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淫神系统》第一卷 初临异世练龙阳 第七回 小花离去纯受辱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是谁:风景
是否首发:是(同发第一会所)
发表日期:25-4-2021
文章字数:6464

           ***  ***  ***

  作者的话:继续爆~~~我要冲风流才子~~~~~大家跟好,别丢车了~~~

           ***  ***  ***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第七回,小花离去纯受辱

  看见花姥出现,所有人都知道幕后主使人是谁了。

  金蛇帮!

  花姥姓花,其名则不详,外号花姥。她的确是金娃的亲婆婆,金娃是她外孙
女,是她女儿洛婉芝之女。

  花姥年近七十岁,头髮花白,身体不知有甚么病,经常咳嗽。

  「娃儿,过来。」

  「是,花婆婆。」金娃体态轻盈,身手敏捷,并且修为也不错,只见她鼓起
灵气,几个跳跃,就来到地上。

  她先取回那条金蛇,然后再走到花姥身边,过程无人敢阻挠。

  金娃来到花姥身边,搀扶着她,众人都不敢作声,等花姥明示。

  「那件艺术品呢?」花姥徐徐地问。

  众人望向叶豪鬼,心中都幸灾乐祸,这次叶家有麻烦了。

  此时,叶富从宗祠内跑出来走到叶豪鬼身边,感到气氛有点压抑。

  叶富手中拿着那件艺术品,他对众人说:「恶魔的微笑在这,大家别争抢了!」

  叶豪鬼在心中暗骂叶富道:「不肖子!」但却不敢说出来,眼巴巴地看着花
姥把恶魔的微笑拿到手中。

  人群之中有人偷偷溜走,去通知蓝傲尘。

  众所周知,花姥是武宗境界的强者,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武士境界,只有叶豪
鬼是武师境界,如果一个是前期一个是中期,差一个小境界还可以一战的话,那
么差一个大境界就不可能有胜算了。

  所以在场的人士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静静地默祷花姥不要大开杀诫。

  叶豪鬼心想难道她已经解开了恶魔的微笑的秘密?

  「娃儿,咱们走,去找小花。」

  「哦。」

  一阵花瓣飘落,然后花姥和金娃就消失了。众人这才吁了一口凉气,叶家的
风波这才平息,可是,这股旋风似乎要捲到蓝家了?因为小花……

  蓝傲尘被守卫吵醒,守卫身后跟着一名来报讯的男人,这是蓝傲尘安插在其
他家族中的线眼。

  蓝傲尘知道花姥出现后,心情异常紧张,立即穿好衣服,去找白素月,只有
她才镇压得住花姥。

  因为小花在这儿,所以他知道花姥必定会来,小花和花姥的关係只有极少人
知道,这也是他从大哥蓝傲天那儿听回来的。

  其实小花真名叫洛颜花,是花姥的孙女,她父亲就是金蛇帮帮主洛天笑!

  蓝傲尘来到宁月苑,急步走向白素月住处,此时白素月已在恭候多时,因他
还没到宁月苑,她就感觉到他身上不安的气息。

  整个蓝府都在她掌握之中!

  她知道蓝傲尘安排的监视的人,只是一直不作声,她要留在蓝家就得容忍这
些~

  蓝傲尘心急地来到白素月房外,不敢步入去,在门口和她说话。

  「花姥要来了!」简单、直接。

  「与我何干?」

  「她目的是小花,蓝羽臣的爱侣,妳认为妳儿子会让小花被花姥带走么?」

  不用详细言明,白素月就大约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她感觉到一股清纯的
气息,如恬静的湖水一样,却深藏蛟龙,随时翻起滔天巨浪!

  「她来了。」

  白素月突然消失,然后就出现在蓝羽臣的房外,此时花姥亦悄然出现,一阵
花瓣飞舞,白素月取出一琴,琴弦一蓝一红,一阴一阳,此乃阴阳日月琴!

