外的姜永安也松了一口气,他很清楚何星月肯定会多少影响到崔清雪的想法,所
以明知何星月还要来询问一二就是想看看崔云雪的态度。只是没想到师徒二人之间
的悄悄话让崔清雪对餵奶这件事反应这么大,他刚刚确实吓了一跳。可再度听到从
崔清雪口中传出“臣妾“二字后,一颗半悬着的心彻底放下了,展颜一笑:「何星
月一个小丫头懂什么,等她自己有了孩子后就知晓了。那雪儿你继续休息吧,朕还
有要事处理,明日再来看小思情。」

姜永安离去的步伐声彻底消失不见后,崔清雪再也压抑不住娇媚的呻吟,声音如泣
如诉,若不是之前因为要见何星月提前赶走了宫女,否则怎么都掩藏不住。而同样
耳观六路的姜维更是知晓活了下来,他要好好感谢活命恩人。他直接撕破了 崔清
雪半解开的上衣,让两只同样傲人的雪乳都露了出来,放过了被欺负的红肿不堪的
右乳小乳头,大嘴移到了被捏的青白一片的左乳上。然而另外一只手却不是换到了
右乳上,而是沿着崔清雪迷人的娇躯腰线,滑到了臀下,撕破裙底亵衣,伸出粗糙
的手指开始轻轻的挑逗崔清雪的花穴。

「不行!啊啊…….快停下来……..」崔清雪从未想到姜维会如此胆大包天,她急切的
娇嗔不依,可大黑壮汉却充耳不闻,用手指不停的揉戳,惹得美人不断阵阵呻吟娇
喘,本就开始湿润的蜜穴里流出的蜜汁更多了。

姜维用满是粗糙老茧的肥大手指放肆的揉弄着崔清雪滑腻的花瓣,听到美人更加急
促的娇吟,更大胆的把两根手指塞进中间湿腻的缝隙里,轻轻进出,感受花穴中的
紧致温暖,手指灵活的挑弄起来。黑大汉的动作更快了,不断进出粉红的小穴,淫
靡之声噗嗤噗嗤作响,未央宫中满是春色。

「不行……啊…..不要……」崔清雪早就把小思晴放在了手边的桌上,否则她现在连托
住小宝宝的力气都没有。上下两处受袭的她浑身都快着起火来,娇羞的芳心被源源
不断的快感冲击的支零破碎。可她完全控制不住花穴诚实的反应,甚至比乳头分泌
乳汁还要乾脆,蜜液连绵不绝。她第一世清修一生从未体验过男女欢好,第二世虽
独得齐皇宠爱,但是后宫佳丽三千,齐皇又雄才大略专心国事,她两世加起来体验
过的男女之事都没超过十次。可过往的情事加起来的快感都不如这一次被黑大汉亵
玩来的猛烈…….

「啊!!!!!」随着一声高亢的长吟,崔清雪突然觉得自己彷佛人生中第一次到
达高潮一般,蜜液似箭一般从花穴咕嘟咕嘟的射出,每股淫液的流出都带走了她身
体中部分快感,高潮后却更加空虚,空蕩蕩的小穴却希翼着比两根手指更粗更长的
棍状物进入…….

「砰!」姜维根本没有怎么欣赏美人春潮后的娇羞媚态,他倒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
上,喉咙前是一柄月光凝成的长剑,崔清雪衣衫不整,敏感处全暴露在空气中,脸
上的春意潮红都还没有退散,声音却充满了杀气:「说,你想怎么死。」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