  「铮!」琴声如剑鸣之声,和花瓣激撞后爆出巨响。

  白素月知道花姥来意不善,故严阵以待。

  「我来是要救我家小花的,妳敢阻挠?」花姥正容地道。

  「花姥夜闯蓝府,实不礼貌,我只是警示一番。」

  「好!不愧为白飞瑜的女儿,江南第一美人诗音仙子白素月,妳手中的琴恐
怕就是阴阳日月琴吧。」

  「知道妳还乱闯蓝府?」

  此时蓝羽臣和洛颜花听见刚才的鸣爆声,都醒了过来,穿好衣服走出来。

  「娘,甚么事?」

  「嫲嫲?!」洛颜花大惊。

  「小花!过来!」花姥厉声道。

  蓝羽臣不知怎么回事,他抓住洛颜花的手,不许她过去,可是她甩开他的手,
道:「羽臣哥哥,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

  「小花!不要!」蓝羽臣想阻止洛颜花走去花姥那儿,却被花姥使出的一招
《百花笑》,花瓣成掌,狠狠地抽了几巴掌,打得不醒人事。

  花姥心中忌惮白素月,不敢下重手,但自己孙女在蓝家做婢女这么多年,她
身为嫲嫲不替孙女讨回公道吗?

  白素月上前扶起蓝羽臣,盯着花姥道:「花姥,这事我一定找妳算清楚!」

  「随时恭候!小花,走!」

  自此,龙幽城的修仙者都知道金蛇帮重出江湖,正正蛰伏于龙幽城之中。

  翌日,蓝羽臣醒来,惊叫道:「小花!」坐了起来,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白素月的贴身侍女小清走进来,看见蓝羽臣醒了,便问:「蓝少爷,你醒啦?」

  蓝羽臣马上步出房间,去找白素月问个明白。

  ……

  陆、殷师兄妹二人追查到一些线索,追寻到一条名叫鬼畜街的地方,这里全
是黄色事业,也是一些邪恶的富家子弟常来寻欢的地方。

  大大小小的色情商店林立,就连官员也一同享乐,是一处非常放纵的地方~

  那劫走恶魔的微笑的吴如意便是这儿的一个小头目,专门负责为人体买卖穿
针引线的罪犯,黑道称他为淫鬼。

  自从陆、殷二人迫得他逃来这城生活,吴如意开始在鬼畜街混,因他无所不
用其极的手段,渐渐打出名堂,带着手足由零开始,拚出一片新天地。

  当他俩在各城打听他的行蹤时,那时他就知道陆、殷二人终有一天会找到来
龙幽城,所以早有準备,他勾结各大家族,为他建立基地,在这个九曲十三弯的
贫民区中,他就如一条狡猾的灵蛇一样无孔不入,藏身点多如牛毛。

  但是,陆、殷二人还是找到来鬼畜街了,一个罪犯天堂!

  白天,鬼畜街一片宁静,但宁静的背后,却暗藏许多不乾净的勾当。

  多少未成年少年少女被买卖,只要出得起价钱,这儿就有你想要的东西。

  据说,黑暗拍卖会也是在这儿举行,只是他俩不知道确切地点而已。

  走在鬼畜街上,各式各样的色情店舖也有,在白天,这些店舖没有明目张胆
营业,如不是有中介人穿针引线,是不会有人接待客人的。

  甚么叫挂羊头卖狗肉,这儿就是最好的写照!

  忽然,陆师兄被一名幼小的女孩拉着裤子,这小女孩只有五六岁,已经对他
嚷着说:「干我!干我!我很便宜!」

  陆童内心一阵心痛,便拿出一锭白银给她,谁知她吃惊地跑开了,边跑边说: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紧紧握住手中的白银锭,心中对这儿的生态感到极之厌恶,小女孩竟然误
会他给的钱是要她肉偿,怕被操死而拒绝他的施予。

  罪!

  绝对是罪!

  陆、殷二人这才知道在繁荣的城市背后,有一群人为了生计而不惜牺牲肉体。

  这城是,这世界或许也是,地球那儿更加是!

  刚刚踏出数步,陆师兄听见有人对他说:「年轻人,你还嫩呢。」

  陆师兄循声回望向后,看见有一老伯半躺半坐在太师椅上,他叼着烟斗,一
副老态龙锺的模样半醒半睡,双眼半开半合。

  「老伯,你说我?」

  「还有其他男人吗?」

  殷师妹质疑老伯的话,问:「难道你觉得我师兄陆童应该光顾这儿的『肉』
店?」

  「莫不他想救那小女孩?」

  「我没说过救她……」陆童弱弱地道。

  「你不是打算救她还装老好人?博甚么?」

  「我只是看不过眼。」

  老伯正义严词地教训陆童,说:「这儿有这儿的生存法则,既然你没有打破
这法则的力量,那么请你不要装好人,扮正义的朋友,你和那些来寻花问柳的臭
男人没区别!所以那小女孩才找上你,知道吗?」

  陆、殷二人如梦初醒~

  「原来我也和那些人没分别吗?」陆童软弱无力地问。

  「是!」老伯斩钉截铁地回答。

  陆童心中还是有点不服气,正确来说是希望吧,总觉得自己和那些寻花问柳
的人不同,于是他道:「我是来找一个人的。」

  「谁?」

  「吴如意。」

  老伯双目闪了一下,然后回复淡漠的说:「没听过,没这个人。」

  「可是我追查到这里来,我们是为了调查被他劫去的恶魔的微笑而来到这儿
的。」

  「恶魔的微笑?你俩没听说过前些天这件艺术品已经被花姥取走了吗?」

  「花姥?」陆师兄惊恐的问。

  老伯大摇其头,道:「正确来说是金蛇帮得到此物才对。」

  气氛异常沉郁,一提到金蛇帮,陆、殷二人马上知道这势力绝不是他俩人能
碰触的。

  老伯最后说了句话,然后就侧身过去睡了。

  「白天来找不到甚么的,你俩晚上再来吧。」然后摆了摆手,表示再见。

  陆童之所以选择白天来,就是不想被夜晚的声色犬马所染,他怕自己进得来,
走不出去。

  时候也不早了,陆、殷二人也得赶紧离开,免得被这儿的恶势力看上,陆童
担心以殷师妹的美貌,包不準会成为这里的宠儿。

  ……

  蓝府,心羽居。

  蓝羽臣感到有异样的灵气波动,故张开双眼,小红走过来。

  一人一宠再次相见,蓝羽臣兴奋道:「小红!」

  小红也激动地道:「主人!」

  蓝羽臣抱起小红,坐到床上,问:「你怎么会来这儿,你不是跟着小花吗?」

  「是小花姐姐叫我回来你身边的。」

  「小花……」蓝羽臣忧郁起来的说:「不知小花现在怎样?」

  「应该不错吧。」

  「你怎知道?」

  「我以前听小花姐姐说的,她以为我不通人性,对我说了很多秘密。」

  「甚么?你一早知道小花和那花姥的事?」

  「算是吧,小花姐姐经常对我提起香花谷的事。」

  「香花谷?」蓝羽臣疑惑地说,小红解释道:「香花谷是花姥一家的居所,
小花娘亲也在哪儿。」

  蓝羽臣觉得洛颜花有所隐瞒还可以理解,但小红身为他的宠物,怎么能瞒骗
他?

  「为甚么对我隐瞒?」

  小红尴尬地道:「这……因为我搞不懂自己是喜欢小花姐姐多些还是主人多
些嘛~~」

  「这有甚么关係?」

  「有!喜欢谁多些我的心就向谁多些,那么就是谁的宠物,就忠于谁。」

  蓝羽臣一脸奇怪地问:「你能选择主人吗?」

  「不能,可是我可以选择替谁守秘密,这也是忠心的一种!」

  蓝羽臣恍然大悟,道:「所以你就替小花隐瞒我?」

  「嗯。」

  「你这小不点!」蓝羽臣没话好说了,顿了顿,又问:「那你现在叫我主人,
是认同我了?」

  「算是吧。」

  蓝羽臣将小红放到床上,任牠走动。洛颜花不在了,他倍感孤寂。

  于是他学洛颜花用米粒餵养小红,餵饱牠后又继续修练……

  过了一段日子,蓝傲尘又再来看望蓝羽臣,这次有点不同,他带着一些礼物
来找他。

  「二伯,这是甚么意思?」蓝羽臣讶异地望着众多礼物,不知这奸险的二伯
打甚么主意。

  「呵呵,这是二伯小小心意,希望为我们之间不愉快的事表示歉意,请贤姪
万勿推辞。」

  蓝羽臣细心打量桌上的物品,有灵丹、有符箓、有灵武,还有一些护甲护盾
之类的宝物,这么大手笔啊!

  蓝羽臣表现得十分聪慧,他笑道:「想必二伯一定有求于我,请说,有用得
着晚辈的地方,晚辈绝对义不容辞!」

  蓝傲尘见蓝羽臣这般「聪慧」,悬着的心就放下不小,便开门见山地道:
「没甚么用得着不用得着的,二伯想介绍你加入一个组织,包你受益非浅。」

  「组织?」

  「就是血弒盟!」

  「血弒盟?」蓝羽臣骤听此组织的名字就联想到一个「杀」字。

  这会不会是十分血腥残暴的冷血组织呢?

  蓝傲尘慢慢解释,道:「血弒盟是一个庞大的严谨组织,组织共分三十三级,
头十级是最基本的等级,是负责收集情报或组织行动的部门,不会涉及到组织的
内部事务,而第十一级到第二十级则是干部,是负责统筹各地分盟一切大小事务
的重要机关,而最后的第二十一级到三十级,我也不太清楚,但换个比喻,如果
说一到十级是血弒盟的四肢,那么十一到二十级就是骨干和血肉,而二十一到三
十级就是心脏和大脑。」

  蓝羽臣可想而知这组织有多严密,一层一层的架构,成员只能不停往上爬,
但最后能站在顶端的又有几人呢?

  蓝羽臣好奇地问:「那二伯是第几级成员呢?」

  蓝傲尘有点惭愧地道:「二伯不才,只能攀上第七级而已。」

  蓝羽臣又好奇地问:「那么我刚加入又能进入第几级?」

  「一,组织的职级是用血和泪慢慢努力爬上去的,对组织愈多贡献,地位就
会愈高。」蓝傲尘见蓝羽臣对血弒盟好像颇有兴趣,于是极力怂恿,不惜将旧事
重提。

  他续道:「不瞒你说,当年我只不过是一级而已,凭着努力苦干,拼上四级,
这已经是极限了,后来组织有意控制龙幽城,我又是龙幽城出身,得到组织器重,
我带人马到蓝家,本想劝你父亲加入组织,可是你那勇武的匹夫老爹不识趣,拒
绝了,我才逼不得已清理蓝家,贤姪,希望你不要像你那顽固的老爹一样,识时
务者为俊杰,你该知道如何选择的。」

  言下之意,蓝羽臣深深明白,蓝傲尘是决心要他加入血弒盟了,若果拒绝,
将会和他反面,到时候……

  蓝羽臣微笑着说:「这样看来,这组织似乎很有趣呢,又不知以我的能耐,
能不能超越二伯?」

  蓝傲尘听见蓝辰这样说,心情就完全放鬆下来,笑着道:「哈哈,贤姪放心,
只要付出时间和努力,要晋升到十一到二十之间的级别不难,你有的是青春,多
用点心为组织做事,此日可期!」

  蓝羽臣乐呵呵地回应:「那二伯送的礼物,贤姪就却之不恭了,还望以后二
伯继续多多关照。」

  「哈哈哈哈,我看贤姪聪慧之极,比你老爹有出色!将来必为人中龙凤呀!」

  「承二伯贵言了!」

  「好,那二伯先告辞了,我去通知上级,办好一切手续就来通知你。」

  「二伯慢走。」

  蓝羽臣欢送完蓝傲尘后,收起笑容,望向桌面上的东西,心想:「这奸佞小
人露出狐狸尾巴了,也好,有保护伞终归是好事,管他是猪血盟还是狗血盟。」

  小红站在蓝羽臣肩头,看见桌面这么多灵丹灵宝,竟然直流口水,眼睛直勾
勾地盯着那块铜盾牌不放,并问蓝辰:「主人,可以给我那块铜盾牌么?」

  蓝羽臣好奇地问:「你要来干啥?」

  小红抹了抹口水,正容地道:「当然是吃了!」

  蓝羽臣差点没掉下下巴,吃这盾牌?!

  结果小红真的表演生吞铜盾牌的戏码给蓝羽臣看,他着实服了这小红,甚么
不死鸟?应该是吃货鸟!因牠吃完铜盾牌还不够,连那些剑、刀、枪也一拼吃……

  乖乖不得鸟!蓝羽臣赶紧收起剩余的灵丹和符箓,以免遭殃。

  小红含着牙籤打饱嗝说:「嗯,真美味,比那些粗食好多了。」

  粗食?指米粒?

  小红又说:「幸好我选择跟着主人,这果然没错,伙食改善了呢。」

  晕!

  过几天,蓝傲尘又来找蓝羽臣,并交给他一枚徽章,不知甚么金属材质,上
面刻有一朵血色玫瑰花,同时有一个血字。

  蓝傲尘解释道:「这是龙幽城内的血弒盟分盟血玫瑰的专属徽章,背后有一
道刻纹,代表你的等级是一级,刻纹愈多,等级愈高,所享有的特权愈大。」

  蓝辰好奇地问:「甚么特权?」

  「凡是血弒盟旗下的一切产业,血弒盟成员皆可享用,当然,质素会随着等
级提升,慢慢你就会发现好处了,二借保证你不愁衣食美女。」

  蓝羽臣笑淫淫的说:「美女呀~~~」

  蓝傲尘似是摸清蓝羽臣的性格,他也邪笑道:「贤姪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想
女人的时候啰。」

  嘿嘿嘿嘿嘿~~

  二人淫笑不止,如姣婆遇着知粉客一样。

  ……

  殷师妹前去铁匠舖取回自己的剑,因她的剑有些裂痕,所以拿去修理,现在
应该好了。

  当她取回剑检查清楚剑身并剑锷上方,剑身的一角有没有刻上自己的名字——
殷纯。此时眼尾看见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抛下一句话后便跟着那人。她边走边
思考,惊觉是那骑棕色马的黑衣女子!

  她悄悄地跟在黑衣女子身后,看看她去哪儿。

  谁知跟到一条冷巷中后就跟丢了,当她转身打算离开时,眼前突然出现那黑
衣女子。

  「妳!」

  她向她撒了一些花粉,然后她就失去知觉。

  傍晚,旅店中,陆童等了殷纯很久都不见她回来,于是便大为焦急,準是出
去找她,去到那间铁匠舖询问,老闆说今天下午真的有一位叫殷纯的少女来过。

  老闆还记得她抛下句话后离开。

  陆童心急如焚,追问道:「殷师妹说了甚么话?」

  「她……好像说……『这人好眼熟啊』。」

  「这人好眼熟?她遇到认识的人了吗?是谁?」

  之后天黑了,陆童唯有先返回旅店,明日再去寻找殷纯。

  ……

  幽暗的囚室内,殷纯赤裸着身,手脚被墙壁的铁鍊锁住,她慢慢醒来,看见
一名戴金蛇面具的男人站在前面,又惊觉自己的赤身,羞耻加上疑惑的问:「你
是谁?」

  金蛇面具男没有答话,下一刻,他的裤子脱落及除掉,露出他那可怕又狰狞
的悍枪,即男人的生殖器。

  那惊人的尺寸,足以令女人为之失禁,太可怕了。

  果然,殷纯失禁了,金黄色的尿缓缓自大腿流到小腿,然后满地都是臭尿。

  金蛇面具男犹如冷血的动物一样,没有半点人类的感情,他将他那可怕的东
西硬塞进殷纯的处女穴中,鲜红的处女血慢慢流出,但却被他的那根东西吸收!

  吸收完处女之血,金蛇面具男不理会几近虚脱的殷纯,粗暴地施加蹂躏,殷
纯被操得两眼朝天,口沫横飞,一副痴狂的状态。

  当金蛇面具男射精的时候,殷纯早已经昏迷过去,高潮达四次之多的她,浑
身脱力,犹如一具软绵绵的尸体挂在墙上。

  这是第一天。

  之后金蛇面具男每天都来肏她一次,殷纯起初还有一点理智,但渐渐地知道
自己无法反抗,玻璃一样的心碎裂,脑海里的回忆渐渐消失,她将会变成一具性
爱木偶,供男人淫慾。

  这是第十天。

  殷纯终于被解开铁鍊,但她并无喜悦,正确来说是毫无感情,她如一部机械
一样,看见金蛇面具男的那东西,潜意识地走过去,用口含着。

  这男人就是她的天,这囚室就是她的地,她的天与地就在这儿!

  这是第二十天。

  将殷纯的原来人格破灭后,金蛇面具男再向她灌输另一个人格,将她塑造为
一具为男人而生存的机械。

  接下来的日子是精液地狱般的可怕场景……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